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人文综述

罗汉岭 一条天然绿道

2018年10月31日 09:03  www.ttxw.cn   [ ][打印

  早就想去罗汉岭走走。不为什么,只是因为山岭在那里,而且已经在那里躺了好久,似乎睡着了。

  罗汉岭在万年寺东南两里。据说东晋时,敦煌高僧昙猷在万年山建庵而居,常有五百罗汉行走于这条山岭。我们打车到大兴坑岭头,走过大兴坑村,到了铁船湖,一个几乎在山顶上的山村。“铁船湖,在罗汉岭下。湖中有荷,相传罗汉尝泛铁船于此。”如此说来,湖以船名,村以湖名了。

  在村口遇见了一位戴眼镜的老先生,他让我们远望四周,然后说,这里的山势,东西狭长,两端高翘,南北相对较低,中间凹陷,就像一条平底的铁船。嗨,还真是。只是,这不是一条普通的铁船,而是一条艨艟巨舰,长近三里,宽有半里,分明直追现代航空母舰了。这样的船凡人划不动,是五百罗汉来天台山时撑来的,共有七艘,首尾相连,山前一条,铁船湖一条,大兴坑、平地、双溪、天封各一条。他算来算去,结果只算出了六条。只有这一艘是铁船,把那几艘木船拉住,否则这些船早就入了东海。

  罗汉岭头在铁船的西端,被公路削低了近十米,成了深深凹陷的山口。路外侧堆积起来的泥土,竟让我们一时找不到岭的入口处。跨过被雨水冲出来的一个小小缺口,我们的眼前终于出现了石头铺着的岭道。

  铺砌岭道的乱石,有棱有角,大小不一。每级台阶中间的一块石头大多两脚多长,两边用略少的石块拼上,成了差不多一米宽的岭道。石径两侧是柳杉,茂密高大的树木之下,连根杂草都少见。就连树木本身,下半截的树枝都已自然枯死,落光了树叶和小枝梢的枯树枝像刺猬一样向上弧形伸展。只有最上端的树梢隐约中透出葱绿,每天迎接东方升起的朝阳,汲取着大自然的阳光雨露,以最青春的一面傲视苍穹。

  山岭缓缓地往下延伸,几乎是笔直的。李乐薇在《我的空中楼阁》一文中,把他出入小屋的山路称为“空中走廊”。我想用来形容罗汉岭是最合适不过了。岭道两侧的柳杉如街上的行道树一般整齐,绝不侵入路中半步。树枝一律向岭道上空伸展,高高地架在头顶上,成了天然的廊顶。

  我们越过山坳,又是一个向下的缓坡。岭道左侧是一片庄稼地,一对中年夫妻正在挖番薯。他们告诉我们,那一片树林所在的岭叫罗汉岭,现在我们所走的岭叫小罗汉岭。

  回来后,偶然地翻开许尚枢先生的《天台山诗词曲赋选注》,竟然看到有一首标题就是《罗汉岭》:“苍髯白甲老烟云,万木丛中独挺身。一柱擎天须此物,执柯它日属何人。”再看两条注释,心里大喜:“罗汉岭,在万年寺东南,有石柱形似罗汉……”“‘苍髯’二句,写罗汉形象。”这不明摆着告诉我,岭的得名不是因为罗汉在此往返,而是因为其上有一根石柱,外形像罗汉。

  可是,我用网络一搜,搜出来的所有标题却是《过万年山望罗汉岭上大松》。假定网络上的是原标题,那么所写的,不是石柱,而是大松树了。那时的罗汉岭上确实有棵大松树。宋代诗人林宪在《天台万年山罗汉树》一诗的开头中就写到了罗汉岭头的这一棵大松树:“罗汉岭头罗汉树,开辟余工所钟聚。百围直上摩紫霄……”虽然我的情绪受到了影响,但还是决定,去找一找那一根形似罗汉的石柱。

  铁船湖村田野中金黄的稻子已经收割完成,跟我年纪相仿的朱大哥正准备把稻谷收到板箩里。他除了告诉我山势像船,还指着万年寺一端的山头对我说,那不就是船橹么?我打开卫星地图,看到他所指的一条山冈还真像船橹。看来,船头朝东,那些罗汉是从西方乘船而来。

  “东湾在哪里?”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最好的解释是,东湾其实就是东海湾,那一条船还在东海的某一个海湾靠着,还没有完全漂上洋面。

  “听说罗汉岭上有石柱像罗汉,有这样的石柱吗?”我问。

  “没听说过。要是有的话,我肯定去爬过。小时候放牛,我几乎爬遍附近一带的所有山峰。”朱大哥说。

  他的话并没有扑灭我对石柱罗汉的一丝希望。顺着公路往万年寺方向走,时不时地回顾罗汉岭所在的那一片山坡。除了树木,我甚至连一块石头都没看到,有些沮丧。或许当初这岭上真有石柱像罗汉,只是沧海桑田,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也或者是,现在的树林遮挡了我的视线,它就躲藏在某一丛树下窃笑,只是我没见到而已。

  走上罗汉岭,我想起刚才朱大哥的话:这条岭往西通新昌,往东去华顶,大家也叫它东晋路。因为东晋时昙猷已经在万年山建庵,已经在这条路上行走,它的存在距今已1000多年。唐代太和年间,普岸禅师在万年山建成平田禅院,他的脚印也留在了这条道上。

  我曾以为,罗汉岭像一根扁担,一头挑起了万年寺,一头挑起了通玄寺。现在想来,其实并不确切。罗汉岭所贯通的主干线,并没有经过通玄寺。而且西头挑起的至少还有地藏寺,东头挑起的应该还有华顶寺、天封寺。通玄寺是德韶国师在天台山创建的第一座古刹,距罗汉岭头仅三里。他后来被吴越王钱弘俶迎至杭州,或许走的就是这条道。罗汉岭这一根扁担,挑起的是一个佛门的世界。先后出现在周边的佛寺庵堂究竟有多少,现在谁也说不清了。“华顶斋,方广坑,万年野,通玄墙。”还得有一句:罗汉岭头坐中央。就连距岭头几里的观音洞村百姓想换个村名,最后用的还是观音洞。

  明朝万历年间,徐霞客来到万年寺。“余欲向桐柏宫,觅琼台双阙,路多迷津,遂谋向国清。国清去万年四十里,中过龙王堂。”从万年寺到龙皇堂,罗汉岭是必经之路。我探寻着他曾经走过的足印,而岁月竟留不下任何的痕迹。唯一能留下的,就是这一条岭。朱大哥说,铁船湖的始祖传至他这一辈,才第七代,两百多年,罗汉岭石径,或许还是清朝时铺的。那么,徐霞客来时,连这样的石径都还没有呢。

  千年古道上,一边走一边想,脚步就慢了下来,我想找一块石头坐一坐。这时,我才发现,罗汉岭上的每一块石头都是绿色的,就是路旁的水泥电线柱墩也着上了一层绿意。再细看,许多的石面有着精美的图案。那些苔藓,枝叶平铺着,像一条条小昆虫正在悠闲地散步;与石块紧贴在一起,又如海边岩石上的紫菜,鲜绿发亮。有的分不清枝叶,只是挤在一起。就连掉落的柳杉叶无论黄的还是绿的,一样紧贴着石面。偶尔出现的一根小枝条,也被苔衣爬上,相依相偎,分不清你我。罗汉岭,潮湿的时候是绿的,干燥了以后还是绿的。绿是它展现在大地上的一种自信,一种生机,一种精彩。

  我竟看呆了。

  这才是真正的绿道。

  石径的绿是一种天然的绿。这种天然的绿使得周围的空气也是绿的。远离尘世的喧嚣,沐浴在佛光之下,缓步徐行在佛道之上,就连心情都是绿色的。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陈夏婷   责任编辑:陈夏婷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