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景丽仙谷天台桃熟

2015年09月16日 08:46  www.ttxw.cn   [ ][打印
  ●姚靓靓

  夏季,一夜暴雨,空气里满是清新的甜味。早晨5点,天未大亮,我与友人站在桃源山脚仰望大山。薄薄的水雾还未散去,仿佛仙女灵动的腰带。淡蓝的天空映照浓绿的大山,一切如梦似幻。往前步行500米,有一拐角,路极狭。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当真是“土地平阔,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我一时恍惚不能自持,心想莫非真是暗入世外桃源了。这时路边一块蓝色的指示牌将我的思绪带回,上书:上宝相村。

  一个小时以后,天已大亮。我与友人信步走进村子,穿行于古宅之间的小径上,迷宫一般纵横错落,踏着脚下的青苔石阶,触摸墙上斑驳痕迹,百年的光阴随着这古宅的纹路悄悄趟过。当你闭上双眼,一种恒久而空冥的力量会占据你的心灵,让你觉得即使千百年光阴似水流过,也不会深陷寂寥悲苦之境。我想,这就是这个村子带来的永恒的宁静的力量。离开古宅,依旧在青苔石阶上拾级而上,风掠过树叶的呢喃,混着竹叶摆动发出的轻叹,泥土的芳香气息慢慢靠近,远处还有隐约汩汩流动的水声。此时,我不仅想到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我甚至有些感觉他当时所写的是不是就是这儿呢?也许,世外桃源只是靖节先生的一个梦,而倚在青山绿水间的上宝相村确是气定神闲地站在这里,宁静地、包容地、慈爱地看着我们。

  相传,嵊州的刘晨阮肇为根治乡亲们心窝痛的毛病不辞辛苦来到天台山采药,刚走到桃源山脚,干粮就已吃完。他们硬撑着爬山,终因体力不支晕倒在溪边。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醒过来,只见满天红霞照得山谷红光闪闪,暖意洋洋。哟,原来溪边长着一株巨大的桃树,正开满殷殷桃花呢!他们想,怪呀,如今已是深秋,怎么还有桃花呢?正想着,那桃花忽地一下全谢了,再仔细一看树枝上挂满了青桃子,个个有拇指那么大。随着山风吹过,桃子见风就长,顷刻之间就长得比拳头还要大,一个个鲜红欲滴。他们连忙摘下几个放到嘴边,可还没等咬,桃子就咕嘟一声滑到肚子里去了。霎那间,两人都觉得肚子里像着了火,热气直冒,马上觉得精神十足,手脚轻灵。

  原来,这桃是天上的仙桃,两仙女有感于刘阮赤忱之心特意所栽。后来,两仙女因私赠乌药被天庭责罚化做双女峰守护桃源洞。可是这仙桃的种子确已散落在桃源山……

  山里的老人说:“这仙桃啊有灵性,每当风调雨顺之年便会满山满山地出现。”

  离开村庄向上复行一个钟头,已然没有刚才那样好走的路,友人又喊着肚子饿要转回村里找东西吃。而我心里还惦记着那个关于仙桃的传说,便由得友人一起返回村里去了。这时的村庄已完全苏醒,笑意满满的大娘蹲在溪边揉搓着衣服。身形佝偻的大爷蹒跚保护着咿呀学步的孩童,旁边两只小黄狗咬成一团呜呜叫着。这时我看见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默默坐在临水的青石板上,那白发像雪一样纯白,若不是身边的友人口嚼油条的声音我还当真以为遇仙了呢。

  我有些诧异走过去轻唤了一声大爷,他见我过来摆摆手示意我坐下。“我们这个村可是个钟灵毓秀吉祥地,你知道刘阮遇仙吗?”说罢便向我讲起了刘阮与仙女的凄美故事。我趁机问起老人仙桃的事,本想得一个故事,却不料老人指了一个方向,不容置疑地说:“就在那儿。”

  我诧异地望去,那儿是上宝相村的隔壁天宫村。我心怀疑惑,匆匆辞别老人,带着友人赶往天宫村。路上友人笑道:“你何必如此执着于传说,我们都知道哪里会有仙桃呢?”我不语,或许是我对神话故事的一份执著,又或许是因为我的父亲特别爱桃,春日贪看夭夭桃花,夏日寻觅累累桃果,我不知不觉也被影响了吧。

  在绿荫道上行走并不费力,不一会我们便来到了天宫村桃花谷。果然谷如其名,漫山遍野的桃树,苍根遒劲。大小水潭列于谷底,错落有致,羊肠小道沿着树列盘曲而上,当中几只白鹭或轻舞翅膀或悠然浮于水上。乍看之下真和想象中天上的蟠桃园有些相似呢!

  桃园里并无人烟,友人随手摘下一个,拿纸巾胡乱一擦,便大嚼起来。我刚想笑他,不料他大吼一声:“真是太好吃了,绝对赛过琼浆玉露。”

  我说:“你又没喝过琼浆玉露,太夸张了吧。”

  他忽然严肃起来说:“你尝尝,不骗你。”

  我接过咬了一口,霎时明白那是怎样一种神奇。当舌尖触碰到桃肉的瞬间,所有味觉细胞仿佛被下了迷药般失去抵抗,久久的醉在桃味中不肯清醒。这味甜而不腻,似雪水一样清冽,桃肉透亮,似露珠一样晶莹;香而不妖,似微风一般温柔,又似牡丹一般甜蜜;脆而不硬,爽滑饱满,唇齿留香。“我没骗你吧”友人在我愣神的时候已摘了五六只桃,捧了满怀,香气漫溢。我仔细端详手里的桃,拳头大小,茸毛细腻,桃尖粉红,桃身有些许径状花纹,泛着红黄二色,香气清新浓郁。

  “难…难道真是仙桃?”我嘟哝了一句。

  “哈哈哈哈,是不是仙桃我不敢说,但这桃子肯定和这地方有缘。”不知不觉间我身边站了一个灰白头发的中年男子。他是这片桃园的老板,姓舒,来自三门。舒老板介绍说,这桃种名叫锦绣黄桃,原产上海,引入台州后在多地种植都不成气候,结出的果子不是酸涩就是个头太小。直到一年以前扎根桃花谷,有如神助般地生根开花,连结出的果子都比上海本地的更为甘甜爽口。舒老板说,这样的效果除了得益于桃花谷没有污染的好山好水外,想必还有红桃碧桃仙子的默默守护相助吧!

  神话故事虽不可信,却也承载了诸多美好的理想。最后,舒老板摘了一大袋桃递给我们,我们问其价钱,他笑道:“摘得不多,送给你们,就当回馈这青山绿水和美丽传说吧。” “这么好吃的桃回去哪里能买到啊?”友人哼哧哼哧地问。

  “市面上可买不到,我的桃今年大都送给这里的乡亲了。”

  “那可以带人来买吗”

  “随时可以啊,半买半送。”舒老板温和地笑着。

  坐在回家的车上,友人还在吃桃,连皮带毛地狼吞虎咽。而我仍在想,那位临水而坐的白发老人所指的仙桃就是这锦绣黄桃吗?不过一会儿我就释然了:这一人一山不就是个仙字吗,大概是老人有感于舒老板回馈山水人情的善举吧!

  承载优美传说和山水之魂的桃固然美不胜收,但青山绿水养育下的村庄和村民更让人肃然起敬。随着车辆的颠簸我昏昏欲睡,脑海中突然出现一句不知在哪儿看到的话——

  从不艳羡北上广,我在天台挺好的。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