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唐诗可证诗仙李白梦游的天姥山归属天台

文/安祖朝 图/陆树栋

2018年10月12日 08:49  www.ttxw.cn   [ ][打印

  编者按:本文搜集有关天姥山的唐诗,对天姥山作了全方位的求证,最后发现唐诗中有天姥山归属天台的客观结论,可正视听。

  天姥山为天台境内众山之一。由于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一诗的宣扬,使得本自众山同一色的天姥山,突然变得高大上起来,变得身价百倍,让人仰望侧目。近些年,天姥山的归属被炒得很热闹。笔者有感于此,从唐诗这一独特的角度,展示天姥山的前世今生,唐诗见证天台天姥山。

  一、天姥山的知名度

  在唐代,天姥山名气大,歌颂的不仅有李白,诗人们写诗喜欢比拟天姥山写景状物。这些诗一般不涉及方位,只是信手拈来的神来之笔,表达诗人一片情思寄天姥。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悄然坐我天姥下,耳边已似闻清猿。”诗人想象中已置身于天姥山中,听见凄清的猿鸣。贾岛《夕思》:“洞庭风落木,天姥月离云。”写的是天姥山云月诡谲变幻。陈陶《赠别离》:“天姥剪霞铺晓空,漴漴大帝开明宫。”写天姥的彩霞。

  唐代有许多文人向往隐居生活。他们把隐身修炼看作人生的一种品位和境界,一种符合当时文人进退心理的时尚。有的诗人把天姥山作为自己心中向往的隐居地,歌之咏之。

  李洞《赠宋校书》:“长言买天姥,高卧谢人群。”买天姥,谓隐居。储光羲《酬綦毋校书梦耶溪见赠之作》:“以我采薇意,传之天姥岑。”綦毋校书,即綦毋潜,时任校书。

  比起上述这些诗,下面这首诗似乎把天姥定格在古越王管辖的范围内。李贺《听颖师琴歌》:“芙蓉叶落秋鸾离,越王夜起游天姥。”诗人李贺突发奇想,想象已经逝去的越王生前夜起游天姥。

  东汉以前天台属会稽郡,因此,唐代诗人写剡中,往往会写到天台的华顶、石梁、天姥、赤城等,但这并不代表这些景点就属于剡县。

  陈端《以剡笺赠陈待诏》:“云母光笼玉杵温,得来原自剡溪濆。清含天姥岭头雪,润带金庭谷口云。九万未充王内史,百番聊赠杜参军。从知醉里纵横墨,不到羊欣练白裙。”

  剡笺,用剡溪藤造的笺纸。待诏,原为待皇帝之命以言事之意,并非正式官名。汉代常令文学之士待诏于金马门,称之为金马门待诏。唐代有翰林待诏。诗的首句说剡笺色泽温润如云母,产自剡溪边。第二句是说剡笺白如天姥岭头之雪,润滑如金庭谷口之云。天姥,在今天台县白鹤镇山头姜村地界。金庭,在天台桐柏山中。一说剡县亦有金庭。“九万”“百番”指纸的数量虽不少,但还是不能满足需要。王内史,即王羲之,曾拜天台山白云先生为师学习书法,今华顶还有王羲之墨池。最后一句赞美陈待诏潇洒飘逸、才华横溢,赠之剡笺是物有所归。全诗用云母、天姥雪、金庭云来形容剡笺的纸质,用王右军、杜参军、羊欣来形容陈待诏的才气,最后点出是物赠对了人,很感欣慰。

  马戴《寄剡中友人》:“故人今在剡,秋草意如何。岭暮云霞杂,潮回岛屿多。沃洲僧几访,天姥客谁过。岁晚偏相忆,风生隔楚波。”

  诗的第一句是写秋天时节,作者怀念起在剡中的友人。剡,剡县。第三句沃洲与天姥对举,诗人猜测友人是否会与人结伴游沃洲山和天姥山。沃洲山与天姥山相邻,所以唐代诗人写沃洲山往往就自然会联想到天姥山。原因是这两座山高人名士常游集。“潮回”句指因海潮退去,岛屿露出来可以看见。实际上是诗人想象之词,越州濒临东海是包括明州(今宁波)在内时。开元二十六年,分越州东部为明州,明州因四明山而得名。剡中并不濒海,只有天台山濒海,写的就是天台山。二、四两句是说虽然相忆,但相隔遥远。

  二、唐代诗人来天姥山的路径

  去天姥山的路径在天台境内有许多,有从华顶、石桥西行到天姥,也有从赤城山经关岭东行上天姥山等等。但因天姥山在天台县北境,北方人士来天姥山最便捷的路径是北道。唐代诗人大多数走的就是这条路线,即浙东唐诗之路的一条主要路径:从扬州经长江转京杭大运河,再转西陵(今萧山西兴),此地为大运河过钱塘江入浙东运河的要津,再经会稽、剡溪溯源至天台的天姥山。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就是先总叙天姥山在天台境内的地理位置,再梳理来天姥山的路径。“海客谈瀛洲,烟涛微茫信难求。越人语天姥,云霓明灭或可睹。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我欲因之梦吴越,一夜飞度镜湖月。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鸡……洞天石扉,訇然中开。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世间行乐亦如是,古来万事东流水。别君去兮何时还,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此诗作于李白离开翰林以后。原因是李白供奉翰林,自知不为唐玄宗身边的亲信所容,恳求还山。天宝三年,帝赐金放还,乃浪迹江湖。诗中通过奇异梦境的描述,抒发了诗人对名山天台仙境的强烈向往。诗人通过丰富的想象,大胆运用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相结合的表现手法,大胆创新,兴之所至,信手拈来,正适合于表现诗人自由奔放的豪迈情怀。天姥,山名,在天台县原万年乡(今白鹤镇山头姜村地界),下临天台“万马渡”景点,距天台名刹万年寺不远。东连华顶,西北界沃洲山。

  全诗分三部分,第一部分是写天姥山坐落的地理位置和高度。从航海者谈海上仙山瀛洲实在难以寻找,到越人说天姥云霓明灭或可以见到。“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开宗明义,天姥山在连绵天台群山中矗立于天空,高度超过五岳,盖过赤城山。诗人说天姥山的高度超过五岳,其实有些夸张。因为天姥山的实际高度与天台山主峰华顶相比要矮小许多。“掩赤城”倒是真的。天姥山的高度是要盖过赤城山。赤城山,在天台县城北郊,为神仙第六洞天。第一部分从诗人的观察角度分析,当年李白是从关岭方向即天姥山的西边登山。“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则是视角的偏差,这是从西面登天姥山而未至山顶时的视觉偏差,因为山顶的遮蔽,看起来似乎天姥山比天台山主峰华顶还要高,事实上华顶比天姥要高许多。

  第二部分倒叙梦游天姥的经过,诗人循着谢灵运游天姥时走过的路线从越中、剡溪一路过来,终于到达天台境内登上天姥山。诗从“我欲因之梦吴越”开始写梦境。吴越,今江苏、浙江一带。镜湖,又名鉴湖,在今浙江绍兴。剡溪,在唐代剡县,即曹娥江上游,发源天台石梁金溪。谢公,指南朝诗人谢灵运。他游天姥时曾从越中、剡溪经官方驿路一路过来。谢公屐,谢灵运命人特制的一种穿在脚上的登山木屐,上山下山非常方便。青云梯,指高入青云的上山石级。登上陡峭的天姥山峰,飞越华顶,朝东的那半面就可以见到东海的日出。这一带只有天台山主峰华顶才能观东海日出。洞天,道家称神仙所居之地为洞天,都在名山胜地。道书以天姥山为第十六福地。李白多次来过天台山,他对天台山很了解,只是借梦写景罢了。据实地考证,天姥山在李白写作此诗之前,还真有“丘峦崩摧”之事。天姥山东北角山崩后滚落堆积的半山巨石如万马奔腾而下,因称“万马渡”,现在的万马渡就是明证。第三部分写诗人蔑视权贵,纵情山水,寻访名山的愿望。其实诗中已经写得非常清楚,李白要访的名山就是天台山。李白的《琼台》写得更明白:“龙楼凤阙不肯住,飞腾直欲天台去。”

  杜甫《壮游》(节选):“枕戈忆勾践,渡浙想秦皇。蒸鱼闻匕首,除道哂要章。越女天下白,鉴湖五月凉。剡溪蕴秀异,欲罢不能忘。归帆拂天姥,中岁贡旧乡。”

  这是一首带有诗人自传性质的叙事诗,回忆青壮年时代漫游大江南北的生活。为后人提供了许多有关诗人生平的珍贵资料。这里只节选了该诗有关诗人游历浙江的片段。“枕戈”句,据《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记载,越王勾践兵败于吴后,卧薪尝胆,枕戈待旦,休养生息,最后灭了吴国,报仇雪恨。“渡浙”句指诗人自己渡浙江南游天台山时所想。“蒸鱼”句指吴王阖闾篡夺王位故事。“除道”句指朱买臣发迹故事。“哂要章”,杜甫认为朱买臣这种行径非常势利可笑,所以这么说。“越女”句,越女之美,自西施以来,名扬天下,唐朝诗人笔下多赞美之词。此句写越州山川秀丽,五月之鉴湖给人以清凉之感。“剡溪”句,剡溪在曹娥江上游,山水秀丽,素为文人墨客上天台山的重要路径,杜甫就是溯剡溪上天台的天姥山。从杜甫“归帆拂天姥”句,可以见证,杜甫来过天台山。据陈贻焮《杜甫评传》考证,杜甫青年时的吴越之行曾登天台山。

  薛逢《早发剡山》

  正怀何谢俯长流,更览余封识嵊州。

  树色老依官舍晚,溪声凉傍客衣秋。

  南岩气爽横郛郭,天姥云晴拂寺楼。

  日暮不堪还上马,蓼花风起路悠悠。

  这是一首写从嵊州县城出发南游天姥山的诗。因北来从剡溪至天姥山的路径最方便,所以唐代诗人多走此路。

  温庭筠《宿一公精舍》

  夜阑黄叶寺,瓶锡两俱能。

  松下石桥路,雨中山殿灯。

  茶炉天姥客,棋席剡溪僧。

  还笑长门赋,高秋卧茂陵。

  诗中提到的天台石桥、天姥经剡溪北上也是一条唐代诗人经行的路线。一公精舍,一公所在的寺院。一公即越僧灵一。灵一在越中与天台道士潘志清、襄阳朱放、南阳张继、安定皇甫冉、皇甫曾兄弟、范阳张南史、吴郡陆迅、东海徐嶷、景陵陆鸿渐为尘外之友。诗人从石桥,今浙江省天台县石梁,五百罗汉道场至一公精舍。诗中“天姥客”指时在越中的天台道士潘志清,“剡溪僧”指越僧灵一,即一公。唐朝饮茶风气盛行,此诗可见当时方外人士的生活中饮茶、弈棋已成为一种雅趣。

  三、天姥山的高度

  对于天姥山的高度,李白说:“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显然是夸张的说法。真实的天姥山,在天台山群峰耸峙中也是一座高山不假,但比起天台山主峰华顶来还是矮了一大截。

  李白《天台晓望》:“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

  李白知道华顶不仅比邻近的天姥山高,而且高过百越。站在华顶之上,可以“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这才是华顶高度的真实写照。

  张祜《游天台山》:“才登招手石,肘底笑天姥。仰看华盖尖,赤日云上午。”

  对天姥山的高度和方位,张祜《游天台山》诗更是十分明确地作了回答。“才登”两句是说天姥之高根本不能与天台山主峰华顶相比,才登天台山脚下的招手石,就见天姥山在自己肘底了。似对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中“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而发。李白所描写的天姥山高度是一种视角偏差。张祜是从国清方向登华顶的,视角不同,山的高低不同。无论如何,华顶高过天姥则是不争的事实。招手石,在天台国清讲寺东北金地岭脚,共三石,是释定光招唤远在南京的智者大师来天台修禅的地方,见《历代高僧传》。华盖尖,即华顶峰。因为天台山状如莲花,故称主峰为华顶。

  再看高僧灵澈的诗,对天姥、华顶的高度描述得更加细致入微。

  灵澈《天姥岑望天台山》:“天台众峰外,华顶当寒空。有时半不见,崔嵬在云中。”

  这首诗用天姥与华顶作对比,烘托了华顶的高度,这是一种写实手法。诗中的天台山,实指天台山主峰华顶。天台境内群峰中的天姥山,与华顶直线距离不过六千米。岑,高而尖的山。站在天姥山顶上看华顶,如在眼前。众峰外,众峰之上。半不见,因“华顶当寒空”,山腰以上常在云雾中,所以半不见。崔嵬,山高大巍峨的样子。

  诗中以天姥岑作陪衬,着力描写天台山主峰之高。灵澈是唐朝著名的诗僧,明代杨慎在《升庵诗话》中对此诗评价极高,誉为“真绝唱也”。全诗二十个字,紧扣题目中的“望”字,真实地写出了从天姥岑仰望华顶的景色。前面两句用“众峰”作陪衬,突出高耸寒空的华顶;有了群山的环拱、华顶的气势就十分鲜明地显现出来了。后面两句用“有时”带起,把静止的华顶写得富有流动感,好像神龙在层云中露出一鳞半爪,更会引起读者的遐想。诗人用文字描绘出一幅云峰图,惜墨如金,却能力透纸背。灵澈这首诗的好处,就在于通过写景,抒发了内心的感情,而这二者又是水乳交融的。如“华顶当寒空”写高出于众峰之上的华顶,而这又何尝不是诗人自我形象的反映。诗人站在天姥岑上,远离尘世,那种遗世而独立的精神境界,是借当寒空的华顶形象表现出来了。再看后两句,是写诗人遥望的过程,诗人看到眼前景物不是静止的,而是在变化着,这说明他仰望的时间很久,说明他被眼前景物所吸引,依依不舍,不忍离去。诗人对天台山的一往情深,完全包含在此诗之中。

  四、天姥山坐落的方位

  下面几首诗对天姥山的坐落方位作了准确的描述,这是天台境内西连关岭,东望华顶的一座山,不会也不可能挪到别的什么地方去。

  许浑《早发天台中岩寺度关岭次天姥岑》

  来往天台天姥间,欲求真诀驻衰颜。

  星河半落岩前寺,云雾初开岭上关。

  丹壑树多风浩浩,碧溪苔浅水潺潺。

  可知刘阮逢人处,行尽深山又是山。

  中岩寺,在天台县城北郊赤城山上。关岭,今浙江天台北境内之山岭上。次,顺序叙事,后项对前项称次。意为先度关岭,再至天姥岑。其实关岭是连着天姥山的,在天台连绵起伏群山中。岩前寺,天台县城北郊赤城山中岩寺。岭上关,指关岭。“丹壑”两句写赤城山的景色,赤褐色的山岩;“碧溪苔浅水潺潺”的小溪。刘阮,东汉时入天台山采药遇仙女的刘晨、阮肇。从诗中所言路径是从赤城山中岩寺出发,经天台桃源春晓刘阮遇仙处,再至连着关岭的天姥山,一路上走的都是山径。所以说“行尽深山又是山”。

  拾得《故林又斩新》:“故林又斩新,剡源溪上人。天姥峡关岭,通同次海津。湾深曲岛间,渺渺水云云。借问松禅客,日轮何处暾。”

  剡源,剡溪之源头。《太平寰宇记》卷九六《剡县》:“剡溪在县南一百五十步,一源出台州天台县。”剡源,天台石桥金溪为剡溪的上游源头。“剡源溪上人”是天台拾得大士的自称。“天姥”句:意为天姥连接着关岭。关岭,在今天台北境天台境内,自古为交通要道,重要关隘。峡,挟抱连接。次海津,靠近可以观东海日出的天台主峰华顶。诗中以下几句都是站在华顶看东海的情景。“日轮”句:何处可观东海日出?站在天台山主峰华顶拜经台可观东海日出。

  五、天姥山的归属

  白鹤镇有万年寺和天姥村。笔者多次实地采访天姥村,村民向北遥指天姥山说:“这就是天姥山主峰,属天台白鹤镇山头姜村地界。天姥山以北与新昌交界。”山头姜村坐落在天姥山之西。天姥山的东边与万年寺不远。笔者研究唐诗,知道村民说的是实话。唐代高道徐灵府《天台山记》云:“自天台山西北有一峰,孤秀迥拔,与天台(主峰华顶)相对,曰天姥峰,下临剡县路,仰望宛在天表。”从万马渡往上攀登,有一座形状酷似老姥的巨岩耸立,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姥岩。

  赵嘏《淮信贺滕迈台州》

  凋瘵民思太古风,上贤绥辑副宸衷。

  舟移清镜禹祠北,路转翠屏天姥东。

  旌旆影前横竹马,咏歌声里乐樵童。

  遥知到郡沧波晏,三岛离离一望中。

  这是一首贺滕迈任台州刺史的诗。滕迈,婺州东阳(今浙江省东阳)人,元和十年,登进士第,任尚书省郎中,出为吉州刺史。开成四年转台州刺史。清镜,指绍兴镜湖。禹祠,大禹陵。翠屏天姥,天台地名。翠屏,天台石桥上的石壁,亦借指石桥。孙绰《游天台山赋》:“践莓苔之滑石,搏壁立之翠屏。”天姥,山名,在浙江天台县今白鹤镇山头姜村地界,下临天台“万马渡”景点,距天台名刹万年寺不远。东望华顶,道书以为第十六福地。这两句诗交代了滕迈一行经越州至台州的路线。在会稽境内是舟行,进入台州天台境内就变成陆路行走,写得层次分明。一般贺某人到某地任行政长官,此人到任的地方会写得非常准确,这也是一种礼仪,表示对所贺人的一种尊重。“横竹马”两句,用东汉郭伋典故。诗中作者借郭伋的故事来赞美台州刺史滕迈。沧波晏,用海静波晏来比喻地方安定,借以说明地方官治理有方。三岛,传说中的海上三座仙山,即方丈、蓬莱、瀛州。晋孙绰《游天台山赋》:“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唐代诗人常以海上三仙山比喻天台山。台州因天台山而得名,故古人常以天台指代台州。

  李敬方《登天姥》:“天姥三重岭,危途绕峻溪。水喧无昼夜,云暗失东西。问路音难辨,通樵迹易迷。依稀日将午,何处一声鸡。”

  这是李敬方作为台州刺史对辖区内天姥山的一次实地巡察。天姥,天台县境内之山,三重岭:笔者实地考察,现据天台当地山民介绍天姥山最高峰为拨云尖,其次为大尖,再次为细尖。危途,险路,天姥山上羊肠小道陡峭。峻溪,山险流急之溪。云暗,指云雾笼罩,天色阴沉。失东西,迷失方向。音难辨,李敬方原籍山西人,难辨天姥山当地山民方言。“通樵”句:谓砍柴人走的路很容易让陌生人迷路。依稀,仿佛觉得。日将午,天日大概是中午。因在山中攀登,听鸡鸣判断时间。

  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许浑《早发天台中岩寺度关岭次天姥岑》:“来往天台天姥间,欲求真诀驻衰颜。”拾得《故林又斩新》:“天姥峡关岭,通同次海津。”上述这些诗将天姥山坐落方位写得非常明白:天台天姥山西连关岭,东望天台山主峰华顶,南望天台县城北郊的赤城山,北面下临剡县路,仰望宛在天表。斗转星移,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道水,天姥无二更无三,天姥岿然仍在旧地,天姥无语见证古今。“天台天姥岑”则是唐代诗人写下的千古诗史,更是千古定论,天姥山的归属真相终于大白于天下。

稿源:   编辑:郑鸿秉   责任编辑: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