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人文综述

驾诗踏月寒山顶

2018年09月12日 10:36  www.ttxw.cn   [ ][打印

文/胡明刚

王哲人  摄

 

我打算在寒岩顶上漫步,读中国“游圣”徐霞客的游记,发现他也是从寒岩走向明岩的,但他没有在寒岩顶上行走过。徐霞客是名副其实的驴友,行走的时候能忍饥数日,遇食即饱,徒步行走几百天,不知疲倦,而攀登绝壁犹如猿猱,尤为敏捷。徐霞客本是修道成仙之人,徒步也是修仙的方式。他到天台山驴行,更多与寒山子有关。

徐霞客的天台行旅源于朋友陈函辉的介绍,陈函辉字木叔,号小寒山子,临海人。世传陈函辉出生时,其母梦见寒山子至其家而产,故称小寒山。因此,陈函辉就把自己当作唐寒山子的化身,以寒山子自居。有一年,他去了一趟寒岩寺,写了一首诗:“寒山古洞寒山游,今日寒山认得否?应以旧身来旧地,孤臣归去白云留。”颇有“前度刘郎今又来”之意。徐霞客与陈函辉交情深厚,徐霞客患病回到故里,去世前几天写信给陈函辉,说“寒山无忘灶下”,陈函辉接信后立即去徐霞客家,可惜徐霞客已经仙逝。有人说,寒山子是驴友,徐霞客也是驴友,与我徒步的是同一条道路。

在寒石山的山脚行走,仰望石峰如削,岩石突兀,摇摇欲坠,时时惊险,处处摄魂。但是到了寒岩顶上却是一片仙域桃源。据说,“寒山修炼场”位于“寒岩夕照”上方的悬崖,那里有一片宽阔的崖壁,边上有一凹进的静修地,一股细细的流水飞泄而下,溅在悬崖下的岩石上,夕阳西照,便有了“寒山夕照”美景。那种“云山叠叠连天碧,路僻林深无客游。远望孤蟾明皎皎,近闻群鸟语啾啾。老夫独坐栖青嶂,少室闲居任白头。”的意境,岂是常人能体会得到。

十里铁甲龙东西方向蜿蜒。当地村民说,龙首是在寒岩,龙尾是在明岩。我去寒岩顶上,就从一个通天洞钻出来,所谓的通天洞,就是直通寒岩山顶的通道,这个洞不是很高,是几块石头天然叠起来,需要我们弯腰从下面的空隙中钻上来,一抬头十里铁甲龙就匍匐在我的身下了,近处就是展旗峰,细细看去,仿佛一面猎猎风中舒展的旗帜。站在岩背上,我想象寒山子曾经向往的安详日子,诗礼传家,渔樵耕读,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如愿以偿,他注定是个漂泊者,想到自己才不尽用,明珠暗投犹如“天生百尺树,剪作长条木。可惜栋梁材,抛之在幽谷。”他为自己的贫困生活叹息,“吁嗟贫复病,为人绝友亲”。而在寒山一带,寒山子在岩穴中栖身,与大自然为伍,渴饮眼泉,饥餐山果,濯足清流之畔,端坐于崖端之上,显得那么逍遥:“吾家好隐沦,居处绝嚣尘。践草成三径,瞻云作四邻。助歌声有鸟,问法语无人。今日娑婆树,几年为一春。”

寒山子与我一样在寒山顶上行走,即使是衣衫破敝,以桦皮为冠,破裘为衣,尽管贫困潦倒,但活得安闲自在,无忧无虑,乐享天年。正所谓:“一住寒山万事休,更无杂念挂心头。”寒山子老说自己是一个痴人:“忆得二十年,徐步国清归。国清寺中人,尽道寒山痴。痴人何用疑,疑不解寻思。……有人来骂我,分明了了知。虽然不应对,却是得便宜。”“时人见寒山,各谓是疯癫。貌不起人目,身唯布裘缠。我语他不会,他语我不言。为报往来者,可来向寒山。”我想,痴也是一种境界,只不过常人不理解罢了。他心性自由,逍遥自在,他把自己当成仙人一样:“有一餐霞子,其居讳俗游。论时实萧爽,在夏亦如秋……其中半日坐,忘却百年愁。”据说他在寒岩一带活了七十多年,终老于此。这也是生命艺术的奇迹。

坐在山顶的岩石上,山风徐来。我翻开随身所带的寒山诗,感受寒山子的日常点滴。“欲得安身处,寒山可长保。微风吹幽松,近听声愈好。下有斑白人,喃喃读黄老。十年归不得,忘却旧时道。”这真是人与自然合一,物我两忘了。其实,寒山顶上是很平坦的,但许多人还是沿着悬崖的边缘走,觉得很刺激,我坐在崖石上,忽然想起一幅四睡图,寒山、拾得、丰干还有一头老虎,睡在崖端之上,远山隐隐,泉水泠泠,明月皎皎,别有一番情趣。据说,寒山子一生创作诗歌六百首,流传下来三百多首。但寒山子说自己的诗句不被人理解,被弃如敝履:“多少天台人,不识寒山子。莫知真意度,唤作闲言语。”诗歌也需要人欣赏,文学和朋友都需要知己。

寒山顶上自东往西,有一个特别的天池,常年不涸。清澈见底,一般人是体会不到的,转而北行,就到龙须洞的上方,一条瀑布在此飞流直下,我们看不到它究竟落在何处。有人在上面挖了石阶,一直通到龙须洞的顶部。我从山顶上走到天池的旁边,远处就是张家桐村,一棵孤树卓立在孤崖之上。

寒山子想得很透彻,也很旷达,他不再牢骚满腹,因为寒石山给他一种精神的依傍,引领他进入最高境界。他的身心与云水明月融为一体。寒山诗中经常出现云和月的意象,这是我在山顶上见到的高邈境界:“寒山唯白云,寂寂绝埃尘。草座山家有,孤灯明月轮。”他又说:“谈玄月明夜,探理日临晨。”“独坐无人知,孤月照寒泉。泉中且无月,月自在青天。”他以明月自况:“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重岩中,足清风。扇不摇,凉气通。明月照,白云笼。独自坐,一老翁。”寒山子已经在一定的高度上看人生,就和我们在寒岩顶上读诗论禅一样。

我往东走了一段路,看到一处黄茶基地,据说,这寒山顶上的黄茶是有人投资种植出来的。他后来看见一本杂志上天台黄茶的记载,便四处寻访,终于在寒山隐居洞的附近发现了几棵野茶,进行繁殖,从而大面积种植,“天台黄茶则是以黄化茶树这一珍稀树种的芽叶来生产黄茶的。”“天台黄茶是茶叶自然变异、黄化的珍稀品种,这在唐朝就有文字记载,被当做贡品进献给皇家享用。”这寒山黄茶也成为天台茶的一个名片。

我在寒山诗中没有看到他饮茶的诗句,但在民国时黄泽的《古佛画谱》中看到一幅寒山拾得的烹茶图,他们在风炉上添柴,拿着芭蕉扇在扇火。风炉上放着一壶茶,很有生活悠闲宁静的情趣。在山顶上喝茶、赏月、写诗,是寒山拾得的一种福分,也是我们应该享受的福分,寒岩顶上种茶的人是有福分的。茶园里面有几间小屋可供品茶,我想起寒山子许多野趣的生活细节,在他的诗歌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寒山子生前籍籍无名,但是死后声名逐渐显赫,对后世的隐逸文化影响极为深远。我们只要提到浙东唐诗之路与和合圣地,寒山子和他的隐居地是绕不过的一个话题。沿着浙东唐诗之路一直登临天台山的诗人,如元稹、张祜、许浑等,都曾深受寒山子诗歌的熏陶,有的人甚至直接来拜谒寒山子的隐居地,五代以后来的人就更多了,他们都拜谒国清讲寺和寒明岩。

坐在寒山茶园的屋前,纵览寒山子诸多诗作,我们找到许多天台的地名如石梁、华顶、寒岩等,诗歌把这些散落的地名穿成美好的珠链。寒山诗题材广阔,通俗幽默,为百姓所喜欢,很适合大众心理需求,思想深邃,却介于佛道之间,诗情恣肆,无所拘束,灵性得到极大的张扬。尽管寒石山峭冷非常,但寒山子的知音并不寡,至今,寒山诗仍然被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所吟咏。

再往东行,我看到明岩的全景。我看见那个金属塔,也就是陈熙和陈兵香所考证的那个寒山子墓塔,我翻开手头两本比尔·波特的书,一本是《江南之旅》,一本是《寻人不遇》,对照这实景一一细读,我感知到穿越国度和大洋的艺术共鸣。比尔·波特在《江南之旅》中写到天台山国清讲寺的丰干,清晰地记起“随意”两个字,我想,拾得是丰干随意带来的孤儿,而老虎也是丰干随意骑的,寒山诗歌是随意写出来的,他们随意烧饭扫地,随意嬉笑怒骂,写出来的才是真性情的诗歌。

比尔·波特也专门去了寒岩明岩好几次。他去时,寒岩洞里砖砌的房子还在,现在早就没有了。可惜《江南之旅》一书写寒岩明岩的寥寥几笔,着墨不多,但他的《寻人不遇》就把寒山、拾得、丰干写了专门一章,作为结束。在比尔·波特的书里,我知道那个寒山子的墓塔是铝做的,他说寒山子会喜欢这个铝塔的,我不知道他喜欢的理由是什么,我觉得寒山子是什么塔都不要的人。

在书的最后,比尔·波特举行了一个别致的祭奠寒山子的仪式。他拿出个空酒杯,不倒酒,让名叫罗宾的朋友打开笔记本电脑,为寒山子播放美国西部乡村歌曲《听风》,还有翻译过寒山子诗歌的加里·斯耐德的《危险的山峰》,比尔·波特朗诵诗歌的声音和听风的音乐还有远处的钟声响成一片,这是最和合的境地。比尔·波特最早是从寒山诗出发,最后还是从寒山诗归来。读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寒石山与寒山子中“寒”字的真正含义。如同“空”一样,它是孤独,它是凄清,也是踏实安详的幸福与平静。

沿着寒山行走一周,山中有无限的清风明月白云,有灵秀的清泉幽林,还有孤月一般寒明的诗情画意,足以让我流连忘返,沉迷其中了。

茶禅一味  摄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刘程程   责任编辑: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