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新闻

“东丁故里”古迹多

文 曹志天 图 林子禾

2021年04月28日 08:03  www.ttxw.cn   [ ][打印

  近日,有好友来电,告诉我,“东丁故里”螺溪村要进行旧村改造,村中许多有价值的文化古迹将要消失。值得考察一番,记录下来,为后人留下一点资料。得知这一消息后,趁着大好的明媚春光,第二天一早,我便与朱封鳌、范坚军、林子禾等好友,前往螺溪村。

  刚刚进村,我们就看到一座位于村头修建一新的“财神庙”。根据当地村民介绍,这座财神庙原来位于现址往北约百米处,后来,由村民丁式国带领大家移建到这里。从前,这座庙不叫财神庙,而是叫“三余庭”。这个与众不同的名字,一下子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询问之下,才知道原委。原来,螺溪村于五代后汉天福十二年立村,至今已有1100多年。始祖名叫丁凝。丁凝之父名叫丁远,进士出身,后晋升为翰林院直阁学士。丁凝定居螺溪后,继承其父,在村中开馆授徒,并将自己的住宅取名为“东屿草堂”。从此,螺溪丁氏世代继承祖辈开启的耕读之风。丁氏后人为了使祖宗的耕读之风世代相传,在村口建造了这座“三余庭”,作为村中的总庙,庙中供奉文昌帝君、魁星和王子晋。据许尚枢先生考证,王子晋是天台山佛道两教与民间信仰共尊之神,供奉王子晋的庙宇在天台一共只有三处。除螺溪村外,还有国清讲寺和黑洞(白云庵)。

  “三余庭”之名出自古人的“三余”之意。古人所说的“三余”指“冬者岁之余,夜者日之余,阴雨者时之余也。”螺溪丁氏祖宗建立此庙的本意是教育子孙后代要珍惜光阴,勤奋读书,勤俭耕作。正因为有了这座“三余庭”,螺溪村1100多年以来,村风整肃,耕读成风。从古代的丁凝、丁妥欢到为新中国成立建功立勋的陈克非将军,得到邓小平亲自接见的陈立家先生,以及当代文化名人丁锡满、丁平练、丁平蛟等,真是世世代代人才辈出。

  “三余庭”对面是“丁氏祠堂”。丁氏祠堂原来在明成化年间建于村庄中心,现“吊艇楼”对面,名“东丁宗祠”。乾隆年间移建于此。祠堂建筑宏伟庄严,昭示着丁氏家族历经千年的兴旺和昌盛。祠堂前原有照墙,照墙与大门间有院子,院中植有一桃一李,取“桃李芬芳”之意,寄托着丁氏祖宗对后人的殷切期望。祠堂大门为高大精致的石库门,可惜已经拆去。所幸主要的建筑尚保存完好。可以看出,祠堂有前后两院,中间建有过厅。两院均有东西厢房。后院正厅两侧各有一个小院,正厅前中悬有巨匾,上书“追远堂”三个大字。清乾隆年间,郡增广生杨传慎在《追远堂记》中写道:“昔曾子圣门大贤以慎终追远为训,而丁氏有人亦能以贤人之心为心,其意亦美矣。”祠堂正厅高敞宽广,用料十分考究,屋顶梁柱至今仍可见到当年的彩绘痕迹。石础上精美的浮雕,一眼看出,就是乾隆年间旧物。

  出了祠堂,沿着一条村道向北走去。村道原为卵石路,现虽改为水泥路,走在其中仍然感到分外幽静宜人。不知从何处吹来一阵花香,沁人心脾,十分好闻。转过几个弯,一座造型颇为讲究的石库门头便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门楼上面有一块石匾,上书“东丁故里”。石匾之上有狮子戏球图案的灰雕。据历代志书记载,汉代之前,天台属于东瓯国范围。汉武帝期间,位于东瓯国南边的闽越国,受到吴王刘濞儿子的挑唆,前来侵略东瓯国。东瓯国王向汉武帝求救。汉兵来到,闽越退回;汉兵回撤,闽越复扰。东瓯国王不堪其扰,向汉朝要求纳地举国迁徙。在得到汉武帝准许后,东瓯王率领部属军民4万余人北上,安置在江淮地区。两汉之后,局势渐趋平稳,才有各族从全国各地逐步迁回天台。到隋唐年间,形成了最早的“东丁西徐南胡北顾”四个大姓。螺溪村不但是东边丁姓最早的村庄,也是天台最早的村庄之一,故称“东丁故里”。

  进入“东丁故里”门头,穿过一座颇为深邃的过街楼。我们来到闻名已久的“吊艇台”。“吊艇台”之名确实与众不同,其意源于天台山大八景之一的“螺溪吊艇”。相传是为纪念佛教天台宗开山祖师智者大师在螺溪放螺的善举,智者大师这一善举,开启了中国大规模放生的序幕。从这一点上看来,这个“吊艇台”具有不同凡响的价值。“吊艇台”始建于宋,现存建筑为清代重建。吊角飞檐和层叠的斗拱体现了古代工匠的精湛工艺。考究的梁柱上依稀仍可见到当年的彩绘痕迹。屋顶上的两条飞龙,张牙舞爪,活灵活现,似欲腾空而去。吊艇台两侧的厢房与前后的过街楼均为二层木结构楼房,虽经数百年沧桑,西侧厢房至今依然完好无损。

  “吊艇台”对面原来有一座“行宫庙”,始建年份不详。庙中供奉无敌将军、小将军、观音菩萨、地母等神佛。20世纪70年代末,为扩充戏台前观众场所的面积,拆去“行宫庙”,移至“吊艇台”北面的过街楼楼上。“行宫”指皇帝出京城之后居住的宫殿和住宅。据陈远志先生考证,南宋末代皇帝宋恭帝可能曾经避居螺溪村,故建造此庙以示纪念。“行宫庙”旁边原有一座造型十分考究的过街楼,过街楼北侧进口是一个犹如古城门的拱形门洞,很可惜,已经被拆了。所幸“行宫庙”已在此前由丁兆阳带领村民移建至村北尖山之下,改名为“照山庙”。

  另一个与智者大师有关的古迹是“古石佛庵”,原址位于螺溪村通往东乡、三门的大路边。古石佛庵始建年代不详,从“先有石佛庵,后有螺溪村”的民间谚语当中可以推测,应该早于村庄建成时间。后来,清雍正年间重建。据史料记载,智者大师在佛庵附近的溪潭放螺时,曾在此庵中驻足弘法。石佛庵主拜祭燃灯古佛、观音、地藏等神佛。庵中佛像俱为石雕,高宽等同于常人,造型十分古朴。乾隆年间重建的石佛庵在21世纪初因城市建设需要被拆。2017年,螺溪村民为彰显智者大师弘法放生功绩,在村民朱凤珠带领下移建于螺溪村北的尖山脚下。

  吊艇台西南小巷当中又有一座相当有特色的小庙,称“湧金庭”。之所以说它有特色,是因为庙中祭祀之神为“痘相公”。旧时,小孩出麻出痘是一件大事情,十分凶险。“痘相公”就是保佑小孩出麻出痘痊癒的神祇。朱封鳌先生说,据他多年研究,像这样防出麻出痘的神庙很少见,相当有地方特色。直到今天,当地百姓口中仍然遗留着“麻痘稀朗,读书快上,聪明伶俐,一世健康”的祷告词。“湧金庭”是螺溪丁氏第三房所建,于2014年重修。庙的西侧新建了一座六角凉亭,上悬“湧金庭”匾额。

  经过吊艇台,向东行去,就是陈克非将军故居。故居门前立有“县级文物保护单位”石碑一座。故居规模颇大,我们想进去看看,可惜大门紧闭,只能等待以后的机会了。

  陈克非故居东侧有条较宽的村路可通百花路,百花路北侧的尖山脚下并排着三座小庙,南边是“照山庙”,北边是“古石佛庵”,中间一座名叫“尖山庙”。尖山庙建于明天启五年,是我县仅存的明代建筑之一。庙中有神佛多尊,其中最有特色的是水仙公和水仙子。他们本是一介平民,为民献身,才被人们尊为神祇。相传,父子俩是欢岙人,来螺溪村为丁氏看山。一年,螺溪洪水泛滥,水中漂来一个仙桃。父子俩分着吃了,从此有了神通。又一年,螺溪一带遭受旱灾。水仙子自告奋勇上天求雨,变作一只蜜蜂飞到天宫,找不到天池,看见玉皇大帝写字的砚台中还剩一点水。飞过去,用翅膀将水搅动了一下,变作倾盆大雨,解了一方旱情。玉皇大帝发觉水仙子私自降雨,犯了天条。大怒之下,拿起砚旁的毛笔,将水仙子戳死。水仙公闻讯,悲痛欲绝,双脚跺地。一只脚将尖山庙前面水沟上的石板桥跺出一个洞,另一只脚将一块石板跺断。如今,断桥和桥洞犹在,螺溪百姓在石板桥上建了一个亭子,名为“父子桥”。为了纪念和感恩父子俩,百姓们建了这座“尖山庙”,塑立神像,尊称他们为“水仙公”、“水仙子”,世世代代供奉祭祀。早年,尖山庙中还有一副对联:“螺溪高耸尖山庙,溪水长流父子桥。”

  螺溪村的布局相当讲究,从北边的行宫庙,经吊艇台、东丁故里、丁氏宗祠、三余庭,直至最南端的古石佛庵都在村中心一条轴线上面。村中的供水系统也相当先进,两条水渠,一东一西,曲曲弯弯,沿着村中街巷,在村户前后流淌,不但为村民的日常洗涤提供方便,还供给村中水井的水源。所以,直到今天,我们看到村中留有好几口唐宋水井,井水仍然相当清冽。

  考察回来的路上,同行的好友个个感慨。有的说:“像螺溪这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千年古村,在天台已经很少了。”有的说:“县里正在创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螺溪村有这么多宝贵的文化遗产,而且都很有特色,但愿好好保护,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点文脉。”

稿源:   责任编辑: 孙新勇   责任审核:许群芬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