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又见故乡树

2014年01月31日 12:14  www.ttxw.cn   [ ][打印

 ■  胡建新

  上世纪九十年代,不到20岁的我,怀着对外面世界特别好奇的想法,远离故乡,成为长江上一名船员。船在水上走,人在船舱内,最让人难以忘怀的便是江涛的声音。每当思乡时,一听到江涛声音,就使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天台山,我的故乡。小时候,我们爬到山顶上,一阵阵风吹过,成片的松树林发出“呼呼呼”的松涛声,特别的壮观,如海浪奔涌而来。

  船行走在长江上,从汉口港出发,到上海返回,十多天,都漂泊在水上,这种感觉是无法言喻的。有时看到长江边上的缩小版的小村庄,小树林,勾起了我的思乡病,很想早日见到最爱的故乡树、家乡亲人。

  新世纪初,我回到阔别九年的故乡。我经常爬山,亲近久违的松树、翠竹等。故乡天台,数松树、翠竹最多,也是我的最爱。这两种都很不简单的,松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位置,它是刚正不阿和长寿吉祥的象征,备受劳动群体和文人志士的咏赞。竹子亭亭玉立,四季长青,傲霜凌雪,呈君子之气。竹子的骨节刚坚、胸怀若谷、清秀素洁,被看作是高风亮节和谦虚长寿的象征。

  此外,我们天台的梅树也随处可见,最为著名的数国清寺的隋梅,长命千岁的隋梅具有灵验的悟性,能测国运兴衰。所以,外地来天台山的游客,都会拜谒灵异的隋梅。回到故乡后,我在每年的春夏秋冬不同季节,都会前往。松、竹、梅号称“岁寒三友”。在中国人看来,梅花在漫天飞雪的隆冬盛开,不畏严寒,像征君子威武不屈,不畏强暴。

  我们天台的先民们,与周围环境的树相处久了,有了深厚的“感情”,因此,我们天台很多地(村)名用树的名称来命名,如桐柏山就是以梧桐、柏树来命名的,还有白鹤松关,东乡榧树、朗树等。

  故乡天台的每一个村子,基本上都有“风水树”,常见的有槐树、樟树、榕树等。那透着灵性的枝桠撑起一顶庞大的树冠,汲日月之精华,融阴阳之真气,自由自在,生机蓬勃,庇护着一座座村寨,护佑着一方方村民。

  每当我散步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感叹如今的天台城,比早年变大了,最主要是生态环境变好了。在主街道,如工人路、劳动路,绿树成荫,既点缀了环境,又陶治人们的情操,这些浓蔚的绿叶荫庇着行人,夏日里,特别是中午,强烈的阳光令屋内如焚、土地冒烟,惟有这人行道上的树撑开巨伞,抗拒迫人的酷热,洒落一地阴凉,让人们踏着发烫的水泥公路到这里透一口气。

  我还深爱故乡的红枫。深秋季节,漫步在天台山路上,见识红枫的红后,我才明白了红叶之美,真正领略到红之艳丽,红色的自然之美。我们通常见到的用红色印染的布、纸,都无法真正赏识到红的魅力。一片红叶、一棵红枫,都能让人领略到无穷的美丽,把我们带进了美的课堂。天台南黄古道,凭借红枫,成为全国赏枫基地,打响了天台南屏旅游金名片,给当地农民带来了财源滚滚。

  树对故乡人们的恩惠是非常大的,人们造房“住”树,卖树“吃”树。改革开放后,人们靠着树,改善生活。特别是近年来,勤劳的天台人民,成立了果树合作社,种植了数千亩果树,百里飘香,在政府部门正确引导下,产品远销全国各地,乃至海外,人们腰包开始鼓起来,走上了致富路。

  古人云,诗言志,树亦言志。

  诗人舒婷写的《致橡树》、老水手诗人曾卓写的《悬崖边的树》、台湾诗人席慕蓉写的《开花的树》,都是脍炙人口的著名诗篇,诗人借着树的高贵品格,托物言志,抒发真知灼见。

  在天台东岙村,有二棵大树,令人十分瞩目。这两棵古树,一棵为苦槠树,一棵为香樟树,树龄已有八百多年,主干都已中空,但粗壮得足够六、七个大人合抱。苦槠虬枝云影,香樟遮天蔽日,两树一苦一香,比邻为伴,相依而长,世人见了无不啧啧称奇。据史料记载:栽种这一苦一香两树的人,一个名叫陆游,一个名叫陆淞,陆游栽的是苦槠,陆淞栽的是香樟。陆游在桐柏岭下的东岙村栽下这棵苦槠树,足以铭其“位卑未敢忘忧国”、“一身报国有万死”的“苦志”了。陆淞任天台县令,博得百姓爱戴,以致发生当他升迁知府欲离台上任时,数万百姓遮道泣留的场面。朝廷闻知,也竟然破例让其留任天台县令而领知府俸禄。由此看来,陆淞栽的这棵香樟树正好印证了他宦绩斐然、深孚民心的“芳志”。

  中国著名散文家翻译家陆蠡,原名陆考源,字圣泉,即为始祖陆淞的二十八代孙,是一个在日寇面前坚贞不屈,被秘密杀害的抗日烈士。诗人柯灵写的《永恒的微笑——纪念陆蠡》一文中说:“在文人传统中有宁静澹远的一路,圣泉正是这一类。不趋时,不阿俗,切切实实,闭户劳作,劳作所得,殷勤地献与世人。他决不‘孤芳自赏’,或者‘顾影自怜’。他是淳朴的,一个地道的山乡人。这点淳朴使他在品格上显得高,见得厚,也正是他终于默然地为祖国献出生命根基。”陆蠡的品格兼具故乡松、竹、梅的优秀秉性。陆蠡是几十万天台人的代表,其实松、竹、梅的优秀秉性早已如血液般溶入天台人的身躯。

  我听一位居士介绍,树长到比人高,便具有佛性,灵性。它们甚至有几百年,上千年的寿命,它可能成为“树佛”。你如果砍掉他,就是一种罪过。所以,寺院僧人在砍树前三天,会到树前,先念经,做佛事,请树神搬家后,再砍掉树,这样树神就不会与砍树人结仇了。

  在北方游牧民族还流传着关于“树图腾”的美丽传说。一天,一个猎手在森林里发现一棵大树,中间有瘤,瘤洞里(空心)躺着一个婴儿。树瘤上端有一形如漏管的枝杈,其尖端正好插在婴儿口中,树的液汁顺着漏管经婴儿口进入体内,成为他的食品。树上有一鸱鴞精心守护。猎人便把婴儿抱回抚养,称婴儿为“树婴为母,鸱鴞为父的天神(腾格里)的外甥。”婴儿成人后被推为首领,其子孙便繁衍成为绰罗斯部族。“绰罗斯”者,漏管树杈哺育人之意。类似上述生于树木的神话故事在阿尔泰语系各民族中流传较广。

  可见,树对人们的恩情如父母一样伟大而绵绵不绝。故乡的树,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要爱树、惜树,不要盲目砍伐,做到合理利用。还要运用丰富多彩的形式载体,倡导、塑造天台山独特的“树文化”。比如挖掘树及森林丰富的文化内涵,将传统的清明植树寄哀思,扩展到结婚时种上“和合树”,生子种上“成才树”,新房子进住种上“贺喜树”,将植树上升到文化精神高度,上升到人与自然和谐的境界。

  我喜欢故乡的树,它们是默默无声,犹如埋头苦干的父老乡亲,它们品格朴素而高尚,它们没有君临天下的傲气,扎根土地,热爱生活,奉献于这片热土。我敬畏它们与生俱来的力量,对生命的珍爱,无论在乡村的悬崖上,还是在城市拥挤的角落里,到处有它们张开的生命的翅膀,拥抱平凡的生活。

  你不觉得故乡的树,这种精神,这种品格,不就是我们天台人民,乃至祖国无数建设者身上所具有的吗?他们中有的是扎根于农村的老农,有的是从农村涌向远方城市的务工者,有的是在高校或科研单位从事科学研究的高级知识分子,他们出现在各行各业。只因为有他们的付出,我们的天台,乃至我们的祖国才有欣欣向荣的今天。在不久的将来,天台实现跨越式发展,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更需要无数优秀而平凡的中华儿女共同努力,再创辉煌。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