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探秘天台“香格里拉”

2014年03月12日 08:35  www.ttxw.cn   [ ][打印
  ◇许周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大凡有名的山川总有些神奇的传说,云南的香格里拉是个特例,位于著名的三江并流之处,犹如不落凡尘的仙子,了无烟火之色,原生态的雪山、草地、森林、瀑布、河流如星星般点缀其中,纯净得让人心醉,惹人痴迷。不过要睹芳踪,须得经历很多坎坷,方能到达。其实,天台山也有一处神秘幽境,桐坑溪、桃源坑、白水溪、百丈坑四水并流其中,春可寻芳,夏可避暑,秋可观枫,冬可听泉,聚集灵山秀气,谁能说这里不是又一处“香格里拉”呢?

  一

  万年寺门口有三棵大柳杉,枝条下垂,树干粗壮,直刺蓝天。东边一棵上半截树身可能因雷击燃烧而枯干,下半截却是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犹如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用它独有的方式诉说着岁月的变迁,历史的风云。寺院的墙壁上“东晋古刹”四个大字赫然在目,告诉人们曾有过的辉煌。

  二十年前我曾来过这里,距龙皇堂十五里,途中须经罗汉岭,据说五百罗汉也曾在此出家,故得名。到后发现,那几棵树在寒冬的风中瑟瑟发抖,树后是几片稻田,残存大殿两间,煞是荒凉。那时还能看到号称“四绝”之一的“万年柱”,四根需要两人才能合抱的大柱撑起了整个门殿,没有油漆,淡灰色的柱子上有明显的木纹,想是这儿交通不便,要从外界搬送如此重量的柱子,其中人力是很难想象的,故称一绝吧。在门殿内仔细寻找,却再也难见当年的这几根大柱子了,虽然殿宇修葺一新,心头还是留下了一点遗憾。

  从万年寺门口西南而下,路旁溪流作伴,水声潺潺,前方山峰秀丽,转过几个弯后便到达万年水库,秋冬刚过,水库枯涸见底。沿水库大坝西侧的山路下行,左下方是桐坑溪。大坝下侧有三井潭瀑布,站在一处突出的悬崖探望,唯见坝脚岩石如障如壁,山谷中隐隐有水流如缕,斗折蛇行,向西南缓缓流淌。据说“三井潭”深不可测,东通大海,曾有官员道士投白璧于此,祈雨求福。也有人说,日本国的三井财团获名于此,天台城中的三井殿是否也与此处有渊源呢?这里原有“三瀑三潭”,瀑布有上、中、下三个,每个瀑布对应一个深潭,凡有深潭,必有龙君居住,也因潭水淼淼,得名“三井”吧。可惜的是水库截留,瀑布消失,也许龙君早就迁走了,世事沧桑莫过于此。

  桐坑溪最出名的是龙穿峡,山因水而灵,水因山而秀,这是南方与北方最大的不同。北方的山,沟壑纵横,气势雄伟,但少了水的滋润也就少了几许秀气。人们在山口造了一道双曲拱坝,于是“高峡出平湖”,一汪碧水就像一个少女舒展开她美妙的躯体。四周植被葱茏,水量充沛,终年流水不断。朱自清笔下的梅雨潭之绿也不过如此吧,微风吹来,清波荡漾,如能在湖上撑一竿竹筏,随意漂荡,一定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拱坝的西面山崖,有一道瀑布,从崖顶喷泻而下,水势如喷花溅玉,到半山又如烟如尘,蔚为壮观。令人不解的是,瀑布源头远高于水库,这水又从何而来?

  二

  沿溪边东侧的古道前行,翻越一座山后,到了一个村子,显然已经废弃很久,断壁残垣,村旁的田地杂草丛生。路询老翁,得知此村名为上方,村子下面古道尚存,有些地方用青油石铺就。这是古代朝拜万年寺的交通要道,高僧大德络绎不绝,相传徐霞客也曾路过于此。上方也是必经的驿站,现在古道已废,村子也就失去了生命。

  感慨之余,继续前行,初春时节,道旁草木嫩芽初吐,和风拂面。路旁边的小溪回环激荡,澄澈见底,平坦处,如展开的一张珠帘子;陡峭处,一跃而下,形成小小的瀑布,撞在岩石上,水珠飞溅;也有钻在岩石缝中悄悄流淌的,一下子消失了踪迹。有人说,这是桃源坑的一条支流。随水流走到山口,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小小的冲积平原缓缓铺开,普光山村安详地卧于山脚,村子中间,溪水平淌,村口一座古老的石拱桥上绿藤垂挂,古朴而又恬静。

  过普光山后不远,一丛修竹中,隐隐有房屋闪现,有人考证,这里是五代德韶和尚的道场,原名云居院,因有慈云禅修,就改为慈云寺了。不过从房子来看,似乎和寺院已经没有丝毫关系了,原有的村民也早已迁移。寺前有古井一个,里面颜色发黑。慈云与上方一样,除了典籍中略有记载,文化研究者尚存一丝兴趣外,早已堙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慈云寺下去是著名的桃源坑上游,《幽明录》载“汉明帝永平五年,剡县刘晨、阮肇共入天台山采药,迷路不得返,望山上有一桃树,遂采桃充饥。后遇二女子,姿质妙绝,见刘、阮,便呼其姓,如似有旧,乃相见欣喜。问‘来何晚邪?’因邀还家。至暮,令各就一帐宿,女往就之,言声清婉,令人忘忧。”其地草木气候常如春时。二人停半年还乡,子孙已历七世。书中没有言明刘阮遇仙的具体所在,于是便有后人不断寻仙之举,结果都如陶渊明笔下的刘子骥一样,空自嗟叹。也许神仙是不希望凡人知道其行踪的,所以当刘阮走后,一切美好就化为乌有,仅留传说而已。不过仍有坚持者,说水磨岭头对面悬崖上那个岩洞就是桃源洞,不然,为什么里面有一堵墙呢?肯定是他们住过的。真是,神仙已无踪,凡人何必苦追寻,古人心中的桃源又何必道明呢?

  三

  越过水磨岭前的高岗,到了一个小小的山谷,溪谷不深,似乎不忍心惊醒安静的溪石,水流轻轻地在岩石上淌过,发出汩汩的声音,静谧的青山也因此多了一些热闹,这就是白水溪,溪水了无尘埃,透彻明亮。白水溪上有一村,叫山桥,位于山坳。村前有几层梯田,如果在插秧季节,定然是“绿遍山原白满川”,秋收时分“稻田翻波浪”,也会有云和梯田的味道。

  过山桥不远,就到了琼台。两座山峰从峡谷中兀然屹立,西侧岩峰顶上几株苍松巍然于山巅,虽黄山松亦不能相比。东侧山峰则如驼背,就是传说中的“仙人座"。两峰对峙,中间峡谷如斧劈。传说吕洞宾在师傅铁拐李的帮助下能一脚跨过,摘得对面崖上的仙桃,从此脱却凡胎。

  我们只能顺着崖边的小路盘旋而下,到得峡谷底部,才能爬上对面的悬崖。《徐霞客游记》中说:“崖根涧水至琼台脚下,一泓深碧如黛,是名百丈龙潭。峰前复起一峰,卓立如柱,高与四围之崖等,即琼台也。”我们并没有朝百丈潭方向行走,溯溪而上,希望从上游驴道攀登。路旁见一悬崖上水珠飞洒,从天而降,由于岩石向内凹陷,水流无所依托,随风飘荡,如果晴天,阳光下照,彩虹高挂,恍如人间仙境。

  因为溪水在百丈悬崖底下,此水又名为百丈坑,与前面几条溪水不同,山高峡深,水流极为湍急,两岸怪石嶙峋,如奔牛、如老龟、如小鹿,不一而同。百丈坑中,岩石表面又极为圆润,如木鱼、如铁锤、如牙床,水流或如注、或如练、或缓行、或腾跃,有时声如奔雷,有时则如一首和缓的抒情诗。足可荡涤心胸,洗尽心中烦忧……

  沿驴道登上琼台,仙人座下,再望琼台双阙,一轮圆月升起,照耀着这片祥和的山水。仙人脚印处,吕仙足迹犹存。忽想王乔由此驾鹤成仙,难道他就没有一点眷恋之意么?

 

稿源:   编辑: 余赛华   责任编辑: 余赛华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