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浙东唐诗之路上的天台山

2018年08月08日 09:22  www.ttxw.cn   [ ][打印

  文/王典宇  图/听风看雨

  1

  中国是诗歌的国度,在诗歌的国度里,唐诗是最烂漫的花朵。

  浙东唐诗之路作为一条文化古道,从钱塘江南岸的渡口西兴到天台山主峰华顶,不过区区190公里。钱塘江为古代吴越两国的界河,西陵(今杭州市滨江区西兴)在钱塘江南岸,唐时属越州。由浙东运河西段、镜湖水道、曹娥江,溯剡溪而上,折入新昌江,经新昌的黄坛、上海,在天台的大竹园舍筏登岸,攀历天台山,构成总长约190公里的唐诗之路。这是水路,起点在钱塘江南岸的西陵,终点在剡溪的发源地天台山。

  唐代诗人游浙东以水路为主,水尽则登山而歌。唐诗之路主要路段是水路。水路是唐诗之路的主干线,诗人李白二度入天台,即取道于此。

  除了水路,还有陆路。行到水穷处,就得舍舟登岸。舟行至石牛镇(今新昌县城),诗人们舍舟寻路,望东进发,登上会墅岭,经斑竹、淡水、王渡,循关岭入天台。陆路的路线并不长,只是其中一段,它和剡溪水道相接,才称得上一条完整的线路。这段陆路,游历过天台山的人差不多都走过,李白与孟浩然游历天台山后,都由此踏上归程。

  2

  编纂于清代初年的《全唐诗》,共收录2500多位诗人的诗作,其中到过浙东唐诗之路的诗人就有450多位,其中本地诗人60多位,写于浙东或有关浙东的有1500多首。

  在到过浙东的450多位诗人中,其中300多人到过天台,在涉及浙东的1500多篇诗作中,写天台的达到1200多首,占到唐诗之路诗篇的80%。以唐代疆域之广,却有那么多诗人,垂青于天台这块弹丸之地,天台在唐诗之路上影响之大、作用之巨、地位之重无可替代,天台顺理成章成为唐诗之路的目的地,毋庸置疑。

  作为目的地,李白曾二度入天台访道问仙,孟浩然访友览山,逗留天台半年余,杜甫、刘禹锡等诗人都在青年时代漫游天台,元稹与李绅的天台行旅则缘于宦游,而司马承祯、寒山等人寓居天台数十年,拾得、丰干还是天台本地人。他们吟诵歌赋,唱和赠答,为天台这片神奇的土地留下大量诗篇。

  3

  名山不可无仙,五岳如此,天台亦然。

  东汉明帝永平五年,浙东大地上发生了一件影响深远的事,那年春夏之交,剡县的刘晨与阮肇入天台山采药,在桃源遇上二位仙女,并缔结了美好的仙凡姻缘。刘阮遇仙地桃源,位于白鹤镇上宝相村后的山谷中,溪水淙淙,瀑布飞挂,桃林夹岸,映带其间,景色美丽。那里至今留有仙女石、迷仙坞、桃源洞、惆怅溪、采药径等遗迹。

  刘阮遇仙的故事,最早见载于南朝宋宗室刘义庆集门客所撰的《幽明录》中。从东汉到唐代,长时间的流传,人们耳熟能详,扩大了故事的魅力,在盛行慕仙学道的唐代,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诗人们对遇仙地天台山向往至极,欲睹为快。与白居易并称“元白”的诗人元稹,他巡游天台山,最向往的游览之地就是桃源。以游仙诗闻名于世的晚唐诗人曹唐,对桃源之钟爱无以复加,他曾以桃源为题作《拟桃源五首》。

  4

  唐代不仅有浓厚的崇道政治氛围,还在全国各地兴建了大量道观。全国各地的道教都兴盛起来了,最兴最盛的莫过于古越之地的天台。

  天台多秀美林泉,幽奇洞窟,东晋南北朝以来,豪门士族与名士高道纷纷避地天台,遨游山川,天台成为修真习道的热土。桐柏山有玉霄、紫霄、翠微等九峰,世人历来推崇其为不死之福乡,养真之灵境。山上终日祥云缥缈,霞光笼罩,灵气映人,一派仙家气象。天台仙山之名,即由此而来。习道之人将洞天福地视为其中有众仙居住,可以直达上天,并将洞天福地作为建宫立观、精勤修行之所。天台所拥有的洞天福地数量之众,天下无双。赤城山玉京洞为十大洞天的第六洞天,桐柏金庭位列三十六小洞天的二十七洞天,在七十二福地中,北山灵墟排十四,司马悔山则居六十。

  五岳名山,都是真仙治所,道教名山桐柏山为右弼真人王乔所治。

  王乔是周灵王的太子,曾从天台山道士浮丘公学《石精金光藏景录神》之法,后驾白鹤于缑氏山巅飞升登仙,受封为“右弼王领五岳司侍帝晨”,号“桐柏真人”,负责治理桐柏金庭洞天,兼掌管吴越水旱,成为天台山的主神。

  天台不仅多洞天福地,天台的宫观数量与规模,同样蔚为壮观。仅桐柏一山,就建有桐柏宫、法轮院、鸣鹤观、福圣观等多座,桐柏宫经唐睿宗景云二年重建,规模空前,足以容纳千众。东西南北纵横数百步,观内有黄云堂、元辰坛;元辰坛东边是炼形室,南边为凤轸台,西边作朝真坛、北边建龙章阁;钟楼下有葛仙翁炼丹井、炼丹灶;又有上清阁、众妙台、道寮等一应诸殿。东西数百步,建有各类殿宇十多幢。天台仙山,由此驰名。唐玄宗言及天台,称“葛氏之天台”。

  另外这里还有许多高道真人隐修其间,可求仙问道,开启别样人生的法门,可交游结识,获得举荐,走向仕途的辉煌,令唐代诗人趋之若鹜。孟浩然、李白、刘禹锡、元稹、陆龟蒙、皮日休等莫不如此。

  5

  天台既为仙山,亦为佛国。

  佛教在两汉之交传入我国,天台是佛教传入较早的地区之一。东汉时,天台就有佛踪僧迹,汉末,石桥既建精舍。三国东吴赤乌年间,天台建有清化寺、翠屏寺、回峦庵诸寺。东晋敦煌高僧昙猷来天台修习禅定,在赤城山紫云洞垒石接水,构建禅房,后就地创建中岩寺。昙猷又在石桥山石桥旁悬崖下卓石桥庵,后建方广寺,还在万年山八峰间拔茅搭篷,草创万年寺。

  而天台山成为佛教名山,则缘于智者大师与天台宗。

  天台宗,又称法华宗,天台宗创立于陈隋之际,是中国佛教第一个宗派,是八大宗中唯一一个以地名命名的佛教宗派,因创始人智者大师常住天台山修行得道而得名。国清讲寺是天台宗的发祥地与祖庭。

  唐代时,天台佛教兴盛,弘传天台宗的寺院有国清讲寺、修禅寺、佛陇寺、高明寺、华顶寺、真觉寺、龙山寺等。禅宗自唐代中叶传入天台,在天台山也有很大发展,万年山八峰环抱中的万年寺,建有五百罗汉殿。日僧来寺求法,其禅学思想漂洋过海,万年寺遂成日本禅宗的祖庭。唐代诗人游历天台山,定然亲临寺院,在唐代描述天台的诗篇中,与寺院僧侣相关的诗篇占到了很大比例。

  6

  魏晋风骨与名士风流,引领着唐代的时尚。

  西晋末年,爆发了“八王之乱”,晋室的统治力量大减,原居漠北的少数民族纷纷入侵,洛阳、中原一带的皇室贵族、大户人家纷纷南迁。北人南迁不仅带来先进的生产技术,也带来了黄河流域发达的中原文化,这种文化与浙东地区的文化相结合,迸发出灿烂的火花,于数百年间形成了人文荟萃之地。南迁的王谢等士族与浙东地区的本地士人一起,组成了一个连续200余年的文人集团,这个集团的人物各有建树,在哲学、历史、文学、艺术等各方面都达到了全国领先水平,在当时形成了一场文化盛宴。王羲之因为崇高的书法艺术地位,后人尊为“书圣”,谢灵运开创了中国山水诗创作的先河。谢安隐居东山、王羲之兰亭修禊、谢灵运伐木开径,名士风流,为人处世所显露出的汉魏风骨,在当时被视为时尚,对唐代诗人的价值取向产生了积极的导向。更重要的是,天台是谢灵运、王羲之、孙绰等名士生活与创作活动的故地,他们的诗文画作中描绘天台旖旎山水与各种动人的故事,对唐代诗人具有极大的吸引力。

  文/王典宇图/裴斐

  7

  汉代已经开始出现描绘天台山的艺术作品,三国时期东吴葛玄的《登天台山》便是其中之一,但让天台山闻名天下的,却是东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

  晋室南迁建康(今南京)之后,避乱到江南的士大夫,把崇尚老庄和清淡之风带到江南,并加以发展,此风波及诗歌,便催生了文学史上盛极一时的玄言诗,孙绰被文史家誉为玄言诗大师和一代文宗。

  孙绰,少年时就博学善文,曾历官章安令、廷尉卿等职。他擅书法,文采冠绝,喜爱游山玩水,是当时的文坛领袖。他担任章安(今临海市)令,上任伊始,因慕天台山水富丽,仙灵奇异,他即随带小厮一名,泛舟灵江,溯始丰溪而上,两岸青山排跶,让他应接不暇。盎然意兴中,他不顾“披荒榛之蒙茏,陟峭崿之峥嵘”,饱览了当时人迹罕至的天台山,自此,钟灵毓秀的天台山,就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不去,常常想再去游历一番。后来一位画家画了一幅《天台山图》,又勾起了他再次登临的幽思,苦于公务繁忙,没有成行,只得对图,作下了《游天台山赋》这篇杰作,以寄托神游之思。

  他将天台山与蓬莱仙山相比,盛赞天台山“峻极之状、嘉祥之美”,竟能“穷山海之瑰富,尽人神之壮丽”,天台山之“山岳之神秀”,完全可以与五岳媲美,另列为“台岳”,当之无愧。

  孙绰以纪游的形式,在文中,对景物进行了生动描绘。“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寥寥十余字,就把赤城山与桐柏瀑布这天台山“二大奇观”,形象鲜明地展示给读者。“双阙云竦以夹路,琼台中天而悬居”,更是把桐柏山与百丈坑一带的雄奇壮丽,以粗犷的笔触传神地勾勒出来。孙绰使自然景物成为诗歌艺术中一个独立的审美对象,促进了山水诗的发展,通篇虚实结合,自然与幻境交融,创造了一种神奇灵秀的仙佛境界。在用韵上,一景一韵,韵随景转,条理明晰,富有音韵美,备受后世山水诗赋所推崇。时至今日,当人们重读那些佳句,仍赞不绝口。

  写成之后,孙绰给友人范荣期诵读时,颇为自得地称:“卿试掷地,当作金石声”。“掷地有声”这一成语,由此而来。

  大江南北,人们争相传诵《游天台山赋》,让天台山晋身名山大川之列。唐代许多诗人因此赋而向往天台山,他们在描绘天台山的诗作中,对《游天台山赋》中的意境,多有化用。

  8

  临海郡与会稽郡毗邻,东晋以前,苦于天台山、大盘山难以逾越,两郡之间并无陆路相通。刘宋永初三年,谢灵运离京绕道始宁,赴永嘉太守任,不得不从杭州湾浮槎出海。

  东晋元嘉六年,一个秋日的午后,已经减弱的阳光给斑竹山抹上了金辉,山谷间溪水潺潺,从溪岸的岩石上,突然“訇”的一声,放下一根新砍的没有去皮的树木,树林中出来几个佃户模样的人,七手八脚将树木架在水面上,紧接着更多的树木从岩石上落下,人声嘈杂起来,人们搬运石头,堆砌成路基,放上新砍的木料,用藤条缠住,不一会,溪上出现了一座简易木桥。

  搭好木桥后,一群分散在林中休息的官宦儒生,在仆人的簇拥下纷纷走了出来,有人牵着马,有人挑着担,马趟水中,人行桥上。官宦儒生们交头接耳,边走边讨论,不时有官宦伸手指点着山中的地形,有仆人按儒生的要求,刨开山坡的泥土,测量土壤的肥沃贫瘠。挖土声、马蹄声、伐木声、讨论声响成一片。

  风中传来马蹄声,这时有人骑着一匹棕红色的高头大马,从林中缓步走出。人群见状避开一边,骑在马上的人戴着高帽,脚穿一双特制的木屐,虽已四十开外,但仪表堂堂。因为天姥山区岩石遍布,山坡陡峭,土地贫瘠,并不适宜开垦种植,眼看此行无果,他正坐在马上手握缰绳愁眉不展。路边的人群是他的朋友、门生、仆人与佃户,穿过人群的时候,他提起马鞭,指了指前面山坳,说:“诸位溯溪而行,至山腰处,不妨多砍树挖土,若无沃土,就此作罢。”

  旁边有人应声:“是,侯爷。”

  新铺的路面有些蓬松,马脚滑了一下,他急忙收住缰绳停住马,从马背上下来,对身边的仆人说:“本侯欲一睹天姥秀色,有此意者,愿偕。”

  牵马说话的人是谢灵运。南北朝时期著名诗人,他将山水诗从玄言诗独立出来,开创了山水诗的先河。谢灵运是淝水之战中东晋名将谢玄之孙,袭封康乐公,担任过永嘉太守、临川内史等职。谢家在始宁(今嵊州三界)有块食邑二千户的封地。经过二代人的经营,始宁庄园不断扩大,地产遍布嵊县各地。元嘉五年,仕途受阻的谢灵运赋闲在家,他喜欢园林,期间修营始宁别业与石壁精舍,尽幽居之美,摒尘世之忧。他喜作山泽之游,制作一种上山去前屐,下山去后屐的特制木屐,剡中一带的山山水水踏了个遍。他以文会友,诗赋唱和,同时经营始宁庄园。因为庄园规模不断扩大,他不得不四处求田问舍,这次他带着由朋友、门生、僮仆、佃户组成的200多人的队伍,上天姥山的深山老林里伐木开径,就是为多置田拓地。

  谢灵运没有想到的是,他率众开辟的这条通向临海郡的道路,使得会稽与临海两郡的陆路从此得以贯通,日后被称为谢公道,成为两郡陆路的驿道。

  到了唐代,谢公道更是唐诗之路重要的一段。越州陆路贯通台州,天台佛国仙山,神秘的面纱就此撩开。

  9

  在唐代诗人心目中,东南部的山水是我国最美的风景,而东南部的美景则以越地为最。天台山水符合唐人的审美标准,在越地的山水中具有突出的重要地位。

  天台山钟灵毓秀,造化鬼斧神工。天台山高一万八千丈,山有八重,如张大帆。云锦杜鹃花开如海,蔚为壮观。花岗岩天生桥下,飞瀑迸溅,享有第一奇观盛誉。丹霞地貌赤城山,洞窟幽奇,山色微赤,平地拔起,远望如城。琼台双阙,碧玉连环,悬居中空。天台山大瀑布,九级层叠,是孙兴公所言“瀑布飞流以界道”之所在。寒明二岩,屏岩耸峙,峭壁如城垣,从南到北绵亘十余里。

  孙兴公以天台山岳神秀,瑰富壮丽,当为台岳。在潘耒的眼中,“台山能有诸山之美,而诸山不能尽台山之奇。”唐代许多诗人热衷漫游,寄情山水,天台的奇山异水,自然而然成为他们踏上唐诗之路的目的地。

  10

  天台山水神秀,离奇的神话故事,又为优美的山水增添了丰富的精神特质。瑰丽的《游天台山赋》提高了天台山的美誉度,尽人皆知天台山之神奇。众多的仙山洞窟可以远离尘嚣,林立的道观寺院与辈出的高僧大德指引修身齐家,找到心灵归宿。便捷的水陆路交通条件,沿途能提供良好的住宿环境。诸如这般的积淀,犹如万涓成水,积跬步致千里,天台终成唐诗之路目的地。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许琼   责任编辑: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