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春登大雷山

2014年05月30日 08:53  www.ttxw.cn   [ ][打印
  文/图 张凯龙

  山既不会俯就,也不会讨好任何人,它在那里,你去或不去,它就在那里。

  这也算是我爱爬山的一种理由吧。

  我这个人有点奇怪,越是名山,越没兴趣去;即便勉强地去了,去了就去了,但很少留下只字片语。倒不是那些名山如何如何,着实是我的对于早已蜚声在外的名山缺少一种共鸣,故而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相反,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山,倒像充满了魔力似的,我不仅爱去,去了还想再去。

  大雷山就是其一。

  我不清楚这座山名的来历以及它曾经的故事,通过网络及道听途说,我知道了其大概:大雷山,位于台州市中西部,为永安溪与始丰溪分水岭。其脉由仙霞岭中支小盘山延伸而来,西南连接清明尖(一名青梅尖),沿西部市界蜿蜒向东北折东入境,在仙居、天台、临海三县(市)结合部形成主峰,山顶平缓,海拔1229.4米,为天台境内第一高峰,山上有一个老林场,一路过去林幽鸟鸣、小瀑成群、山色空濛,是很多“老驴”最爱前往的地方。

  4月5日清晨,我们天台学子驴友会一行10人乘中巴车去龙溪乡,在街头镇加油站加完油后便直接往龙溪乡黄水村方向行驶,这村子我是知道的,因为曾在这村子的祠堂里办过一次暑期青少年平安自护营的活动,印象深刻……途径龙溪电站,大雷山已经依稀可见了。

  绕了近一个小时的盘山公路,两辆车子终于在下辽村停车,告别了司机,我们整装待发。进山前,坐落在龙溪乡下辽村村口的这座下辽古桥吸引了我们,此古桥弧度大,接近半圆,为单拱石桥,没有护栏,桥身为石板;古桥长24米,高8.7米,跨度为30米,并且历史悠久,始建于清光绪十六年(1861年),1877年竣工,由于古桥旁有建了一座新桥,所以古桥作为交通建筑的价值已经不大。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于此合影一张的兴致,值得一说的是,照片还是村委会主任替我们拍的。

  道别了“村长”夫妇,我们径直走向了大山纵深,徒步大雷山,一场与自然亲密接触的旅程就此开始。

  从下辽村往上走,一路都是水泥路,颇为好走。一路上青山绿水、奇峰怪石、溪流飞瀑,有着峡谷的原始风貌。路边终年泉水长流,深潭浅滩,坑中布满了光泽各异的鹅卵石。峡谷幽静悠长,两山夹一溪,水就在这些石间奔流,轻舞飞扬,溪流蜿蜒曲折。并没有想象中的幽静,但是安静也从来不属于山涧峡谷,潺潺的流水声以及山谷间回荡的鸟鸣声,创造了独属于山林的奏鸣曲……

  走了近一个钟头,我们抵达上辽村。据《天台县地名志》上载:“上寮(通辽),村居下寮之上,故名。位于大雷山东麓,街头去临海大路穿村而过。村民姓忻,自石门迁此。18户,101人。”也许以前,这里确曾是山灵水秀的世外桃源,但现在的上辽山花依旧,却荒草丛生,断壁残垣,杳无人烟。虽有通村公路,但整个村庄人员都已移民,只是每到相应的收获时节,才有少数人回来暂住。而我们行走在这荒村野径上,确实也没看见其他人,只是途经一闲置四合院农场时,遇见了一位年近古稀的护林员。当时他坐在路边,见到我们上来,随口跟我们问了声好,还问我们是否抽烟等问题,并提醒要注意用火,而那护林犬则一直紧贴着护林员神情茫然地瞧着我们。尽职的护林员与尽忠的护林犬,这一幕,则恰好被我给抓拍了下来。

  出了上辽村,顺着盘山公路我们继续走了大概一个半小时,遇到了个三岔口,时值晌午,于是停下,随即在路边阴凉处解决午饭。趁着大伙还在吃随身自带干粮的间隙,已经有队友早一步踩好了点,这一段的山路杂草、灌木丛生,颇富野趣。走着走着,便到了临海市林场,稍微停留了会,便继续前行。沿着羊肠小道,队友们竟意外地发现了很多胡颓子,用方言讲,是叫“斑蔗”,整株红绿相间,煞为喜人,惹着个别女队友们争相取食……

  继续往前,拐过一个弯,便看到了条七八米宽百来米长的防火带,因为防火带是人工开挖的,不平坦,且大小碎石洒满路面,一不留神,很容易滑倒。

  走到这个防火带,海拔便已经过千了。沿途两边植物是垂直分布的,越往高处越矮。零零散散地点缀着松柏灌木,还见到了幻境一般的金钱松林带。林下落叶遍地,脚踩上去,就像厚厚的地毯。果然是天然的氧吧,空气中弥漫着林间特有的清味和树香,出奇地清新,深吸一口,心肺都润泽很多。

  越过防火带的乱石坡,山顶上酷似五指山的那个大岩石便赫然在目,踏着没有植被的防火带,我们继续往上攀爬,发现这不是顶,顶还在前面。由于这个乱石坡的坡度跟赤城山不遑多让,且崖壁陡峭、怪石林立,于是选择中途停下休息几分钟,顺道看看周边的一切。来此之前,网上说大雷山顶部是片空旷的平地,虽然形状并不规则却大得能够容纳几个足球场;山顶上密布有大小不匀的碎石,也有一堆堆天然形成的草坪,还有一个很大的三脚架,当你接触到三脚架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在大雷山顶了。

  13:50,当双脚踏在柔软的草坪上时,我想我们已经到了,眼前一片开阔,只是作为大雷山标志界的三脚架却静悄悄地躺在那了。不过,也算是到达山顶了,天台山最高峰的大雷山顶。

  站在大雷山顶,再观附近绵延的群山,都被踩在脚下,真正体验到了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意境。抒了情拍完照后,才觉得累得够呛,便肆无忌惮地躺在了那一堆堆的柔软的草坪上,那感觉,怎一个“棒”字了得!舒坦!

  在山顶躺了一会后,还堆了个类似玛尼堆的石堆,这不是心血来潮,而是早有预谋的,因为一直期待着能够登顶大雷山,而今,终于如愿实现了,也算是一种象征性的纪念吧。由于时间的关系,在山顶只待了20多分钟,也没有去找临海、天台、仙居的三界碑了,更别提“围着界碑,迈一步就是临海,再迈一步就是天台,跨一下便是仙居”的别样感受了,我想,留给下次吧,这座去了还想再去的大山。

  下午2点一刻,沿着原路,我们下山了。4点半,在上辽村附近的水库旁,司机接我们下山。到家,已是傍晚了。洗完澡,回顾着一天的行程,发现竟也走了至少25公里,山上山下,沟沟壑壑,我所见到的,无非是一些石头、树木、溪水。然而,当它们被我记忆的目光和心灵一一摄取回味之后,觉得那石、那树、那水是大雷山所独有的;你若把它们换一个地方,哪怕稍微挪动一下,就不是原来的味道了。这使我想起城市里那些移栽的树,虽然它们还保持着树木的基本形态,但已然是另一层意义的树了。

  对于我们而言,这样的户外活动,看到什么玩到什么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体会到人与人之间,也可以和大自然那样,简朴真切。很纯粹的存在。在大自然的滋润下,让心永远留有哪怕一点点的纯净。

  想人生在世,杂色浊目,乱象迷心,变化着种种的感觉,究竟能在我们的记忆里保存多久,谁也无法把握。但是,眼过、心过、情过之后,总会有一些东西留下来,让我们慢慢品味。

  譬如大雷山。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