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天台儒家传说(十九)

2015年08月19日 08:31  www.ttxw.cn   [ ][打印

  黄龙盘柱

  庞泮小时候,又矮又瘦,所以天台百姓至今都叫他“庞矮”。

  上面说过,他家兄弟六个,全靠父亲卖盐过日子,穷得很。没有办法,七岁时,父亲就把他送去当牵牛细佬。他人虽小,却很聪明,神出鬼没的事情样样想得出来。父母看他如此调皮,只得将他送到城里桥上姑妈家中去,叫姑妈管教他。

  庞矮哪里受得了管束,没多久,就从姑妈家跑回家里。父亲很生气,用竹鞭打他,又将他赶回城里。

  从家里到城里将近30里地,等到进了城门,赶到姑妈家门口,天已经黑了。他怕进门又遭姑妈打骂,在门口徘徊了许久,心想还是到城隍庙住一晚,明天再想办法吧。

  进了城隍庙,看到一张高高的供桌,桌前罩着锦缎的桌围。他掀起桌围,钻进供桌底下。走了几十里路,又冷又饿,不知不觉睡着了。

  却说这天晚上,水南村有户人家的主人生了重病,请来一个“童身”来城隍庙“批乩”。香点起来,拜了好几回,“童身”都上不了岗。奇了,再烧,一连烧了六回香,“童身”还是上不了岗。水南村的妇女说,奇了怪了,难道有什么神道妨碍。点起蜡烛四下寻找。忽然听见供桌下传出轻轻的鼾声。她掀开桌围,见是一个七八岁的“癞头细”,一把将庞矮揪了出来,骂道:“我还以为是什么神道妨碍,原来是你这个癞头细。”一把将庞矮推出城隍庙。

  庞矮刚出城隍庙,童身立刻灵了,上岗了。那妇人问童身:“方才我烧了六回香,你都不上岗,这回为啥就灵了?”童身说:“大人在此,小神哪敢进来。”那妇女一惊:难道这癞头细真的是什么大人,自己刚才不但揪他、骂他,还把他赶出城隍庙,如此这般侮辱他,要是日后他来寻自己,可怎么办。她悔死了,跑出城隍庙寻庞矮,外面黑黑的,哪里寻得到。

  却说庞矮被赶出城隍庙,沿着城隍巷向前走去,这三更半夜到哪里去呢?没办法,只得回桥上姑妈家。

  姑妈家大门紧闭,进不去,幸好旁边有个小洞,庞矮侧着身子钻进去。无声无息地摸到堂前。姑妈家是桥上富家,堂前是青石板铺地,没处躲藏,只得盘在屋柱脚睡去。

  第二天早晨,姑妈和姑丈起来,都说自己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条黄龙盘在自家堂前屋柱脚。两人不相信,一起来到堂前,哪有什么黄龙,原来是自己内侄庞矮盘在屋柱脚睡得正香。

  姑妈气死了,追上去就想把他揪起来,姑丈是个明白人,赶紧拉住她,说“这庞矮看来真不凡,将来也许有大出息,我们还是送他去读书吧。”

  姑妈点头同意。

  从此,姑妈就送庞矮读书,终于成了四面八方闻名的神童。

  (陈爱金、庞方海口述庞慧月搜集记录曹志天整理)

  救人得风水

  现今,在天台城关华光巷,还保存着一片幽雅精致的明朝古民居,这是曾任明朝工部左侍郎张文郁的故居。

  张文郁,字从周,号太素。茅园(今莪园)村人。明天启二年进士,授工部主事。天启五年,因重建皇极、中极、太极三殿有功,升工部左侍郎。辞职还乡后,曾倾家产,犒赏明将方国安军,使全城百姓免受兵难。后来隐居桃源,以著述自娱,著有《度予亭》集等。死后葬在宝相村,其墓现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在民间,至今流传着许多关于张文郁的传说。这里就说一个“救人得风水”的故事。

  张文郁还未出生时,家里很穷。他父亲替人挑脚担,母亲纺棉花,加上兄弟姐妹多,到了春荒不接时,常常连麦碎粥都吃不上。

  有一年冬天,天特别冷,他父亲从外面挑脚担回来。刚走到村外边的路廊,听见一阵呻吟声。他父亲进了路廊,只见路廊里面墙角下躺着一个人。这时天快要黑了,他父亲走近一看,见这人年纪很大,衣衫褴褛,一双烂脚,流脓出水,实在可怜。

  张文郁父亲问:“你是哪里人?要到哪里去?”

  那老者冷得发抖:“我是临海大石人,讨饭讨到这里。好心人,有饭给口吃吃,我双脚烂得走不动了。”

  张文郁父亲是个善心人,说:“你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回家给你拿点吃的。”

  说完,赶紧回家,对老婆说,路廊里有个老讨饭人,烂双脚,走不动。天又这样冷,看看就要饿死冻死。

  张文郁母亲也是善心人,立刻从锅里舀出一碗热粥。又叫张文郁父亲拿来一捆稻草,一床旧被,送到路廊里。那乞丐吃了粥,也不说声谢谢。

  张文郁父亲回到家中对妻子说:“那个讨饭人可怜是可怜,只是不大懂礼貌,我们待他好,他连句客气话也没有。”

  张文郁母亲说:“施恩不图报,何况我们只做了一点点好事。”

  接着几天,张文郁父亲天天给那乞丐送饭。他们自己吃粥。却特地煮饭,做麦饼给讨饭人吃,还挖草药为他医烂脚。

  大约过了十来天。这天,张文郁母亲又去送饭,路廊里的讨饭人没有了,叫了几声也没人应。走进里面一看,只见路廊角落里堆着饭食和麦饼,都是自己前几天送来的。

  张文郁母亲觉得奇怪,走到外面寻找,也不见踪影。忽然眼前金光一闪,定睛看去,前面叫“龙头架坎”的地方放着一顶乌纱帽。她走过去看,却又没了。回转路廊看,又在那里了。如此三次,都是这样。

  张文郁母亲回到家中,想前想后,想不出所以然来。晚上,丈夫回家,张文郁母亲把今日碰到的怪事跟丈夫讲了。夫妻俩仔细一想,这老讨饭一定是神仙变的,前来试探我们的心。张文郁父亲说:“龙头架坎地方搁乌纱帽,风水一定好,我们何不把老太公坟迁到那里。”

  夫妻俩说干就干,第二日就把老太公坟迁到龙头架坎。第二年就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取名张文郁。

  (张道秀口述严永谊搜集记录曹志天整理)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