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谣传说

天台儒家传说(二十五)

2017年05月24日 08:42  www.ttxw.cn   [ ][打印

孝行动天

清朝道光年间,天台出了件因孝子的孝行感天动地,骤降大风,拔树倒屋,震惊县官,从而使冤情昭雪的奇事。

这个孝子名叫范宏瀚,天台城关人,父亲以贩米为生。范宏瀚生来就十分孝顺。小时候,每当看到父亲挑着一百多斤的重担外出,自己无力帮忙,就独自暗暗流泪。稍微长大一些,能走路了,他就跟在父亲后面,为父亲提篮提秤,不管父亲怎么赶都赶不回家。父亲有病,他就不吃不喝,流泪不止,直等父亲病癒,才开始进食。街坊邻居看到,没有一个不称赞的。

俗话说,同爸同娘不同性。他有个哥哥,名叫范宏浩,不但不孝,还是个浪荡子。交了个姓张的酒肉朋友,两人酗酒赌博,无所不为。范宏瀚的父母为此气得要死。自古以来,酒肉朋友从来没有长久的。不久,范宏浩因为一件小事和张家儿子争吵起来,从而结下冤仇。

那张家是天台城内一家巨族,加上跟县令又有亲戚关系,平时横行霸道。恶人先告状,一张状纸告到衙门,诬陷范宏浩杀人。当天,县令就差衙役前来捕捉。幸好范宏浩早料到张氏儿子心狠手辣,不肯罢休,提前一步,逃出天台城。

县令抓不到范宏浩,就把范宏瀚的父亲抓去,严刑拷打,要他交出大儿子。范宏瀚跟随父亲来到了县府大堂,跪在县令面前叩头,要求代替父亲受刑。额头叩出血来,流了一地,但狠心的县令还是不许。范宏瀚的父亲被打昏过去三次,县令还是得不到口供,只得把他关进大牢。

范宏瀚被赶出县堂,走到大街,只听两旁的人议论纷纷,都说范宏瀚的父亲凶多吉少,恐怕要替子偿命。

范宏瀚回到家中,做了点食物,来到监狱门口,跪在地上,要求看父亲一面。可是凶恶的狱吏不但不让他进去,还大声呵斥、谩骂,要他走开。范宏瀚就跪在监狱门口,呼天喊地,哭得死去活来。围观的人成千上万,挤得水泄不通。

范宏瀚从早上一直跪到下午,狱吏还是不让他进去。有人对他说:“我们穷人阳状告不成,你可以到城隍庙告阴状,恳求城隍老爷帮忙。”

于是,范宏瀚来到城隍庙,把冤情原原本本地讲述一遍,恳求城隍老爷保佑父亲,早日昭雪。

拜毕,范宏瀚又来到县前,跪在街边,面向县衙,啼哭不止,一连三天三夜。这时,城乡的百姓都知道了,日日夜夜围在他身边。百姓们一个个摇头叹息,纷纷从家中送来好粥、好饭、好菜,送来茶水,劝他吃一口,喝一口。各种食物摆满他的周围,但他只是悲哭,一粒米、一滴水也不吃。百姓们无不为他感动,咒骂县令和张家儿子。但是碍着张家的势力,没有一个敢出头的。

到了第四天早上,人们出来,只见范宏瀚已经死在街上。这年,他才17岁。

这一下,百姓愤怒了,围住县衙,要求县令出来说个明白。

听说出了人命,县令这才露出头来。为了平息民愤,验过尸后,假惺惺命令厚葬范宏瀚。

但是对范宏瀚的父亲,仍不释放, 百姓们看见站笼里的范宏瀚父亲奄奄一息,忍无可忍,挤在县衙门前,喊声震天,要求放人。

可是,县令仍然不肯。

到了中午,忽然乌云遮天,天黑得像夜晚一样,紧接着狂风大作,县衙前那两株合抱粗的大树,被拦腰折断。接着“哗啦啦”一声炸雷,从天际滚下一个火球,掉在县衙门上,大门被震得四分五裂。于此同时,张家大门的石坊也遭到雷击,炸得粉碎。

这时,县令才大惊失色,张家父子也吓得浑身发抖,全城百姓也受到惊吓,都说:“孝子动天,孝子的孝行感动天地,竟有如此之力呀!”

到了这地步,县令才颤抖抖地把范宏瀚的父亲放了,也不再追究范宏浩了。

张家的气焰从此也收敛了不少。

参考书目:金文田《国朝天台耆旧传》

曹志天    搜集整理

曹抡选写独笔鹅

清朝道光年间,天台出了个书法家,名叫曹抡选,字德辉,又字寿人,世居天台城内中书第。他不但书法、对联名噪一时,还深究医理,特别是精通儿科水痘。曾经献出巨资,供给好友赵云龙,赴湖北学习种痘方法,救活浙东一带十多个县市的病孩无数。

道光23年的一个夏天,曹抡选和好友赵云龙上华顶避暑,宿在华顶寺中。一天深夜,他像往常一样正在灯下奋笔疾书,忽然,听见窗外“轰”一声巨响。赶忙探头一看,只见庭院里红光一片,花草树木闪闪发光。曹抡选心中有些惊慌,拾起桌上砚台,朝窗外掷去。砚台刚刚落地,五光十色顿时逝去,窗外仍是原来的朦胧月色,四周非常安静,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奇了!曹抡选推开纸笔,走出屋外。借着月光一看,啊,那块砚台陷入地下半尺多深。他拿了一根树枝挖出砚台,捧回屋中,就着灯光一看,原来黑黝黝的砚台,竟然变成了晶莹闪亮的玉石。

他赶紧叫醒好友赵云龙与当家和尚。

和尚们拿着锄头,在砚台陷下的地方往下挖。挖着挖着,突然发现一块硬石板。他们扒开厚土,把石板挖出来,洗干净,原来石板上是半个鹅字。曹伦选高兴极了,与和尚们再往下挖,却怎么也找不到剩下的半块了。

曹抡选又喜欢又惋惜,摸着碑石,说:“多好的鹅字呀,龙飞凤舞,笔力千钧,只可惜剩下半块。”

赵云龙说:“曹兄,你掷砚得碑,千载有缘,凭你高超的书艺,一定能补字完璧,何必叹息呢?”

曹抡选摇摇头说:“难哪,想我曹伦选一生欣赏二王笔法,追摹数十年。仅能得其皮毛,怎敢狗尾续貂?”

方丈说:“曹公此言差矣,昔日精卫填海,夸父逐日,其狂其痴恐怕远在先生之上吧,曹公试试看吧,有志者事竟成。”说着,到方丈室取回一支大笔,递给曹抡选:“这支笔是元朝大书法家留给华顶寺的传家宝。董其昌极爱王羲之的鹅字,曾经三上天台寻找,但始终没有找到。临别之时,将此笔赠予我寺祖师,说,日后若有人找到王羲之的鹅字,就将此笔赠给他。曹公,今天这支笔终于找到主人了。”

曹抡选接过笔,心中暗暗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在这墨池旁边,苦练苦学,补全鹅字,不了此愿,绝不下山。

从此,曹抡选起五更,睡半夜,茶不思,饭不想,练了七年,终于补齐了这个鹅字。

后来,为了让更多的人能看到这块墨宝,就把它移到国清寺里。至今,还竖在国清寺西边的甬道中。

曹肖冰   搜集整理

陈翥/摄

稿源:   编辑:郑鸿秉   责任编辑: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