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探索发现

洞天:四山围绕洞中天

2017年09月20日 08:30  www.ttxw.cn   [ ][打印

■ 闲 云

  玉霄峰下,唐宋时期有一座道观,称洞天宫,现在有一座村庄,称桐天村。这是洞天村谐音而来。

  桐柏宫九峰环抱,前有女梭溪潺潺流过。玉霄峰就是九峰之一,女梭溪源自玉霄峰上的大坪岗。桐柏山被道家称为不死之福乡,养真之灵境。

  那是唐朝的一个早春,桐柏宫的众妙台上坐着一位高道,众妙台上立有一石幢,石幢上刻有《道德经》,用的是篆、隶和八分三种字体。高道默念着石幢中的文字,其实他就是石幢的书写者,这位高道就是司马承祯。他隐居天台山约四十年,自号天台白云子。他主张摒见闻、去知识、绝欲望的“主静去欲”学说。他的书法自成一体,被称为“金剪刀书”。《新桐柏宫碑颂》中称司马承祯为炼师,“闻炼师之名者,足以激励风俗,睹炼师之容者,足以脱落氛埃。”是他让桐柏宫走向鼎盛。

  一朵白云栖息在头顶,然后,慢慢地飘向前方。司马承祯走下众妙台,向白云的方向走去,出桐柏宫大门,跨过女梭溪上的花桥,沿着溪流往西北方向走去。那朵白云就一直在前方,似乎在为司马承祯引路。行至数里,为峻岭,溪中乱石相叠,水声如涛,至岭上,豁然开阔,玉霄峰高耸在远处。云就停在玉霄峰上,司马承祯坐在峰下的一块岩石上,云慢慢散去,消失在玉霄峰的松竹之中。

  唐调露二年,司马承祯在玉霄峰结茅修道,称玉霄山居。“不践名利道,始觉尘土腥。不味稻粱食,始觉精神清。”是《洗心山居》中的诗句,颇能反映出司马承祯隐居玉霄山居时的心境。玉霄山居吸引了众多从道弟子,他们也在玉霄峰下筑庐修道,遂开创天台仙派。

  叶藏质于唐咸通五年隐居于此,筑石门山居。虽然他没有留下诗句,但留下了玉霄藏。叶藏质为司马承祯四传弟子,居石门山居时,他想着在此建一座道观。咸通十三年,他为石门山居奏请赐名,唐懿宗准奏,命为玉霄宫。宫内建有钟楼和经楼各一座。钟楼的钟为禹钟,有隐文,传为越王勾践宫中的乐器,形如铎。当清澈的月光洒落在玉霄峰时,叶藏质轻轻地敲击着钟,悠扬的乐声回荡在楼外的松林间,不染一丝尘埃,如月光般透明。建玉霄宫,真正目的是为了整理道藏,此处安静,是整理道藏的佳处。经楼建成之后,叶藏质将原藏于桐柏宫藏经殿内的七百多卷道书移到了玉霄宫的经楼。之后的数年,叶藏质在经楼整理这些道书,编纂后的道书,题“上清三洞弟子叶藏质,为妣刘氏四娘造,永镇玉霄藏中”。叶藏质整理的道经称“玉霄藏”,玉霄藏约千余卷,为当时全国两大道藏之一,对道教的传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吴越王钱弘俶与桐柏宫道士朱霄外为友,受钱弘俶之召,朱霄外去钱塘讲论道经,回天台后,钱弘俶为他在玉霄宫前建三清殿,那是广顺元年(951)。五十七年之后的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玉霄宫奉旨更名为洞天宫。唐宋之际是洞天宫的鼎盛时期。石门关的山岭上,道袍飘飘,朝拜者听着女梭溪的流水声,就翻过了陡峭的山道,岭头上建有一亭,名着衣亭,朝拜者在此更衣,然后走向洞天宫。

  与叶藏质同时期的另一位高道左无泽,他并不专心于道书的研究,他更喜欢游历于山间。在他居玉霄峰的三年时间里,不食五谷,仅采摘山间的野果为食,平时也很少言语。每次游山,数十天不返,有一次,樵夫遇见他与三只虎坐在一起,悠闲自得。历史上除了众多高道修道于洞天宫,许多文人墨客在游访时,也留下了许多诗句。宋代诗人陆游曾隐居洞天宫,在此读书、采药,他称天台山为家山。在他巡察四川邛州白鹤山天台院时,写下了《玉霄阁》诗,“竹舆冲雨到天台,绿树荫中小阁开。榜作玉霄君会否?要知散吏案行来。”他将天台院榜作“玉霄”,表达了他对桐柏山上玉霄峰深切的眷恋。

  元末,社会动荡,许多道经都遭焚毁,桐柏山上的道观也走向了衰落。家居临海的王士本在明代初年,慕名桐柏仙境,筑屋于洞天宫旁的山间,他的祖居在临海巾山脚下水门街,为临海的望族。王士本迁居于洞天宫并不是来学道,而是为谋生。他在山间烧炭为生,山间有许多杂树灌木,这些是烧炭的好材料。砍下的树木放在炭窑中烧成木炭,然后,背到城里出售。空闲之余,他也会来到洞天宫,听道士说经论道。

  曾经兴盛的洞天宫,在明代也渐渐走向衰落。洞天宫更加寂静了,道士们走了,大殿也就空了下来。王氏族人在洞天宫建起了民居,岩石叠成的民居,更显山居特色。就这样洞天宫从一座道观变为了一个村庄,村庄还是沿用宫名,称洞天村,这一转变悄然无声。现村居民为王姓。

  玉霄峰下的玉霄宫现已成为村中的耕田,当年的道观遗址上,村民不时还能挖到当年建筑的构件,一块仙鹿的石刻就能给人以无限想象。民国年间,玉霄宫前的洞天宫正殿已毁,方丈楼和偏殿还在,但已破烂不堪,洞天宫早已没有道士相守。后来,方丈楼和偏殿拆了,建起了民房,洞天宫原建筑现已无存。村中的老人还能指出当年大殿和方丈楼的具体位置,现还存有山门和放生池遗址,村民称“山门头”和“山门塘”。

  当洞天宫变为洞天村后,洞天村分享了洞天宫地理位置上的所有优势,也沾染了洞天宫的仙气和灵气。村前的那条洞天岭已不见了当年道士们的身影,在新天北公路建成之前,洞天岭一直是村民们进出的道路。当年,桐柏山脚有福圣观,过桐柏岭是一块平地,这里有桐柏宫,往北,过洞天岭,又是一块平地,这里有洞天宫。

  洞天村南边有一座庙,庙为三开间,门楣上挂“洞天金庭玉霄宫”匾,庙内供奉右弼真人王乔,王乔为周灵王太子,号桐柏真人,他生而神异,幼而好道。后修仙升天为右弼,理金庭洞天,成为天台山主神。洞天村的王氏族民奉王乔为先祖,民国时期,村中有迎神习俗,每年农历七月初七,村民将桐柏真人王乔座像抬出巡游,沿途各村都设案祭拜,祈求风调雨顺,生活安康。

  洞天村背依玉霄峰,女梭溪在村东边流过,溪水清澈。村前田畴平坦开阔,全无在高岭之上的感觉。四周重峦叠嶂,松竹相拥,邃若洞天。南边有巨石对峙,人称石门,为洞天之口,至此山势陡降。两侧山势,形如狮子、白象、麒麟,故有狮子白象守水口之说,看来的确是风水宝地。石门之侧,有一条山岭,称“洞天岭”,据《天台山全记》记载:“洞天岭,在桐柏岭西北十五里。”着衣亭就建在洞天岭头,亭为八角的瓦房,为旧时朝拜者更衣之地。着衣亭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倒塌,现存有遗址。站在岭头,向南远望,桐柏水库波光粼粼,旧时的桐柏宫就淹没在水库之中,移至新址的桐柏宫尽收眼底。洞天岭陡而险,狭窄处仅一个人可过,马至此也容易翻下深壑,故此处称翻马峡。

  当年童颜轻健的司马承祯那飘逸的白发就时常隐约于洞天岭旁的翠竹间,累了就在山路的石阶上坐着,听听鸟鸣,闻闻花香。那么多的隐士高道曾走在这条山路上,感悟着生命的真相。洞天岭的终点是山顶的洞天村,它的起点是岭脚的里岙村,里岙村没有道观,但有一座庙,庙就称柏树庙。庙内一株古柏斜靠着院中的围墙,将它的主干伸展出墙外,苍劲的古柏在经历了千年的风雨之后,或许是累了,或许想看看墙外的世界。以前柏树庙有另一名称响石庙,庙后的那块巨石还在,整块岩石有大殿那么大,如用石块敲击,就会发出美妙的声音。岩石与古柏就这样一前一后簇拥着这座古庙。

  女梭溪流过洞天村之后,向南至石门,然后飞流直下,溪流乱石叠加。走在洞天岭上,只闻溪水声,女梭溪隐于山谷之中。唐代诗人方干的《石门瀑布》道出了山溪的韵味,“奔倾漱石亦喷苔,此是便随元化来。长片挂岩轻似练,远声离洞咽于雷。气含松桂千枝润,势画云霞一道开。直是银河分派落,兼闻碎滴溅天台。”水流过石门,又是平缓幽静了,过当年的桐柏宫,溪水汇入三井时,溢出的溪水直泻山崖,这就是桐柏瀑布,最后汇入三茅溪。“赤城霞起以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是孙绰《游天台山赋》中的名句,他将赤城霞和桐柏瀑布并称为天台山“二奇”。就是这条女梭溪造就了这番神奇。

  天台山的道观大都在桐柏山上,那里仙气十足。道观有兴有衰,桐柏山上的道观,或淹或毁,幸存下来的也只有鸣鹤观和琼台庙等几座。有的变迁为村庄,如洞天村。道元院变迁为前道元村和后道元村,白云寿昌观变迁为塘里村。而更多的道观就淹没在一片荒草间,比如福圣观、方瀛山居、莲峰道院等。

  洞天村四周是连绵起伏的山峦,在蓝天白云衬托下,是一片宁静的田园风光,村舍边上一个个草垛,村民将收割后的稻草系于舍边的树上,当树梢上钻出嫩绿的细芽时,金黄色的稻草依然安睡在一旁。牛在田埂上悠闲地吃着青草,等待着农耕的开始。村中的民房多为石头房,村民们从山上采来岩石,将一块块的山石垒在一起,炊烟从屋后袅袅升起。生活于绿水青山之间,享受山村的安宁,感受着玉霄峰的那分仙气。而这一切或许就来源于洞天的村名。

  道家有洞天福地说法,洞天与福地,道家谓神仙所居之地,洞天为真仙所居,福地由真人治之。如此说来,洞天村真是一块福地。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许琼   责任编辑: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