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我带女儿走天封

●胡明刚

2016年12月21日 08:32  www.ttxw.cn   [ ][打印

  今年夏天,我把在北京读高中的女儿带回天台,走了一趟我当年上学的山路,让她体验当年走读的滋味。一家三口,相携而行,自有许多感触。山路早已长满杂草,但路廊已经被整修一新,依然有人行走。但这路上不会找到像我一样的走读生了。

  我的初中是在华顶山脚的天封村读的。我是通学生,也叫走读生,每天走路上学。天封村的同学中午可以回家吃饭,住校生可以不走路,而我们村远,每天一个来回,风雨无阻,中午就在学校食堂蒸饭。其实,上深坑和东峰村的同学比我更辛苦。我对天封村的同学和住校生羡慕得要死。

  华峰中心校是在被火烧掉的天封寺废墟上建起来的,一个石头垒砌的小院子,几间矮屋,一个天井,就像农舍小寺院,居然有三百个左右学生,书声琅琅,歌声阵阵,是全乡最热闹的地儿。走读上学,我们得翻过五里外湖岭,跨过两座石拱桥,经毛竹蓬村,再跨过溪流上的石矴步,沿溪走三里,穿过天封村,到村后学校上课。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炒点冷饭,呼噜几下快速下肚,然后舀半小盏米一把番薯干,包在手巾里,往书包里一塞,就蹦跳着出门了。

  刚开始,我觉得路上走着很好玩,游游荡荡,打打闹闹,悠哉游哉。看太阳升起,照亮峡谷和稻田山道,映红竹林村庄,看到云海薄雾缭绕,炊烟升起,空气清新,凉爽惬意。思想自由,一路唱歌。如果头天晚上看了影戏,或玩累了,次日早上就不准时了,那得急着跑,幸好走的是下岭路,脚步风快。每天走读上学,苦啊!风雨天,到学校早就衣衫淋透,也得湿着上课;大夏天,晨昏走路不热,若路上遇到雷阵雨,在岭脚可以躲到石拱桥下,在半岭可以跑进路廊里,但没有拱桥和路廊的路上,那只得由大雨淋着,整个人淋得像蛤蟆似的,圆鼓鼓,滚墩胀,瞪着乌溜溜的眼睛,拧干衣服照样上课。到了冬天,清早怕冷赖床,挨到点了,也得跑步上学,满身发热,可抵御一阵子寒冷,要是出大汗了,上课的时候更冷得发抖。要是刮风下雪,刺骨寒冷不说,一步一滑的走得不快,到学校,得花上一个半小时。但习惯成自然了,也不觉得难受。每天走路上学,本来就是锻炼身体啊。

  走读生蒸午饭吃。买个铝饭盒,把米放进去,加上水,水加得太少,蒸出来的饭是生的。但肚子饿,囫囵下去,也很熬饥。水加得太多,变成稀饭,开饭了,同学一窝蜂上来,把它弄洒了,眼看饿肚子,大家匀出一些,对胃有了交代。我们每个星期吃一罐头瓶的腌笋头,条件好一些的,吃一罐头腌菜炒豆,有些同学没带菜,就拿两分钱到学校下面的供销社买一块豆腐乳,再加一分钱可以多添一调羹豆腐乳汤,一餐饭就愉快地解决了。放学回家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翻锅盖找吃的,母亲知道我食欲旺盛,总在锅里事先放几个番薯芋头给我预备着。

  既然中饭要在学校里吃,柴火得上学时扛着去。一棵碗口大小的树,换十张柴票,一根竹杠可以换三张柴票,一根短拄只能换一张柴票。每次炖饭的时候,交给生活老师一张柴票。柴票是学校刻印的,邮票那么大,纸张菲薄,弄得不好总是丢失,我一下子丢了二十张,心疼得要命,竟然哭了起来。

  我家里经济条件差,上学的费用是我和母亲一起上山挖草药挣来的,我采的草药有柴胡,麦冬,黄精,党参,山楂,夏枯草,金银花,等等等等,晒干了,先把它们装袋背到学校,中午放学再背到收购站卖掉,然后转到粮站买米,当时买十斤米得搭上三斤番薯干,要用粮票。粮票比柴票还要小,弄得不好更容易丢,我总提心吊胆的,没了粮票,米就不能买,大哥非把我敲扁不可。

  走读生走在路上,是最自由的,打打闹闹,嘻嘻哈哈,是没人管的,时间来得及的话,在人家的山林田地里,撬根竹笋,挖几个番薯洋芋,到溪里抓几条小鱼,捏掉内脏,挖到螃蟹更好,要点盐,往饭盒里一扔,盖上盖,一蒸,就是上好的菜。放学路上,在人家的玉米地里,掰来几个玉米,然后到石拱桥下烧火,烤熟了,将整个嘴唇啃得黑黄黑黄的,然后用溪水洗净,若无其事。同学带上小扑克,坐在石拱桥下争上游、斗地主,故意磨到太阳下山才回家,后来被发现了,扑克被没收了,屁股也挨了大人狠狠几脚踢。因为我打扑克水平差,同学们都不与我打,说是我告的状,因此我被孤立了,他们不与我作伴。我很冤枉,只好一个人走,走累了,坐在路廊里和石拱桥上看张光祥老师给的《少年文艺》和《儿童文学》,看完了,就看山青了又绿绿了又青,水流了过去又折了回来,看蜻蜓飞蚂蚁爬鱼儿游。看多了,就自然而然地写进作文里,云上的山峰像海岛,阳光照亮村庄和竹林像仙境,生活在这里的人像神佛。语文老师问我为什么作文好,我说是看书看的,走路望风景望的。同学们对我刮目相看。

  我们走着上学是露天的,与大自然零距离,放纵自由。山路两旁风景特别美,后来读了更多的书,才明白我走读上学的路是徐霞客古道。大旅行家徐霞客在游记中说,他是从八寮毛竹蓬村方向走到天封村的。天封村不但徐霞客游记第一村,也是佛教天台宗创始人十二道场之一,陆游住在寺里,还写了一篇好文章,直到现在我还引以为豪呢。

  我算了一下,那时除去假期和星期天,我每年要走三百多个来回。初中三年我得走一千多个来回,何况我一天来回走十六里呢。我的走读,也算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吧?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