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隋寺·隋梅·隋塔

2017年03月08日 08:38  www.ttxw.cn   [ ][打印
文/侯 军 摄/陈翥

  

  秦朝与隋朝是中国历史上两个短命的王朝,都是历二世而亡,秦朝立国(指大一统)只有14年,隋朝略长一点,也不过37年。然而,这两个短命王朝却先后催生出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汉朝和唐朝,所谓汉唐雄风,至今依旧为国人引以为傲。秦隋的速灭和汉唐的雄起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因果关系,历来是历史学家们喜欢谈论的话题,我们就不必多操心了。我此番千里迢迢来到浙江台州,是奔着天台山而来的,具体言之,是奔着这里的隋代古刹国清寺和寺内的隋梅而来的。

  隋代的历史实在太短了,如电光石火,眨眼即逝。尤其在经历了隋末战乱和千年风雨之后,隋朝的遗迹保存到现代已如凤毛麟角,难得一见。而偏偏在古郡台州散落着好几处隋代的遗存,这使我的台州文化之旅,平添了几丝“隋韵”。

  事实上,国清寺的建造确实与隋朝皇室有着直接关系。史载,佛教天台宗的创始人智者大师一直希望建一座寺院作为该宗的祖庭,但终生未果。临终之时他给当时的晋王杨广(后为隋炀帝)留下一封遗书,书中有“不见寺成,瞑目为恨”之叹。杨广见书后深受感动,当即派司马王弘在天台山的八桂峰前坡上监造国清寺,这座寺院的形制也是依照智者大师手绘的图样建造的。故而,在国清寺山门前的照壁上,赫然刻着赵朴初题写的“陏代古刹”四个大字。这在我的见闻所及中,无疑是天南海北独一份。

  陪同我前来的台州日报副总编辑赵宗彪是个台州“一本通”,无论走到哪里,都能讲出些当地的历史掌故和奇闻异事。而说起国清寺来更是如数家珍,津津有味。他指着寺门口的一对大石狮子说,你先看看这狮子刻得怎么样?我细细看去,真是一对石雕精品,只是这些极尽精微的刻痕,显得有些繁琐细弱,不似隋唐雕塑那么雄峻苍浑。宗彪兄笑道,果然是内行看门道,一眼就看穿了——这对大石狮子,还有这寺中的所有陈设,都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从北京各大宫殿、寺院“调配”过来的。这石狮子肯定是明清时期的雕刻精品,自然没有隋唐的风格。我顺势探问这宗“京狮南运”的原委,宗彪兄这才解开这个奥义幽深的“谜团”——此事发生在四十多年前。1972年中日实现邦交正常化,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北京与周恩来总理会见,特意提到他的母亲笃信佛教天台宗,临行前再三叮嘱一定要替她到天台山国清寺参拜祖庭。母命难违,周总理深知这是不能拒绝的。然而,当总理得知国清寺在文革中遭受浩劫,除了建筑还在,别的东西已荡然无存时,只好委婉地告知日方,参拜请暂缓一年。而这边厢则特事特办,周总理下令立即修复国清寺,并紧急调配皇家寺院必备的全套文物,跨江越岭,历尽艰辛,安全运抵大山深处的国清寺。从此,隋代古刹拥有了其他江南寺院无法企及的“京师级标配”,也为中日文化交流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说到国清寺里最吸引游人的一个亮点,当属大雄宝殿东侧的那株隋梅。这株梅树相传为智者大师的弟子、天台宗五祖章安灌顶大师手植,至今已有1300多年,是国内现存三株最古老的梅树之一。我来天台时正值丙申深冬,隋梅已然枝叶散尽,裸露着古干虬枝。这倒让我们无遮无拦,看得更加清晰,只见梅树主干已朽,旁生支干,依附于主干之上,如同古藤缠绕。树旁有些文人题刻,对面则有一座“梅亭”,匾额为郭沫若所题。今年冬暖,不知古梅花期几许?临来之前还曾暗忖,或许暖风催花信,能让隋梅提前开放,让我等有幸嗅其香赏其色,如今看来,如此美事只能留待将来了。

  沿着大雄宝殿拾级而上,可见远方有一古塔。赵兄介绍说,这座塔也是一座隋代建筑,是隋开皇十八年,晋王杨广为报智者大师受菩萨戒而建造的报恩塔。只因这座隋塔位于寺外,距离比较远,我们这次就无法近前参观了。我说,塔宜远观,不宜近睹。我们站在隋寺,近看隋梅,远观隋塔,三点正好连成一线,难道不是一道天下绝景么?众人闻言,拍手称快。

  若论国清寺中最令我心醉的古物,除了这些隋代遗珍之外,应是那镶嵌在两间侧室中的线刻佛像。这些刻画在石板上的单线佛像,刻画的是七尊菩萨,包括观音、普贤、文殊、弥勒、药王等。这些菩萨像刻画得端庄生动,线条流畅,表情细腻而传神。据说这些石刻是在隋塔里发现的,有专家据此就把它们定为隋代作品。隋代佛像(尤其是菩萨像)的一大特征是佩饰精美、璎珞繁复,这一点在这些石刻中倒是表现得比较明显。不过,我对这个断代也有些存疑,因为单从画面风格来分析,有唐风也有宋韵。归来查找史料,发现史书记载该塔曾在唐代会昌法难时遭到损毁,直到南宋建炎年间才重新修复,可见“隋画之说”恐怕尚难定论。因而我猜想,这些石刻也许是修复古塔的宋代匠人依照隋代残损的原石重新摹刻的,也未可知。可惜的是,那天寺院把镶着这些石像的房间都上了锁,使我无法近前细看。只能在其古物陈列室中看了几帧拓片,似乎更接近宋代的风格。

  我之所以对这些石刻线描如此感兴趣,是因为近年来我一直陪着妻子李瑾研习传拓技艺,她的《我拓我家》已经搞了五次展览,制作拓片也使我家早已成了一个拓印作坊。久而久之,一看到石刻木雕之类可供传拓之物,立即心跳加快,周身都兴奋起来。那天,当我们初见这些线刻作品时,就油然升起了这种创作的冲动。据说,这些石刻当年都是专供佛教信众自由拓印的,这也是古代佛寺弘法传教的一个方便法门。闻之,我与李瑾不禁对视一笑,大有“余生也晚”之喟叹。

  国清寺之行,让我们一日得见隋寺、隋梅和隋塔,真是收获多多,感慨多多。在返程途中,一首《国清寺咏史》的小诗在脑海中酝酿而成:“王朝短命数秦隋,陈胜揭竿瓦岗随。余烬阿房植汉柏,轻舟大运数唐桅。幸赖天台藏古寺,犹存灌顶种寒梅。千载兴亡一日览,报恩塔影伴云飞。”

  

稿源:   编辑: 许琼   责任编辑: 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