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两片梅花煮诗成

2015年07月22日 08:37  www.ttxw.cn   [ ][打印

  陈翥/摄

  清寒远去,时已入梅。

  暴雨如注,灯火阑珊,窗外一片迷蒙。

  嗅着杯中龙井的悠悠清香,脑子不合时宜地迸出这样的一行诗句:“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

  南山和北山遥遥相对,却经常出现在不同的城市里。我的家乡浙东天台雷峰崔家村原来就隶属于南山,山上多松柏、茶树、梨树,少梅树。每当我想起那些后悔的事时,家乡的南山上却没有梅花可落,唯有百亩的梨花含着泪。

  杭州有南山和北山,更有孤山可赏梅。孤山四面环水,满山叠翠,幽静异常。宋代林逋阅尽人世百态后,定居于此,一筑草庐,三分田地,墙角有数棵梅,门前应该还有很多仙鹤。晨眺白堤,暮看雷峰塔的夕阳,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世间破事,随风而去。“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夜黄昏”。暗香浮动的时候,真的没有苏小小一样的红衣佳人踏雪而来吗?

  我不信就没有女子读不懂他的才情。西子湖畔,桨声灯影里,莺歌燕舞,繁华艳丽。她,或许人比黄花瘦,或许没有看透红肥绿瘦的聪慧,或许有“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叹。他,历经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在频频疏离的月色中沾染了梅花的傲然,在西子湖上的水雾中迎来一个个破晓的黎明。“吴山青,越山青,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他的《长相思》为谁而写,谁又负得起他一生的思念,如今已无从考证。是谁,是怎样的谁,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想象千年前的某个雪花落尽、梅花盛开的冬日,一袭红衣的她曾经前来敲打他的心门。于是,我也就懂了林君复的墓里为何有一件玉簪。纷扰散去,是否还有人记得,那诗,那人,那落寞。

  那一袭清瘦背影,于秋雨中解读如烟之寂寞,如西湖上的薄雾缓缓飘过。那些早已丢弃的遥远,难道还在孤独地徘徊等待?如果说蹉跎后有凌乱的斑驳,他白发下的忧郁该如何绽放?我似乎看见了千年前的他踯躅在梅花下,一个字一个字吐出:“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明月高楼休独倚,清风一笑化心无。寻寻觅觅,无声无息,风的指间,白驹招摇过隙,游荡了千年的云影,终于停歇了他孤独的脚步,恰似一只蝴蝶,误入了红尘。

  千年的孤独,我不懂太多,唯有《浣溪沙·梅》一曲记录之:

  雨卷珠帘半掩门,潇潇暮雨觅芳痕。折取一支寄君存。一窗轻寒笼傲骨,两片梅花煮诗成。但凭暗香认前尘。(崔天送)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