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田岗岭村记

2015年09月16日 08:48  www.ttxw.cn   [ ][打印

  

  图/文 胡明刚

  张国良原名张明火,田岗岭人,二十几年没见他了。他虽在城里生活,但户口还是田岗岭的。他喜欢写诗,但不发表,经常把作品微信给我。

  满谷翠绿的竹林,一条清澈的山溪,几片垒砌的田地,一座隐藏于竹林中的山居。炊烟在三合院石头瓦屋上云朵一样升起,仿佛世外桃源,美极了。这田岗岭小小的村景照片,引起了大家的兴趣,都想到田岗岭村走走,品尝山间的美味,欣赏山村的风景。国良很高兴,打电话让我召集。十八个人乘了几台车,自城里赶来,先到外湖村集合,然后再去田岗岭。

  从外湖村到田岗岭,走老路大约要八里,经东峰村。东峰村离外湖三里,一个小盆地,前山有缺,东风很大,可直接与宁海双峰对望。自山缺沿岭而下,则为下深坑岭,到谷底,过溪,沿溪北岸行转一个山弯,就到田岗岭村。下深坑岭高五里,上陡下缓,我少年砍柴挖笋时,得从山谷沿岭负重而上,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尤其劳累,但无可回避。许多旅人得沿岭行走,或去天台或去宁海。此乃千年古道,经田岗岭村前,沿溪谷往东,去下深坑、麻朱潭,过白溪,便是宁海地界了。在民国期间,宁海本属台州管辖的。

  自田岗岭村后山竹林上坡,往西北方向,经后方医院遗址,可达上深坑。目前上深坑岭到东峰村已经修好盘山公路,但与田岗岭下深坑之间未修,挖笋运木还得肩挑手扛。上深坑为华峰外湖村所管,田岗岭属大同五村所辖。五村不是五个村,大小有18个村,田岗岭为其一,是浙东大峡谷腹地最后秘境。

  下深坑岭古道为天台宁海必经之途,自我家老屋后经过。我家老屋后门就是大路,负重旅行者先到田岗岭村吃一餐饭,再到我家歇息吃一顿饭或住一宿,然后下外湖岭,往山裘岭、欢岙和城里,所以田岗岭与我家一样,成为旅客歇脚的驿站。田岗岭村人很淳朴,富有古道热肠,国良和他的上辈,认识了很多过路客人,听他们讲山里山外的故事。

  外湖到东峰村是通柏油马路的,但东峰到上深坑是机耕路,几经水冲,路面坑洼,对车辆和驾驶者是一种挑战。国良引我们沿顺天大线而行,一路上山风拂面,沿路山林凝绿,竹影摇风,车行林中,阳光照耀,蝉声起伏,错落有致,每一转弯,翠峰如屏。经上王马,滴水岩脚,沿小机耕路到大湾村,大湾村民已经外出,老木屋几成空壳。屋前停车转西,沿竹林之字形小径翻上小岭,再沿小岭迤逦而下,到田岗岭村后,俯瞰凹字形的瓦屋如同元宝,坐北朝南,虽在深谷,阳光充和。其前竹林之上山峰,为望海尖,天台宁海的交界。竹林如舞,一片清幽,山溪淙淙,有竹笕引泉水至厨房,甚为清冽甘甜。同行叹道:此山村原汁原味,名副其实也。

  田岗岭村农舍,大石砌墙,上下两层,保存完好,并无破败。廊下锄头铁耙风车扁担,蓑衣箬帽蔑篮畚箕,一概齐全。主人截来一段竹梢,留枝杈稍许,系在檐下即成倒钩,挂些咸肉玉米丝瓜葫芦之类,或取竹竿制作三脚架,一头插在石墙孔中,即可晾衣晒菜,或烘焙笋干。屋后有竹棚一二,存有煮笋锅灶“淘蒸”,皆就地取材。老屋廊下放着几个蜂桶,居然有蜜蜂嗡嗡绕着8字,在四周密林里采蜜而来。厨房大老虎灶里正在烧土菜。主人早已经烧好山泉,随手在屋后采几把“六月雪”,往水里一泡,颇为清凉解渴。当日,我们就着咸菜咸笋干腊肉喝粥聊天,听张家兄弟说起山间风物,兴致盎然。

  这里山高林密,离城里较远,桐柏暴动时,红军也把这里作为根据地,打土豪斗地主。1948年12月,中共浙东临委成立浙东游击队后方医院,先在下深坑,后转移到田岗岭村后龙潭背一带竹林里。田岗岭张家父亲名叫张科标,帮助后方医院出力不少,比如与傅康龙等人搭建窝棚,把周围毛竹梢拉在一块,扎缚成屋架,上面再加上草帘,隐蔽性特强,一共搭了三个。后方医院院长吴经,年轻漂亮,毕业于上海医学院,后改名吴秀珍、吴合,她一边照顾伤病员,一边把所采中草药送给田岗岭和附近村民用,义务为山民看病,看到村姑不胜寒冷,将毛衣送给她们穿。为保证后方医院安全,武工队在长坑口、田岗岭、横路岗头、下深坑岢头等处放上游动哨;又从后勤处拿来了18支步枪,在外湖组建民兵队伍,由东峰村王加金率领。同时,在田岗岭村开设兵工厂,制造弹药修火枪,张科标的妻子也协助做饭,抬送伤员。1949年5月天台城解放,后方医院搬往临海城关,田岗岭村徐花女、范惠香等掏了粉甑底糊起饺饼筒为之饯行。田岗岭村民成了后方医院的后勤与后盾。

  说着故事,张家大姐在家里拿出几张放大装在塑封镜框里精心保存的照片。其中就有吴合和当年后方医院工作人员的合影,还有天台县第一任书记邹逸同志的照片。又有张科标生前穿军服照片,也是光荣革命战士,但后来,他和王加金、练孟庆一起,被打入另册,便始终不谈此事,终获平反。他去世时,有关人士还专程到田岗岭瓦屋里举行了一个追悼会。茂密竹林宁静小屋,发生的故事让我们听得入神。

  午后,山云骤然聚集,逐渐浓厚,少顷,雷声轰隆,雨大如豆,一阵宣泄,噼噼啪啪,如万马奔驰敲打瓦脊。雨水沿屋檐飞泻,如同瀑布,四山灰蒙蒙一片,朦胧中竹子狂舞,慷慨激昂,让人体味当年山中风雨岁月。大雨下了半个小时,天渐渐清明,对面山峰如洗,更见苍翠欲滴。渐渐地,山谷中起了丝丝缕缕的云,成群成队,遇山脊悬崖,轰然腾起。屋后乳白色的云雾自竹林中压过来,与前山之云纠合在一起,猛地炸开,就像无声战争,最终,敌我聚集在一起,无分彼此,握手言和。

  有人提议说,此景甚妙,唱个歌,我唱了一曲山歌。因离开老家很久,后面记不清,只好作罢,而张家大哥明国则唱天台乱弹,有点像绍兴戏,《龙虎斗》,赵匡胤陷河东的一段《十八悔》,唱词大概如下:悔不该酒醉错斩了陈贤弟,陶三春领人马反上金殿;悔不该带人马下南唐,两军阵前打一仗……

  此曲调高亢激昂,谱是熟悉的,听起来仿佛回到三十几年前。明国唱得情真意切,唱毕,还打了一路太极拳,以竹林云海为天然舞台背景,显得特别潇洒。

  下午三四点钟,朋友纷纷驾车回城,我与主人送上后山,回望田岗岭房屋飘在云中。主人挽留我们一家三口住宿,坐在竹椅之上,看对山一明一暗,一黄一绿。太阳下山,望海尖上空一尘不染,渐渐明亮。不一会月亮升了上来,我们就着月光喝酒,品味山中美食。张国良把刚才的事情写成了诗,尤其贴景合情:“山里小屋真清闲,绿色秀丽四面环。谷中灵气飘如纱,令人流连忘往返。哗哗雨声惊梦醒,呼呼狂风飘帘襟。夏凉浑身淹睡意,何处传来吟诗音。”

  由于田岗岭村为浙东大峡谷最深腹地,至今没有通上公路,许多游览大峡谷的驴友,徒步而来,有时会在此迷路,幸好此处可以歇脚。他们带来帐篷,或住在张国良家。田岗岭村边的竹山,不全是他们家的。别的村庄甚至城里人的都有。不通路,挖笋运输更为费力,都得肩挑手扛到上深坑或下深坑去。要是修一条路就好了,国良说,这条路大概八里长,能接通上深坑和后方医院遗址,经田岗岭至下深坑,可形成浙东大峡谷山村风情旅游环线,可以开发山区乡土旅游资源,并将红色革命传统教育融合在一起,田岗岭村也可以改造成后方医院纪念馆和山居生活展示体验基地。浙东大峡谷诸多村落比较集中,如果通了公路就可以将田岗岭与周边景点有机联结,连缀峡谷独特的自然人文景观。原始自然、质朴纯粹的深山风貌,加上周边村落、后方医院遗址等等,成为浙东大峡谷的精华所在。另外,此路能大大繁荣林农经济。此路沿线有两万多亩的竹木山林,大同五村的林农产品如木材竹笋的运输,不再绕道绿葱岢,能大幅度节省生产运输费用和成本,变得更为便捷,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视,将此路立项,田岗岭村再也不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秘境”了。诗歌是精神的,道路是现实的,俗话说,要想富,先修路,这是山民的美好愿望。

  渐渐地,夜深了,田岗岭村的水声鸟声虫声林声风声围绕耳畔,犹如母亲哼过的催眠歌,在美好的天籁中,我们无不睡得香甜。一觉醒来,太阳升起,山谷起了通红的晨雾,山脊被镶上金边,田岗岭村舍和田野都呈现在红色和金色的霞光里,让我们内心充满了喜悦,仿佛有一条金带的道路穿过竹林,铺到我们的身旁。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