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人文综述

已不古怪的古怪岭

2018年10月10日 09:49  www.ttxw.cn   [ ][打印
图文/火山
  有一天,朋友打来电话,故弄玄虚地说,我们去走古怪岭。我真不知道什么古怪岭,莫非是公界岭的谐音?公界岭,我去过。果然是。应该说,古怪岭的谐音是公界岭。我一直以为,公界岭大概是因位于某两个地域的分界线上而命名的。在桐柏水库尾巴的竹园村,我们向四五位村民打听,他们众口一词“古怪岭”,没有一位说成“公界岭”。对于大脑中储存着“公界岭”三个字的我,听起来倒真有些稀奇古怪,看来“古怪”二字是铁定的事实。之所以叫古怪岭,说法也大同小异:这岭由许多梯级一般上升的山冈组成,行人由下往上,看着前方的山冈,以为上了山冈就到顶了;没想到,到了山冈,前方又是往上升的山岭;就这样一次次上山冈,一次次以为到顶了,但实际没到顶。人们都说,这条岭真古怪,于是古怪岭就这样诞生了。至于一共有多少个这样的山冈,有人说怕有十来个吧。此岭现在仍然叫古怪岭,但位于岭旁的村庄写成了公界岭,水泥制的蓝底白字村牌就立在新天北公路边上,再上去的洞天村就属石梁镇了。

  古怪岭起步于竹园村。在村子的停车场旁,我发现有一棵柏树从一堵石墙里斜伸出来。它并不高大,树梢光秃秃的,仿佛已经干枯,只有中部才长着一些树叶。一个树疤孔像睁着一个巨大的眼睛,却空洞洞的,似乎什么也看不见。树的老干凸出一根根苍劲的棱角,仿佛得了静脉曲张的小腿肚。据说,这是一棵唐柏。更有人推断,当年高道司马承祯行走于桐柏宫与洞天宫之间,这棵柏树就在路旁不远,或许就是那个时候的产物,离现在该有1000多年了。姑且不去判定它有多大年龄,它仿佛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向我们述说着什么。

  柏树长在一个小庙的院子里。我推开庙门进去,院落甚小,院墙由乱石块垒成。村子的房子与小庙一样,就地取材,普遍是石墙。如果你再仔细去区分,有的石墙由自然形态的乱石垒成,有的由大块石头剖裂而成的方石垒砌。村子中有一个四合院,鹅卵石铺就的天井完好无损。中堂六扇大门,门扇中腰镶着雕有各种戏文人物图案的木板,最上部是镂空的波浪形花饰图案,这些似乎告诉着我们它颇有些年代了。院子里现在还住着的一位老人也说不清房子的建造时间,依建筑形式来看估计应该是明清年间。

  朝村后望去,在翠绿的山荫中,时不时地露出几块花岗岩巨石。其中,中间的一个山峰,八、九根长条岩石攒聚在一起,与树木柴草互相配合。听说,这是围绕桐柏的九个山峰之一的香琳峰。我不知道这“香琳”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典出何处。香为好气味,琳为美玉,用“香”与“琳”命名,来形容时不时露出花岗岩的山峰有些不太合适。

  村后的那一条小山坑叫大下坑,很小,宽不过几米。坑陡水流少,在坑中行走就是在石块中攀爬。偶尔眼前也会出现一条小瀑布,很不起眼,往往被我们忽略了。但也有出现奇迹的时候——坑的左侧山上有一块壁立的山崖,高宽各十来米,横向一条大的裂纹,加上其他许多不规则的小裂纹和水流纹,颜色或泛红或铁黑,深浅不一。它们不同的组合幻化成各种不同的图案,或像一头大象;或像一匹骏马,急速奔驰;或似一只猴子在岩石下躲避着风雨,托腮望着远方……我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们爬上一块岩板,抬头忽见一根石柱独立在山谷中。当我们来到石柱之下发现,这里两侧崖壁直上直下,如打开的一个门洞。“洞天石扉,訇然中开”,仿佛李白写的就是眼前之景。据说这里就是香琳峡了。香琳峡是大下坑中山势最险峻的一段。两侧山崖五、六十米高,在坑里往外望,蓝天白云在青山白石中隐现,不知为什么,我们的心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古怪岭最初的一段在村后坑边,顺山势而上。路两边是庄稼地,有的种着蔬菜,但大多荒芜了,长满杂草。当岭渐离坑边,往右转时,村里宣传资料上说的千年古道的模样才显现出来。台阶的中间是排列整齐的半米长的乱石,如一条粗线往上延伸,两旁再砌上几块小石头,路两侧稍低,可以流畅地排水。路上的石块被行人的脚印和千年的岁月磨光了棱角,两旁的草木增加了古道的沧桑感。我本来对所谓的千年古道还是有所怀疑的,但想想盛唐时候的司马承祯,据说他就在这方圆三五里的桐柏宫和洞天宫中出入,也就释然了。说实在的,古怪岭并不宽阔。我老家所在的大岭,横宽好几米,过去骑马坐轿,通行无阻。换个角度思考,或许古道的狭窄,正是说明它的古老,因为越古老越被各种自然条件和生活条件所限。但行人并不太多大概也是一个事实,应该算不上什么交通要道。

  古怪岭不陡峭,我们行走起来也很轻松,连同玩赏拍照,十来分钟,就到了标有七星岩指路牌的地方,箭头指向右侧的荒芜田地。所谓七星岩,就是一块横卧的巨石,长七八米,靠路的一段,被人横着从中间凿了一排小孔,很显然有人想把它剖开做建房砌墙的石料,像那些被村民认为很可惜的破坏消失了的岩石一样。从外侧远处看,活像一尊侧卧的罗汉,盖着一条厚厚的被子,但似乎穷困潦倒,隐藏起心中的佛性,让世人费尽猜测。走近了头部看,凹陷部分又各具人形,大多身段苗条,丰姿绰约,似乎真是一位位仙女飘飘然落于凡间。

  泗洲堂位于距竹园村一里来路的道中,七星岩再上几十米。佛堂三开间,两侧各有善男信女的生活用房数间。堂前是一个平坦的场地,堂后有一棵松树覆盖其上,老干虬枝,颇具历史感。

  从泗洲堂上去几十米就是被称为古怪岭的第一个古怪山冈。确实,在村子里,我们看到这个山冈,以为就是山顶,甚至到了泗洲堂,以为山顶就在眼前了。公界岭村就在左边不远处的山窝里。竹林掩映,房屋错落有致,在绿色中若隐若现。目光穿过新天北公路,落在路边的山坡上。那儿曾经是田地,但现在也已荒芜。荒芜的田地中,一条山道蜿蜒着往上升,那是又一段古怪路段的开始。

  从竹园村到新天北路,常有人走,古道几乎就是原貌,只是两侧多了些许荒草。过了新天北线,古道上已经很少有人行走。在田地中穿行的一段,荒草虽遍布古道,但走起来还比较顺利。而过了田地进入山中,两侧的柴草树木低矮,蜘蛛网常常封锁着路面,不得不折了树枝撩拨。中间有一段,二三十米长,两侧的树木成林了,古道又显出了它的本来面目。可过了这一段,天空突然变得明亮,树木退出头顶,往两侧萎缩,路面上就全是茅草了。大约一里来路,就到了山冈上。过了这条山冈,又是庄稼地。路穿过庄稼地渐次下行,路面没有石头铺砌的痕迹,直至接上老天北公路。我以为,在这里古怪岭应该与金地岭上来的古道汇合,爬上寒风阙往龙皇堂。如果再算上寒风阙,我也只找到三段“古怪”山冈。或许,其他的一些山冈完全被树木遮挡,现在已经体会不到了。

  从竹园村至兴龙湾村仅五里路,比我想象中要短得多。古怪岭或许并不仅仅指这一段,希望以后有机会再去了解。通了公路之后,走古怪岭上龙皇堂已经极少了。而古怪岭也失去了古怪的味道,已不再古怪了。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陈夏婷   责任编辑:陈夏婷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