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斑斓秋色胜春光

2014年10月29日 08:16  www.ttxw.cn   [ ][打印

  陈翥/摄

  -许昌渠

  天台山素称文化之乡,历代文人辈出,传世作品达数千卷。客籍名家游寓天台的,也留下很多诗文佳作。如今,家乡的文学作者像蒲公英的种子那样飘落五湖四海,生根开花,改革开放30余年来天台文学出现了空前繁荣的局面。据不完全统计,在市级以上发表的文学作品约2000余篇,出版文学书籍100余部,题材广泛多样是建国以来所罕见的,而且与现实生活保持着密切联系,迅速及时反映时代脉搏,在对天台山文化、社会生活、市场经济、城市化进程作深入开掘方面所达到的成就,也是过去未曾有过的。

  冲出天台方成大器

  上世纪20年代以后,许杰的小说《惨雾》、《的笃戏》,王以仁的小说《孤雁》,陆蠡的散文集《海星》、《竹刀》、《囚绿记》等名篇,载入中国文学史,是因为他们当年冲出天台才成大器。

  先从政走出天台,后从文而在文坛有所建树的则有高汉先生和萧丁先生。高汉先生离休后笔耕不辍,这些年相继出版发行了《高汉诗选》、《三话》、《天台山文化丛谈》等,其中不乏传世佳作。高汉先生的文章冷静稳厚、严谨而不失清新。佳作《又过天安门》用凝练的笔法,以小见大,把天安门推向时代的前列,这和老作家驾驭题材的功力是分不开的。高汉先生借助于多年的生活积累,开掘华夏之魂,意义宏大、深远。

  萧丁先生原名丁锡满,在上海退休后于1998年10月结集出版了《醉人的红叶》和《刺玖瑰》两本文集。《刺玖瑰》中的文字辛辣犀利,简洁明了,注入了入世的热望。这是作家的才华和心血的结晶。《山中高士》(外一篇),则强调了作者多年的生活积累,致力于从娓娓而谈中写出乡梦依依的真实感情。

  上世纪80年代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一些作者开始抓住机遇,以各种形式走出家乡,走向全国。第一位走出天台的作家是陈镛,他先从政,后“下海”,始终没有丢掉手中的笔。其短篇小说《桃树和少女》曾刊载于《人民文学》。作品通过人物的悲欢离合,透视出社会生活的畸形变态,提出新时期迫切的社会问题,也浸透着作家的现实关怀意识。他1993年12月又出版了《血地》,近年在《江南》、《雨花》等刊物发表的中篇小说就达5部之多。他立足杭州、北京等地,还担任着县作协顾问,关心和支持家乡文学事业的发展。

  第二位走出天台的作家是余云叶,他在纯文学走向低谷时,怀着朝圣般的虔诚来到北京,及时调整心态,注重可读性,与市场接轨,写出30万字的长篇小说《白天鹅与黑鸬鹚》,在美国某刊物连载,获得成功。经过几年磨砺,余云叶在北京站稳了脚跟,现受聘于《中国城市发展》杂志社,其散文《初访济公故居》发表于2004年6月4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堪称佳作。

  胡明刚离开天台时肩上的包袱还很瘦小。他一路坎坷,边打工边写作,2001年结集出版《蛤蟆居随笔》。刚过而立之年就漂到北京。在当代散文的天地里,冒出了他的一曲清唱,一片蛙声。2006年与人合作编著了《北漂者心声》。2008年5月又编著了《天台茶》、《天台行旅》。另有70余篇散文在《中华散文》、《文艺报》等报刊上发表。还有作品入选《新散文百人百篇》、《世界华语诗选》等书。2010年12月,其《江南蓑衣》一文又被人民教育出版社收入该社选编的《普通高中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选修课·中国现代诗歌散文欣赏》阅读教材。这是对胡明刚文学创作的总结和肯定。

  梁立新也是走出天台的作家,在市政协工作。他也最难忘情是故乡,陆续出版《踏歌天台》、《神奇的天台山》,2010年又出版了《泊梦栖随笔》。他推陈出新,在当今时代条件下,继承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塑造了与时俱进同时也是具有地方特色的核心价值。

  陈镛、余云叶、胡明刚、梁立新四位冲出天台的作家,在当代文坛上还不能跟当年许杰、王以仁、陆蠡相比,但他们是有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大家的。我们天台山的独特风情,始丰溪的婀娜多姿,很可能通过他们在全国打响。

  还有另外几种形式的“冲出天台”。如孙明辉的散文《万年微雨》,2002年在《中国青年报》上发表,获日中韩青年友好交流奖,他带着故乡的泥土气息只身去日本进行文化交流。孙明辉的小说、散文虽不是很多,却较精致。近年他又写出“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文章,传记文学《善行大道》一书在北京出版社公开出版。

  诗人余跃华一边经商,一边搞文学,至今已在《诗刊》、《诗选刊》、《星星》等国内50余家报刊发表诗、散文诗500余首。余跃华以平桥农村生活为背景的组诗《西余村》,追求一种含蓄的田园韵味和抒发一种家乡的风情之美,并体现出了独特的兼具理性和情感的高贵优雅。近年出版诗集《道场》、《泥》。和以往的作品有所不同,这两部诗集,能感受到文字的温暖和心灵的慰藉。

  许军走出天台到江苏,他创作的诗歌1995年获《诗刊》举办的“金鹰杯”佳作奖和《诗歌报》的“临工钢杯”军旅诗苑奖。其诗作散见于《诗刊》、《诗歌报月刊》、《当代诗歌》、《扬子江诗刊》等刊物。

  陈人杰的诗作散见于《人民文学》、《江南》等全国十来家省级以上刊物。组诗《城市视线》获中国诗歌学会举办的“华夏杯”全国新诗三等奖;《井岗山抒情》获省纪念建党八十五周年征文第二名,并入选《东方之光》诗选。诗人把笔触伸向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打工者,把生活变为诗歌,正像杜康将水变酒一样,中间必须得有一个发酵的过程,生活的发酵剂就是诗人的激情。陈人杰曾入藏工作,怀着“赤子心,藏地情”写出系列诗作,在当今的诗坛上占有重要一席。近年他出版了多本诗集,已成为全国著名诗人。

  陈抗行曾任执行副主编的《小康》杂志闻名中外,同时也是展示家乡天台人风采的重要平台。2000年3月,陈抗行的新诗集《鸵鸟行》出版发行,这是天台第一部旅德诗集。

  庞亨福到江苏昆山办企业之余,创办《天台人》刊物,多次邀请县文联和县作协会员去昆山采风,有力地促进了天台县与昆山市的文化交流。冲出天台闯世界,文学企业双丰收,是他的美好愿望,也是我们的衷心祝愿。

  立足天台根深叶茂

  30年来,天台县文学作品的艺术风格是多种多样的。这些不拘一格的艺术风格,标志着作家的创作个性。创作个性的不同,固然首先取决于作家的独特气质和艺术素养,与题材的选择取舍也不无关系。

  散文

  老作家韦彦铎先生于2001年、2007年、2009年相继出版三本《乡情散记》。韦先生的学识、人格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值得后学敬仰。先生写人形神样貌跃然纸上;写艺自抒心得娓娓而谈;写史探赜钩沉渊源有自,虽然不少是千言小文,然用笔工、用句朴、用心诚,亲切自然而又不落尘俗,独有一趣。其集一生心血,与陆树栋一起编著的《红楼梦阅读指点》近日即将正式出版。

  张谷清先生老当益壮,1991年《志在勤奋拼搏中》获“家教一得”征文一等奖。1997年报告文学《天台灵气,大山脊梁》获《人民日报》、《时代潮》杂志社举办的“提高引导艺术搞好十五大宣传”新闻研讨会二等奖。2004年撰写的《天台山文化随笔》还在中国作家世纪论坛上获奖。2006年结集出版《千古绝唱天台山》。2010年10月,报告文学《强者之歌》入选《中国作家创作奖作品集》获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全国征文一等奖。近年他又结集出版了大部头的《中华文化看天台》一书,书页之厚度、内容之丰富,堪称天台之最。

  1997年,曾标营的散文《生命》获全省文化干部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1999年,《一张照片》获“富士达杯”全省文学作品征文一等奖;2000年,《故乡吟》、《灰》分别获中国作协词刊社举办的新世纪诗歌大赛优秀奖和“倍尔林杯”新世纪全省文学作品二等奖。2001年,《我爱这片松树林》获“太湖杯”全省业余文学作品征文一等奖。

  陈邦杰是本土的官员作家,上世纪80年代开始写诗,90年代在县委宣传部工作时开始散文创作,2003年1月出版散文集《故乡纪事》、诗集《龙虎山情》,在天台文坛上赢得了一席之地。2006年1月,他以“不惑之年”不再浪漫的目光关注家乡,出版第三部作品集《永远的天台》,倾注他对家乡的满腔热情。2007年,散文《血色杜鹃》获全国首届真情散文二等奖。2008年,他又与孙明辉、汪林合作,编著出版了《永远的天台乌药》。不管时代如何变迁,总有相当多的读者仍然追求精神高度,在关怀他人命运,在思考这块土地上生存的人们的未来。对于这类读者,陈邦杰的作品才有真正的价值。

  闲云的“古民居系列”和“古村落系列”散文,读来如行云流水,轻灵流动,行文有书卷气,细腻深沉,饶有天然情趣。2012年12月,闲云出版了《摩崖无语》。当我们读完书中每一篇短文,就会佩服他驾驭语言文字的功力,还会产生品人、品文、品山之遗韵,赏心又乐事。

  陆树栋先生历经八年,自费走遍天台的山山水水,既写游记又拍照,挖掘出天台许多新景点、被媒体和网络称为当代“天台徐霞客”。他的文章情景交融,有古典遗风,其发现的“双曲古石拱桥”上了中央电视台。功夫不负有心人,2007年1月,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他的《策杖天台山》。2008年,他又与左溪合编了《缅怀陆蠡》一书。其作品《绝代文章英烈陆蠡》入选国家关工委编的《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读本》;《陆蠡年谱之谜》入选全国《教师备课参考·高中语文必修2(配人教版)》,为天台争来荣光。

  在天台众多的女作者中,何灵鸿的作品如《第一次追星》、《高明寺》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以女性的独特视角,心路历程,对女性命运作出深刻的思考;她的作品感情细腻,却无脂粉气和清纯单薄,而有一种经过苦痛历练出来的凝重感。1998年,《落叶的树》获宁波轻纺城杯全省文学作品大赛三等奖。她还将结集出版《秋水文章》。

  陈翥的散文陆续在《台州日报》、《台州文学》、《浙江日报》等刊物刊登,并曾在《台州晚报》撰写时评专栏。2012年与文联主席陈虹合作出版天台本土第一本高端文化访谈录《文化的力量:天台山文化访谈录》,在市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同年,获得第四届天台山文化奖。2013年,散文入选由浙江籍著名作家钱国丹策划、台州市冰心散文研究会会长卢云芬等主编的散文集《文心写意》,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在全国新华书店出售。她编辑的《天台报》“文化周刊”和“读书”版是我爱读的版面之一,这便是天台人灵气在她身上的真实流露。

  2002年,范正娥的小说《桥》和散文《我成了房客的经过》分别获“太湖源杯”文学作品征文三等奖和“倍尔林杯”新世纪全省文学作品征文三等奖。(下接第7版)

  (上接第5版)

  王天鹤自强不息,多才多艺,近十年均有散文在市级以上的报刊上发表。车琼2004年在《浙江日报》上发表了《千花杜鹃》,近年又有多篇散文在《台州日报》上发表。另外,可圈可点还有曹肖冰、孙淡月、杨春芳、丁美华、林红娇、丁春燕、李优珍等女作者,近年也都有作品在市以上报刊露面,多篇获奖。

  可见,天台现代散文园地,百花齐放,真正达到了标新立异的境界,令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通俗文学

  1979年《天台山》第二期发表了曹志天先生搜集整理的《刘阮遇仙子》,这是天台县历史上第一篇将世代口头流传的民间故事用文字形式记载下来,光凭这一点,便功不可没。自此之后,他在省级以上出版社出版的有《小济公》、《国清寺》、《天台山传说》及《天台山遇仙记》等。其中《桃源洞》等5篇民间故事,在省级以上获奖。1996年,曹志天的《奔向新世纪辉煌》获“世纪之声”全国歌曲大赛银奖。同年,在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国家艺术科学重点研究项目,浙江省市县卷编纂出版工作中,成绩突出被评为先进工作者。2007年8月,他与赵达枢合著,出版了《济公的传说》。“济公传说”被国务院批准为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2009年,县政府授予曹志天先生“奉献天台六十年六十人”,得到县委、县政府嘉奖。

  1992年,周荣初先生的《天台山风光》获“可爱的浙江”省电台征文优秀作品奖、《蔡国庆在天台》获华东地区电视新闻三等奖;2001年,诗篇《隋梅》获解放军报、文化部优秀作品奖;2002年,散文《日本友人品石梁飞瀑》获中国世纪大采风金奖;2004年,《姚沁,中国的亲善大使》获浙江省统战部省新闻出版工作者协会精品文章二等奖。1996年至2010年,相继在《故事林》获最佳作品奖的有《送子记》、《车祸记》、《歌女记》、《金凤和银凤》、《红烛记》等。

  1987年起,我县开展大规模的民间文学调查。以县委宣传部、县文化局、县文联为主体,成立县民间文学集成办公室,具体负责民间文学的搜集整理。全县共组织500多名业余作者和热心人士,开展民间文学大普查。三个月内,搜集民间故事720多篇,歌谣430多首,谚语1300多条,记录稿约100多万字。

  朱封鳌先生为《台州地区故事卷》和《台州地区歌谣谚语卷》搜集整理了许多有关天台山的民间传说、歌谣谚语。二书均于1991年12月由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同时,他还与人合编《中医药传奇》、《桃源洞》、《夫人峰》等。这些书记录了大量的天台山传说。随后,朱封鳌出版了《天台山风物志》、《江东佛教文化》、《中国佛学天台宗发展史》、《中国名山文化丛书·天台山系列》等多部著作。大家知道文学作品不管采用何种题材何种形式,都是时代的产物,都与现实情绪和社会思潮密切相关。天台山佛教故事、高僧庙宇传说不仅与佛教天台宗密切相关,还反映了对外交流的内容。朱封鳌先生的作品清幽玄妙,细腻入微,显出学者的风范。2009年,县政府授予朱丰鳌先生“奉献天台六十年六十人”,得到县委、县政府嘉奖。

  小说

  陈翊先生系浙江省作协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天台山》自1978年创办以来,他一直担任编辑直至退休。他练就一套独特本领,在业余作者来访时,能一心二用,边闲谈边进行文学创作,并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及小小说100多篇。1997年出版《陈翊小小说集》。“一滴水见太阳”这是一句老话了,如果说陈翊先生的小小说像一滴水,那么整个世界就是它所要折射的太阳。

  许攸自2003年至2007年有4部长篇小说问世,分别为《桃源梦》、《大明虎将》、《再见小城》和《兵家亚圣》,2007年9月加入中国作协。细读许攸的小说,自有其动人之所在。

  1995年,陈邦远的电视文学故事《风起的时候》获山东省“泰山创新奖”优秀奖。2005年在《十月》第5期增刊上发表长篇小说《市长夫人》,2006年《市长夫人》获台州市第四届文化“曙光奖”。陈邦远是天台文坛的后起之秀,在他的身上,还体现了一代新人的成长和进步。读《市长夫人》,我深深地感受到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近年,他又与人合作写出了电影文学剧本《和合传奇》,社会反响很好。

  与文友汪林相知已数十年,但真正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却是在读到他的小说《红天台》、《绿天台》等一系列著作之后。我一直将他的《天台人性格初探》一文,视为作家心灵中最为尖啸的声音。他在文中首先提出了“天台人硬气和灵气”的观点,被各级政府部门和人民群众广泛认同和沿用,社会反响很大。汪林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1983年1月在温州市《文学青年》发表了小说处女作《含泪的祝愿》。1984年,浙江省文联《东海》文学月刊第七期头条发表了汪林的小说《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第九期又发表了他的小说《晴天雪》,使他在全省青年作家中崭露头角。1990年,他创作短篇小说《西流水》,获首届华夏青年文学大奖赛一等奖。同时,他的散文《大慧天台》在《安徽文学》2008年第12期发表,在“2008年中国散文年会”上获银奖;中篇小说《大爱天台》在《安徽文学》2009年第8期发表。小说《仙子国》登上了《海外文摘》(文学版)2013年第12期,荣获第八届海内外华语文学创作笔会征文二等奖。新世纪以来,汪林已连续三届被县委、县政府评为“天台县专业技术拔尖人才”。

  诗歌

  诗人丁小江笔名潇江,系浙江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写诗是心灵的爬行运动”是他对诗歌的感悟。他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投入到改革开放的洪流中,经过自身的努力,于1998年11月结集出版了《丁小江诗选》。2002年,《1995年冬天的赵树理》获中国作协诗刊社“金城杯”全国诗歌大奖赛优秀奖。诗人写意的诗歌精神,将感情虚化,其惆怅之情绪是暗寓于音乐之充实和意象之清晰之间的,犹如图画之空白,此外却以文字显示,虚实造成思绪的回旋,文外有独绝之旨,诗中蕴难传之妙。

  王典宇2004年结集出版了《我只是个人》收有诗作152首。这部诗集虽然没有凛然风骨,却气韵高妙,喷发着诗人的灵性之光。王典宇起步很早,2003年开始在台州文坛崭露头角,近几年《台州日报》、《台州文学》发表了他的诗歌,质量越来越好。

  许世琪先生是县作协顾问。1997年,《回归赋》获“回归颂”中华诗词佳作奖。1999年,《世纪恋歌》获“世纪颂”中华诗词大赛佳作奖。2001年,天台文联又颁发了“文艺创作一等奖”。他的诗中一行行美妙的句子,令我一吟三叹,读许世琪先生的诗,总会在掩卷之后陷入深深的沉思,这种心绪在很久时间里不能释怀。

  张密珍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十几年来致力于诗词创作和研究,她有二十多首诗词作品发表于《中华诗词》,其他作品散见于《长白山诗词》、《深圳诗词》、《昆仑诗词》等。其词作《满江红》入选《中华诗词十周年优秀作品集》,并获首届天台山文化奖。《长忆寒山子》获第三届“天籁杯”中华诗词大赛优秀作品奖。组词《蝶恋花·桃源遐想》获“起航杯”首届全国诗词大赛优秀奖。笔者曾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捧读她的《易然吟稿》。读着读着,眼前花影人动,心中百感交汇,我竟然读出诗里词间的那分愁也婉约,怨也凄美;读出云中山巅的那种情也笃实,气也轩昂。

  结语

  近几年我县作者以各种形式出版的文学书籍还很多,如范方枝的《青山吟斋》、姚许魁的《石磊余音》及张严钦的《圆方居诗文集》等。还有褚定济的《仙境天台山》、赵子廉先生的《桐柏春秋》、裴斐的《走出天台山的济公》、许昌渠的《墨湖钩玄》、林方亮的《红豆集》和王鹏任的《天台山云雾茶》等等。特别是县文联于2004年6月出版的《天台县文学作品集》,选自“五四”以来我县39位文化人40多篇作品,时间跨度达80年,其中县作协会员占25人。真可谓异彩纷呈,堪称佳作。其中有被誉为绝代散文家陆蠡的作品《竹刀》、有20世纪30年代知名的乡土作家许杰的成名之作《惨雾》……《天台县文学作品集》虽然没有百年珍藏的广告词,其中不乏传世之作,但限于篇幅,不再赘述。

  总之,改革开放30余年来,天台的文学事业所取得的成绩是不能低估的,而且发展势头正方兴未艾。县文联顺应时代潮流,为天台文学30周年进行特别策划,为打造“文学天台”推波助澜。如果说改革开放以后,我县迎来了文学春天,那么近几年可称为“文学天台又春风”。这不是简单重复20世纪80年代的文学现象。这是两个不同时期,自受商品经济大潮冲击之后,文学受到了严峻的挑战。虽然司马迁早就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自古以来,中国文人就有耻于言利,故作清高的传统。事实上,离开经济,最优秀的文化人也很难发挥出他们的创造力和才华。应该说我县文学著作能够从崛起到出现空前繁荣局面,这和县文联的支持与广大作者自身努力是分不开的。

  最后我还要给我的师友们泼点冷水,实情是这三十年我县作家越来越多,著名作品却越来越少,还没有出现超越许杰等前辈作家的高层次人才。没有大师,不是这个时代的错,但毕竟是天台文坛的最大遗憾。

  斑斓秋色胜春光!从作家作品的数量来看,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讲;至于从质量上来看,那就是我们未来的梦想和希望……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