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天台诗选》是徐霞客来游源头

2014年10月15日 08:21  www.ttxw.cn   [ ][打印

  陆树栋摄

  ●许昌渠

  前辈学者们认为,徐霞客来天台山游历是其好友陈函辉的一首律诗《答友人问台州有何佳境》把他引来的。诗云:

  万仞嵯峨壁立青,古云地阔海溟溟。

  琪花瑶草山中果,雨髻风鬟洞口婷。

  鹤驭吹笙开石璧,鹅群染翰写金经。

  无端醉后逢天姥,月照琼台梦未醒。

  这首七律诗除了首联化用诗圣杜甫“台州地阔海溟溟”的诗句,从总体上概括台州的山海全境,后三联则侧重描摹了天台山石梁、桃源、桐柏、华顶、天姥、琼台等著名景点的风光。从而引来了徐霞客三游天台,并留下两篇游记。

  而笔者进一步研究表明,陈函辉引荐徐霞客来游天台山的六大著名景点,是受其好友许鸣远所编《天台诗选》的影响,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笔者试论如下:

  一、许鸣远《天台诗选》对陈函辉的影响

  陈函辉(1590-1646),原名炜,字木叔,号小寒山子,临海人。明崇祯七年(1634)进士,九年补靖江县令。函辉性倜傥,好交游,嗜诗酒,多次被御史劾奏,罢归故里。相传其母应氏梦见寒山子至其家而产陈函辉,因此他以寒山子化身自居,故自号小寒山子。

  陈函辉与天台许鸣远为至交朋友。他为许鸣远《天台诗选》作序,署名谦称自己为“小寒山通家社弟陈函辉拜题”。

  许鸣远(1588-1644),族名带存,字有望,号赭溪居士,天台城关人。少聪颖好学,淹通经史。17岁补博士弟子,督学蔡虚台选为第一,遂成廪生。天启元年(1621)为母守孝期满,以选贡入国学。崇祯九年(1636),授扬州别驾。十一年,署瓜州江防。又兼署泰州。十三年,署通州知府。他在通州主政期间,为百姓除害,被誉为“包青天”再世。崇祯十五年,许鸣远调任淮安河务同知,致力于疏浚河道,引水出口,为明末理水能臣。许鸣远因积劳成疾,加之目击朝政日非,乃辞官归故里,杜门述著。著述有《龙章丛芳》、《赭溪集》、《归霞纪事》、《治湖录》等;又编有《天台诗选》,收唐寒山子以下324家诗人(其中元以前20余人),《四库全书》集部总集类存目。

  陈函辉比许鸣远小二岁,两人于崇祯九年(1636)同年为官,又为社学通家至交,故《天台诗选序》为陈函辉所撰便在情理之中了。其序云:

  天台之闻于天下也,自孙兴公一赋始也。然汉即有高察,齐又有顾欢隐居其内。溯而上之,天冠、应真之开托,韦卿、子乔之神通。晨、肇耦而游仙,昙、顗分而衍教台山,异迹著乎宇内,八垓共宗。五岳若言及石梁、华顶之胜,则群望俱俯首而揖让之。夫洞天之为天宝也,福地之为地灵也,其指可屈也。而台山不一而足也。台以天名,上应秦符之阶,下禋星乌之瑞,天纵之矣。诗曰“惟岳降神,生甫及申”,名山不产异人,是顽石也。则名人之所以报名山,肃爽凝而菁华,吐其大者为高勋伟烈忠臣孝子之光。而其次即散观于骚人高士金石声歌之绪,日星布彩,川泽出云,其气然也。

  辉考古人之咏天台,如沈隐侯、徐孝穆之诸记,李巨仁、孟浩然、元微之之诸篇。碑藓未湮,星濑犹兀。顾任翻三过,终非卜筑之幽居;天姥一吟,仍属梦游之逸客。唯吾友许带存先生所选诗集,始自有宋之二刘,下逮我明之今日,或标举一家之英,或近取一邑之乘,而余即台郡名贤,皆不得以阑入焉。在台言台,明岩楢溪之结秀生勋,须眉赤霞瀑布之争奇。渊源昭穆言善必及其祖先,言文必举其家传。训国人以孝悌之道,而阐名岳,以诞育之芳在是集矣。其诗有所删订,则必言选而亦有佚,于选以外者亦有恕,于选于内者父兄子弟之教,阙文徵献之方也。然合乎诗以论山,山为五宗之伯仲,诗亦六代之裔苗,非金庭玉京之秘无,以发为物华。非巨卿才子之章,无以抒为邦彦。谁谓一隅之为邾莒乎?自兹以往代兴复霸,夫岂乏人笔橐家猷以扶大雅,吾于继起之后贤,不能无望矣,是为序。

  陈函辉真可谓天台山知音,对天台山文化源头了如指掌。他认为天台山闻名天下,始于东晋孙绰作《游天台山赋》,掷地金声,“台岳”因而身价倍增。汉代即有高察,齐有顾欢隐居课徒。上有天冠、应真之开拓,韦卿、子乔之神通。“天冠”即赤城,古称天冠菩萨道场。“应真”是罗汉的别称。据天台宗所崇的佛经《法华经·五百罗汉授记品》中就有“尔时五百阿罗汉于佛前得授记已,欢喜踊跃”的记载。按照僧传的说法,五百罗汉最初于东晋兴宁(363-365)年间“应化显现”于中国,感应于昙猷尊者,事见梁释慧皎《高僧传》。《西域记》亦云:“佛言震旦天台山石桥方广圣寺,五百大阿罗汉居焉。”“韦卿”为山神……可以这么说,这些名道、高僧成为天台“仙山佛国”的开拓者和旅游资源的最早保护者。

  接着,陈函辉笔锋一转:回顾任翻三过天台,始终没有在天台定居;天姥一吟,李白依旧只能算梦游之逸客。惟有我的好友许带存先生所选编的诗集,始有宋代刘知过、刘知变诗坛双才子,下至明末。或标举一家之英,或近选一县诗人佳作,即使台州其他各县的名贤,都没有入选诗集。也就是说多为天台籍诗人描写天台山。明岩、欢溪结秀生色,赤城、瀑布(桐柏)争奇。渊源言善必及其祖先,言文必说明诗人的家传。或以孝悌入选,或以歌颂天台名胜的作品选入诗集中。也就是说按朝代、文体编排。并对入选的作品选粹正讹,有删有订正,遗珠之憾,在所难免。总之,作为文献,《天台诗选》博考群籍,网罗散佚,以诗论山,集中展示了天台山神奇的自然风光与丰富的人文景观,反映了历代文人墨客的景仰赞颂之情。我不能旁观,所以作序。

  唐代,陆续有400多位诗人从绍兴经曹娥江溯剡溪而登天台山。孟浩然、李白、杜甫、白居易、刘长卿、刘禹锡、寒山子、杜荀鹤等名家都曾游台岳,形成“唐诗之路”,留下孟湖岭、太白堂、寒岩、明岩等胜迹。

  宦游也很发达。继唐骆宾王、钱起、顾况、韦应物、元稹之后,宋代的孙何、夏竦、洪适、王十朋、朱熹,元代的鲜于枢、张可久、杨维桢、虞集等接踵览胜。贺允中、曹勋、陆游、桑庄、王銍、赵孟頫到天台山隐居或避祸。帝王将相、文坛巨子创作诗词,神游天台山者更是不胜枚举。

  元代,天台诗人曹文晦觅胜探幽,首创天台山十景之目:桃源春晓、赤城栖霞、琼台夜月、双涧回澜、华顶归云、螺溪钓艇、清溪落雁、南山秋色、石桥雪瀑、寒岩夕照,后人和之者众,均编入《天台诗选》中。这些都是台州宝贵的人文旅游资源。陈函辉深受其影响,才写律诗《答友人问台州有何佳境》向徐霞客举荐天台山石梁、桃源、桐柏、华顶、天姥、琼台等著名景点的风光,从而引来了徐霞客三游天台,并留下两篇游记。

  二、许警弱《醉梦人遗稿》对陈函辉的影响

  陈函辉以寒山子化身自居,笔者曾在《天台坡街许氏宗谱》中读过一首《赠许带存谈乃翁大盗惊梦事》五言长诗,署名便是“寒山陈函辉”。受许鸣远之托,陈函辉还为其堂叔撰《许警弱先生醉梦人遗稿序》。

  许邦迎(1558-1630),讳国光,初名绍恩,号景若,因国运日非,忧国忧民,后改警弱自警。自幼好学,为文挥笔立成,尤长诗与古文词。万历壬午(1582)补邑博士。万历已丑(1591),督学以公学行兼优拔冠遂成廪生。他不问产业,惟以读书吟咏为事。他无意功名,好饮酒,饮多不醉,晚年以醉梦人自号。著述有《续偶言粹宝编》、《醉梦集》。

  陈函辉撰序云:

  自盘古到今,醉与梦盖两乡也。而其都居不远,善游者常得跻其深处,昔人于醉乡奉仪狄为君,杜康为相,而以阮步兵、陶渊明、王无功诸人配之,睡乡中尸祝漆园吏为圣人,而以陈希夷、苏东坡诸人附庸焉。若是乎亲炙而闻风之不易也。予家近天台,天姥岭头是李太白梦游之地。太白斗酒诗百篇,自称臣是酒中仙,然则醉梦两乡中,当俎豆其人否耶。天台许警弱先生者,今之与天为徒者也。先生未书玉楼时,予犹得一御元礼门而拜许公于床下,见其人油油庄庄、陶陶阳阳,蔼然如坐春风。而一谈忠孝节烈之慨,则毅然义形于色,此可纯谓醉梦人乎?语云深山孤寂,聊以养和言醉也。庄云真人之息,以踵言梦也……

  序文一开头便点明自古以来醉梦两乡,本不相干,但两者相近。接着便列举了历代嗜酒的高士、隐逸、酒仙等名人行状。因陈函辉老家临海,与天台较近,而与许鸣远又为好友,故与许警弱早就相识。有一次他去拜见警弱先生,先生原本醉卧床上,但当两人一谈到忠孝节烈,就引起许警弱的感慨且义形于色,故陈函辉认为,这哪能算醉梦人呢?

  许警弱在醉梦人自传中说:天台山中有一凝人,性嗜酒,慒于世事。平生于物外无所好,惟好读书。早年颇有志于当世。因屡试不中,于是谢志举业,设帐授徒,舌耕以谋食。寄情山水,日以诗酒、经籍、古文词为娱,口不绝吟,手不释卷,而弗顾家。故贫不能治产业,日常吃用,时有不济,也不愁容满面。而事实上导致许警弱穷困潦倒的最根本原因,是其长子文慎无嗣,次子文性英年早逝,传一孙子,孙子亦无嗣。老年丧子、绝后便是对他最大的打击。他在《哀思赋》中云:“今吾子之早去兮,又胡敢尤怨乎。冲冥聊抒觚翰兮,伤予心之忧忱。用以慰垂白之高堂兮,因以喻哀伤之内倾……”真是读来让人一咏三叹,无尽往复。

  因陈函辉性倜傥,好交游,嗜诗酒。故许警弱寄情山水,以醉梦人自号,很快就引起陈函辉的共鸣,何况他还跟许警弱读过书,故在序中陈函辉自谦道:“其小阮带存兄予同社友也。向执经先生之门称高足,今刻其遗稿以表彰先生龙卧鸿冥之素心。先生有贤子弟芝兰生于阶庭,虽以逸民终,予知先生无憾矣。函辉卒业有感焉。贤者不能享大年,而公其书以寿世。诗云:尚有典型非虚言也。遂为述其生平而弁于简端。”

  从陈函辉所撰《许警弱先生醉梦人遗稿序》中可以看出,许鸣远、陈函辉都曾跟许警弱读过书,而且是他的得意门生。应该说许警弱的学识对许鸣远、陈函辉能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笔者曾在《天台诗选》下卷中读到许警弱一首《重游石仓》律诗:

  混沌曾看此凿开,烟云拥护客重来。

  休嫌韫璞无殊宝,且喜他山有美材。

  砥植中流千古柱,因成高阜九层台。

  从今识尽乾坤富,囷廪丰盈玉满堆。

  这是笔者所见到的最早关于岩庵石仓确切的文字资料。诗题既为《重游石仓》,可见诗人不止一次去过石仓。从“砥植中流千古柱,因成高阜九层台”这两句诗中可以看出,诗人描写在石仓洞中石匠们留下用以支撑窟顶硕大无比扁凿形的石柱为“千古柱”,则决非几百年历史。另外从诗人所描写的“九层台”中也可以看出,石宕深度当在几十米深了。在明代较原始的手工采石流程中,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形成这么大、这么深的石仓洞!这首诗用“此凿开”、“客重来”、“有美材”、“千古柱”、“九层台”、“玉满堆”作为陪衬,使石仓形像更为突出。《重游石仓》这首诗平中有醇美,淡中有深情,在疏简之中给人一种幽远感,在淡雅之中显出笔情神韵,使石仓自然逼真,这是诗人多次来石仓深入实际以后提炼出来的艺术结晶。要知道在许警弱之前,至今还没有发现一部志书、一位文人对天台石仓有片言只语的记载和描写,光凭这一点,许警弱便功不可没。后据笔者考证,天台岩庵石仓,采石始于隋开皇十七年(597),现已改建为天台山慈恩寺旅游胜地,此诗有存史作用,故为之记。

  综上所述,许警弱对许鸣远、陈函辉的学识曾产生深远的影响。而陈函辉与许鸣远、徐霞客同为要好朋友,通过对《天台诗选》的解读,无形之中,都会对徐霞客钟情天台山产生一定的影响。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