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文学

天台边界古桥行

● 奚援朝 图文

2016年11月30日 08:50  www.ttxw.cn   [ ][打印

  十七、兰田庵畔卷洞桥

  宁海的兰田庵,是个有着百余户人家的村庄,地处高塘(原王爱乡驻地)西北6.8公里的山谷间,南邻天台县。宁海县地名志讲,该处古时有庵,因庵周多澜水田,故称澜田庵,后来谐音为兰田庵。

  早些年曾多次乘车路过兰田庵,但真正对他感兴趣还是在研读《中共天台地方史》、《华顶红旗》等史料时,发现兰田庵还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共浙东游击队建立的革命根据地。更令人肃然起敬的是,兰田庵不但是宁海革命发展的根据地,也是天台革命发展的根本地,还是新昌革命发展的根据地。1948年8月22日,由邹逸先生任书记的中共宁(海)天(台)新(昌)县工委在兰田庵成立,从此开创了三区三县解放战争的新局面。

  兰田庵位于天台宁海的界山鸡冠尖(海拔868米)的东北麓,村庄在一个山岢的向阳处,村西有条山沟流向白溪,历史上同新昌飞地王家染隔溪相望,可与白溪北岸山腰的山洋村遥相呼应。登上村后的山岗,南边距天台宁海交界的四季坑仅一箭之遥,同泳溪乡的江家屋基鸡犬之声相闻。山高皇帝远,三县都难管,因此成为宁海山洋革命根据地的组成部分。

  为了寻找徐霞客游记中的石梁道,我在宁海大路下村老吴处听说“冈谷基”上有座弥陀庵,但他讲距大路下数十里,山路被柴草掩没,相当难走。普通地图上没有冈谷基,后来在资料地图上发现泳溪乡里周村后高山上标有“江家屋基”的地方,这才明确了找寻的方向。里周村的老百姓,把江家屋基叫成江屋基,并说上面原有一座小庙叫东庵,并不知道弥陀庵在什么地方。

  头一次找江家屋基,费了许多周折。我从里周村后上山,并没有完全走大岭,到半山时向右拐爬上东北小径,走到大路坳看过石洞路廊后才往西转向江家屋基。当时江家屋基数百亩梯地正在垒筑中,新挖有机耕路、新建有住房厨房。护山的老汉指着一座四周石墙基本完好,顶上椽瓦几乎全塌的残垣说,这里原先是小庙,村民称为东庵,宁海人却搬来一块石板立在墙角,把它叫作弥陀庵,真是莫名其妙。据说东庵在解放初期还住有一位老和尚,后来搞运动不知去向。再后来筑梯地拆掉了东庵的断墙残壁,“弥陀庵”的石板被人转移到宁海冠峰林场的地方。听说我要去鸡冠峰,老汉告诉我上山的古道就是原先通石梁的大路,只是前方山岢因为修公路被挖下个大缺口,要先下后上再找古道走。他还指着一条下山的小路讲,下去踏上公路往上行,到山岢右拐,山径连着古道,路途稍为远一些。

  听说山岢下的公路也是天台的进出口之一,它往北上通宁海的兰田庵,向南下达天台的横山顶(村),激发了我对这条跨境公路全面体验的行动。后来专门有一次乘车到泳溪,沿着溪边公路走到枪旗岭(村),然后小路登上横山顶,再往上走公路为主。过了那个人为的山缺,公路向下行,拐个弯,前方山头耸立着数幢房屋,左边一条石阶岭道直通屋脚,右边一条毛坯公路连着山头。我爬岭上山到村庄打听,这里就是“兰田庵”。兰田庵村前的公路就是宁海大路下至上李坑村的乡道,那条横山顶上来的公路过山缺,再过四季坑后就是宁海地盘,在兰田庵村后下行数里后并入乡道。那条毛坯公路没什么作用,几乎荒废着。

  从兰田庵退回跨境公路往下行,四季坑在路右流水潺潺,坑中有一座装扮奇特的石拱桥,足可引发路人的好奇心。石桥靠公路的桥头,挡着一个原木绑扎的栅栏,栅栏两边又都支撑着木杆,把桥面路道完全挡住。山区路道上的栅栏,一般都安装有可开启的栏门,便于人员进出,阻挡牛羊通行。两县以坑为界,桥梁是连接的纽带,阻断纽带,行为是否有些霸道。坑不深,水中有矴步,可到对岸小路。这座块石拱桥,长8米、桥面宽2.2米,跨度有4米,高3米余。因为桥型呈半圆形,桥石上未发现桥名和建造时间,所以有山民称其为卷洞桥。

  顺着坑岸小路上行,转个小弯,又遇见一座古桥。这也是座块石拱桥,从外形看比卷洞桥稍为显得大一些,桥下都是裸露的山岩,坑道岩石有相当的坡度且龇牙咧嘴,山坑水在岩缝间哗哗作响奔腾数十米后,流进四季坑,归于平静。过桥上山,路道在丛林中穿插,眼前阳光灿烂时,竟来到了江家屋基。原来这条山径,就是老汉讲过的下山小路。

  江家屋基前后的古道,也是徐霞客游记中石梁道的一部分。石梁道就像现在的国道,它两边分岔出的路道,就是省道县道乡道,连通山区乡村。有专家考证,石梁道在智者大师时期就已形成。而比兰田庵更处于深山冷岙的上李坑、横路庵村,虽仅数十户人家,宁海县地名志说它们是在明朝早中期立村,可想而知,兰田庵建村时间会更早。江家屋基距兰田庵3里左右,一条小路、二座古桥,就是两地的交通大动脉。

  十八、下木溪滩三孔桥

  天台境内的河流分隶于椒江、曹娥江、白溪、清溪、海游溪五条水系,其中曹娥江水系向北流入钱塘江,其它四条水系往东南流入东海。五条水系天台段中始丰溪(入椒江)最长,有68.5公里,界溪(入海游溪)最短,仅8.8公里。

  界溪源出临海市灵岩山,山东支流进天台因弯多坑多称廿四坑;山西支流入天台因瀑多潭多称龙潭坑,汇注于岩板寺水库,然后北流。接着抵横头戴村东,北汇甲午之水,折而东南流,在市集村东流入三门县境。原以为界溪是同邻县以溪为界的河流,但整条界溪两岸,既没有同临海以溪为界,也没有和三门以溪为界,为界的只是上下游河段,人称界溪,不知有何隐情。龙潭坑上游,临海的第一个村庄叫八坵;廿四坑上游,临海的第一个村庄叫猪界牌。廿四坑入天台,既是坑名,又是村名,村庄在廿四坑东南边,村南同临海相交,村东和三门接壤。廿四坑下游的前岙、塘坑等村庄,山林土地与三门为邻。

  据《天台县地名志》讲,界溪别名下木溪。本来以为岩板寺水库下游的河段就是下木溪,但洪畴镇的许多老人并不这么认为。早些时我又去观看岩板寺三孔石拱桥,有站在桥上赏风景的老先生告诉我,桥下的溪流既非界溪,又非下木溪,另有溪名。老先生带我走到岩板寺的屋墙边,找到一块《砚溪桥碑记》的古碑。碑记中许多文字有残缺,但大意很清楚。岩板寺原名资福寺(吴赤乌二年初建时称清化寺),因建筑在岩板壳上,俗称岩板寺。寺前的溪流,因溪内岩板横铺平整如砚,故称砚溪,溪上桥梁,就称为砚溪桥。据碑记,砚溪桥建成于清光绪元年(1875)。可惜碑记对砚溪桥具体情况无介绍。现在岩板寺门前的三孔石拱桥全长30米左右,三孔总跨度20余米,桥高5米左右,桥面宽4米多。三孔石拱桥位于岩板寺下方约250米地方,因桥身上无桥名无建桥时间,是否就是光绪元年建成的砚溪桥,值得商榷,因为天台县地名志讲岩板寺三孔石拱桥建于明末。

  老先生带我穿过希董村,沿溪岸走到平园村下方,来到洪畴新商业街的跨溪大桥上讲,此桥下游的溪流,当地人才叫它为“下木溪”。下木溪往东拐的河段不太长,流过镇内60省道的公路桥后又继续向北流,数百米后,又有一座三孔石拱桥横跨溪上。这座石拱桥,当地人叫下溪头桥,传说建于清朝。规模比砚溪桥略小,全长25米左右,三孔总跨度18米多,桥面宽4米,桥高也有5米左右。因为桥处横头戴大三村地方,现在人称大三村三孔桥。

  下木溪继续北流数十米,同甲午方向南流而来的小溪汇合后,转向东南往三门而去。确切地讲,朝东流向三门的河段,因近两县边界,才叫界溪。界溪东流数百米,入三门境内,三门地图上,河流名称为“吴岙溪”。界溪进入三门,溪北的第一个村庄叫“上界溪”,溪南的第一个村庄叫“下界溪”。在近代交通条件下,上界溪村全部搬迁到溪南了。

  我走过大三村下溪头桥东行百余米,左边上三高速公路的北边山坡上,一块高大的人工巨石惊现眼前,石面上“天台”两个大字特别醒目。高速公路上有铁牌标示,再过500米,上三高速公路终止,将转入甬台温高速公路。这块标有“天台”的巨石并非县界,天台三门两县的边界,还得向东数百米。在上三高速北边前一座大山的山腰中间,立有国务院确认的两县界碑。

  越过60省道洪畴大桥再东行,来到26公里里程碑的地方,细心的人们会发现,路面上东西两侧的沥青颜色大有区别。60省道以26公里为界,里程碑东由三门交通部门管理,碑西由天台管。在洪畴百姓心目中,这处边界是象征性的,是为了公路施工方便。历史上的边界,在此地还要向东。

  又有老人带我走到26.1公里处,说此地解放初期还有数百米长的砖石高墙横卧南北两山之间,犹如一道城墙隔着两县。老人讲,城墙高有两丈上下,宽有一丈余,城墙上顺放一张奓簟晒稻谷,并不影响人员行走。传说城墙始筑于明朝,当时是为了防范倭寇侵犯村庄而设。墙体两边由块石砌筑,中间填塞石块泥土而成。朝东方向的墙面垂直光滑,难以攀爬,里边墙体上筑有多个供人上下的石级踏步,方便行走。据说早先这城墙中间有个城门洞,上有城楼,特殊情况时,城楼有人值守,城门日开夜关,阻止匪盗进出。1934年,修筑天台通临海公路时,拆除城楼城门,城墙拆出个大口子,供汽车通行。1940年三门立县,城外的宁海县高枧乡划属三门,但两县的边界照旧,仍在城外约150米的地方,即60省道26.25公里处。大跃进时,拆城造田,平整土地,整座城墙被拆除,现在仅公路南侧山脚有个突兀的土石堆,据说就是当年跟城墙相接的地方。我爬上去看了看,上面有一个国家设立的测量标志。

  60省道改名326省道后,又在修筑复线,洪畴段路基初具雏形,正好修到26.25公里旁边停止,往前就是三门地盘,人家何时修复线,天台人无可奈何干着急。

  下溪头桥西边数十米,还有一座单孔石拱桥横跨甲午南来之水,连接古道通半山王村。半山王村后古道,经白岭头(天宁堂)进入三门县,通长岗、西吴、油麻岭等村。近年康庄公路盛行,残存的古道也荒废了。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