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琵琶之乡的历程

2014年11月05日 09:16  www.ttxw.cn   [ ][打印

 ◇闲云

  院中的那株芭蕉在月色中掠过那扇雕花木窗,窗内一位琴者的手指轻轻拂过琴弦,一阵琵琶声飘出了窗外,或平缓抒情,或豪放洒脱,弹得如痴如醉。阁楼下一位年轻的学生依着木柱,倾心聆听,沉醉于琵琶声中。这一场景发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天台中学的一幢小院中。只是琴者与听者都没想到接下来他们会有一段师生缘,更没想到他们的琴声日后会给天台这座小城带来琵琶之乡的美誉。

  弹琴的先生是王育和,时任天台中学主委,兼任英语教师。王育和(1903-1971),原名秉中,笔名清溪,浙江宁海桑洲人。毕业于上海麦伦书院英文系,之后回家乡创办宁海中学,王育和擅长琵琶并工于诗文,才华深得鲁迅赏识,称其为“半才子”。王育和第一次来天台任教是1938年2月,抗战时期,上海大公中学迁至天台水南村,他来天台任教于大公中学,并组织学校进步师生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大公中学停办后,他执教于天台中学。第二次任教于天台中学是在十多年之后,1951年3月他任天台中学主委,一直任教至1964年病休。王育和的一生与天台息息相关,在他的心中天台是他第二个故乡

  王育和与琵琶的情缘始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初,上海大同乐会的求艺让他与琵琶结下了不解之缘,那年他才三十出头。在崇尚高雅音乐的文人雅士支持下,上海大同乐会由郑觐文成立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其前身是1920年创建的“琴瑟乐社”。当时出入于大同乐会的都是音乐界名流,乐会培训人才,挖掘整理古典乐曲,积极组织演出活动。并致力于传统乐器的继承和改良,探索新型民族管弦乐队的创建,根据中国传统音乐改编了一批适合于新型乐队演奏的民族管弦乐合奏作品。

  就在这种环境下,王育和成为了大同乐会的一名成员,拜琵琶宗师汪昱庭为师,成为他的入室弟子。汪昱庭(1871-1951),安徽休宁县人,自幼喜爱音乐。他融合各派之长,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创立了近现代重要的琵琶流派——海派。对琵琶乐的发展,汪昱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技法上首次运用“上出轮”,他提出的“龙眼”和“凤眼”的手法确定了当今的夹弹基本结构框架。在乐曲方面,对许多古乐谱进行了修改,使之更符合当今演奏。

  在名师的门下,王育和的琵琶技艺日臻成熟,《十面埋伏》和《霸王卸甲》是他的拿手曲目,乐曲以楚汉之战为题材,铁骑纵横、呼声振天的场景在王育和琴下演绎得生动逼真,他模拟出的金戈声、鼓声、人马嘶杀声栩栩如生,听者犹如置身其中。他的另一首拿手曲是《塞上曲》,此曲以王昭君出使西域为背景,抒发了哀怨凄楚的情感。旋律深情委婉,音色虚实变化,传达了思念与怨恨相交融的内心世界。王育和曾以一曲《十面理伏》震动上海大舞台,全场为他的琴声所倾倒,在上海琵琶界他获得了名声。

  与王育和一起在汪昱庭门下学琴的还有孙裕德和卫仲乐。孙裕德的琵琶演奏继承了汪昱庭的风格,刚柔相济,推拉技法别有韵味,成为琵琶上海浦东派的代表人物。卫仲乐后来成为杰出国乐大师,民族乐器教育家,素有全国琵琶大王之美誉,为琵琶海派的代表人物。这二位同门师兄为后来天台琵琶的兴盛埋下了伏笔。

  1951年当王育和来到天台中学任教时,他背着一把琵琶,走进校门。之后在每周六学校的文艺晚会上,他常常以琵琶助兴,将晚会推向高涨。他的琴声感染了天中学子,让学生感受到了琵琶的魅力,也让校园沉浸于琵琶的琴声之中。每当王育和在学校宿舍的阁楼中弹奏起琵琶时,总有一位学生站在楼下聆听琴声,他就是袁孙翔。在听琴时,心中萌发了学琴的冲动。

  那是1955年夏日,天中高中毕业后,原想报考上海音乐学院的袁孙翔因一场大病而失去了报考的机会,却让他有机会与王育和结下了一段琵琶师生缘。家住天台城关的袁孙翔从小就喜欢音乐,父亲也喜欢弹拉吹打,时常以弹月琴拉二胡自娱自乐,他从小就得其熏陶,并私下学习三弦,这为后来学习琵琶打下了基础。虽然高中阶段袁孙翔没有听过王育和的英语课,但在周六的文艺晚会上,袁孙翔也会弹上一段三弦,王育和也认得这位学生。1956年的冬日,当他走进王育和的宿舍,说明想学习琵琶的来意,王育和告诉他学琵琶不是凭一时兴趣,而要耐得住苦。看到袁孙翔学习的决心,觉得眼前这位学生忠实而有灵气,王育和就收下了这位学生。那时袁孙翔还没有琵琶,王育和就让他用毛竹片做一个弓,绑上几根弦,先练练轮指。袁孙翔第一把琵琶就是这把自己做的毛竹弓。后来,他得知城里一位瞎眼的算命先生有一把琵琶,就从他那里买到了一把红木琵琶,只是它是坏了品、掉了轸子的破旧琵琶,他亲手修好乐器。

  首先教的是轮指,王育和详细讲解要诀,吩咐他先练上一个月再来。悟性极强的袁孙翔每天轮指不断,一个月的训练,他已将老师所教的指法练得得心应手。当他再次走进王育和的宿舍,娴熟的指法让王育和感到他没有看错眼,这位学生的确是弹琵琶的料。接下来他传授了琵琶的全部指法,袁孙翔仔细记下符号,回家苦练。王育和传授的是海派扇形轮指,五指轮在同一个点上,后来,袁孙翔所创的弧形轮指就是在其基础上的发展。在掌握了基本指法之后,就教他弹奏曲子,最初教的是《阳春白雪》和《春江花月夜》,他不但教弹奏的指法,也介绍作者的时代背景,乐曲的艺术特色,要求注重乐曲的气韵。演奏曲子要基于法而不拘于法,重在理解曲子的内涵,演奏时才能神情兼备,这些让袁孙翔受益匪浅。

  不知不觉间,袁孙翔跟王育和学了三年琵琶,1958年底袁孙翔得知浙江民间歌舞团内部招生的消息,想着去报考。当他向王育和先生谈了自己的想法之后,王育和鼓励他去投考。来到杭城的考场,袁孙翔的琵琶让老师刮目相看,他顺利被录取,成为了团中的一位琵琶手,多年的梦想得以实现。次年,筹备成立杭州歌舞团,袁孙翔转入该团,不久被委派到上海进修器乐。当王育和听到这一消息,他想起了他的师兄卫仲乐,卫仲乐时任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为琵琶大师。如果有机会得到他的指点,袁孙翔的琴艺肯定能大有长进,于是,他特意写了一封信,向师兄推荐这位学生。一向不收校外学生的卫仲乐在看了王育和的信后,破例收下了袁孙翔这位学生。在卫仲乐先生谆谆教导下,他的演奏艺术日臻成熟,最终成为了忘年知己。袁孙翔的二位琵琶老师都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著名的琵琶大家,在二位大家的门下,袁孙翔继承了琵琶海派的风格,不但打下了扎实的基本功,更为重要的是培养了理解音乐的能力,这种感悟让他在处理乐曲上有自己的风格。在上海进修时期,他还跟沈易书学习三弦拉戏。

  回到杭州,他回到了刚成立的杭州歌舞团。1960年10月1日,在杭州胜利剧院首场献演中,袁孙翔的三弦拉戏和琵琶在杭城受到喝彩。他演奏的《十面埋伏》粗犷刚劲,《浔阳夜月》则清丽淡雅。整个六十年代袁孙翔都在杭城度过,文革期间,民族乐器受到冷落,1972年,37岁的袁孙翔回到了家乡天台,在县文化馆任音乐干部。但在袁孙翔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让琵琶之声在家乡传播。于是他组建了天台第一个民乐团,那是1973年,他将天台20多名民乐爱好者组织起来,在文化馆排练演出,其中有琵琶、二胡、三弦、笛子等,民乐团的活动持续到1978年袁孙翔调离文化馆。后来天台民乐的兴盛,这些成员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一直活跃在天台民乐坛上。在此期间,袁孙翔还兼任三所中学的文艺班老师,那是平桥中学、白鹤中学和山河中学的文艺班。袁孙翔教学生琵琶、三弦、古筝、二胡等民乐,在老师的指导下,学生们不但学会了这些民乐,并爱上了这些乐器,这几个文艺班对于民乐在天台的普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1976年,袁孙翔还负责台州地区第一支民乐团,在台州各地巡回演出。每到一处都有学生求教,同时还举办了多次民乐专题讲座。1984年,天台县文联成立,袁孙翔调至文联,任副主席,继续从事他所喜爱的音乐事业,直到1993年退休。在文联的这九年时间里,天台的琵琶在他的努力下进一步得到普及,也成为琵琶在天台的辉煌时期。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一些家长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袁孙翔家中,拜师学艺。文化馆楼道角落里,几位儿童怀抱琵琶,在袁孙翔的指导下,弹奏起来了。学生们带着她们对艺术的执着,来到袁孙翔老师家中。家长也寄托着孩子成才的愿望,每次陪同,家长也成为了知音。袁孙翔强调基本训练,不但培养学生一弹一挑、一轮一扫、一吟一推,做到指法过硬,出音圆润的弹奏技巧,讲究“重而不躁,轻而不浮”。 

  详细讲解乐曲内容、时代背景和作者的情感,培养学生理解和处理乐曲的方法。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浙江民族乐坛上冒出的三位女性琵琶独奏者都是天台人,也都出自袁孙翔的门下,她们是杨剑萍、范慧英和袁蓓。从她们灵巧细长的指头奏出的一首首珠圆玉润的曲子,让观众赞赏不已,专家们都称她们是来自琵琶之乡的金凤凰。

  杨剑萍在十岁就开始跟袁孙翔学习琵琶,那时她的个子只比琵琶高一点。袁孙翔发现她有非常好的音乐素质,接受能力特别强,一首练习曲几遍就能弹下来。每天六小时以上的练琴,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苦练不辍。轮指与弹挑是琵琶弹奏的基本功,为了使自己的轮指与快速弹挑达到均匀、清晰和有力,常常经受手指红肿的痛苦。她将自己关在小楼中,没有达到老师的要求决不下楼。坚韧的意志和老师的严格要求,杨剑萍的琵琶技艺在同学中成为佼佼者。学艺五年之后的1978年,杨剑萍以一曲《草原英雄小姐妹》艺压群芳,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那年她才十五岁,成为上海音乐学院建院以来最年轻的本科生,对于她的事迹,浙江日报发表了《十五学得琵琶成》的专题文章。在上海音乐学院,她师从孙雪金,又得孙裕德和卫仲乐的指点,当年王育和先生的二位同门师兄都成为了杨剑萍的琵琶老师。孙裕德先生年事已高,杨剑萍成为他的关门弟子。让卫仲乐没想到的这位年轻学生的老师就是自己二十年前的学生,就像当年教袁孙翔那样,他又一次教起了这位来自天台的学生。他为袁孙翔的琵琶后继有人而感到高兴。

  音乐学院为杨剑萍打开音乐视野,在学习文化课的同时,每天坚持四小时的练琴。在名师的门下,她的琵琶弹奏技巧更臻成熟,对于传统乐曲有了她个人的理解,在处理方式上也有所创新。寒暑假回家时,她都拜望袁孙翔,师生在一起探讨乐曲的内涵和处理的技巧。毕业之后,她被邀来到浙江歌舞团,成为首席琵琶演奏员。她曾先后出访美国、西德、芬兰、非洲四国以及亚洲十几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一名海内外著名的琵琶演奏家。

  范慧英是袁孙翔的另一位学生,1976年,十四岁的她对琵琶一无所知,那时袁孙翔的学生杨剑萍、王玲燕等都弹得很好了。袁孙翔是她的姑夫,她父母想着让她学琵琶,几乎是逼着她学。在袁孙翔谆谆开导下,她开始学弹琵琶,没想到她一抱上琵琶就放不下了,她迷上了这一乐器。别的学生一天弹四小时,她就弹六小时。二年之后,她进入台州越剧团,任琵琶演奏员。回天台后,继续跟袁孙翔学习,孜孜不倦。1986年,在全国民间音乐舞蹈比赛中获器乐演奏二等奖,次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系进修琵琶演奏专业。先后师从孙雪金、谢家国、王范地和卫仲乐等著名演奏家和教育家。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时得到意大利吉它大师的赏识,应邀担任1989年意大利“费尔南多·索尔”国际吉它评委,她是评委中唯一的中国女性。并在罗马、乌迪纳举行过二次琵琶独奏音乐会,得到意大利和世界各国音乐家的赞叹,他们从中领略了中国古老的乐器和美妙的乐曲。

  袁蓓是袁孙翔学生中较为年轻的一位,跟他学习琵琶时只有九岁。每一节课,她父亲带着袁蓓袁莎二姐妹一起听课。几年下来,他对女儿学过的曲子都已经了然于胸。每次孩子练琴,他在旁边督促鼓励。在袁蓓读小学三年级时,杨剑萍得知中国少年儿童艺术团成立的消息,她立即将这一消息告诉袁孙翔,希望这位小师妹能入选该团。袁蓓到杭州之后,得到杨剑萍精心辅导,最后终于入选中国少年儿童艺术团,到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等国演出。1986年,十五岁的她获浙江省首届少年儿童器乐演奏一等奖,她的琵琶独奏娴熟凝练,感情细腻,博得人们赞赏。

  这三位只是袁孙翔十几年所培养出的几百名学生中的代表,其他还有如王玲燕、袁音、许亚丹、范微微、曹岚、陈思思、范雯雯和来莱等一大批出类拔萃的琵琶手。在他的心中,音乐的精神在于激情,每一位学生的成功都让他感到无比高兴。在学生的心中,他既是一位严师,又是一位慈父。袁虹是袁孙翔的女儿,她除了学习琵琶外,还精通古筝,考入天台县越剧团担任琵琶和古筝演奏员,她又是父亲琵琶授课的助手,作为辅导老师,她从中获得更深的体验和领悟,她曾在台州地区音乐节上获琵琶演奏一等奖,担任浙江省古筝专业委员会理事。儿子袁音也是从小跟父亲学琴,曾得琵琶大师卫仲乐和二胡演奏家项祖英的悉心指导,有较深的音乐功底。1985年开始多次在省、市地比赛中获奖,1994年毕业于杭州师范院校音乐系,后又考入上海音乐学院深造,师从叶绪然。1997年返回天台后,继承父亲的琵琶事业,与姐姐袁虹一起培养出一批琵琶和古筝乐手。

  几十年的辛勤培养,最终结出了丰硕成果。袁孙翔的琵琶教育得到了学生的好评,也得到了社会的肯定。先后有十多名琵琶学生考入上海音乐学院和中国音乐学院,省市艺校、高等师范类艺术系以及省内外艺术团体演奏员更是不计其数。回顾自己所走过的琵琶教育道路,袁孙翔认为培养音乐人才首先老师要具备琵琶流派的传承和创新。教学中要一丝不苟,视学生为自己的子女,将自己所拥有的知识全盘托出,不留“杀手锏”,并要因材施教,对乐曲、乐段、乐句乃至一个音符都不轻易放过。每一位孩子的成功需要家长的配合,社会的支持,一起学琴同伴的鼓励和帮助。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天台的琵琶渐渐在全省乃至全国都有了一定的名声,琵琶之乡的美誉就不知不觉传开了。1992年在一次省民乐比赛的汇报演出中,琵琶专业组、业余组和少儿组的三位一等奖获得者同台演奏,让观众惊奇的是这三位获奖者都来自天台,都是袁孙翔的学生,她们是专业组的杨剑萍,业余组的范慧英和少儿组的范微微。同年,浙江电视台专门赴天台拍摄专题片,宣传天台的琵琶热,专题片的片名就是《琵琶之乡观琵琶——访袁孙翔和他的学生们》,专题片播出之后,天台琵琶之乡的美誉就更加深入人心。之后,许多媒体都对袁孙翔的事迹作了报道和宣传,中国妇女报英文版、浙江日报、台州日报等都有介绍他的文章,同时,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的许多教授和专家来天台欣赏袁孙翔的琴艺。面对这一切,袁孙翔非常淡定,默默地继续着他的琵琶教学。

  上世纪九十年代,琵琶的考级还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浙江甚至还没有考点。叶绪然时任上海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也是袁孙翔的同门师兄,当他得知天台琵琶的兴盛时,决定在天台设立考点,这样天台就成为浙江省第一个琵琶考级点。从1992年开始,上海琵琶学会和上海音乐家学会专程派专家来天台进行琵琶考级,袁孙翔的许多学生也都考上了八级以上的级别,一个小县城能有那么多的琵琶手考取高级级别,这在全省都属少见。在上海专家心中,天台的琵琶水平就是上海的琵琶水平,琵琶之乡的美誉名不虚传。

  因为有这样的基础,近年琵琶在天台更加普及。现在天台的几位琵琶培训班的老师都是当年袁孙翔的学生,儿子袁音继承父亲的事业,在城关几所小学开设琵琶培训班,培养了一大批学生,并取得可喜成绩,2000年赤城街道第二小学被授予民乐传统学校。在父亲的帮助下,他还利用业余时间创办琵琶培训班。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的学生更加广泛,不但有儿童,也有许多成年人,他们出于对琵琶的兴趣来学习。来培训班的学生不但来自本县,也有许多外县市的学生也慕名前来学琴,他们来自台州、宁波、绍兴和金华,也有许多来自上海的学员。走在天台城关的大街小巷,时而就会飘来一阵琵琶声,琵琶已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

  天台琵琶之乡的历程曲折而又漫长。那是一代代音乐人的心灵历程,从五十年代的王育和到七十年代的袁孙翔,直到袁孙翔的那一群群学生,是他们对音乐的热爱才有了天台小城的琴声不断。特别是近三十年,以袁孙翔为代表的音乐人对家乡琵琶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琴声缠绵,那是音乐的薪火相传,琴声如诉,诉说的是一代代天台人执着于琵琶的感人故事。

稿源:   编辑: 奚珍珍   责任编辑: 奚珍珍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