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古村名建

天台边界古桥趣谈(下)

2017年03月31日 11:18  www.ttxw.cn   [ ][打印
◇奚援朝

  

  光绪桥

  石门库尾官路桥

  里石门水库是一座以灌溉防洪为主,结合发电养鱼的大型水库,总库容1.99亿立方米。水库于1978年3月拦闸蓄水,在此之前,水库淹没区搬迁10多个村庄,在移民的村庄和人口中,田芯村最为特殊。

  田芯村原先位于始丰溪南岸,200多户人家的民居全部处于里石门水库的淹没区内。移民时,多数人家易地搬迁,安置在街头、雷溪、新中等乡镇,另有三分之一的居民故土难离,不愿抛弃祖宗数百年的基业。根据方便生活,有利生产,便利交通等因素规划,在原田芯村的对岸,即始丰溪北岸的水库最高水位线上方建设了新的田芯村。据村民讲,当年入住新村的有70来户,现在已发展到100余户。

  在田芯村北边数百米开外,紧靠水库岸有一座林木郁郁葱葱的山头,62省道从它旁边经过,省道东侧不远处的丛林中,掩藏着几间不新不旧的砖房,走到近前,才能看出现在还有人居住。经打听,这个地方叫阴鼠岭头。

  阴鼠岭头原是天台三十六都和三十七都的分界线,民国时期三十七都划给磐安县,岭头就成为金华府(磐安县)和台州府(天台县)的边界。早年的阴鼠岭头南边始丰溪岸边有大片沙滩地,古代被人开发利用后称为阴鼠垟。

  到过田芯村的人们都会知道,现在西边村脚那条山坑和里石门水库的交汇处,沉睡着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水库枯水期视水位高低,整座石桥有时可一目了然,丰水期时往往只能看见拱桥圆顶的部分桥面。最高水位时能否淹没整个桥面,本人没有看到过。

  据谢先生的古桥集介绍,此桥长18米,宽约5米,高近10米。村中老人讲,古桥建于清朝,建桥时的正式名称不大确切,现村里年轻人都叫它月弓桥或卷洞桥,也有一些老年人认为应该叫“官路坑桥”。叫它官路坑桥,有二个原因,其一是阴鼠岭下来的山路,是天台通向东阳的古道,民间称为官道或官路;其二是桥下的山坑,名称就叫官路坑,官路坑上的古桥称为官路坑桥,倒也合情合理。

  里石门水库1978年蓄水后,原始丰溪沿岸的古道被淹没,重新划归天台的田芯村,前后约有10年时间,同后求乡政府(驻地东虹村)的联系以水库渡船为主,直到1988年,东虹至磐安方前的公路开通,田芯村民才结束了到街头赶市,进县城办事必须先坐船的历史。

  东虹至田芯的10里公路是大科线(磐安大盘至天台科山)120里公路最后建成的路段,整条公路后来改称62省道。62省道紧挨田芯新村后背向西北方向拐个大弯进入铜钿弯(地名),铜钿弯是天台、磐安两县的分界线,公路下方斜坡上埋设有国务院确立的台州、金华两市界碑。如果在官路坑桥处下到坑里,溯坑而上,走到两市界碑的地方,也就200米左右。铜钿弯再往上数百米,就是磐安县方前镇的寺岙村。

  近年来,62省道一直在扩建和改建,道路行车条件有了大幅度改善和提高,名称也改为323省道。2008年,田芯村至方前的改道公路先行通车,极大地方便了两县人民的来往。新建的公路复线,从村后右方直接通过两座现代化大桥,穿越里石门水库尾端到达方前镇,路程较原道缩短了一半多。这两座大桥,前一座横跨官路坑,长百余米,就在古桥官路坑桥上方数十米处。后一座距官路坑桥800余米,丰水期时,它是水库当中的桥梁,枯水期时,它是天台境内一座横跨始丰溪的大桥。这座大桥,全长200米,过完大桥就是金华(磐安)的地界,桥头立有金华、台州分界的铁牌。

  捣臼孔里光绪桥

  始丰溪北岸的天台山,因东晋孙绰的《游天台山赋》而名声大振,人口渐多,而南岸的大雷山,据传灯大师的《天台山方外志》,直到明朝,还是“数十里无烟村,人迹罕至。近岁采蕨者始知其详。”到了清代,大雷山半山腰的村庄才逐步发展扩大。

  天台人走访大雷山,有雷峰和龙溪两条路线,龙溪线又有东西之分。2011年,龙溪西线上辽村通往稍马坪的康庄公路基本完工,自驾车的游客争先恐后、津津乐道前往大雷山,或登高望远看三县蓝天白云;或穿丛林攀巨石观赏高山杜鹃;或瞪大法眼遥数括苍山风机。稍马坪至大雷山顶,虽然还有约一小时的路程,但比从其它路线上山,还是相对便捷。如果从龙溪东线上大雷山,车到龙溪水库大坝,必须向左拐,跨过河胤大桥继续前进,全程约15里,到达岭里村。大概15年前,我们第一次游玩大雷山,车到龙溪水库大坝,司机担心油料不足,不肯再前开,大家只得下车步行走到岭里村。当年岭里通捣臼孔还没有机耕路,人们都靠双脚翻山越岭走古道,先爬百步耸岭,再下后岭头,历时一小时左右,才能走到捣臼孔。

  当时有个小插曲,我记忆犹新。我们走到岭里村口,看见有辆改装的农用车,车厢里站着数头骡马,我感到奇怪,就上前询问。司机讲是把骡马拉到潘岙杨,让它们驮运从捣臼孔山上砍下来的木头。我更奇怪了,捣臼孔至潘岙杨不是有小路吗,干嘛舍近求远兜个大圈子用车拉。司机叹口气讲,小路虽近,但有些地方两条腿能爬行,四条腿却过不去。我这才知道这条小路的艰险。

  那时的捣臼孔还有龙溪林场的人员居住,主人带我们用2个小时爬到大雷山顶,稍作停留观望赶紧返回,未再进捣臼孔,走一条斫树人新开劈用以溜运木头的便道,直达潘岙杨通过来的机耕路,步行外出至张家庄,天黑后才得以有车回城。

  近年,旅游业大发展,攀登大雷山的外地驴友越来越多。因为龙溪水库大坝以上公路无法行驶20座以上车辆,所以中型大巴车只能走雷峰线。外地车辆从平桥前山进前(山)桥(棚)线,到一个叫水口的三岔路口转雷(峰)双(临海双楼)线,10公里后到达潘岙杨,下车走路。山坑边狭窄的机耕路浇上了水泥,虽然比轿车稍大的车辆就进不去,但行人却方便多了。半个多小时后,公路消失在乱石滩中。登山的幽径,由于驴友的络绎不绝,这条小道比过去好走得多。

  沿坑岸左右展开的山径,多数在密林中穿插,有时也会被巨石挡住去路,这就需要或转弯或绕行或攀爬。如果路径忽然不见了,就得使劲打量对岸是否有特别之处,仔细观察溪坑中是否有天然或人工的矴步,有时要在坑中边上溯边寻找两岸都可能出现的路影。最难走的地方是一片倾斜的岩壁,也就是骡马过不去的地方。陡壁上只有几个手掌大的落脚点,通过时必须心平眼亮身体协调手脚并用,十分小心谨慎,否则上边峭崖下面深潭,后果难料。山越爬越高,水越流越小,过坑右行,再过坑上行,距离捣臼孔就不远了。

  捣臼孔海拔700米左右,四周高山环绕,要不是有溪坑有石桥,光听名称还以为是一处天坑。这处山窝估计有数十亩面积,现存的建筑主要有一座三间屋大的龙王庙(或许叫龙山庙),相邻着龙溪林场的两层楼房,但已多年无人居住。

  捣臼孔里的那座石拱桥,有人叫它光绪桥,有人叫它清朝桥,修筑于清光绪14年(1888)。在谢旅志先生的《天台山古桥》中,有块残碑记录了该桥的一些情况。我虽然多次到过捣臼孔并观看石桥,但因时间关系等原因,没能仔细寻找,所以没能在现场看见过这块石碑。

  光绪桥长15米、宽3.2米,桥券约8米、桥高5米左右。过桥往上的石阶路称前岭,走10分钟左右到岭头,有人讲岭头是天台临海的界线。再上坡5分钟,到一个岢头,右边上大雷山顶,左边下岭直达临海大岩村,也有人讲岢头才是两县界线。因为手头无资料,一直未搞清此处县界具体的位置。

  

  官路桥

稿源:   编辑:郑鸿秉   责任编辑: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