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天台儒家传说(十四)

2015年01月05日 15:24  www.ttxw.cn   [ ][打印
  巧医红眼

  清朝康熙年间,天台白鹤三茅溪畔又出了一位神医,名叫庞韶九。他自幼博览群书,是一个儒医。当年,名闻台州六县,连绍兴、金华等地前来求医的人都络绎不绝。

  当时,黄岩有户富豪人家,姓管名子孝,生有一个独子,名叫管相英。这年,管相英高中举人,管子孝很高兴,酒席一连摆了七天七夜。管相英本人更是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日夜喝酒,弄得虚火上升,两只眼睛又肿又烂,像两只烂桃,疼得杀猪一样叫唤。

  管子孝请了许多中医给儿子看病,喝过不少苦药,都像倒在石头上边一样,毫无起色。怎么办呢?

  有人说:“天台有个庞神医,不妨请来看看。”

  庞韶九来到管家,仔细看了看,说:“公子的眼疾不足为虑,乃是操劳过度,火毒攻心,就是不医,不久自能痊愈。不过,目痊愈后七日之内,公子脚底必然要生一毒痈,一旦发作就将危及生命,不可医治。”

  管相应听了,惊慌万分,哀求庞韶九务必救他一救。

  庞韶九说:“趁现在痈未生出,我有一方,可散热毒,你若肯依方为之,尚有救星。”

  管子孝赶紧捧出文房四宝,叫庞韵九开方。

  庞韶九提笔写道:“独居静室,正襟危坐;屏心息虑,一念不生;先以左手劳宫穴擦右脚涌泉穴36遍,再以右手劳宫穴擦左脚涌泉穴36遍;每日擦足81遍,7天之后,再行复诊。”

  庞韶九走后,管相英为了活命,真的杜绝一切应酬,不吃荤腥,不近女色,每日息心静坐,按庞韶九说的办法擦脚。

  七天后,庞韶九来了。管相英说:“这七天我依先生吩咐擦脚,一点不敢懈怠,目疾已经痊愈,只不知那要命的毒痈还要发否?”

  庞韶九笑起来:“公子,实话对你说吧。七天前,我说你要发毒痈,那是一句假话。只因公子是富贵中人,事事如意,别的你都不怕,只有死才使你可怕,于是我就用死字来警醒你。若不如此言说,公子能如此重视我的话,屏绝一切干扰,息心静坐吗?你净心独坐,以手擦足,心火自然下行,心火下行,目疾自然痊愈了。否则,公子处富贵之中,依旧大鱼大肉,声色犬马,心烦气躁,一烦躁,心火就旺,火一旺,目疾愈剧。要是那样,即使是神仙再世也无济于事啊。“

  管家父子听了,恍然大悟,连连叹服:“先生真是神仙哪!”

  (孙美妹口述曹志天搜集整理)

  对倒三老倌

  齐召南神童的名声传出去以后,有的人称赞,有的人不相信:啥,七岁能对对,八岁能作诗?难道天台真的有文曲星下凡?

  其中有三个老秀才,一个姓杨,一个姓林,一个姓马,都是吟诗对赋的好手,平日里自以为天台县内舍我其谁呀。一天,他们碰在一起,说起齐召南,一个个大摇其头:不信,不信,实在不信。于是约定如果碰见齐召南,就难难这个小鬼头。

  却说这年正月初一,齐召南吃过五味粥,穿着平时难得一穿的蓝布长褂,准备到外婆家拜年,刚走过城隍殿前面,碰到三个老秀才。城隍庙正月初一烧香拜佛的人特别多,齐召南在人缝里钻,抬头看彩灯,没提防碰在姓杨的老秀才身上。

  老秀才把齐召南拉住,抬起手,想教训教训这个小孩。旁边有人说:“老先生,打不得,他是神童齐召南呀。”

  一听是齐召南,林、马两个老秀才围了过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杨老秀才拉住齐召南不放,说:“齐召南,你一个神童,走路乱撞。今日碰到我们,你只要对出我们的对,我就放你走,否则要在众人面前学三声小狗叫。”

  “好啊,你出对吧。”齐召南说。

  杨老秀才想羞辱一下齐召南,吟道:“一条小白鲞。”

  齐召南立即应了回去:“三只老乌龟。”

  林老秀才见齐召南对得工整,挤上来说:“大雪小雪雪叠雪。”

  齐召南又对回去:“端阳重阳阳接阳。”

  马老秀才见还对不倒齐召南,望着面前的城隍庙,说“城隍庙中拜城隍。”

  齐召南对道:“九龙寺里画九龙。”

  三个老秀才听了,齐召南不但对得工整,对得敏捷,而且意义都比自己的好。

  从此,对齐召南刮目相看,说文曲星老真的降落天台地了。

  (傅宝地口述胡明刚记录曹志天整理)

  龙山拜师

  陈桂芬十三四岁时,武艺已经很好了,不但同年龄的孩子要他不得,连二十几岁的小伙子也很少能上他的擂台。可是他的父亲深知他只有一身蛮力,缺少内功,准备送他到龙山武书院跟原太平天国虎贲将军洪士勇学习。

  陈桂芬年少气盛,认为自己天下第一了,听说父亲要他拜洪士勇为师,心中不服,想先偷偷去试试再说。那老头果然有武艺,就拜他为师;否则,就不去。

  这天,他领了五六个小伙子,来到龙山。走进山谷,静悄悄的,寻到里面,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坐在一株梅树下。这时是五月初,树上杏梅正熟,一个个金黄金黄的。小伙子们拾起石块砸树上的梅子。只见一块石头掉下来,眼看就要掉在树下老头的头上,老头不慌不忙用手指一捏,接住了一块,又一捏,又接住了一块,那些掉下的石头都被给他捏住了。陈桂芬看呆了:看不出,这老头有本事。不禁走了上去,这时,一只苍蝇飞来,老头看也不看,伸出指头又一下子夹住了,顷刻之间,就夹住了五六只苍蝇。

  陈桂芬服了,上前作了一揖:“老伯,对不起,我们刚才想吃梅,差点把石头砸在你身上。”

  老头一笑:“没关系,要吃梅吗,容易得很。”说着,两掌朝上一托,梅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吃吧,尽管吃。”

  陈桂芬觉得前面这位老头一定是洪士勇了,马上跪在地上说:“师父,弟子有眼不识泰山,请师父收下徒儿。”

  那老头一句话也不答,转身进了武书院,门“嘭”地关上。

  陈桂芬回到家中,把事情经过对父亲说了,遭到父亲好一顿训斥。当天下午,父亲就带着陈桂芬到龙山武书院赔礼拜师。

  洪士勇说:“贵公子是个可造之才,只是太顽皮些,好吧,叫他明天三更前来。”

  第二天,陈桂芬三更就来了。可洪士勇到大天亮才出来见他,说今天睡过了头,明天三更再来吧。

  就这样,一直试了三天,见陈桂芬每天三更都准时来到,才收下了他。

  洪士勇问:“你想学什么?”

  “就学师父向上一托,梅子落地的功夫。”

  “好吧,跟我来。”说着把陈桂芬带到书院当中一口水井旁边。伸手朝井口一伸,吸口气,再用手一抓,井水就满到井口。

  洪士勇说:“你每天都到这里练抓水。”说完,又顾自走进房中去了。

  陈桂芬是个有决心的人,从此,天天到这里练抓水,练了半年,井边的石板地都磨平了,井水还是抓不上来。

  这天,洪士勇来了,说:“桂芬,你抓给我看看。”

  陈桂芬朝井里一抓,水提不上来。

  洪士勇说:“你抓水时在想什么?”

  “我想把水抓上来。”

  “错了,你要注目凝神,一点都不想。”

  陈桂芬照师父说的,注目凝神,一点也不想,手一提,井水果然抓了上来。

  洪士勇说:“徒儿,你成功了。世上的事,不管是习武,还是干别的,没别的诀窍,只要做到心无旁骛四个字,就能成功。但要记住,有了本事,不能胡作非为。”

  陈桂芬说:“师父放心,弟子牢记在心。”

  从此,陈桂芬的武艺更上一层楼,当年就考了个武状元。

  (曹熙 口述曹志天搜集整理)

 

稿源:   编辑: 余赛华   责任编辑: 余赛华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