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相逢又说向天台

2019年09月25日 08:26  www.ttxw.cn   [ ][打印

文/ 赵佩蓉

阴,时有雨。

远山的线条在雾岚中若隐若现。慈圣大坑绿汪汪的,平铺在幽深溪谷。布满卵石的栈道,在林间闪闪烁烁。宽阔溪滩的一侧,覆着几只小木船。当地的导游随口说道,唐代的诗人,当年就是从这个码头上岸的。我们面面相觑,无不惊讶。我们刚才走过的石径曾经走过李白的谢公屐。我们面前的小水埠,曾经迎接了一批又一批的唐代诗人呢。

这是在天台县石梁镇西北部的大竹园村,浙东唐诗之路上天台山的第一站。相传,唐代诗人从运河南下,渡过钱塘江,沿着古剡溪溯流而上。船行至大竹园村,搁浅无法前行。诗人便弃舟步行,改走陆路。

李白少年出蜀,于江陵遇天台高道司马承祯,相见恨晚,相谈甚欢。“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开元十五年夏天,李白雇舟南下,第一次远足天台。寻隐者不遇,但是他领略了海上仙山的神奇景象,实现了仗剑走天涯的漫游目标。天宝六年的秋天,李白挥一挥衣袖,愤然告别庸俗的长安,又一次踏上天台山,企图长翅膀,作鲲鹏,得羽化。二登台岳,李白成为唐诗之路上最出名的游客。

“问我今何适,天台访石桥。”孟浩然也来到了天台山。紧接着,晚唐的一大批失意诗人跋山涉水,纷纷抵达。探古道,赏山色,听瀑响,访名寺,拜故友,抒壮志,一时间,天台山上高朋满座。天台山像温厚的长者呵护着他们的心。天台山成为他们魂牵梦绕的仙境。就这样,天台山同唐代的四百多个诗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天台山像一个巨大的感叹号被载进中国诗歌史。正所谓“一座天台山,半部《全唐诗》”天台山在历代文人墨客心中,占据重要位置。

为什么这么多诗人要千里迢迢赶赴浙江天台山呢?很多专家在研究。马丁·海德格尔说,任何发问都是一种寻求。时光更迭,我们又一次走进天台山,重走唐诗之路,何尝不是带上深情的目光,凝望那些陆续踏上天台山的背影,再顺着《全唐诗》的记录,一一追寻前人的痕迹?

山因水活,水因山险。到天台山,断不能错过的是石梁飞瀑。

来到石梁飞瀑,是下午5点左右。其时,阵雨初歇。丰沛的雨水滋润了石头路,湿漉漉的,泛着柔润的光泽。山道寂静。只听得哗哗的轰鸣,声如惊雷,仿佛整个山谷都震动起来。

站在下方广寺的门口,目光穿过水汽,就能看到连绵山岗的翠绿中,两崖对峙,一石如梁横亘其间。梁脊微隆,中间悬空,窄处宽不盈尺。又前行几十个台阶,抬头仰望,却见金溪和大兴坑如两龙争壑,不分雌雄,乃汇成瀑流穿洞而出,自三十多米高的峭壁上奔泻而去。瀑流冲撞山岩,层层折叠,如银河倾泻,直捣惠泽潭。水柱如齐发的箭镞砸落在乱石上,坠入深不可测的幽谷中,势不可遏,声震林木。千古石梁,瀑以梁奇,梁以瀑险。也有水团被风吹散,飞珠溅玉,升起一层乳白色的薄雾,浸湿崖壁,滋养古木,濡湿黄墙黛瓦的千年古刹。难怪当年徐霞客驻足观瀑,竟致流连忘返,欣然曰:“观石梁卧虹,飞瀑喷雪,几不欲卧。”

随意在潭边找石块坐下,可汲水煮茶,闲看水开;可掬水在手,一洗风尘;可聆听梵呗,一濯尘心;也可浴乎瀑,风乎舞兮,咏而归。在我们的心灵深处,汩汩涌出的是被唤作“唐诗”的东西:“万仞得名云瀑布,远看如织挂天台。休疑宝尺难量度,直恐金刀易剪裁。”循着前人诗句,我们一行来到了高明讲寺。

背倚狮子峰,面对象王峰,高明讲寺伏卧在幽溪畔,已经有一千四百多年的时光了。这个隐藏在苍峰下的古寺,因“日月二曜,常应临其下,聚而不散,整天长明”而得名。如果掀开它的神秘面纱,原来是有深沉而厚重的历史的。历史的起点,始于公元575年。智者大师有赖于一颗恒心和一双慧眼,一路奔波寻觅,至天台山,才停止远徙的脚步,在佛陇苦心修持。一日,大师正在讲经,山风忽起,经页随风飘移,至五里外方落地。大师杖锡披荆寻经,但见此处峰峦秀拔,清溪可鉴,就结庐筑室,始建幽溪道场。明万历年间,传灯大师居幽溪,筑坛铸佛,印造藏经,广弘佛法,复兴天台宗。清代以后,谛闲、宝静等高僧先后在寺里修持,弘扬天台宗教义。

一个古寺,原来有如此丰富的过往。幽竹蔽日,泉声忽起,幽溪始现。我在法师的指引下,朝寺里走去。目光缓缓抬升,只见阳光朗朗地照在寺院正大门上。门额上是康有为先生用炭条所书的“高明讲寺”四个字,笔致敦厚,呈现温煦的气质。山门一侧,明黄照壁下,一缸新荷正吐翠。入寺后,闻得钟磬齐鸣,福音袅袅。原来,寺里正在做水陆道场。

这是一座宏大的建筑。寺院依山而建,有屋宇四百多间。大雄宝殿中尊为释迦如来入定,佛身高大,宝相庄严。文殊菩萨居左,弥勒菩萨居右,两旁供十八罗汉。大殿一侧,木鱼清冷侍立。福泉出现在楞严坛前,差点与它擦身而过了。这是一口老井,为传灯法师亲手挖掘。传灯法师云:“石之下有甘泉,足供煮茗,谓之福泉。”法师喜茶,常年取水烹煮。茶为福水,功在于记。清清静静,生我智慧。一桶水一味禅,身心清凉。隔了四百余年,“福泉”两字的楷书石刻已经斑驳,可辨笔画。水面仍是幽绿,睡莲盈盈,锦鳞闲游,几多禅意渐渐升起。

一切建筑不啻于一个物质空间。时光可以不动声色地流走,而建筑却可以凝固。地藏殿、罗汉堂、观音阁,一砖一瓦,一檐一匾,无不在默默地叙述久远时光里的故事。这些故事,散发着智慧的光芒。

寺东有钟楼一座,始建于明万历年间。《高明讲寺创建钟楼记》一文载:阁高七丈有三,上悬钟,钟可万斤。新修的钟楼,飞檐挑角,五层高楼跃跃欲飞。沉雄深阔的金阁宝殿,供着16吨重的洪钟大吕。铜钟上镌刻“闻钟声,烦恼清,智慧长,菩提生”的佛家偈语。在大钟前久久凝视,一种融合严谨、庄重、肃穆的复杂心情,肃然升腾起来。晨钟激越,标示一天的开始,警觉修行人当勤精进,慎勿放逸;也惊醒世间名利客,恶念当息,钱财当轻,慈怀天下。我们尝试着敲钟,法师谆谆教导:必须要虔诚,以入定的禅心和礼拜之心,才能撞出轻重分明、缓急有致的节奏。敲钟尚且如此,做学问做人,何尝不需要秉承严肃认真的态度?

钟楼前的碑廊,留存很多名士墨迹。当然不是“到此一游”的潦草书写,而是把一种信仰挂在高出物质生活的上方,以利时时鞭策,从俗世的尘埃里,跳跃到更高的境界。“续佛慧命”是觉慧方丈的遗墨,字貌粗犷,透露出宽容温润的气度;传印大师运笔郑重,笔画圆润,表现出沉稳淳古的胸襟。这些碑刻,是最真实的物象世界的记录,也是修为最真实的追求,安然地接纳来自各地僧人、旅人尊崇而肃穆的注视。

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天台山,落笔天地之间的精华,不止是一座自然之山,更是一座文化之山、信仰之山。无论前人,还是吾辈,相逢又说向天台。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许琼   责任编辑: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