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探索发现

县志中《天台山赋》讹错辨析

2015年12月16日 08:59  www.ttxw.cn   [ ][打印

  ● 陆树栋

  《天台山赋》,有的版本作《游天台山赋》,为东晋文人孙绰所作。是赋饱含了作者对名山胜景向往、赞美的激情,其景色描写和感情抒发浑然一体,言真意切、文情并茂,颇有情韵。孙绰视此赋为平生得意之作,赋成后,对友人范荣期说:“卿试掷地,当作金石声。”从此留下“掷地金声”成语。

  据《台州日报》载:最近我县兴起了一波书法秀《天台山赋》热,其中有小学生,也有高龄老人;有机关干部,也有平常百姓;有普通爱好者,也有书协会员。如省书法家协会会员、91岁老人陈悦琤用小楷手书了2米《天台山赋》长卷;县书协主席孙新龙成功创作了长17米、宽0.5米的篆书《天台山赋》长卷;高明寺87岁老法师悟明用蝇头小楷将千字左右的《天台山赋》全文定格在一张50厘米见方的白纸上;更有平桥小学70多位学生也加入了书法秀行列,他们每人书写《天台山赋》的一部分,然后将自己的作品按顺序一字排开,拼成一幅长50多米、由不同字体组成的《天台山赋》特殊书法长卷。

  面对这如火如荼的书法秀《天台山赋》热潮,我在钦佩之余,却又作杞人之想:不知他们书写的版本源于何处,是从网上下载,还是我县学者所编之书?里面会出现什么样的差错,这些差错会否以讹传讹?

  孰料挚友周则川来访,说他也想创作一幅《天台山赋》书法作品,而且要用繁体字书写,随后递上一张从网上“好搜百科”下载来的《天台山赋》打印稿,叫我看看有无差错并邀我与他一起,将简体字译为繁体字,以便改正后再着手书写。我接过细看,打印稿中差错竟有39处之多,不仅有错字,而且有多字、漏字、自造字现象。其差错率接近万分之四百,是书刊差错率控制在万分之二以内要求的两百倍,真乃触目惊心。

  随即搜索网上的其他版本和翻阅近年来本地学者编撰的有关《天台山赋》的书,发现亦有相同或不同的差错。尔后翻阅1995年版《天台县志》(以下简称县志),发现上述许多差错均出自这本县志(见下面引文所注数字处)。心想,这不是以讹传讹吗?以讹传讹,总不是一件好事,尤其在我县书法秀《天台山赋》热潮方兴未艾之时,波及更广,负面影响更大。现据明代文人潘瑊所辑的《天台山胜迹录》影印本(以下简称潘本)和我县文史学家陈甲林先生民国时所辑的《天台山游览志》(以下简称陈本)及清康熙《天台县志》(以下简称康本)中所载《天台山赋》,略呈管见,以期抛砖引玉,激发读者对《天台山赋》正误讨论的兴趣,从而掀起学习、研读天台山赋的热潮,更好地宣传天台旅游。

  【县志原文】(序文)

  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皆玄圣之所游化,灵仙之所窟宅。夫其峻极之状、嘉祥之美,穷山海之瑰富,尽人情(1)之壮丽矣。所以不列于五岳、阙载于常典者,岂不以所立冥奥,其路幽迥。或倒景于重溟,或匿峰于千岭;始经魑魅之涂(2),卒践无人之境;举世罕能登陟,王者莫由禋祀;故事绝于常篇,名标于奇纪。然图象(3)之兴,岂虚也哉!夫(4)遗世玩道、绝粒茹芝者,乌能轻举而宅之?非夫远寄冥搜、笃信通神者,何肯遥想而存之?余所以驰神运思,昼咏宵兴,俯仰之间,若已再升者也。方解缨络,永托兹岭,不任吟想之至,聊奋藻以散怀。

  【校阅说明】

  (1)“尽人情之壮丽矣”应为“尽人神之壮丽矣”,“神”误为“情”,意思完全不同。

  (2)“始经魑魅之涂”,潘、陈本为“始经魑魅之途”,古时“涂”、“途”相通。

  (3)“然图象之兴”,潘、陈本为“然图像之兴”。古时“象”、“像”相通。

  (4)“夫遗世玩道”,应为“非夫遗世玩道”,漏掉“非”字,意思相反。

  序中其他版本的差错还有:[1]“天台”误为“天臺”。[2]“峻极”误为“竣极”。[3]“阙”误为“阕”。 [4] “幽迥”误为“幽迴”。 [5] “重溟”误为“重暝”或漏掉“重”字。[6] “始”误为“殆”。 [7] “登陟”误为“登涉”。 [8] “禋祀”误为“堙祀”。 [9] “茹芝”误为“茹之”或“茄之”。 [10]“余”误为“馀”或“餘”。 [11] “驰神”误为“弛神”。[12]“吟想”误为“呤想”,等。

  【县志原文】(正文一、二段)

  太虚辽阔(5)而无阂,运自然之妙有,融而为川渎,结而为山阜。嵯(6)台岳之所奇挺,实(7)神明之所扶持,荫牛宿以曜峰,托灵越以正基。结根弥于华岳(8),直指高于九疑。应配天以唐典,齐峻极于周诗。

  邈彼绝域,幽邃窈窕。近智(9)以守见而不之,之者以路绝而莫晓。哂夏虫之疑冰,整轻翮而思矫。理无隐而不彰,启二奇以示兆:赤城霞起以(10)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

  【校阅说明】

  (5)“太虚辽阔而无阂”,应为“太虚辽廓而无阂”。“辽廓”较“辽阔”立体感强。

  (6)“嵯台岳之所奇挺”,应为“嗟台岳之所奇挺”。否则与下句“实神明之所扶持”对不起来”。

  (7)有的版本“实”为“寔”。“寔”通“实”、“是”、“此”。

  (8)“结根弥于华岳”,应为“结根弥于华岱”,“华岱”误为“华岳”。“华岱”指华山与泰山,“华岳”仅指华山,大相径庭。

  (9)“近智以守见而不之”句,潘本作“近知者以守见而不知”。康本、陈本作“近者以守见而不之”。

  (10)应为“赤城霞起而建标”。“而”误为“以”。有的版本为“赤城霞起以建标,瀑布飞流而界道”。

  这两段其他版本差错还有:[1]“荫”误为“阴”。[2]“曜峰”误为“耀峰”或“濯峰”。[3]“托”误为“证”。[4]“正基”误为“真基”。[5]“邈”误为“貌”。[6]“幽邃”误为“幽遂”。[7]“不之”误为“不知”。[8]“之者”误为“仁者”。[9]“哂”误为“晒”。[10]“疑冰”误为“凝冰”。[11]“翮”误为“翔”。[12]“矫”误为“娇”。[13]“彰”误为“障”。[14]“建标”误为“见标”,等。

  【县志原文】(正文三、四段)

  睹灵验而遂阻(11),忽乎吾之将行。仍羽人于丹丘,寻不死之福庭。苟台岭之可攀,亦何羡于层城?释域中之常恋,畅超然之高情。被毛褐之森森,振金策之铃铃。披荒榛之蒙笼(12),陟峭崿之峥嵘。济楢溪而直进,落五界而迅征。跨穹窿之悬蹬(13),临万丈之绝冥。践莓苔之滑石,搏壁立之翠屏。揽樛木之长萝,援葛藟之飞茎。虽一冒于垂堂,乃永存乎长生。必契诚于幽昧,履重险而逾平。

  既克济(14)于九折,路威夷而修通。恣心目之寥朗,任缓步之从容。藉萋萋之纤草,荫落落之长松。觌翔鸾之裔裔,听鸣凤之嗈嗈。过灵溪而一濯,疏烦想于心胸。荡遗尘于旋流,发五盖之游蒙。追羲农之绝轨,蹑二老之玄踪。

  【校阅说明】

  (11)“睹灵验而遂阻”,应为“睹灵验而遂徂”。“徂”误为“阻”。“徂”,始往也;“阻”,阻止也;意思相反。

  (12)“披荒榛之蒙笼”,应为“披荒榛之蒙茏”。“茏”误为“笼”。

  (13)“跨穹窿之悬蹬”应为“跨穹窿之悬磴”,“磴”误为“蹬”。

  (14)“既克济于九折”,应为“既克隮于九折”。“隮”误为“济”。

  这两段其他版本差错还有:[1]“睹”误为“赌”。[2]“苟”误为“荀”。[3]“羡”误为“恙”。[4]“常恋”误为“常态”。[5]“陟”误为“涉”。[6]“楢溪”误为“栖溪”。[7]“搏”误为“博”或“抟”。[8]“榛木”误为“桕木”。[9]“葛藟”误为“葛蕾”[10]“幽昧”误为“幽味”。[11]“逾平”误为“愈平”。[12]自造“隮”的简化字。[13]“藉”误为“籍”或“苏”。[14]“嗈嗈”误为“邑邑”。[15]“觌”误为“窥”。[16]“濯”误为“躍”。[17]“羲农”误为“义农”,等。

  【县志原文】(正文后两段)

  陟降信宿,迄于仙都。双阙云竦以夹路,琼台中天而悬居。朱阁(15)玲珑于林间,玉堂阴映于高隅。彤云斐亹玉(16)以翼棂,皦日炯晃于绮疏。八桂森挺以凌霜,五芝含秀而晨敷。惠风伫芳于阳林,醴泉涌溜于阴渠。建木灭景于千寻,琪树璀璨而垂珠。王乔控鹤以冲天,应真飞锡以蹑虚。驰(17)神辔(18)之挥霍,忽出有而入无。

  于是游览既周,体静心闲。害马既(19)去,世事多(20)捐。投刃皆虚,目牛无全。凝思幽岩,朗咏长川。尔乃羲和亭午,游气高褰,法鼓琅以振响,众香馥以扬烟。肆觐天宗,爰集(21)通仙。挹以玄玉之膏,漱以华池之泉;散以象外之说,畅以无生之篇。悟遗(22)有之不尽,觉涉无之有间;泯色空以合迹,忽即有而得玄;释二名之同出,消一无于三幡。恣语乐以终日,等寂默于不言。浑万象以冥观,兀同体于自然。

  【校阅说明】

  (15)县志中“朱阁玲珑于林间”句,与后半句“玉堂阴映于高隅”形不成对偶关系。潘本作“珠阁玲珑于林间”,陈本作“珠阙玲珑于林间”,均能与“玉堂阴映于高隅”形成对偶关系。

  (16)“彤云斐亹玉以翼棂”,应为“彤云斐亹以翼棂”。多了“玉”字。

  (17)(18)“驰神辔之挥霍”,应为“骋神变之挥霍”。“骋”误为“驰”。 “变”误为“辔”。

  (19)(20)“害马既去,世事多捐”句,潘、陈二本均为“害马已去,世事都捐”,两者程度不同。

  (21)“肆觐天宗,爰集通仙”句,陈本作“肆觐天宗,受业通仙”,似不妥。

  (22)“悟遗有之不尽”,应为“悟遣有之不尽”。“遣”误为“遗”。

  这两段其他版本的差错还有:[1]“陟”误为“涉”。[2]“迄”误为“屹”。[3]“双阙”误为“双阕”。[4]“竦”误为“悚”或“辣”。[5]“高隅”误为“高偶”。[6]“斐亹”误为“斐亶”或“斐玉”。[7]“皦日”误为“缴日”。[8]“蹑虚”误为“摄虚”。[9]“骋”误为“聘”。[10]“尔”误为“而”。[11]“高褰”误为“高蹇”。[12]“扬烟”误为“杨烟” 。[13]“等”误为“竺”。[14]“漱”误为“嗽”。[15]“爰”误为“缓”。[16]“三幡”误为“三番”等。

  拙文完成,掩卷沉思:“书法秀”的下一波,能否出现学习、研读《天台山赋》的热潮,会不会出现又一波以讹传讹?建议有关部门能否召开关于《天台山赋》的研讨会,从而得出最善版本的《天台山赋》,以飨读者。

 

稿源:   编辑: 余赛华   责任编辑: 余赛华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图集]春节·家在我心
· [图集]玉湖故事
· 善待每条小生命
· “残缺”身躯演绎完美人生
· “难婚定律”引热议
· 八旬老翁赠冬瓜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