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和合文化  >  和合文化研究

择善相交知恩报

2018年03月14日 09:10  www.ttxw.cn   [ ][打印

——人与人的和合(四)

  文/张密珍  图/陈翥

  朋友在人的一生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也是人与人相处中最重要的关系。“友爱是人类社会生命的内在动力,爱是人获得力量的深厚源泉,是人感受生命温暖的伟大情怀(张立文《和合学》)”。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一个人有什么样的朋友,直接反映着他的为人;要了解一个人,你只要观察他的社交朋友圈就知道了,从中可以看到一个人的价值取向。

  千金易得知己难寻

  什么才是真正的朋友呢?《礼记》说“同师曰朋,同志曰友”(郑玄注《周礼·地官·大司徒》),即师承同一老师的叫“朋”,而志同道合的人则叫“友”,古人看重“道不同不相为谋”,希望有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共同学习共同探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人们需要志趣相同、意气相投的人来相互促进。“相识满天下,知音能几人?”这种意趣相投、志同道合的友谊古今中外也有不少典范。

  一代大儒朱熹曾说:“友直则闻其过,友谅则进于诚,友多闻则进于明。”虽然他自己非常博学多闻,却非常重视结交贤达、互相切磋,丰富学识。他在台州任职期间,多次到天台访贤收徒,结交良友,传扬儒教。他的高足潘时举曾写一篇《画像赞》:“洙泗源头真,竹溪开一派。酣饮五车书,仰腹茅檐晒。潜思二十年,豁然贯通快。考亭来一老,谈道两不懈。徒慨天人语,不得闻下界。安得近床下,日向老庞拜。”反映了他广交贤友、不耻下问的事迹。诗中的考亭即朱熹,竹溪则是南宋天台名士徐大受。

  徐大受出身贫苦,十二三岁就笃志攻读儒家经典,兼及诸子、释老,并擅长诗文,创竹溪书院开馆授徒,远近闻名,与之结交者络绎不绝。朱熹提举天台桐柏宫时,久闻其名,于是就独自一人到东横山寻访。路上见一背柴老者,腰间别着斧子,手里牵着黄牛,便上前作揖问路。老者道:“一径沿山去,烟村四五家。两行金线柳,一树紫荆花。壁上琴三尺,堂中书五车。门前一丛竹,便是老夫家。”朱熹暗自惊讶,依老者指点,寻路找到徐家。来到一间悬着“竹溪书院”匾额的破茅屋前。不想里面出来的竟是路上那位老叟,原来路上所遇的老者正是徐大受。

  徐大受以葱汤麦饭相待,朱熹想起路遇情景,也口吟一律:“路遇个老翁,自负薪一束。乌斤插在腰,背手牵黄犊。借问何处居,指点破茅屋。午鸡鸣短墙,麦饭方炊熟。”两人相视大笑,不亦乐乎。

  席间,朱熹提出《论语》中的“颜子三月不违仁”请教,徐大受答以杜甫《曲江》中的“一片花飞减却春,风飘万点正愁人”的诗句。朱熹拍手称好,乡间贤士真是名不虚传,两人相见恨晚,挑灯夜话,鸡鸣而息。后来还互相书信往来,探讨儒学,至今传为佳话。所谓“君子之交淡如水”,徐大受从此把自己的茅舍改为“麦饭堂”,人称“圣交堂”,至今还见证着他们一见如故、结为至交的故事。

  真正的朋友,就像烈日下的一口甘泉,可以滋润干涸的心田,就像凉爽的清风,能够涤荡尘世的浮华,像温煦的阳光填满相知的情怀,像香醇的美酒酿就醉人的诗篇。真正的朋友,在相处中能令你感到轻松、惬意、愉快,能让你感受到真实的自我,能让你获得智慧的力量。

  知恩图报情义无价

  孔子说:“有道德的人是不会孤单的,一定有志同道合的人来和他相伴;施予恩泽的人贵在不求回报,而承受恩泽的人必须心存报答感恩之情。”在苍茫的尘世,人与人之间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没有谁能够不食人间烟火,超然于世。而人的一生,会遭遇到很多人、很多事,不一样的经历,不一样的际遇,总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唯有真情永在、情义无价。古往今来,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真情故事,那些崇高的灵魂,那些感人的情义,让后人敬仰不已。

  在我县泳溪乡家湖村,有一个“张方祠堂”,祠堂前的一杆大旗上绣着一个硕大的“方”字,据说是为纪念明代忠臣方孝孺而建。

  公元1402年5月,在南京发生一起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件,方孝儒因拒绝为朱棣草拟即位诏书而被诛十族,在这场血腥的劫难中杀害873人,流放入狱充军数千人。其中一位怀着身孕的方家女子,偷偷地逃了出来。为延续方姓血脉,她翻山越岭逃到泳溪乡隐姓埋名,定居下来。后来嫁给了家湖村一位姓张的男人,男孩也姓张。丈夫家里富裕,很喜欢这个继子,待他如同亲生儿子。这位母亲临死前,向丈夫与儿子说明了真相,张姓族人敬仰方孝孺气节,一起为他保守这个秘密,并对这个孩子倍加厚爱呵护。

  男孩长大后,继父将房屋田地分给了他,成为张家唯一的继承人,担负起整个家庭的重担。在《天台亭头张氏宗谱》中曾留下这样一段:“赋性明敏,操行端正,才能出众,陈说不阿,为俗人咸钦焉。”这位本姓方的男人渐渐地老了,儿女们也都成家立业。一天,躺在病榻上的他将儿孙们叫到跟前,郑重地说,“我死了以后,坟碑上要刻‘张方’,记住,我们都是明代忠臣方孝儒的后裔,但张家对我们有养育之恩,你们在生的时候姓张,死后坟碑刻上‘张方’双姓,表示不忘张家养育之恩情,也不忘祖宗忠义之气节。”

  就这样,活着姓张,死后姓方的遗嘱,父传子,子传孙,代代相传, “活张死方”的故事因此传了下来。在村边的山上,还能看到“某某张方公之墓”的坟碑。在外人看来,整村姓张,但在村民看来,一村两姓。村民把方氏后人称为“假张”,张姓后人称为“真张”。直到今天,这个村子仍保留有两本家谱,一本张姓后人家谱,一本方姓后人家谱。直到今天,在这个村中,不管是方氏后人还是张氏后人,张方两姓和谐相处、患难与共,大家都亲如一家。

  庄严古朴的张方祠堂依然矗立,彰显着张方两姓敬宗孝祖的浓烈族风与报本追远的虔诚之心,以及张方两姓和谐相处、患难与共的深厚情谊。

  杜甫有诗云:“常拟报一饭,况怀辞大臣”。恩情难忘、情义无价,我们要懂得珍惜情谊,更要懂得知恩图报。

  鲁宣公二年,宣子在首阳山(今山西省永济县东南)打猎,住在翳桑。他看见一人面黄肌瘦,就去询问他的病情,那人说:“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宣子就将食物送给他吃,可他却留下一半。宣子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离家已三年了,不知道家中老母是否还活着。现在离家很近,请让我把留下的食物送给她。”宣子让他把食物吃完,另外又为他准备了一篮饭和肉。后来,灵辄做了晋灵公的武士,一次,灵公想杀宣子,灵辄在搏杀中反过来抵挡晋灵公的手下,使宣子得以脱险。宣子问他为何这样做,他回答说:“我就是在翳桑的那个饿汉。”宣子再问他的姓名和居住地址时,他不告而退。为报一饭之恩,灵辄拼死救下宣子,这就是“知恩图报”最早的典故。

  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感恩是一种美德,是一种良知。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感谢国家学校培育之恩,感谢朋友的乐助知遇之恩,这样就会“兄弟和”“朋友和”“六亲和”而使“天下和”。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许琼   责任编辑: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