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作为和合之路的浙东唐诗之路

2020年04月03日 09:02  www.ttxw.cn   [ ][打印

  浙东唐诗之路,近期以来成为了学界和社会广泛关注的对象,在倡导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背景下,这自然是一件非常值得期待的事情。我们今天所说的浙东唐诗之路,大体是指当年唐朝的诗人们,在穿越浙东七州(越州、明州、台州、温州、处州、婺州、衢州)的山水人文之路(尤其是从杭州经萧山进入浙东运河,到达越州上虞县,再沿曹娥江上溯剡溪,经剡县到达天台山)的同时,留下了大批脍炙人口的诗歌,因此,这条路也就成为了今天的浙东唐诗之路。

  陈翥摄

  一、浙东的吸引力来自哪里?

  自东晋以后才逐渐进入知识分子视野的浙东区域,在唐朝依旧是一个相对封闭和偏远的地区。诗人们何以有那么高的兴致踏上这条实际上也并不好走的路途呢?今天再读当年诗人们留下的诗篇,我们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对浙东这片土地的深切感情,尤其是李白一句“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说明天台或者说浙东对于诗人们的号召力,是不言而喻的。这种号召力来源于哪里?如果从学术探讨来说,可能有很多种解释,但是我想,从最简单的事实来说,可以概括为一个人和一篇文章的影响。

  一个人,就是谢灵运。陈郡谢氏,自东晋以来就是士林的中心,也出了许多后代读书人崇拜和模仿的人才。而谢灵运无疑是陈郡谢氏的翘楚,谢公屐、山水诗,也自然是文人世界中逃避不开的话题,李白的“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直白地显露了对偶像的追随和模仿。当然,对于后世而言谢灵运的重大贡献还是开创山水诗这一独特的诗歌形式。谢灵运的山水诗,按照白居易的说法,“壮志郁不用,须有所泄处。泄为山水诗,逸韵谐奇趣。大必笼天海,细不遗草树。岂唯玩景物,亦欲摅心素。”(《读谢灵运诗》)意即在谢诗中有明暗两条线——山水景物的描写与谢灵运内心郁郁不得志的情感宣泄。

  谢灵运的山水诗,是长期徜徉于浙东山水之中写就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浙东就是谢灵运的精神家园。而后世仰慕谢灵运的才华或者与他有相同境遇和情感的诗人们,追随着他的足迹来到浙东,写起了山水诗,也就不足为奇了。比如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天台晓望》、《送友人寻越中山水》等诗作中,无一不流露出对谢氏家族和谢灵运的特殊情感。而李白之后的刘长卿,则更是明显地写明他的浙东之旅是和谢灵运联系在一起的:“康乐爱山水,赏心千载同”“独往应未遂,苍生思谢公。”

  浙东的山水,之所以能够进入唐代读书人的视野,并且让他们产生非常强烈的游玩意愿,除了谢灵运的存在之外,还有一部分要归功于孙绰的《游天台山赋》。

  在今人看来,孙绰可能并不那么出名,至少比谢灵运要逊色许多。但是在孙绰的时代,他毫无疑问也是当时士林的翘楚,与王羲之、支道林等人关系密切,而且文才出众。孙绰的文才高到什么程度?《晋书》上说,温峤、王导、郗鉴、庾亮等人去世,都一定要孙绰撰写碑文,然后才可以刻在石头上。温、王、郗、庾在东晋的政坛和社会上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而这些人去世之后的碑文都是孙绰写的,这足以说明孙绰的文才以及他在当时的影响力。

  浙东山水对于孙绰的意义,就像对于谢灵运一样,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地方,也是他们精神情感的寄托之所。“居于会稽,游放山水,十有余年,乃作《遂初赋》以致其意。” (《晋书·孙绰传》)而后世所熟知的兰亭雅集,直观表达浙东山水对当时读书人生活和精神境界的陶冶价值。东晋永和九年,三月三日,王羲之、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位名人,在山阴(今浙江绍兴)兰亭“修禊”,会上各人做诗,王羲之为他们作的诗写序文,便有了流传后世的《兰亭集》和《兰亭集序》。

  当然,对于浙东山水来说,孙绰最重要的一篇文章是《游天台山赋》。天台山是浙东山水的典型代表,在浙东唐诗之路的诗歌中,涉及天台山的数不胜数。山水神秀,这是大自然给予天台山的恩赐,也是天台山最初走入文人笔下的主要原因。而《游天台山赋》给予了天台山极高的褒扬,推动其秀美风光深入人心,乃至形成一种文化形象。“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皆玄圣之所游化,灵仙之所窟宅。夫其峻极之状、嘉祥之美,穷山海之瑰富,尽人神之壮丽矣……”(孙绰《游天台山赋》)

  这篇文字,孙绰本人也是极为满意的。他写完之后跟朋友范荣期说:“卿试掷地,当作金石声也。”这很直接地表达出孙绰对于自己文才的自信,这种自信源于他对这个地方深深的情感。而从《游天台山赋》在后世所具有的影响力来说,孙绰的这种自信,是丝毫不为过的。此文后被选入《昭明文选》,而唐代的读书人特别推崇“文选”。在这个背景之下,孙绰、浙东山水、天台山,自然而然地就被联系在了一起,成为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

  二、充满和合元素的浙东唐诗之路

  在谢灵运和《游天台山赋》感召之下,诗人们接踵来游浙东山水,其间吟咏感怀、唱和应酬,留下了大量诗篇,由此形成了一条浙东唐诗之路。那么,这条唐诗之路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呢?毫无疑问,这是浙东山水的文化之路,因为大多数的诗篇都是对于浙东山水的描画。但是,我总觉得只强调山水神秀这一点,无法凸显出浙东唐诗之路所具有的文化内涵。鉴于此,我倾向于把浙东唐诗之路视为一条和合之路,路上充满着和合的因素,有着丰富的和合内涵。

  首先是山水的和合。浙东山水对诗人有强大的吸引力,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保留至今的浙东唐诗之路上的诗歌,大量描写浙东区域的山水,比如李白的“檐楹挂星斗,枕席响风水。月落西山时,啾啾夜猿起”,刘长卿的“结茅依翠微,伐木开蒙笼。孤峰倚青霄,一径去不穷”……那么,浙东山水给诗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一般而言,山水的恬淡和宁静有利于人的内心修炼,所谓的怡情山水大概也因此而来。从诗人们对于浙东山水的描摹和情感宣泄来看,山水的和合,促使他们对浙东这片土地产生了特殊情感。

  其次是宗教精神的和合。在唐朝,浙东地区(尤其是天台山)作为宗教圣地受到膜拜和向往。天台宗是智者大师在陈隋两朝之间,于天台山创立发扬,是佛教中国化的第一个宗派。天台山的道教对唐朝的知识分子同样具有不可小觑的影响。浙东唐诗之路最兴盛之时,唐代的著名高道司马承祯就隐居于天台山。司马承祯是继陶弘景之后道教上清派第四代传主,在遍游名山大川之后,居住在天台山玉霄峰,自号天台白云子,传“主静去欲说”,弘扬正一道旨,扬名海内。唐代重道教,而司马承祯受到当政者的高度重视,影响力非同小可,其在天台山的道场就受到很多读书人的拜会。

  佛宗道源,使天台山拥有大量的宗教资源和浓厚的宗教氛围,而宗教精神对人最大的影响就是帮助人心的和合。浙东唐诗之路的许多诗歌都记录了当时的宗教文化,仅孟浩然的相关诗作就有《宿天台桐柏观》《越中逢天台太乙子》《寄天台道士》等。李白在《天台晓望》中写道“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华顶就是天台山的顶峰,而“华顶高百越”显然不是对事实的描述,因为在浙东区域,华顶从自然的高度来说,并不具有“高百越”的事实,李白在这里实际上强调的就是天台山文化尤其是宗教文化的高度,换而言之,天台山就是当时宗教文化的一个高地。

  最后,从诗人的收获来说,浙东之旅给予他们的是一种内心的安宁与和合。山水的怡情和宗教的慰藉,对于人心来说都是一种很好的调节,这样的感觉在很多诗篇中都可以直接体会到。以孟浩然为例,孟浩然走上浙东唐诗之路,跟他的仕途失意关系密切,无论是出于对“终南捷径”的追寻,还是出于对佛宗道源地的山水向往,孟浩然可以说是追随着司马承祯的脚步来到了天台山,当然,那个时候司马承祯已经不在天台山。虽然,孟浩然的天台之行对于他的仕途可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但天台山对于他内心状态的改变有着明显的作用。“往来赤城中,逍遥白云外。莓苔异人间,瀑布当空界。福庭长自然,华顶旧称最。永此从之游,何当济所届。”如果说孟浩然来天台的时候带着仕途失意的沧桑,那么在天台山的生活抚慰了他,所以他才会说“问我今何去,天台访石桥。”

  由此看来,无论是浙东山水本身,还是浙东的宗教文化,亦或是诗人游历浙东之后的心境,都呈现出和合的特征。也正是因为和合,浙东唐诗之路才更有深刻特殊的魅力。如果说唐代诗歌的兴盛发展让唐诗之路成为非常普遍的现象,那么在所有的唐诗之路中,浙东唐诗之路是最为精彩、独特的一条。因为除了诗歌的形式之外,它也彰显了和合文化的丰富内涵。可以说,浙东唐诗之路是一个文化综合体,不仅有诗歌,也有风土人情,更有精神价值。

  汤立坚摄

稿源:天台新闻网   责任编辑:许群芬   责任审核:王华华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