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人文综述

石梁山溪草木诗记

2018年11月14日 09:46  www.ttxw.cn   [ ][打印

  文/胡明刚

  大竹园村是浙东唐诗之路天台段第一站,也是唐诗之路水路的最后一站。大竹园是一个小码头,唐代的诗人在这里上岸,沿着溪流越过石梁飞瀑,登上华顶,朝拜佛陇国清;而华顶北坡的产品,如竹笋木炭药材等,则在这里装船,顺流运到下游平原。

许银炜/摄

  大竹园村当年的码头是竹子最大的集散地。眼前一片平和的水流和高古的树林。村口长长的崖端,长着高大的松木,我在石梁桥边上见到过,联想唐代诗僧景云所题的《画松》诗:“画松一似真松树,且待寻思记得无?曾在天台山上见,石桥南畔第三株。”石梁桥边的松树或秀直坚挺,或旁枝逸出,各有特色。也如行走之间的唐代诗人一样,有些不合时宜,有些曾渴望入世,但还是无所大用,最后还是出世了,在自然的怀抱中得到皈依,恰能乐享天年。我想李白也好,孟浩然也好,寒山子也好,他们都曾有过施展大才雄略的愿望,但最终抵不过残酷的现实。诚如寒山子云:“天生百尺树,剪作长条木。可惜栋梁材,抛之在幽谷。年多心尚劲,日久皮渐秃。识者取将来,犹堪柱马屋。”这些唐代远道而来的诗人为什么要到这偏僻的天台山?他们是不是想起在长安漂泊居住不易,整日提心吊胆,如履薄冰,高处不胜寒,但到这溪谷中,对着空山丛林佛寺,自然放松了身心,得到更多自由。这个孟浩然知道,李白知道,贺知章知道,司马承祯也知道。

  我和唐代走来的行吟诗人一样,终于找到灵魂和生命的栖息地。他们就像一群鸟,在这水光山色树影里自在飞翔。

  在大竹园的礼堂里,人们打着竹板,念诵李白的诗句:“青衣约我游琼台,琪木花芳九叶开。”在大竹园高大的松树下面,我找到了一种吉祥的植物,那就是琪树。唐代诗人一看到琪树,就像服了丹药一样兴奋,自然将它与石梁桥连在一起。寒山子在诗中直截了当地宣称,“我闻天台山,山中有琪树。永言欲攀之,莫晓石桥路。”李绅还专为琪树写了一首诗:“石桥峰上栖玄鹤,碧阙岩边荫羽人。冰叶万条垂碧实,玉珠千日保青春。月中泣露应同浥,涧底侵云尚有尘。徒使茯苓成琥珀,不为松老化龙鳞。”可见,这琪树也是一种天生的仙药,颇能益寿延年。在唐代诗人的眼里,琪树与石桥是分不开的,互相共生,琪树如果没有石桥,怎能演化出仙道的佳话?

  忽然,我想起蔡隐丘的《石桥琪树》:“山上天将近,人间路渐遥。谁当云里见,知欲渡仙桥。”诗僧皎然《送邢台州济》中说;“海上仙山属使君,石桥琪树古来闻。他时画出白团扇,乞取天台一片云。”琪树和云水瀑布一样,环绕着石梁,构建了超然物外的情境。

  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不知道琪树是什么,但知道琪树生长在石梁的岩石上,这翠绿的琪树能结可食的果子。在石梁飞瀑一带修道学佛的人,急需解决的是食物问题,而琪树的果实可以填饱肚子。大竹园村农民告诉我,琪树也叫乌饭树,属于杜鹃科,当地人叫青精,方外人士采摘乌饭脑嫩枝叶捣汁煮糯米饭,饭煮成后被汁液染成黑色,道家佛家称之为“青精饭”,吃了可以补肝肾,强筋骨,因此佛道人士将乌饭当成上品。乌饭树开的花就叫琪花,夏天时乌饭开白色花。枝条上好像挂着小巧的瓷坛,风吹来,仿佛听着叮当之声,幽香阵阵,与瑶草一样,组成独有的仙界风景。

  大竹园最常见的就是婀娜多姿的毛竹了。这里的松树琪树和竹子,组成一个美好的和谐组合。在唐代的时候,这里就有采竹造纸的历史了,竹纸叫玉版纸。因为它莹润如玉,才名玉版纸,在过去也称为“玉美人”。唐代时最先研制,包括浙江石梁溪边的造纸技术,在长庆、宝历年间就开始得到运用了。我想诗人应该把诗句写在这种竹纸上,时过境迁,在大竹园村我没有找到造竹纸的作坊,但在沿溪的迹溪村和乌溪村,找到了造竹纸的遗址和复原的工坊,现在似乎成为一个观光项目点了。

  我无意中在《中国造纸史》书里,翻到这样的记载,在唐代之前晋代开始,石梁溪流上下出产的剡藤纸比竹纸更有名。当地村民以溪流两岸树石上的藤本植物作原料,手工制造藤纸称为剡纸和剡藤纸。竹纸既称玉美人,而剡藤纸则名为玉叶纸。沿着溪边行走,许多葛藤缠绕于树木之上,过去人们挖取葛根捣碎取淀粉做食物,称为乌糯,没想到青藤葛藤和紫藤可用来制造纸张。据说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和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就是写在剡藤纸上的。那时石梁一带溪水清澈,是造藤纸最好的配料,冬天的溪水更好,所制作的纸叫敲冰纸。剡藤纸在唐代非常名贵,被当作高级公文纸,进贡给朝廷。

  那时,剡藤纸可谓一纸难求。因为过度生产,石梁上下游的藤本植物几乎绝种。应成一的《中国书法探源》写道,唐代剡溪下游藤资源匮乏,人们只能到石梁一带上游山溪两岸采藤,唐代的剡藤纸实际上是天台山石梁溪边出产的。

  因此,我推测在唐代,剡藤纸实际上是石梁纸。行走这里的诗人,流传千年的唐诗,不也是写在这剡藤纸上的吗?石梁沿溪的剡藤纸,不也是最好的诗歌载体吗?有顾况诗句为证:“剡溪剡纸生剡藤,喷水捣后为蕉叶。欲写金人金口经,寄与山阴山里僧。手把山中紫罗笔,思量点画龙蛇出。”还有人告诉我,顾况也在这条溪上走过,他在《从剡溪至赤城》诗中说,“灵溪宿处接灵山,窈映高楼向月闲。夜半鹤声残梦里,犹疑琴曲洞房间。”把这剡溪沿着石梁溯流而上的情景写得非常生动。所谓的灵山就是智者大师的佛陇,人称东土灵山,我想,智者大师的著作,是否也书写在这剡藤纸之上呢?

  我们不妨这样想象,在当时石梁下游的溪流边上,建有水碓,流水推动木轮,牵扯着碓声此起彼落,峡谷里传来悠长的回声,与诗人的吟唱击节而和。现在沿溪正在打造唐诗之路旅游区,如果在石梁溪岸上复原几个水碓,重现当年剡藤纸的制作工艺,让人家体验一下,这也是唐诗之路的一大亮点。

  陆羽的《茶经》中说,剡藤纸除了写诗外,还可以用来包茶。这种剡藤纸可以缝在包装袋的夹层里,烘烤茶品不会跑味。石梁飞瀑之下剡溪两岸皆是天台山的北坡,出产的茶叶与藤纸一样,都是名品。

  朋友们在这里,别忘了品茶。尽管陆羽说,瀑布水不能饮茶,但我觉得,山溪水江水比井水还要好,尤其源自于华顶的山溪水,经过一阵和缓流动后,水性更为温和,味道更为纯粹。更何况天台溪畔满山摇曳的翠绿毛竹,在长夜里剖竹取竹沥水用于品茶,最好不过,那是苏东坡与蔡襄斗茶的事了。现在大竹园以毛竹做茶杯,也是相当不错的创意。

  皎然是历史上著名的诗僧,也是茶僧,他曾这样写:“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牙爨金鼎。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一饮涤昏寐,情来朗爽满天地。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轻尘。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茶盏荡漾出的也是天台茶的真味。华顶一带是历史上有名的茶区,华顶的葛仙茗圃是有文字可考的江南最早人工植茶之圃,乃江南茶与茶文化的源头。

  在唐代诗人的眼里,茶和僧人紧密联系在一起,有人说,孟浩然在石梁与僧人品茶,就把自己写在剡藤纸上的两首诗送给僧人,充当茶资。他坦诚地说,我到天台来是寻找好友太乙子的,“吾友太乙子,餐霞卧赤城。欲寻华顶去,不惮恶溪名。歇马凭云宿,扬帆截海行。高高翠微里,遥见石梁横。”有人说,恶溪是始丰溪的名字,但我觉得还是石梁下的溪水,既然是孟浩然从剡溪上来,自然是从石梁溪来的,至于太乙子有没有寻找到,则是个云山雾罩的谜。

  在石梁长夜品茶是最有诗人情怀的事情,不信请看诸多唐代诗人的佳句:“却思同宿夜,高枕说天台。”(周贺《逢播公》)。黄滔《题郑山人居》:“终期宿清夜,斟茗说天台。”这种情景,只有在天台石梁侧畔品茶才体验得深刻。诗人往往与僧人彻谈,参悟人生,项斯《寄石桥僧》云:“逢师入山日,道在石桥边。别后何人见,秋来几处禅。溪中云隔寺,夜半雪添泉。生有天台约,知无却出缘。”而赵湘《题天台石桥》云:“白石峰犹在,横桥一径微。多年无客过,落日有云归。水净苔生发,山寒树著衣。如何方广寺,千古去人稀。”难怪乎,石梁方广寺的罗汉供茶仪式庄严神圣名传东瀛了。

  唐代远道而来的诗人们在山溪边行走,感到热了,就会到路廊和村舍里饮茶,尤其是路廊里,面目慈祥念着佛经的老太太守着一个大桶,给你一个长柄竹筒,一碗下肚是多么畅快,这与在茶室喝茶的感受不同,因为你与山水亲近,与大自然作伴。当时,石梁山溪上建有许多路廊,与捣剡藤纸的水碓成为一种美好的陪衬,我想如果把水碓和路廊恢复,放上一些唐诗碑刻,也是一道独特的自然人文风景线。

  忽然想到,唐代诗人任翻,从石梁沿溪而上,在华顶寻访到葛玄仙井,发出如下慨叹:“古井碧沉沉,分明见百寻。味甘传邑内,脉冷应山心。圆入月轮净,直涵峰影深。自从仙去后,汲引到如今。”这与石梁品茶的感觉是一样的。石梁的茶,华顶的茶,都是云雾茶,绿茶的精品,在这里洋溢着唐诗的味道,翠绿的颜色,在茶杯上漾开。

  石梁村庄里的人们随时在田坎地头采摘一些植物都可以泡茶,比如六月雪、金银花、黄精花、薄荷。诗僧灵一有诗写石梁山溪品茶的味道:“瀑布西行过石桥,黄精采根还采苗。忽见一人擎茶碗,蓼花昨夜风吹满。”可见黄精是可以泡茶的,如同人参一样,黄精为石梁山溪特产,为天台山珍之一,服之可延年益寿。饮茶功效与黄精乌药等相同,令人晋身仙界。

  除了黄精,石梁华顶周边都有许多乌药生长,浙江产量最大,品质较好,习惯以天台所产者品质最佳,故称“天台乌药”,具有行气疏肝、散寒止痛之功效。汉代,刘晨、阮肇入天台山采乌药而误入桃源遇仙结为伉俪;唐代诗人曹唐《仙子洞中有怀刘阮》:“洞里有天春寂寂,人间无路月茫茫……晓露风灯零落尽,此生无处访刘郎。”刘禹锡诗云:“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石梁桥腹部有题字曰“前度又来”,则是化用刘禹锡诗句,倒成为唐诗之路上不可磨灭的重要标记。

  黄精也好,乌药也好,都是唐诗之路值得大做的好文章!仙家风物令人流连忘返。在石梁边上的黄精乌药与用来造纸的藤葛和毛竹一样多。当年,僧人将咸笋头、黄精干和乌药作为山家清供,以竹纸抄写经文,倒是顺其自然了。这是石梁溪畔的独特细节,草木有灵,肯定与唐诗共生,直至永恒。

禅一味/摄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刘程程   责任编辑: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