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新闻

顽石磨平

——读《陈石平先生自述》有感

2021年04月28日 08:02  www.ttxw.cn   [ ][打印

  陈翥摄

  近些年,我偶尔回明公村,几次路过祖屋那个小四合院。事实上,这个四合院属于我们家的只有一边,堂伯兄弟家的占了一边,入口的那一边是另一家族亲。还有一边一直空着,三家人商量了几十年,却始终凑不够钱。后来,年轻人一个个出去了,再也没有心思去把那缺掉的那一边给补完。

  祖居已经塌了小半,墙砖尚在。屋顶瓦片稀少,遮挡不住日光或风雨的进入。楼梯的木阶上似乎还回荡着轻轻踩踏的脚步声:那是上楼,还是下楼?一走就是几十年。两位姑姑寻找着,祖屋里她们昔日的“地盘”——如今空空如也。父亲的记忆里,孩提时曾在房间里写过很多字。字迹似乎还在,但已在岁月的流逝中淡去如梦。

  陈氏是天台县的大族,依照族谱的说法,远古可追溯圣人,中古可追溯皇族,近古可追溯进士名门,但我只记住了最近的几代先人——那是一对兄弟,因家庭衰败,在县城难以为继,流落到明公这个小乡村,明公村有宗族族田尚可接济。然而他们的生命短暂,有似萤光,未能滑过多远,便匆匆离去。因此,我曾祖父幼失怙恃,佃农为业,无房无地……祖屋的建成,想来是他和曾祖母毕生最大的心愿。

  曾祖母是县郊水南村嫁来的。据祖父的说法,毕竟挨着县城,见过世面,曾祖母精明能干,是个极有远见的女子。曾祖父大多数时候沉默寡言,当家作主的是曾祖母。

  曾祖母一生中最重大的两项决断,其一就是撑起了这个祖屋、撑起了这个家庭——虽然她没有经商的能力,也没有赚钱的幸运,靠的或许只是节俭和打理。父亲说,幼时挨饿,祖母(即我的曾祖母)总能把仅有的口粮做好安排,首先保障曾祖父,因为他要下地干活;其次保障父亲,因为他是孙子或许代表家庭的未来;至于她自己,以及家中其他的女性成员,都放在最后才考虑。因此,父亲一直对家中的女性满怀内疚。

  祖屋的建成,拖了很多年才勉强完成,是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彼时曾祖父曾祖母的人生已步入中年。不过,有了曾祖母的当家料理,日子总体是往上走的。不如意的事情也是有的,日子其实是时好时坏:1960年前后,曾祖父再怎么拼命干活,曾祖母再怎么精明能干,家里反倒渐渐揭不开锅了。差不多就在那个时候,,祖父在浙北“粮仓”湖州工作,食堂饭至少还是有保证的,父亲跟过去了。

  这里离不开曾祖母另外一个人生重大决断:倾全家之所有,将祖父送出村庄,去县城求学。祖父说,曾祖母虽不识字,但她的谚语特别丰富,时不时出口成章。祖父耳濡目染,铭记于心,或许也因此证明了自己在学业上的天赋。

  祖父在县城读书,寄居于城东“花楼”陈氏宗族。祖父说,曾祖母当时是请托了陈钟褀先生——这是当年本地的名绅,其祖父陈省钦是清朝进士。不过那个时候,陈钟褀已垂垂老矣。

  祖父那一段的民国青年,貌似心思比现在的青年更大更活。当然不是计较商贾赚钱之术。人生大计,稻粱谋是其次,社会活动倒是优先。“社会”青年化或者青年“社会化”的终结,是这30年的事情。从此,济世的梦想在雷雨中飘逝,远方的钟声响起了商业的小号。

  祖父其实不是一个凡事冲动冒头的人,我一直觉得他本性谨慎机敏。20世纪风雨飘摇的40年代,他虽然也和小伙伴们忧国忧民,但他的世界应该在山的外面。所以1949年他离开家乡去南京就读华东军政大学。

  所谓军政大学,实则是新体制急速扩张之际的公务员速成培训。俗话说,从此吃上了国家饭。祖父的性情其实和曾祖母很像,谨慎机敏,但有时又心直口快、管不住嘴。祖父后来被迫离开体制,也是私下说了“怪话”。从此,祖父成了现成的靶子,历次运动都逃不开,最后被发配回老家。

  2015年,祖母去世。祖父说,咱们家,幸亏有祖母的善良。且看看多少豪门大户,大难来时,各奔东西。一个家庭要散,其实还是很容易的。

  其实,我们这个家庭一直在发展壮大,也一直在逐渐散去。父亲在祖屋度过童年,七岁随祖父到浙北“下三府”,之后两度返乡,又离乡,终于弃祖屋而去。即便是求学、从军、就业时受了祖父的牵连,也没有再回到当年这片土地。两位姑姑也是读书、就业、婚嫁,陆续离开。

  曾祖父在1970年去世,再往后,连曾祖母在祖屋都不太能待得住了。她后来跟随祖父在县城生活,去世于1983年。那时我已经十岁了,每次去祖父家里,远远地看见曾祖母拄着一根拐杖在门口等我。

  若干年后,祖父获得了平反。不过祖父的心淡了,宁静了,这些年平安就好。祖屋始终未能建好,曾祖父去世之后,祖父获得了“新生”,曾祖母来了县城,祖屋没有人了。家人合计了一下,最后把祖屋卖掉了——只是买走房子的人,后来也不乐意继续住在乡村。

  祖父陈石平,今年93岁。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从今往后,愿你依然是少年!

  (陈抗行)

稿源:   责任编辑: 孙新勇   责任审核:许群芬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