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徐霞客天台山游记探析

2015年11月11日 08:46  www.ttxw.cn   [ ][打印

  ●奚援朝

  七、王爱山上往事奇

  根据《天台县志》和《天台县地名志》介绍,天台山脉由大盘山东峰发脉,主脉向东北蜿蜒50余公里,到达北山华顶。华顶峰原为天台山最高峰,海拔1118米,解放后因建设需要,山头下降了20米,故现在高度在1098米左右。华顶峰东边不远的山头叫柏树岩尖,海拔1110米,这个高度是原始的。天台山主脉在华顶向南偏东延伸20公里左右,来到苍山,苍山顶海拔1113米,现为天台山之冠。苍山的一条主要支脉向东北绵延约10公里处,有座山峰叫永丰团岗,亦称龙团(潭)岗,岗顶高901.4米,有国家设立的测量控制点,也是天台宁海的分界点。龙团岗南边是杨家岙村,西边是八辽村,北边是姜桶山村,东边是宁海的上里坑村。龙团岗北边遇天封坑而止,向东延续的山脊基本上就是天台和宁海的分界线,自西向东逐渐走低,沿途有868米的鸡冠尖,620米的茅山,绵延约15公里来到稍场地方,海拔330米,天台人称往东南的一段地方为黄泥山岗,宁海人叫王爱山。

  松门岭是王爱山的一条岭,上岭就是踏在了王爱山的土地上。徐霞客游记前中没有提及王爱山,后记是登松门岭,过王爱山,饭于筋竹岭庵,从岔路算起是三十里。如果从松门岭脚算起,走到筋竹岭庵是二十里。结合两篇游记分析,筋竹岭庵当在稍场路廊地方。徐霞客在王爱山上走了二十里,来到筋竹岭庵,认为此处是王爱山尽头,所以用了“过王爱山”。

  现在宁海的大路下村城乡公交车站旁边,立有徐霞客开游古道遗迹之六台岳之东门王爱山。

  王爱山最早称蒋山。史传蜀国后期名将蒋琬之子蒋硕在蜀国归晋后辗转来到桑洲岭头上方山中隐居,后裔将栖居之山称为蒋山,时为西晋泰始二年(266),至今有1700多年,所居地方是宁海县最早的村庄之一。南北朝梁天监某年,蒋氏后人蒋政舍宅建海云寺(后称永乐寺),迁居海游塘边。到了南北朝祯明三年(589),陈后主陈叔宝被隋文帝杨坚推翻,其子吴兴王陈胤带家人逃难来到蒋山,喜爱而定居,因人多势众,占有天时地利,山名改称王爱山,传至今。

  路是人走出来的?人多路大,人广路远。蒋氏开发了蒋山,陈氏拓展了王爱山。陈太建七年(575),智者大师来到华顶山下创立天封寺(时称灵墟道场),构建了连接桑洲的出海通道,因而永乐寺也开始传智者教,讲天台宗。

  解放初,人民政府调整行政区域,乡因山名,桑洲岭头至稍场地方的10公里山岗台地称王爱乡,石闸岭脚至龙团岗的15公里山北之地及望海尖以东至白溪的混水溪两岸高山峡谷地方称冠峰乡。后来两乡曾并入白溪乡和桑洲人民公社,1961年两乡结合成立王爱人民公社,1983年改称王爱乡,撤扩并后属岔路镇。因此,把原冠峰乡的地方也称王爱山,与地理学家徐霞客的见解格格不入。

  王爱山上的古道犹如一条平静的巨龙,在300余米高的山岗台地上逶迤向东。随着历史的发展,人口增长,山岗两边的村庄越来越多,村际之间自然有路道相通,山头古道就成为纽带把远近串连。王爱山东头,东南下桑洲的古道叫桑洲岭,现在有公路更方便;东北下岔路的古道,据传最早就是永乐寺北边的红岩山岭,岭脚的村庄叫“渡头”,渡过白溪,岔路街近在眼前。也因为桑洲岭头的公路,现在的红岩山岭不复存在,甚至连名称也被人们遗忘。王爱山古道北边沿线村庄,史上几乎都筑有下山至白溪的路道,本人行走过的就有许多条,如稍场至白溪水库岸腰部的龙潭坑岭,至水库大坝的山官庙岭,岭头陈至白溪的三望岭,高塘至白溪的十八曲岭,以及霞客古道松门岭等。

  历史上,从岔路街经王爱山进天台县城,最近便的就是走松门岭。不知松门岭筑于那年,但它开通后自然就取代了红岩山岭成为台宁两县间官道,车水马龙千百年。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桑泳线公路开通,王爱山上的古道局部开始冷落,有些被柴草湮没、消失。

  八、筋竹庵址诸多疑

  徐霞客游记讲:四月初一日,早雨。行十五里,路有岐,马首西向台山,天色渐霁。又十里,抵松门岭,山峻路滑,舍骑步行。自奉化来,虽越岭数重,皆循山麓,至此迂回临陟,俱在山脊。而雨后新霁,泉声山色,往复创变,翠丛中山鹃映发,令人攀历忘苦。又十五里,饭于筋竹庵。

  这个“饭”,必定是中饭,当日早饭于岔路口,晚饭于弥陀庵。徐霞客于明万历四十一年四月初一(1613年5月20日)中饭的筋竹庵,历史上到底位于何处,如今成为人们永远的猜测和无限的遐想。

  新世纪初年,凭借改革开放的东风,有些热心人整修了宁海王爱山上山头程村和大路下村之间一座院落式小庙,并报宗教主管部门批准,冠以“菩提寺”的美称。又趁着宁海旅游局主张把徐霞客首游天台山从宁海西门出发的日子定为中国旅游日的设想,给菩提寺中堂大门上方挂上一块“筋竹庵”的牌匾,竟也几乎弄假成真。因为当年的筋竹庵早就不复存在,许多人就误把菩提寺当作是徐霞客中饭过的筋竹庵。到了2011年,又有经济实力雄厚的人士大破大立、大拆大建,历时三年余,把所谓的菩提寺即那座冒名顶替的筋竹庵完全拆除,用机械推平其后方的山头,兴建了一座富丽堂皇的二层楼四合院,作为新的菩提寺,又在原建筑北厢房后边新造起一幢四层的现代化楼房,把原菩提寺中堂大门上方悬挂的“筋竹庵”牌匾挂到了三楼的走廊栏杆外部。如此一来,整个新建筑群里除了这块2001年书写的牌匾还带有一点历史的色彩,其它的摆设就跟徐霞客没有了任何的关系。

  2010年,我写过一篇《筋竹庵之谜》的文章,认为那座挂着筋竹庵招牌的菩提寺小庙不可能是徐霞客中饭过的筋竹庵,因为我在开始研究徐霞客《游天台山日记》的前后,多次到过这个筋竹庵,而且发现这个筋竹庵大门右侧靠里的一间厢房中,正中坐着一位菩萨,右边墙壁上镶嵌着两块黑色花岗岩石板,石板上刻凿着徐霞客两篇游天台山日记的片断。说实在的,这是我最早看见的徐霞客游记的部分原文,以前只是听说有这么一本书。

  对于这座合法身份菩提寺、民间招牌筋竹庵的小庙,管理人员告诉我,以前的筋竹庵在这小庙下方数十米开外的地方,人们都称为奓庵,但房屋早就无存,连遗址也难辨踪影,早些年易址重建了这座小庙,因为整个黄泥山岗上没有了筋竹庵,就有人把它作为筋竹庵并送来了牌匾挂上。

  带着疑惑,我回到同在黄泥山岗上的天台的奓某村和庵后村了解情况。奓某村老人讲,过去的筋竹庵在现两市两县界碑西南边百米左右的山岙里。解放以后,因无人居住房屋倒塌被拆除,部分石料如荷花柱、石臼等东西被村民收藏,有的东西被挪用,有的东西下落不明,遗址被改造成耕地种庄稼。老人陪我到现场,只见泥土中有许多细小的瓦砾和砖渣,别无异样。老人又带我去看宁海山头程村进村公路边上的自满臼,说自满臼原先在公路下方的山塘旁边,因为修筑山塘和公路,自满臼被上抬到公路里侧安放。并说原自满臼边上有一条小路通山头程村,人称自满路,是天台宁海两县的界路,筋竹庵完全在天台境内。在庵后村,我听到了另外的故事。村民讲,历史上的筋竹庵在金竹岭头上方的路道旁边,因先有庵堂后有村子,村子立在庵堂后边,故村名称“庵后”。到了清朝,某达官贵人看中筋竹庵这块风水宝地,化大钱买下另作它用,并把筋竹庵后迁百来米搬到山岙里重建。原来如此,怪不得徐霞客在“饭于筋竹庵”后紧接一句“山顶随处种麦。从筋竹庵南行,则向国清大路。”这就充分说明明朝时筋竹庵位于岭头的地方,或靠近岭头,庵旁大路就是南下通国清(天台)的官道。

  明时筋竹庵位于金竹岭头山顶的地方,根据徐霞客游记,还能有别的解释吗。

  九、云峰和尚令客敬

  徐霞客游记讲:“四月初一日,早雨,行十五里,路有岐,马首西向台山……又十五里,饭于筋竹庵,山顶随处种麦。从筋竹岭南行,则向国清大路。适有国清僧云峰同饭,言此抵石梁,山险路长,行李不便,不若以轻装往,而重担向国清相待。余然之,令担夫随云峰往国清寺。”

  明朝时期,位于岭头山顶的筋竹庵,规模肯定小不了,可能既是饭店,亦是旅舍,还是路廊,更是有数位沙弥或老尼居住修行的庵堂。徐霞客一行至少有五人,有老徐、莲舟上人、担夫、家仆、向导,担夫或家仆可能还不止一人。再加上云峰和尚或其他路人,筋竹庵食堂的锅灶可能是三眼灶,做饭人员可能有数人,或有僧有俗,烧火、煮饭、炒菜、泡茶等,均得有人各司其责。筋竹庵里,厨房跟饭堂肯定是分开的。厨房的规模不小,饭堂的空间更会宽大,至少能搁下二张桌子或更多。因为古代饭堂或中堂里摆放的饭桌一般为四方木板桌,桌子四边各放一条三尺凳。有钱人家请客会用八仙桌和油漆过的凳具。筋竹庵处于天宁古道的最高点,是两县的交通枢纽,必定车水马龙,必定路人可饭可宿,规模能少吗。

  徐霞客中饭于筋竹庵,他们数人占一桌合情合理,云峰和尚(可能还有随行人员)应该是另有一桌,所以游记讲同饭没有讲同桌。开始徐霞客并不认识云峰,但徐霞客知道天台山、知道国清寺、知道国清寺里住着和尚,因此,在筋竹庵偶遇和尚,必定会去打招呼,也极有可能是莲舟上人先去道一声“阿弥陀佛”,然后开聊。这一偶遇和聊天,当时或许只有徐霞客等人得益,但400年后,徐霞客成为游圣,云峰和尚却理所当然成为了游圣的导游。

  国清僧云峰和尚知识渊博、性情豪爽,不但对徐霞客的问题有问必答,而且还积极出主意想办法提建议,指出从筋竹庵至石梁路程80里左右,山高路险,行走不便,应该轻装前进。徐霞客晓得天台山四万八千丈,上松门岭舍骑步行,领略过登山的艰辛,故对云峰的主张言听计从,令担夫挑行李随云峰南下先行去国清寺,其他人就石梁道北上去观天下奇瀑。

  徐霞客在天台山的华顶和石梁游览了数天,于四月初四日傍晚走进国清寺,大概在云峰的参与下安排好住宿和夜饭以后,同云峰商量游程计划。游记讲:日暮,入国清,与云峰相见,如遇故知,与商探奇次第。云峰言:名胜无如两岩,虽远,可以骑行。先两岩而后步至桃源,抵桐柏,则翠壁、赤城,可一览收矣。在筋竹庵,徐霞客同云峰只是偶遇和初交,但云峰和尚肯定走过石梁道,可能不止一次,所以山况路道相当熟悉,才提建议轻装前往。徐霞客实践过石梁道以后,对云峰和尚相信和佩服有加,故第二次相见,就“如遇故知,与商探奇次第。”云峰和尚更是痛快,不但帮老徐出主意、订计划、排行程,而且不顾天有雨色,亲自陪同徐霞客一行旅游了数天。初五日,游明岩、宿明岩。初六日,游寒岩,找桃源,宿平头潭。初七日,游桃源,琼台双阙等处,回国清寺住宿。初八日,游赤城山诸景,宿国清。初九日,离天台国清寺,赴温州雁宕山。

  徐霞客首游天台山,历时八天,初一同云峰初见就听其建议,获益非浅。接着一连四天均在云峰陪同下游天台山。初九动身去雁宕,云峰必定相送,可惜游记无记。

  作为游圣的导游和故知,国清僧云峰和尚的历史如籍贯和年庚等情况如今却无考。我翻过《国清寺志》,无云峰的记录,内第六章历代名僧和住持中第六节明代名僧里,亦无云峰。还问过国清寺的几位现任负责人,他们对400年前的云峰和尚无可奉告。不过有几点可以设想:一,云峰可能是江苏人,老乡见老乡,同徐霞客一见如故,语言沟通方便。二、在天台山时间较长,好游山玩水,熟悉各处路道和景点情况。三、在国清寺可能是中层干部,有行动自由的自主权。四、时年五十岁上下,身体健康爱活动,但二十年后徐霞客再游天台山时估计已圆寂,否则后记中除了回忆还应有再相会之笔。

 

  佛宗道源天台山,热情好客天台人。天台山第一导游云峰和尚为后人做出了杰出的榜样。\

稿源:   编辑: 刘程程   责任编辑: 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