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和合文化  >  寒山子研究

寒山子诗话

2018年05月16日 08:08  www.ttxw.cn   [ ][打印

文/蔡庆生

  在我国文学史上,寒山子以其独特的形象“桦皮为冠,布裘破敝,木屐履地”而别开生面;他的人生经历,以青年时期在北方过着富家子弟生活,三十岁后离乡别井,远遁浙东天台寒岩,终老山乡而别具一格;他的诗以抛弃含蓄与律法,用口语入诗,身后曾风行一时,也曾被正统文学忽视。在宋朝他被佛家公认为文殊菩萨再世,在元代他的诗流传到朝鲜和日本,至明代他的诗被收入《唐音统签》的《全唐诗》中,清朝皇帝雍正甚至把他与拾得封为“和合二圣”。白话文运动之际,受胡适、郑振铎等推崇。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嬉皮士运动中他被封为祖师爷,对这位无名无姓、特立独行的诗人,我们只能从他留下的诗歌中,来寻觅他神秘的点滴行踪了。

  葛昌晓/摄

  致仕梦醒空门遁迹

  寒山子诗中,提到他早年风貌的几首诗:“寻思少年日,游猎向平陵。联翩骑白马,喝兔放苍鹰。”不愁衣食的少年郎,真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关于他在隐居前的境况,也有诗:“少小带经锄,本将兄共居。缘遭他辈责,剩被自妻疏。抛绝红尘境,常游好阅书。谁能借斗水,活取辙中鱼。”由此推测,失去家族温暖,也是催生他出走的因素之一。

  那么天台寒岩又是一处怎样的洞天福地呢?直让他一生咏叹自娱,托付终身。在“四万八千丈”高的天台山西去余脉中,有一座被称为“十里铁甲龙”的陡峭山岗环绕的寒石山,山上有一洞可容百十人,洞口左右有龟蛇两岩守护,洞口竖一块丈把高平顶盘陀石,直似蒲团,正可修炼。寒山子有许多描写在这里生活的诗篇:“我向前溪照碧流,或向岩边坐盘石。心似孤云无所依,悠悠世事何须觅。”再看这首诗:“出生三十年,常游千万里。行江青草合,入塞红尘起。炼药空求仙,读书兼咏史。今日归寒山,枕流兼洗耳。”从此诗中,我们也可以知晓,他是30岁左右隐居天台寒山,这在其它诗中也有自述:“少年懒读书,三十业由未。白首始得官,不过十乡尉。不如多种黍,供此伏家费。打酒咏诗眠,百年期仿佛。”原来他曾得到过一个“十乡尉”的小官,不过为他所不屑。至此才致仕梦醒,遁迹空门。

  这里,举一个严振非考证的观点,他在《寒山子身世考》中以《北史》、《隋书》等大量史料与寒山诗相印证,指出寒山乃是隋皇室后裔杨瓒之子杨温,因遭皇室内的妒忌与排挤及佛教思想影响而遁入空门,才隐于天台山寒岩。这一发现,不知历史会不会为它坐实?

  他有一诗:“重岩我卜居,鸟道绝人迹。庭际何所有,白云抱幽石。住兹凡几年,屡见春冬易。寄语钟鼎家,虚名定无益。”在寒岩住了“凡几年”之后,寒山子渐渐适应环境,心情也日益清净,欣赏起“绝人迹”的鸟道和“抱幽石”的白云来了,同时也未忘奉劝有钱人别去追求“虚名”。他的隐居生活,浪漫自在,且看这首自述:“余家本住在天台,云路烟深绝客来。……桦巾木屐沿流步,布裘藜杖绕山回。自觉浮生幻化事,逍遥快乐实善哉。”流浪乞讨般的生活,行走于国清讲寺、后岸村之间,自得其乐,何曾觉着是受苦、受罪。

  《唐六典》记载:“吏部……以四事择其才,曰身、言、书、判。“唐代量才选官这四个标准,寒山应试后有诗:“书判全非弱,嫌身不得官。“书法和文章都还不错,可惜外貌(不知是生得矮小或者是因相貌不够端正)不合格而被淘汰。于是才有“个是何措大,时来省南院。年可三十余,曾经四五选。囊里无青蚨,箧中有黄卷。行到食店前,不敢暂回面。“的感叹。从这首诗里,显露三点讯息:一、他曾多次赴考,均落第;二、赶考后滞留京城,无颜回乡;三、最后离乡隐居的年龄当是“三十余”了。

  临老还乡物是人非

  寒山子到天台十年后,他有诗感怀:“欲得安身处,寒山可长保……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一种隐居的坦然与思念亲人的惆怅同在。

  在天台寒岩隐居了三十年之后,他回了北方家乡一次,此番行踪,感怀深切。有诗叹道:“一向寒山坐,淹留三十年。……渐减如残烛,长流似逝川。今朝对孤影,不觉泪双悬。”再看这一首:“去年春鸟鸣,此时思弟兄。今年秋菊烂,此时思发生。绿水千肠咽,黄云四面平。哀哉百年内,肠断忆咸京。”同样,这诗的思亲之痛依然浓烈,他的心仍在“空”与“实”中纠结。

  这些描写在天台生活的诗,绝大多数皆是诗化了的触景生情、言意哲思之作。如他赞颂天台山的诗:“迥耸霄汉外,云里路岧峣。瀑布千丈流,如铺练一条。下有栖心窟,横安定命桥。雄雄镇世界,天台名独超。”再如:“久住寒山凡几秋,独吟歌曲绝无忧。蓬扉不掩常幽寂,泉涌甘浆长自流。石室地炉砂鼎沸,松黄柏茗乳香瓯。饥餐一粒伽陀药,心地调和倚石头。”在这首诗里,似乎弥漫着道家气息,与寒山拾得成“和合”二仙正好可互相印证。

  寒岩终老圣迹依稀

  寒山子还乡归来后,又若干年,他有诗道:“如今七十过,力困形憔悴。恰似春日花,朝开夜落尔。”由于营养不良,也许他未老先衰了。

  隐居的生活如何?仿佛能自得其乐,不然如何能定居终生。且看他这样描写:“自乐平生道,烟萝石洞间。……有路不通世,无心孰可攀。石床孤夜坐,圆月上寒山。”这一句“无心孰可攀”大有文章,禅意空灵。他仿佛是在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寒山子有一首描绘寒岩的诗:“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它大书于寒岩脚下,如今已成了著名旅游景点的后岸村墙上,那朗朗上口、节奏鲜明的叠词,引人入胜,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另一首叠词在句末,也挺别致:“独坐常忽忽,情怀何悠悠。山腰云缦缦,谷口风飕飕。猿来树袅袅,鸟入林啾啾。时催鬓飒飒,岁尽老惆惆。”由此可见,寒山子的诗作还在传承着古体诗中的节奏、对仗、韵律等可发扬光大的传统。更令人赞叹的,他超前千余年,就冲破古诗的蜂腰、鹤膝、平仄等许多禁区,成了诗界革命的先锋。

  寒山子后期生活有诗:“老病残年百有余,面黄头白好山居。布裘拥质随缘过,岂羡人间巧样模。心神用尽为名利,百种贪婪进己躯。浮生幻化如灯烬,冢内埋身是有无。”、“昔日经行处,今复七十年。故人无来往,埋在古冢间。余今头已白,犹守片云山。为报后来子,何不读古言。”足见他活过了一百岁,这大概是可能的。他的墓在哪里?他最后的行踪又怎样?均已隐入历史,也无从考证了。1987年复,我曾考察过一座位于寒岩附近的古墓,发现只是另一位长老的圆寂处,不是寒山子的归宿地,我有《寒山脚下觅遗踪》记述其事。

  对自己的诗,寒山子是很有自信的,他不追逐时尚,不虚假,也不媚俗,而是坚持表情、表意、诗化、通俗之路。他的诗观是:“有人笑我诗,我诗合典雅。不烦郑氏笺,岂用毛公解。不恨会人稀,只为知音寡。若遣趁宫商,余病莫能罢。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他的诗内涵丰富,传达向真向善向美之音,颇多劝世文。他对人的应该自强自立、活得有尊严,也有箴言;“浪造凌霄阁,虚登百尺楼。养生仍夭命,诱读讵封侯。不用从黄口,何须厌白头。未能端似箭,且莫曲如钩。”又如:“贪人好聚财,恰如枭爱子。子大而食母,财多还害己。散之即福生,聚之即祸起。无财亦无祸,鼓翼青云里。”将钱财比喻为枭之子,警钟长鸣。

  他的治国理念是:“国以人为本,犹如树因地。地厚树扶疏,地薄树憔悴。不得露其根,枝枯子先坠。决陂以取鱼,是取一期利。”这种民本思想,在当代也该继承。

  历代不缺“明眼人”,寒山子可含笑九泉矣!他总结写诗的成果诗:“五言五百篇,七字七十九。三字二十一,都来六百首。一例书岩石,自夸云好手。若能会我诗,真是如来母。”如今,存世仅其一半,也是一种永远的痛。寒山子可谓是唐代王梵志之后在白话诗路上走得最远、成就最大、传播最广的独行客。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许琼   责任编辑: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