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回家过年

2020年01月27日 17:37  www.ttxw.cn   [ ][打印

  陈翥摄

  ◇车琼

  雪落黄河,数九寒天,此时最最暖心的一句话就是“回家过年”。仿佛记忆深处的美好往事,荡漾着亲情温暖的时光。

  过年,是儿时的期盼,象征着团圆、亲情、希望、梦想。不论回家的路有多远,也不管航班延误或者班线停运,为了那分挥之不去的眷恋,对于常年在外的人来说,“过年好”三个字,听着就让人内心温暖。记得去年除夕我值班,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璀璨的烟花和夜空中闪亮的星,那跨年的良辰美景仿佛伸手可触。让我感慨《遗忘之前》的歌词:“一年一年,风记得那天,大雪纷乱了情节。”

  这么多年,还真有过下雪时过年,母亲说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时期。那时的我还没出生,他们踏着过膝的大雪,去食堂吃年夜饭,喝五味粥。雪地上的脚印,排成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那场面远远胜于现在的腊八节。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排着长长的队伍,聚在集体屋里高高兴兴地过年。他们在艰难岁月中抱团取暖,深切体会了“向晚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情景,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上不知走了几个来回,直到冰消雪融,春天来到。下雪过年对于南方气候的天台来说不多见。

  父辈也曾经历过灾荒年代愁过年的日子,那一年田里种不出东西,山上不长毛。可是没菜也得过年,于是大家想尽办法,用豆腐渣、红薯叶做饺饼筒,还有十四夜赶道地,走百步,吃糊辣沸,一个都没落下。日子虽然清苦,春节还是开开心心地过。那些年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令他们更加珍惜往后的时光。过年在老辈们的眼里是如此重要,正因为他们的坚持和守护,天台的过年风俗才得以保存。

  自我有记忆开始,过年是开心的。腊月开始家里捣年糕、晒腊肉、杀鸡宰羊办过年事,炉火红红、炊烟袅袅,等着在绍兴工作的大伯回家过年。奶奶让我站在生着木炭的暖桶里防冻,常常听奶奶叫:“红的爹,吃饭了。”我也跟着乱叫:“红的爹,吃饭了。”长大后才知道“红”是我大伯的小名,“红的爹”叫的是我爷爷。现在想起小时候的一幕仍然会哑然失笑。

  我家小院里有一棵青梅树,总在过年前后盛开。这时大伯大妈会带着堂兄妹回家过年,有个寒假遇到大雪,积雪盖着梅花,引得许多麻雀在枝头上休息,挥之不去。这时的大人们会在梅树下扫开一块空地,用筷子支着糠筛捕麻雀。后来在鲁迅的文章中读到过,原来这种捕雀的方法也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智慧结晶。

  离开老家过年,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当我的孩子牙牙学语时,一手一根焰火棒闪烁着银白色的火光,时不时在夜空中划一道弧线。充满惊喜的眼神透露着“小孩子过年”的心情。那时的他拉着气球逢人就说:“过年好!”那年的元宵节,我牵着孩子满街走路看花灯,从劳动路、工人路、飞鹤路,然后绕东门一圈,感受“花市灯如昼”的气氛。有时追着花车跑,有时排着竹椅在劳动路等待张灯结彩的抬阁,十里长街般在夜色中玉壶光转鱼龙舞,那些精心制作的“九龙造天台”、“桃花仙子”、“中国梦”等抬阁,栩栩如生,令我怀念至今。

  恍惚间孩子已经长大,现在的他不再用三个字来表情达意,偶而会在佳节思亲时,写几首古诗词来抒发感情,比如“移步馆铺巷陌间,归来更深灯火眠。”“迢迢故老可安康?忆重阳,恨路长。”让我读着读着泪眼满眶。

  不知不觉半个世纪过去了,爷爷奶奶早已逝去。“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不知小院的梅花开了没有?那句“红的爹,吃饭了。”就好像昨天才说过。大寒已过,雪将融尽,我想回家过年。借李清照的句子,对所有远在外地的天台人道一声:“归来也,著意过今春。”

稿源:   编辑:郑鸿秉   责任编辑: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