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再走霞客路 三论弥陀庵

2015年05月27日 08:30  www.ttxw.cn   [ ][打印
  ● 奚援朝

  明万历四十一年四月初一(公元1613年5月20日)早晨,徐霞客从宁海梁皇山起身,途经岔路口、渡水母溪、登松门岭、上王爱山,中饭于筋竹庵,又三十余里,抵弥陀庵。徐霞客等人就住宿在弥陀庵。19年后,明崇祯五年三月十五(1632年5月3日),徐霞客再游天台山,从岔路口出发,共三十里,早早就中饭于筋竹岭庵,饭后陟山冈三十余里,又来到弥陀庵,未想昔弥陀庵亦废,人去楼空……

  这个弥陀庵,到底位于何处,400年后,人们把它当作一个谜。多年前,本人千辛万苦找到弥陀庵遗址,写过一篇《弥陀庵之谜》,为历史上的弥陀庵所在地提供了依据。2013年,《重走霞客路、再访弥陀庵》发表,引来许多专家学者,争相带着徐霞客游记到泳溪乡杨家岙村北山坳中看望弥陀庵遗址,基本肯定了这处离筋竹庵约四十里,距天封寺二十里、附近两县村民口口相传、代代相传称之为弥陀庵的地方,就是徐霞客书中的弥陀庵所在。

  但是,因为游记中有昔弥陀庵亦废,现今遗址上又没有任何房屋,难免有人对这个弥陀庵持怀疑态度。也有少数人持地方主义思想,总觉得弥陀庵应该在宁海县境内。因为历史上筋竹庵在天台县境内,弥陀庵再在天台境内,好像面子上过不去,所以就移花接木,乱找弥陀庵。2014年,本人又数次上王爱山,登鸡冠尖,走弥陀庵遗址,也曾从华峰经三条村至杨家岙上弥陀庵,还有一次上风箱岭、转姜桶山村至宁海上里坑,翻过杨家岙岭,下到弥陀庵遗址。沿途走访老人,完全肯定徐霞客书中的弥陀庵非此莫属。

  徐霞客就石梁道进入天台山,这个石梁道开头部分路段处在宁海天台交界处,游记讲饭于筋竹岭庵,其地为宁海天台界。根据游记分析,筋竹岭庵就是现稍场的地方。徐霞客在此开始陟山岗三十余里,直至弥陀庵。徐霞客讲弥陀庵在万山坳中,上下高岭,路荒且长,因是雨后抵达,泉轰风动,路绝旅人。本人第一次找到弥陀庵时,也是雨后不久,从杨家岙上山,右边山坑泉轰瀑鸣,凉风习习。找到遗址后,在牧羊人指点下,从遗址后方小路上行去泗洲堂,走不远,便有一条小山沟,水流淙淙,流经弥陀庵左边而下,汇入庵下山坑,再流进泳溪上游的灵坑。

  我一直认为石梁道是以寺院为主修筑的佛门之道,初成时间应在南北朝时期。因为那时佛教盛行,智者大师在华顶峰下首开天封寺,蒋政舍宅在蒋山桑州岭头建成永乐寺,后来永乐寺传智者教讲天台宗,寺院有了很大发展。到了公元589年,陈后主陈叔宝被隋文帝杨坚推翻,其曾封为吴兴王的儿子陈胤带家人逃难来到蒋山并居住下来,只因占有天时地利,山名改称王爱山。寺院之间和山民百姓为了交通方便,必定要修路,把路道修在山冈或山脊附近,估计是寺院为了和尚们少打扰百姓,而道路又能串连起两边山腰间的村庄,造福村民。为了路上能有个休息的场所,二十里左右设立一座小庙小庵,便于僧侣及行人可饭可宿,如天封寺至弥陀庵二十里,弥陀庵至东庵二十里,东庵至筋竹庵二十里,筋竹庵至永乐寺二十里。沿途路上那三座块石券成的路廊,更说明是佛门杰作,因为大师们戒杀生,认为植物也有生命、有灵性,少砍伐也是修行。实际是环保意识。天台山各寺院的和尚,一直在坚持这种认识这条戒律。这种就地取材,千年不倒的路廊,北山的大同岭还有4座,天封岭还有2座,传说这两条岭道都是寺院整修的。

  天台知名堪舆师许先生在考察弥陀庵遗址环境后,称赞其地真是五凤朝阳的好地方,先人英明好眼力。为什么叫弥陀庵,源自阿弥陀佛。说明当时前后左右无村庄,说明和尚虔诚以佛名称庵名,说明古道是佛门之道,说明庵堂中住有沙弥或老尼。据资料分析,古道筑成在南北朝时期,弥陀庵建成当在同一时期,沿途庵堂是和尚们行路来往的驿站,可饭可宿。弥陀庵下方的杨家岙村,据天台县地名志,宋末才立村。据宁海县地名志,泗洲堂北边下方的上里坑村,李姓在明初迁此居住。有特殊意义的问题是,泗洲堂通上里坑那条目前乃完好的石阶岭道,上里坑村民都叫它杨家岙岭,因为这条岭道是杨家岙人修筑的,上里坑人感恩不忘本,数百年来就这么叫下来,传下来。我在杨家岙听人说过,杨姓人最早居住在上里坑,修建房屋,开垦田地砌筑道路,具有相当规模,后来发现山冈南坡山岙地理环境自然条件更优越,就有人家搬到南坡地方开发山林定居下来,随着搬迁人口逐步增加,村名叫成杨家岙。到了明初,李姓人来到上里坑时,杨姓人可能搬完或只留下很少人口,李姓人重新建设村庄,确立村名,但对于早先修筑的通向泗洲堂的上山岭道,仍一直叫杨家岙岭。吃水不忘掘井人,感恩戴德惠后人。

  泗洲堂直通杨家岙的岭道现在总体还不错,如果想去弥陀庵,中途得向右拐进一条充斥着柴草的小径,但弥陀庵至杨家岙的岭道相当完好。多年来一直纳闷,弥陀庵地方地理位置优美,朝南向阳,背靠高山,下有山涧,前方梯田层层叠叠,远处山林郁郁葱葱,为什么没有发展成为村庄。后来分析,这个地方是寺院设立的“驿站”,建庵时间早,杨家岙和上里坑立村时,此地名花有主,村民信仰佛教,敬重寺院,所以一直不敢有非分之想,不敢造次。徐霞客头一次到此又饭又宿,体会到深山荒寂,路绝旅人的清静,说明弥陀庵是单门独院。第二次来时庵已废,说明和尚或尼姑不在了,但也没有村民来接管。中国历史上寺院起起落落,天子圣明,寺院辉煌,皇上欺佛,寺院遭殃。也有可能或战争、或火灾、或水害、或人口等原因致庵堂衰败,但弥陀庵在后来肯定又兴旺过。解放初期,弥陀庵的破房还在,据说连同附近许多座由乱石砌成但无坟面无名无姓的古坟,在大跃进时被拆除,石块被用来砌筑水塘和梯田。无人管护的破屋,不可能存在400年。举例子说:石闸岭头的路廊,大路坳中的山厂,因为1990年大路下至兰田庵公路的开通,石梁古道开始荒芜,路廊山厂瓦碎梁霉,屋倒墙塌,遗存被植被覆盖,至今不过20来年时间。如今行走在近年重新清整过的这些古道时,无人指点,很难发现路边林丛的原有建筑。

  去年,我又多次到杨家岙和因黄龙水库而整村迁移到城关螺溪的八辽村,找许多老人打听历史情况,终于搞清楚过去欢岙乡民众到宁海办事的路线走法。原来欢岙人是爬上东门岭,再走到三条村和杨家岙村之间岢头,然后沿岢头左边山腰的横路,就可直达弥陀庵,最后顺庵后横路上泗洲堂。有一次,我们数人有山民带路,想趁此道抵弥陀庵,柴刀开路,前进了数百米,终因荆棘挡道,听从外地人建议,不得不退回岢头,下大岭转杨家岙再上岭到达弥陀庵。八辽村民到杨家岙或泗洲堂,一般是先登风箱岭,再过龙团冈,下到弥陀庵,然后向下杨家岙或横上泗洲堂。许多人都讲龙团冈到弥陀庵不过一、二里路。数百年来,直至改革开放前,八辽和杨家岙两村民众通婚习以为常,八辽的女人嫁到杨家岙当主妇,杨家岙的女人来到八辽挑大梁,回望娘家,走亲串戚,全凭这条山路古道。据老人排算,现八辽村至少还有5名主妇来自杨家岙,杨家岙也有数户人家的女掌柜是从八辽嫁过来的。新世纪曙光照亮桐柏抽水蓄能电站,八辽村整体搬迁。杨家岙村修通经尖山到泳溪和城关的公路,村民大部分外出打工或迁移,千年古村百户人家的村庄仅剩数十老人,因此,弥陀庵至龙团冈那条原先车水马龙的山道,因无人行走,仅十余年功夫,便完全被柴草湮没。龙团冈上有人开发山林,近年有康庄公路直达龙团(潭)。风箱岭古道,许多路段是石砌台阶,还断断续续存在于沿线公路旁边,村民步行上山,还是小路便捷。

  风箱岭头北边的姜桶山村,过去曾经涉足,但没有再往东行。去年有一天,心血来潮,决定尝试一下往东至宁海上里坑村的山路。从黄龙水库的交通洞口上风箱岭,用20分钟走到岭头,左转机耕路,再20分钟到姜桶山,问了一下路况,踏上有许多驴迹的古道。中间看了一眼废村杨家山(村东500米左右进入宁海界),共半个多小时以后走到上里坑村。这次,在上里坑陆续碰见五个人,其中一个中年人不知道弥陀庵,其它三男一女四位老人异口同声讲:上杨家岙岭到泗洲堂,再下右边小路,走到成片梯田(荒芜)上方有水塘(干涸)的地方,过去就叫弥陀庵。山民就是山民,历史就是历史,弥陀庵就是弥陀庵。不像有些文人,既然从村民口中知道了杨家岙岭,肯定也从村民口中证实了弥陀庵遗址,但仍觉得弥陀庵应在宁海境内,否则,面子上过不去,感情上难接受。

  最后说一下横路庵。泳溪乡张家山村对面山腰上,有个小村叫横路庵,村因路边有庵堂名,简写横路安。天台县地名志如是说。这个横路庵,徐霞客没到过,也非宁海的横路庵。宁海的横路庵村,村外有一庵,庵前两条横路,故称横路庵,别名横路安。宁海县地名志如是说。宁海县地名志讲横路庵距高塘8.3公里,这大概是飞机距离——直线。现在的筋竹庵门口,有块乡道公路“0”的里程碑,顺公路,到兰田庵10.3公里,到冠峰林场11.3公里,到横路庵12.7公里,到上里坑14.7公里。徐霞客从筋竹庵到弥陀庵讲35里余,从筋竹岭庵到弥陀庵讲30里余。现在公路到横路庵村才25里,它能是弥陀庵吗?弥陀庵到天封寺20里,横路庵到天封寺,是否也仅20里?许多学者一致认为,徐霞客陟山冈30余里,肯定翻越了鸡冠尖,反过来想一想,如果徐霞客夜宿横路庵,他是先过鸡冠尖再回头来横路庵,还是先到横路庵再回头翻越鸡冠尖。这种走法,从实际上,从理论上,有天大本事也解释不通。地方主义情怀是爱国主义的基础,地方主义情思是建设地方的动力,地方主义情结是美好愿望的天性,但地方主义的主观想象改变不了400年前的历史,现在的横路庵变不成过去的弥陀庵。

  据宁海县地名志,横路庵在明朝嘉靖(1522—1566)年间立村,不管是先有庵后有村,还是先有村后有庵,这个村是数百年来一直传下来了,这个村名是数百年来一直传下来了。现在有人一厢情愿给他扣上史称弥陀庵的帽子,本村村民怎么不知道,东边的兰田庵村民怎么不知道,西边的上里坑村民怎么不知道。祖辈相传、辈辈相传,代代相传、历朝相传,杨家岙岭就是杨家岙岭,弥陀庵就是弥陀庵,当地村民实事求是,才没有时间去揣摸文人墨客的心思。游记中的弥陀庵还有许多特征,是其它地方无法冒名顶替的,如前记讲深山荒寂,可饭可宿,后记讲寂无人烟,昔弥陀庵亦废。如果弥陀庵就在横路庵村头,能是深山荒寂吗?能是寂无人烟吗?村民能让它废掉吗?除非村子也废掉了,才能寂无人烟,那徐霞客还得写上昔村子亦废。破除迷信,拆庙毁庵,解放后另当别论。

  徐霞客两到弥陀庵,头一次又饭又宿,第二次无饭无宿,留下深刻的印象,故书中有详细的描述,只有根据游记,才能找到真正的弥陀庵。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