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慧明寺:寻僧远扣宿云关

2017年04月12日 09:26  www.ttxw.cn   [ ][打印

◇孙明辉

智者大师是何时完成《陀罗尼经》的抄录,史书上没有记载。大师圆寂后,这四卷抄经就留在了修禅寺。后来不知何故,竟流到了慧明寺。宋时,《陀罗尼经》前三卷已失,唯第四卷保留。慧明寺的元通法师,仿照智者大师手迹,重抄了第四卷,并且又将散失的前三卷补全。如今,国清寺祖师堂前的石墙上嵌有一块巨碑,上面刻着“说妙法藏”四个大字,就是元通仿照智者大师的手迹而留下来的。天台山古刹也有迁徙的,但像慧明寺这样长途旅程的迁徙却是罕见。从华顶峰到苍山西麓,直线距离也有 20 多公里。

慧明寺水井

慧明寺遗迹

据史志记载,后梁乾化元年,慧明寺初建于华顶峰,初名“慧日寺”,民间称“东峰寺”。宋治平三年,改名慧明寺,后又废。至于为何迁徙此地,何时迁徙,均无文字记载。也许华顶峰上慧明寺又一次圮废后,寺僧们决定不再在原址上重建,而是下了山,在县城东面的苍山脚选中一块地重建。明代传灯大师的《天台山方外志》中记载“更徙于此”。也就是说,在明万历年间之前,慧明寺就已经完成了寺院的迁徙。

明嘉靖年间的一个盛夏,一队府兵随着两顶轿子出了天台县城东门,大路上扬起一股尘土。过了东横岭头,眼前是一片宽广的田野。府兵和轿子穿过田间小径,来到苍山脚,翠林间是一座黄墙黑瓦的寺院。山门匾额上写着“慧明寺”。

从轿上下来两位身着官服、头戴官帽的人,一位是台州府的谭太守,还有一位是天台知县。住持双手合十将两位迎进山门,看过大殿,然后上楼喝茶。

在方丈室里,谭太守摇着纸扇,对住持说 :“听说贵寺珍藏智者大师手写的《陀罗尼经》,烦劳法师呈来欣赏。”住持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他慢慢地续完茶水,随后去了寮房。不一会,他拿出一个黄布包。黄布裹着的就是《陀罗尼经》第四卷。谭太守迫不及待地接过,目不转睛,随后,便不再放手。他突然站起身,说:“这正是智者大师真迹,我要带回府里珍藏。”住持面带难色,说:“太守大人,此乃吾慧明寺几代法师护守的镇寺之宝,大人实在是难为贫僧了。”谭太守没说什么,而是走出门,站在楼廊,摇着纸扇。知县不住地劝说住持。最后,住持说:“这卷经书一直是存放在一个樟木盒里的,既然这卷《陀罗尼经》带走了,干脆就连樟木盒一起带去吧。”知县连声说:“好。”果然,住持拿来一个樟木盒,《陀罗尼经》已经裹上黄布,放在盒中。太守双手接过,喜色溢于脸上。

轿子远去了,寺外的古樟上,知了一阵阵聒噪。方丈室里,住持两颊流汗,久久呆坐着,没说一句话。嘉靖年间这个夏天,谭太守在慧明寺索取智者大师真迹的事,在此后的天台山史志中均有记载。明代传灯大师《天台山方外志中》录:“嘉靖年间又为谭海宪取去,今所存是宋元通法师补书者。”

清康熙三十年暮春,一位操着苏州口音的中年男人在当地友人的陪同下,走进了慧明寺。他就是曾任翰林院检讨,师事顾炎武,后又遭忌罢官的潘耒。

潘耒与友人入了山门,上了楼,进了方丈室。寺院住持招呼大家坐下喝茶。潘耒与住持聊得正兴起。茶间,潘耒说能否看一眼贵寺珍藏的《陀罗尼经》。住持犹豫了一下,随后捧出一个黄布裹着的包袱。一层层打开后,是四卷的手抄本。翻开来,泛黄的纸上是一行行工整的小楷。

潘耒发现第四卷的字迹与前三卷走笔略有不同。他凑近油灯,仔细地比对着,轻轻翻着经页。渐渐地他眉眼间洋溢出欣喜,手指也微微颤抖,越看越觉得第四卷笔法精劲,神采奕奕,非凡人所书。他毕恭毕敬地将第四卷经书摆在书案上,跪下礼拜。

众人诧异,潘耒兴奋地说:“这就是智者大师手迹。当年谭太守取走的只是元通法师的仿本,这一卷才是真迹。陈隋人的真迹能留传至今,十分稀罕,何况这是数千字的经书,又是智者大师所书,既是墨宝又是法宝,难得!难得!”

难道当年的住持蒙了谭太守一回?谭太守收入囊中的,只是元通法师的仿本,并非智者大师真迹?智者大师真迹还留在慧明寺?

当夜,潘耒凑在油灯下写下了一段书跋,论证此卷为智者大师手笔。他写道:“此处当有天龙护持,见者但可顶礼赞叹,慎勿生偷夺之心也。”

翌日,潘耒离开寺院时,留下一首诗:“……观瀑深穿栖鹘岭,寻僧远扣宿云关。圣师遗迹麻笺古,闰代留神碧藓斑……”

“寺口竹木森森,莲塘蓄碧,捕鱼翠鸟,掠水低飞,足增韵致。”这是 1719 年天台文人齐周华初见慧明寺时的情景。

齐周华不仅欣赏慧明寺周边的风景,还走进大殿看古钟。这座古钟始铸于五代后晋天福年间。也就是说,这钟是慧明寺从华顶峰迁徙下来时一起运过来的。它高 1 米,直径 0.8 米,铜钟上刻着字迹,记载着这座大钟不仅是青铜所铸,还融有黄金七两,并有“永供金地寺”字样。显然这座融有黄金的铜钟,并不是为慧明寺所铸。齐周华轻轻叩了一下,声音洪亮,久久回旋。

齐周华也看到了《陀罗尼经》抄本,对于元通法师的抄本,也大为赞赏,称之“纸笔淡雅,属静养人笔墨,非寻常庸僧所得托也”。

慧明寺背枕凤凰山。寺东北是高高的苍山顶,寺前有水塘,颇为幽静。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等依山而建。出寺,西南就是平坦宽广的田畴,俗称“垟”。村庄在树丛中掩映,不足五里就是坦头镇,镇上有一条古街,逢农历二、七集市。赶集的有周边的百姓,也有从临海、三门、宁海而来的商贩,十分热闹。

建国后,慧明寺寺僧有师徒两人。年迈的叫成见,年轻的叫妙札。1954 年,成见法师圆寂,妙札将师父葬在寺东的树林间。可随后发生的事,使妙札感到茫然和无助。慧明寺的两件镇寺之宝相继离他而去。后晋天福年间的古钟,被运至当时的苍山区区公所。而历尽坎坷保存下来的《陀罗尼经》,也被送往国清寺。

“大跃进”时,寺院的斋堂成了凤山高级社的食堂。每到饭熟时,村里的老老少少便端着碗来到寺院。1961 年冬,寺前开始喧闹起来。红旗招展,人来人往。从各生产队抽调的民工挑土筑坝,建造水库。那口幽静的放生池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水面宽阔的“岙里水库”。

1968 年夏天显得特别炎热。烈日炙烤,热浪滚滚。一天,一群红卫兵喊着口号,闯进了慧明寺。随后,将天王殿、大雄宝殿里的一尊尊佛像推翻。夜深了,四周静了下来。墙脚下,虫声唧唧。妙札打开门,掌着灯,缓缓来到天王殿,又走上台阶,来到大雄宝殿。他最不愿看到的,还是呈现在眼前,断胳膊断腿的菩萨横陈散落在地上。

空荡的大殿后来成了生产队的养兔场。寺后的古樟砍了,栽上了桑树。

上世纪八十年代,各地纷纷重修寺院。慧明寺大雄宝殿因连年失修,已经摇摇欲坠。妙札法师无力整修,无奈之下,只好赶到国清寺,希望能帮助重修大殿。国清寺派人来到慧明寺,问,有寺匾吗?答:没有了,早就被红卫兵毁了。随后,就没了回音。慢慢地,大雄宝殿也被拆除了。

妙札是在 2001 年圆寂的,就葬在慧明寺对面的山上,与他师父的墓遥遥相对。

1975 年秋,整修一新的国清寺,游人如织。在寺里文物室的展柜里,四卷《陀罗尼经》赫然陈列着,这就是慧明寺保存下来的宝物。

上世纪八十年代,慧明寺的方丈楼拆除。那幢木结构带檐廊的二层小楼,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寺址上只留下一口古井。北面厢房一角,堆放着慧明寺的石柱、石础、石磨、石香炉。最大石础直径竟达半米有余。有人说,这是当年慧明寺大雄宝殿的殿础。如今只能在灿烂的阳光下,静静地仰望着天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慧明寺遗迹

稿源:天台新闻网   编辑:许琼   责任编辑: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