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流金岁月

用热血书写青春

2020年11月10日 08:16  www.ttxw.cn   [ ][打印

  10月30日,本报刊登了《“小鬼头”的峥嵘岁月——记天台籍抗美援朝卫生兵朱敏》报道,里面有一幅朱敏与93岁志愿军老战士朱文运的照片。近日,有读者来信,希望能介绍一下朱文运的抗美援朝故事——

  朱文运老人逐字核对记者采写的稿件

  聊起抗美援朝出国作战,朱文运老人谈笑风生

  志愿军战士朱文运

  在朝鲜担任185团通讯参谋时的朱文运

  当年沙场杀敌,壮志凌云,浴血奋战;如今年事已高,深藏功名,深居简出。11月7日,记者来到天台县赤城街道民主路这条喧闹的小街巷里,向街坊邻居打听志愿军老战士朱文运,大家都摇摇手说不知道。经多方打听,才在一幢老房子里找到老人。

  进门时,只见头发花白的朱文运老人正埋首伏案,用一支红笔在报纸上圈圈点点。他虽已93岁高龄,但读书读报不用戴眼镜。这会,报端的抗美援朝内容再度激起他心底的波澜。

  70年弹指一挥间,当年意气风发的青年,眼下已是步履蹒跚的老人。说起当年“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那段热血历史,老人时不时激动地拍起桌子。那双苍老的双手,昔日曾是打向敌人的铁拳。也正是那无数的无所畏惧、铁骨铮铮的双手,汇聚成了中华儿女保卫和平、反抗侵略的滚滚铁流。

  从1953年初抗美援朝出国作战,到1957年4月复员,朱文运立二、三、四等功各一次,嘉奖三次,荣获“抗美援朝”“和平万岁”等纪念章。

  “我出发入朝时没带一分钱,那个时候我没想过还能活着回来。”

  1952年年底,一心想着奔赴朝鲜战场打击侵略者的朱文运终于等来了机会。当时21军奉命接防与他们同一兵团的20军的阵地,20军是第一批出国作战的志愿军,经过2年多的血战,伤亡较大。

  当时,朱文运已经入伍3年。1949年11月,部队招收知识青年,朱文运报名参军,因读过一年高中,字也写得好看,被送到宁波地区参加21军文化干部培训班学习。半年后,又被调到21军62师185团任见习参谋,之后被派到海防大队任书记员。紧接着,朱文运又被派往舟山群岛前线。

  解放舟山群岛,朱文运打了十几个月的仗,初尝了战斗的紧张与激烈。如今年事已高,说话有时也不怎么灵活,但老人的态度依然干脆:“上战场就会有牺牲,但为了全国解放,最危险也要上。”

  接到入朝命令后,185团官兵将原有装备全部移交地方,空着双手前往江苏苏州。抵达苏州后,朱文运他们遇到了一件哭笑不得的事。当地群众看到战士们衣着破旧,手无武器,将他们当成了国民党俘虏兵,无人过问。

  在弄明原委后,当地组织了隆重的联欢会。朱文运说:“他们又是请我们看演出,又是给我们送好吃的,社会各界非常热情。”战士们的纪律也特别严格,他们不住民房,一律露营,更加受到当地群众的敬仰。

  很快,部队统一改装,换发了志愿军军服,配备了苏式装备。朱文运说:“我们很幸运,部队发了棉衣棉帽,还有皮军靴,食物也充足,不像以前的战友吃不饱穿不暖。”

  出发前,朱文运口袋里还有一点津贴没有花出去。他说,当时没办法往家里寄,我只好买了点东西请战友一起吃,剩下的送给街上的穷人。“部队已经作过了战斗动员,那个时候我没想过能回来,只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牺牲在朝鲜大地上。”

  1953年2月的一个晚上,朱文运抵达辽宁丹东,乘黑坐着小木船,由鸭绿江秘密进入朝鲜。

  “我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向鱼隐山攻击前进”

  深夜急行军,远处大炮的轰鸣声随着隐现的闪光不绝如缕。出国作战,背着70多斤背包的朱文运急切地盼着第一时间赶到前沿阵地。

  “一天到晚,敌机在头顶飞来飞去,大炮一发又一发,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虽然在国内参加过多次战斗,但在朝鲜一个多月的行军中,如同家常便饭的炮火纷飞现象让朱文运真切地感受到了抗美援朝战争的残酷。

  在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中,部队艰难穿过了敌人的一道道封锁线,终于抵达朝鲜著名风景区金刚山附近的鱼隐山。鱼隐山海拔也就1000来米,却是“三八线”上一个有战略意义的军事要点。当时,朝鲜战争进入最后阶段,美军在板门店谈判桌上玩两面手段,打打停停,停停打打,鱼隐山就是双方争夺的其中一个焦点。

  抵达鱼隐山949.1高地时,绵延不绝的枪炮声就像是在迎接勇士们的到来。山头上,看不到什么树;空气里,是浓烈的火药味;脚下的泥土,冒着烟,黑黑的。

  “阵地上弯弯曲曲的交通壕里,到处都是尸体,有残手断臂,有烧焦的尸体,叠了厚厚一层,分不清敌我。原本交通壕深到颈部,现在只到了腰部。”说着说着,朱文运的眼眶红了,他侧过头去,不让我们看到他滑落的泪水。

  冲向阵地的刹那,眼前的惨状朱文运至今难以忘怀。大家来不及悲痛,因为敌人的冲锋又开始了。少部分战士迅速就地掩埋遗骸,其余的全部立即投入战斗。

  敌人仗着空中优势,每天倾泻下大量的炸弹,地面步兵也不停地炮击我方阵地。敌人轰炸时,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战士就一起躲进坑道、掩体内,炮声一停,大家又马上进入阵地。就是这样每天成千上万发的炸弹,我方阵地仍旧岿然不动。戴着助听器的朱文运向记者介绍说,回国后我的听力一直不好,这炮声对我耳朵的伤害很大。

  朱文运老人说,之前有报道讲到上甘岭战役中,随便抓一把土,里面就有许多的子弹头和弹片,其实我们鱼隐山阵地何尝不是?

  在鱼隐山战斗中,185团付出巨大的牺牲,但也大量杀伤了敌人的有生力量。说着说着,朱文运扶着木柱站了起来,他神情激动地说,在装备上我们跟美国人是“鸡蛋碰石头”,但我们为什么能赢?就是因为我们的战士敢打敢拼,为了祖国和人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金城那一仗,我们炮营‘清仓’了”

  抗美援朝打了三年,在中朝军队的反攻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斗志逐渐丧失,签订停战协议的愿望变得强烈,但南朝鲜军队却试图破坏协议的签订。

  1953年7月,已担任185团炮营指挥排排长的朱文运奉命参加金城反击战。他说,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的最后一次重大战役,也是志愿军转入阵地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

  当时,朱文运负责一个通讯班、一个骑兵班、一个侦察班,有战士30多人,军马10多匹。在排里,他学会了使用“八一”收发报机、报话机,会操作炮弹镜、观测镜等设备,是战士们眼中的“多面手”。

  那时,敌人阵地构筑了坚固的坑道工事,配备了大量明暗火力点、地堡群,其中堑壕、交通壕相连接,形成了支撑点式的环形防御体系。攻打坚固设防之敌,炮兵发挥了巨大作用。朱文运说,以前是弹药缺少,如今我们在火力上优势很明显,加上我们士气旺盛,有进攻坚固阵地的经验,大家就知道这一仗绝对是稳操胜券,但没有想到胜利来得那么快。

  开战不久,老天也帮了大忙,因为下雨,敌人的飞机无法出动,志愿军行动更加有利。炮兵配合步兵前进,进攻的速度超出预期。但雨天也影响了部队的运输,部队边打边防御。

  朱文运所在的炮营有10多门迫击炮,对记者提到的喀秋莎火箭炮,他说:“那个炮比我们的厉害,打过去前面就是一片通红,一打完就转移地方,不过那炮不配备我们基层步兵序列。”

  “1953年7月27日”,讲话有些吃力的朱文运,说起这个日子没有一丁点的迟疑。这一天,历经两年的停战谈判终于达成协议。他说,我们还有许多炮弹没有打出去,总不能带回去吧?在停战前的一个小时里,我们全部发射了出去。

  当晚10时,停战协议生效。战士们冲出掩体,摘下军帽激动地挥舞,大家又抱又笑又唱。朱文运说,那心情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经历了生死的人才会明白。当时我们的耳朵被大炮震得还听不到其他声音,大家就使劲拥抱一起,直到把肩膀都抱疼了。

  这时,朱文运想起了家乡的母亲。入朝时间不长,但他早已作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他说,平时母亲有姐姐照顾着,到朝鲜后我都没跟家里讲,我怕自己回不来了母亲伤心,现在胜利了,我可以让母亲为我感到自豪了。

  “胜利后,我继续留下学习、搞建设,期间我还救出一个溺水的”

  仗打胜利了,朱文运留下了,遭受战争创伤的朝鲜重建家园,急需大量人力参与。朱文运平时除了学习、训练,还经常配合当地群众,参与援建工作。

  期间,朱文运调任185团参谋,并参加了中国志愿军参谋学校第八队第一期培训,培训班设在朝鲜碧潼。他说,培训班围墙的另一侧,就是收容了上千名美国战俘的战俘营。

  培训回来,朱文运的才干进一步提升。参谋尽管不带“长”,但战友们都夸他:“朱参谋能干!”

  当时,185团机关就设在群众家中,那里的老人叫战士“阿德儿”,战士叫他们“阿妈妮”“阿爸基”。用血与火镕铸的情谊,就这样融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朱文运说,平时他们烧什么吃的,总要招呼我们一起去吃,对我们特别好,入朝后我们就开始学习讲普通的朝鲜语,那时我还讲得挺顺口。

  一次饭后,朱文运和同是浙江老乡的师部参谋杨武华一起,来到青川江边散步,两人坐在江边的岩背上,诉说对家乡的思念。

  忽然,不远处传来了“救命”声。两人飞奔着跑到江边,可是青川江水深流急,落水者已见不到足迹,岸边几十个围观的人个个直蹿脚。说时迟那时快,朱文运来不及与战友打招呼,一头扎进水中。

  朱文运家附近有一条始丰溪,是当地的“母亲河”。入伍时,经常在水里摸鱼的朱文运是溪畔有名的游泳高手。解放舟山群岛时,许多战士来自北方,是旱鸭子,上船就晕下水就沉。团首长听说朱文运是个“浪里白条”,就派他当团里的游泳总教练,他用自创的速成法,把一大批陆上猛虎变成了水中蛟龙。

  朱文运潜入水下数米深处寻找,很快就看到落水者面部朝上呈“大”字形在水下浮着,人已然昏迷。能憋气两分多钟的朱文运游至落水者下方,一把抓住对方背部,将其推送至岸边,然后娴熟地通过人口呼吸施救。

  落水者苏醒后,朱文运拉起杨武华便走。他要求杨武华帮他保密,这起救人事件就一直在当地成了“悬案”,始终没人知道救人者是谁。在举国庆祝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之际,朱文运老人一激动,不由得说起了当年这起本可让他立功证书再添一功的往事。

  朱文运在参加志愿军参谋学校第八队第一期培训时的集体照

  朱文运(前排左二)与连队战友参加比赛时获得优胜红旗时合影

  本报和合采访组

  本报通讯员 林华强 许诺

稿源:   责任编辑: 郑鸿秉   责任审核:许群芬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