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漫谈寒岩洞

2017年02月22日 15:46  www.ttxw.cn   [ ][打印
文/ 侯 军 摄/陆树栋

  

  (侯军,深圳市新闻学会副会长、中国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深圳报业集团原副总编辑、文化学者。)

 

  一直以为姑苏城外寒山寺是唐代高僧寒山子的道场,至少是与他有着某种联系。到了浙江天台才知道,那个寒山寺与这个寒山子只是在民间传说中有些关联,在真实历史中并没有半点联系。只因唐代诗人张继写了那首妇孺皆知的名诗《枫桥夜泊》,才使得苏州寒山寺名闻遐迩,而天台山的这位寒山子反倒有些门庭冷落了。

  隋唐之际的天台山国清寺,真是名僧辈出,群星璀璨。除了天台宗创始人智者大师外,还有天文学家一行和尚,还有风靡至今的济公和尚以及以“和合二仙”的形貌走入民间的寒山和拾得。

  实际上,寒山、拾得成为“和合二仙”那是很晚的事情。他们在世时可没那么风光。相反,他们都是命途多舛、遭人冷眼的人。据说寒山本是陕西人,不知何故流落到天台山,并在一个山洞隐居,这个山洞叫寒岩洞,所在山叫寒山,他就自名寒山了。拾得也是个苦命人,刚出生就被遗弃在荒郊野外,幸亏国清寺高僧丰干和尚化缘经过,慈悲为怀,将其带至寺中抚养长大,并起名“拾得”。拾得在国清寺受戒为僧以后,就一直在厨房当厨僧。寒山来寺院并不受待见,唯独拾得与他一见如故。两人身世相近,气味相投,成为情同手足的挚友。寒山每到寺院中来,拾得都会打些剩菜剩饭,给他带走,有时还会特意带些饭食送到寒岩洞去,两人真可谓“贫贱之交”。每次相聚,他俩还吟诗作对,研讨佛理。据说禅宗里的“狂禅派”兴起,就是从他俩发端的。

  

  寒山、拾得的“狂禅之举”,在民间流传甚广。拾得本来在厨房当厨僧,总要待众人进餐以后,他才能独自吃饭。一日,他忽然擅登宝座,与诸佛像对坐而食,还旁若无人地比划着筷子,口中嘟嘟囔囔,还对着佛像大声叫嚷,喊罢呵呵大笑。众僧看到拾得疯疯癫癫的样子,就把他告发了。他被罚不许做厨师了,改派到厨房洗碗碟。而寒山之狂更是被后世津津乐道,譬如说,他常常形容枯槁,衣衫褴褛,头上戴着桦树皮做的帽子,脚下穿着木屐,跑到各大寺庙去“望空噪骂”,和尚们来赶他,他也不以为意,哂笑而去。他还时常作诗,诗句都是些俗言俚语,沿街吟唱,引得众人嬉笑追随。体面人都说他是疯子,老百姓却很喜欢这些“白话诗”,以致流传甚广。丰干和尚对寒山的诗才十分赞赏,又见他与拾得如此要好,便准许寒山进寺,与拾得一起在国清寺做饭。自此后,他们朝夕相处,更加亲密无间,留下了不少佛学和文学的佳作,后人将他们的诗汇编成《寒山子集》三卷。

  我早年曾读过不少寒山、拾得的诗,对他们那段有名的一问一答更是深铭心底。

  “寒山问曰: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该如何处治乎?

  拾得答曰:只需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这段问答,蕴涵着深邃的人生哲理,堪与耶稣那句“有人打你左脸,你把右脸也给他”,隔代相应。

  这段妙语也被做成展示牌,摆放在国清寺的三贤堂门外,供游人观赏。三贤堂里供奉着丰干、寒山、拾得的塑像。丰干只因捡来拾得和接纳寒山,算得上是个发现和珍惜贤才的贤才。他被供奉在这两个“贫僧”的中间,尽享后世的香火,这件事本身就颇具深意,值得那些掌握着人才命运的人们玩味和深省。

  从三贤堂出来,我问同行的宗彪兄:“寒山隐居的那个寒岩洞,可否前往一观?”宗彪兄笑答:“你真是问对人了,寒岩洞离我老家的村子很近,我从小就常去洞里玩耍。我可以带路兼当导游!”真是有缘之人不用愁,我们当即决定放弃一些既定景点,从国清寺一出来,便直奔寒岩洞而去。

  

  寒岩洞说是在国清寺附近,其实有一段路程,驱车也需要半个小时。想当年寒山单靠步行,去一趟国清寺少说也要走五六个钟头。宗彪兄说,从前这里的溪流水量大,可以坐船。寒山也许是乘船去的,虽说快不了多少,但是会省些力气。

  车到山前,只见横亘在面前的是一道拔地而起的山崖屏障,青石裸露,巉岩峥嵘。这就是有名的寒岩了。行至岩口,有一标牌竖立在道边,为寒岩洞简介:“寒岩洞,天台山大洞,称‘寒岩洞天’……唐代闻名国内外的白话隐逸诗人寒山子曾长住于此。”由此前往寒山大洞,还要攀登四五百级石磴,曲折蜿蜒,山路难行。来到洞口,已是气喘吁吁,热汗津津了。这果然是一个大洞,危崖之下,豁开一个隙缝,远远望去,好似断崖咧开的一张大嘴。洞口偏窄,如同嘴唇紧绷,进得洞来,却是顶高地阔,空间宏大。深入其间,发现洞底还套着若干小洞,就像大房子里套个小间。遥想当年,寒山独居于此,地方是够用的。只是寒来暑往,饥寒交迫,孤独寂寞,孑然一身,其苦况恐非我等现代人所能想象。然而,身在寒山大洞,回味寒山之诗,眼前之景与古人之心,似乎有了连通的渠道,其诗意也顿时真切起来。“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似我何由届,与君心不同。君心若似我,还得到其中。”寒山子,你这是在说我么?我今日已然“到得其中”了,但愿君心似我,果然我似君心。就在那一瞬间,千年前的寒山诗境,仿若与我身心合一了。于是,那些诗人描摹寒岩洞的诗句,不禁叠影在我的眼前。

  他写道:“吾家好隐沦,居处绝嚣尘。践草成三径,瞻云作四邻。助歌声有鸟,问法语无人。今日娑婆树,几年为一春。”

  他写道:“登陟寒山道,寒山路不穷。谿长石磊磊,涧阔草蒙蒙。苔滑非关雨,松鸣不假风。谁能超世累,共坐白云中。”

  ……

  言为心声,诗为心曲。如今,登上寒岩洞,重读寒山诗,这些平白如话的诗句,恍惚间变成了一个须眉皆白的老衲,正从山间石径间缓缓走来,轻轻地自吟自唱。这些诗中,隐含着他委身荒山野洞几十年的感慨和悲欢,也寄托着他对人生对佛理对世界的参悟与豁然。而今,我作为千年之后的追随者,重访故地,重温其诗,竟然感同身受。从洞内放眼外望,天如一线,荒草凄迷,寒风凛冽,暑热蒸腾……这一切都被记录在诗句之中,并传递给此时此刻的我,令我怦然心动,泪眼迷离,这是何等奇妙的心灵感应啊!

 

  寒山在寒岩洞住了一辈子。在前面引述的寒山诗中,他自己说是“淹留三十年”。而赵宗彪先生告诉我,当地史家考证的结果是,寒山在这个洞里整整住了七十年。也就是说,即使在丰干把他收留进寺之后,他的家依旧是安在山洞里,并未彻底离开。

  如今,这个山洞已被荒弃了,任何有关寒山的遗迹都没能留下。洞内徐行,只见阴湿的地面上生满青苔,洞口附近则蔓草丛生,几乎与人同高了。洞壁上只有几块被熏得黑漆漆的烟痕火印,表明这里还残存着一些人迹。据说洞里还有宋代的题刻,可是我并没有找到,反倒在几个通风尚好的角落里,看到今人私设的神龛。近前观看,也分辨不清他们供的是何方神圣。山洞一隅,似乎又有人准备大兴土木,洞口内外堆放着一些建筑材料,车辙脚印把翠绿可人的青苔和蔓草都践踏了。我对宗彪兄说,相比于眼前这些人为的破坏,我倒觉得那些苔痕、那些草色,更自然更和谐,与寒山的诗境也更吻合。宗彪兄也有同感。不过,他对此也表示理解:现在,到处都在开发旅游,为的是早些脱贫致富。急功近利是普遍的心态,往往不太顾及保护自然景观。这个寒岩洞,除了一个纸面上的寒山,并没有什么史迹留存,要开发旅游,相当困难呀!

  我深以为然。这样一个荒山野洞,除了能吸引像我这类偏好思古幽情的人跑来凭吊一番之外,要想让普通民众前来参观和消费,确实很不容易。诗在眼前,洞却在远方。当年寒山子曾喟然自叹:“独回上寒岩,无人话合同。”其孤寂之境,千年之后似乎依然如故。可见,诗人之寂寞,也是亘古不变的。

  告别寒岩,已是黄昏时分。沉沉暮霭中回望这座如屏障一般的巨崖,石与树、岩与洞已是浑然一体,无法辨识了。由此又联想到那山洞中的寒山,一灯如豆,残烛孤影,这一晃,千年时光就倏然逝去了。佛经上常说,人生如电光火石,皆是梦幻泡影。今日洞中一游,信然!

  

稿源:   编辑: 许琼   责任编辑: 许琼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