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漫 话 寒 山(下)

2015年11月11日 08:45  www.ttxw.cn   [ ][打印

  ◇胡明刚

  我一早起来,在寒山湖夏日微凉的晨风中,于木屋前的观景台上,尽情欣赏山中的平雾和明波,在一个个美梦中苏醒。空气清新,万物更生,我的思绪更顺畅,身心更轻松,胸襟更豁达。当朝阳在山顶云雾中探身,一片温暖之光洒在我脸上的时候,梅东灶就在小木屋门口远远地招呼我了。

  梅东灶的名字土得掉渣,但实在,富有诗意,房屋锅灶,砖土垒成的,墙上烟囱透出袅袅炊烟,梅花在窗外开放,太阳一样灿烂,充满乡村的无限诗意。几经交谈,我们成为知己朋友。我们同是山村农民,在自然山水和生活情感方面是非常接近的。梅东灶是方山脚下方岩村人,经常去方山顶拜谒胡公庙,对当地的民俗和民间文化尤为熟稔,后来当过公司的保卫科长,在寒山湖上撑过船,也在外地开过武馆,也搞过装修工,曾经像我一样漂泊江湖。现在他是寒山湖的特色导游,能唱歌,能跳舞。有外地客人来,为他们带路,在十里铁甲龙、后岸、张家桐、寒山湖、涂鸦村等四处转悠,走寒山石径,去娄金岗,在竹子搭成的观景台上白鹤亮翅,在村口老树上金鸡独立,在路边石头上布裘破敝,扮演寒山子,敲打竹筒,用天台白话念诵寒山诗,但念诵最多的是,自己即兴创作的自来曲。朋友说是顺口溜,我说是竹枝词,就像老虎灶上烧开的茶饭,味道很纯,饶有自然真趣。

  寒山湖因为梅东灶,显得更有活力。人们都说他是寒山一大宝。其实在寒山,类似他这样的宝很多,比如陈兵香,出口成章,四句八对,但不会写;梅东灶则会说会写,不是写在石头上,而是写在手机里,发在微信上。他建了几个群,其中有一个山歌群。几个朋友一唱一和,许多人都被吸引过来,大家一到寒山,就找梅东灶,远近高低,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大名。他扮演寒山子,情趣盎然,曾经唱到了杭州去。

  吃了早饭,梅东灶陪我与胜前两家,驱车到涂鸦村。一路上梅东灶都在翻手机,在群里发顺口溜。他翻出他的诗作:“神秀天台鱼米乡,群山环绕景色佳。飞瀑如布到处挂,奇花异草遍地长。静如处子寒山湖,休闲徒步宿茅庐。世界各地游客来,独领风骚是天台。”他的诗歌充满对家乡美景真挚的热爱,有一种洋溢奔放的自豪感温馨感与幸福感。

  涂鸦村名叫金满坑,名字也土得掉渣,满坑都是金子,寄托着村民的幸福愿望,可惜坐落在寒山湖西北一个山谷里,偏僻而幽静,贫穷过很久一段时间。几年前陈虹等先生选定这个村庄,开始艺术涂鸦活动。让它变得更加有特色活力,与寒山湖互动,吸引更多的游人,金满坑与寒岩明岩不远,寒山拾得也经常行走在金满坑附近的村道上,兴之所至,就随手在竹木石头岩壁和农家墙上涂上诗句,留下许多佳作,有人认为,他是涂鸦文化的祖师爷。他们想,诗画同源诗情画意,此处涂鸦最为合适,村民一致支持,于是陈达桢等当地画家,率先在金满坑村农家墙上作画,后来,许多人都来了大试身手,有些是全家老少一块来的。男女老少都在墙上挥洒,书法绘画美化村庄,亲身参与其中,体会创作成功的愉悦,村里留下自己的作品,很有成就感,墙院就成了画布,村庄成了画廊。半年过去,金满坑因为乡土涂鸦活了,名声在外,有人从上海杭州一带过来,每到假日,人满为患。这可忙煞了村里人,也忙煞了导游梅东灶。

  我们在村口停下来,东灶与村民很熟悉,一路打着招呼,我抬头一望,一只山鹰雄踞在村口披屋屋顶上方的山墙,举翅欲飞,背后红日出林,前方是一棵苍劲的老树,涂鸦村竟如此先声夺人。村庄之前,两溪回合,他带我沿着右边的溪岸东行,在一家农户墙上,呈现温馨夜空意境:屋瓦之下,弯月高挂,月牙两个尖角上,垂下两根绳子,系住窗台,成了一个惬意的秋千。人们坐在窗台上,手拉着绳子,就倏地荡到云端去了。小孩子高兴,年轻的情侣更喜欢,在这里“荡月亮秋千”拍照的人最多。隔溪对面,一处房子的山墙上,画了两个硕大无比的翅膀。年轻姑娘站在下面,双臂展开,翅膀就舞动飞扬起来,把她们化成了翱翔空中的天使。这两处,成为涂鸦村无可替代的标志画面。

  在涂鸦村行走,总是让人意想不到的惊讶。轰然一声,有一头恐龙,或一只猛虎破墙而出,向你冲来,令你魂飞魄散;有一头怪兽,猛然在墙中探出头来,让你们走进他张开的血盆大口中。一架飞机坠落,火光冲天,大家在下面狂奔,在惊悚中得到愉悦。无论是作画和画下拍摄互动的过程,都是一种独特的刺激,一种感官和精神的狂欢。

  涂鸦村的山墙廊下和路边溪石,只要有空的地方,都涂满了各种风格的绘画,从古代岩画和现代的动漫,从幼稚的童趣画到传统的年画,甚或现代抽象风格的,一应俱全。墙上,行走在花丛中的一群村姑,边歌边舞,花丛与野地的草丛连成一片。人好像走进了画中,又好像从画中走出来。彩色金鱼游动,猫和老鼠在悠然对弈,藤蔓在墙上缠绕,顶着灿烂的花朵,航船在大海驶向一片霞光,鱼儿穿梭,婴孩躺在星空被下酣然做梦,少女与小猫坐在木架子上钓鱼,女巫骑着扫帚在空中飞行,美人鱼在大海静卧遐想,大漠敦煌的香乐神悠然飞天散花,年轻情侣在美好的时刻许愿相爱,崖壁上,唐僧师徒行走取经途中。山墙上画上荷花和寒山拾得,绘有寒石山村景,民间乡土风味十足,体现和合文化的精髓。

  不久前,这里举行了首届涂鸦大赛,让村庄中的老屋墙壁充满了更多艺术活力。金满坑村大多是老房子,要涂只管放手涂,那些房子闲着,但一涂大家都来,文化提升了,经济发展了。既然出名了,县外省外国际友人也纷纷前来,参与自然山水村落的艺术创作中,乐而忘返。渐渐地,金满坑农家乐比肩接踵开起来了。原先一般新房子是舍不得涂鸦的,而现在村民觉得,涂得越多越光荣。有人难免要问,金满坑村庄涂满了,没得涂了怎办,我想经过几年,一些画被自然剥落,可以再画新的,当然标志性的几幅画还是要重画保留的。金满坑里面还有村庄庙宇,房子很有特色。几个正在涂鸦的朋友在脚手架上挥洒,他看见我向我打招呼,原来是搞平面设计和艺术策划的许绪印,他曾在中国美院接受过两年的专业培训,正在墙上画千手观音,村庄上有一些画,是他与王英枪的作品,他们把自己的思绪像盖章一样印在墙上,或如枪一样射在墙上,一个村庄就像白纸一样,好写最美的文字,好画最美的图画。忽想到,街头镇有个别名,叫做嘉图镇,这嘉图也是好涂有图。好涂有图,好图有涂啊!我们应该想,如何做到真正的好涂有图,好图有涂呢?

  涂鸦村出去就是磐安的方前镇,原先也是天台管辖的地盘,本是偏僻地方,但有古道贯穿其间,直达磐安东阳,寒山拾得也经常穿越这里的山间石径,此乃寒山诗歌中的寒山道,展开唐诗之路最精彩的部分。这条诗路从石梁飞瀑华顶峰和国清寺那边延伸过来,经过寒岩明岩和金满坑,一直蜿蜒西去。东灶说,附近孟湖岭就是因为孟浩然走过而得名的。走在山道上,他用本土山歌曲调来唱寒山诗,别有风味:“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涧滨。啾啾常有鸟,寂寂更无人。淅淅风吹面,纷纷雪积身。朝朝不见日,岁岁不知春。人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我们边走边唱,在自然风光和诗意中得到了身心的放松和解脱,一路上看山林岩泉听水声鸟声,拾取诗歌妙句,足以抚慰平生。这诗路已经穿越地理上任何的疆界,超越思想上任何的樊篱,已经通向国外,我与寒山拾得,与施耐德和凯鲁亚克,与比尔波特,与走在路上的达摩流浪者相会。背着禅的行囊,寻找寒山僧踪,在空谷幽兰清香里,我们与他们携手,一道回家。

  东灶说,寒山道是最适合徒步禅的,因此,成了国内著名的旅游线路。徒步也是僧人所说的云水云游。徒步禅是生活禅,与静坐禅、空腹禅、茶禅、瑜伽禅一样,给人更多的健康和愉悦。这里本来就是徒步禅的胜地,可是,因时间匆促,寒山石径上我没有走多远,还没有深入体会到徒步禅的乐趣,多少留下一些遗憾,为了生计,我不得不回到北国的都城,投入朝九晚五的人群中。但我时常想起我的大寒山,大寒山在心头召唤着我,我的朋友都在召唤着我。

  我渴望时刻行走在心中的寒山道上,回到故乡大寒山的怀抱里去。

 

稿源:   编辑: 刘程程   责任编辑: 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