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书画荟萃

人文天台

摩崖无语

2014年01月15日 08:55  www.ttxw.cn   [ ][打印

  (万马渡(明)吴献辰字在浙江省天台山万马渡)

  (鹅(东晋)王羲之字在天台山国清寺)

  ◇闲云

  万马渡

  万马渡并没有一匹马,只是一溪的溪石,巨大的溪石也没有一块形状像马,但这条山溪偏偏叫万马渡。万马渡也不是旧时的渡口,而是万马竞渡的壮观。

  位于万年山麓山谷中的这条山溪所有的魅力,只有在大雨之后才得以显示。当溪水奔泻,冲击巨石时,发出似马的咆哮声,洪水淹过巨石,远远望去,似乎有万马横渡山溪,无数只马头在洪水中忽隐忽现,此时的巨石不再是平日那样纹丝不动,而是那样活灵活现。只有在雨后到过万马渡的人,才能感受到这一奇观。当年称其为万马渡的人,也一定是在春日的雨后,面对山溪,才想到如此美妙的名称。

  清乾隆年间的春日,也是一个春雨刚过的午后,齐召南来到了万马渡。溪边的山村中,有齐召南的一位友人,山村幽静,院中的竹篱笆上,几朵野花攀附着,悄然开放,花瓣上挂着数点雨珠。就在院子的梅花下,齐召南与友人尝着春酒,聊着旧事。有酒,有友,还有梅花,此时的齐召南感到格外轻松。酒酣耳热时,远处的溪水声也时急时缓,齐召南吟诗一首,诗的后二句为“马鸣风萧萧,临风独回首”,这恰好是万马渡的神韵。

  万马渡景观还有另一个说法,那就是仙人赶石。清邑人凌世景就有“打折仙人鞭,翻波化为石”诗句。当洪水从远处滚滚而来时,眼前流动的仿佛不是溪水,而是溪水中争先恐后的巨石,似乎是某一位仙人在驱赶着这一溪的巨石,至于这位仙人是谁?将这些溪石赶往何处?民间有不同的说法。

  当溪水退去,万马渡会是另一种景象,宁静而祥和,满溪的巨石裸露在溪中,溪水是涓涓清流,静静地从溪石之间的缝隙间流过。清邑人齐周华游历至万马渡时,看到的是宁静的万马渡,在他的《台岳天台山游记》有如下的描述:“溪涧中有黑石,乱堆里许,如羊跪乳、如群犊抵牾、如众驹蹂躏,又如熟睡者、如摩痒者、如埋头匿足者,如意想象,无一不肖。”齐周华的想象力真是丰富,有动物的千姿,也有人类的百态,栩栩如生,一幅万物和睦相处的温馨画卷。

  至于溪中巨石的由来,有多种说法,王思任在其《游天台山记》中认为:“以理察之,是山所融结俱圆块,水涌土搜,则累累滚积下。”这其中以理察之的“理”,以现代的目光来看,则有科学的角度。这是他放弃了文学想象因素所表达的观点。河流上游有“发洪头”,下游也有“白家浪”的地名,可见王思任的观点还是有一定道理。

  在溪涧,有一块巨石格外醒目,上面镌刻“万马渡”三字,字平列。字的上款为:“明万历丙申秋。”也就是万历二十四年(1596),下款为“莆田吴献辰书”。平日,这三个字在乱石堆中,可轻松地认出,而当大雨过后,万马竞渡的景观中,这红色的字体,倒有点像在水中飘动的马鬃,这一点或许当年吴献辰也没有想到。

  独笔鹅

  晋永和九年三月,书法家王羲之与文人们来到兰亭,一起为春天的来临修禊,修禊在民间是拔除不祥邪秽的风俗,于文人是吟咏赋诗的雅集。王羲之的书法《兰亭集序》就是为这次雅集所收录的《兰亭集》所写的序言。

  在这天的雅集中,有一位叫孙绰的文人,与王羲之谈到了他所写的《游天台山赋》,说到了天台山的神秀。东晋时期的天台山,在外人心中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仙境,是凡人不易到达的地方。之后,许多文人高士就是读了孙绰的这篇文章,被文中的景色所吸引,才涌入天台山,探秘寻幽的。而王羲之对于天台山的兴趣在于一位高道——白云先生。

  白云先生隐居天台山灵墟,餐霞饮露,是一位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的书法家,就像一朵缥缈自如的白云,人们称他白云先生。齐召南《白云先生》中称:“万八峰头多白云,先生身是云中君。白云去天才一握,先生身是云中鹤。”他时常闲坐在峰巅一处天然岩穴里,书写《黄庭经》,体味其中养生修真的秘旨,把养性运气和书法加以融会贯通。王羲之向白云先生学书的故事也充满神奇,比如白云先生所传授的“永”字笔诀,比如王羲之所写的《黄庭经》藏于黄经洞等。唐徐灵府在其《天台山记》中对于王羲之学书于白云先生的故事,作了详细描述,从白云先生的教诲到王羲之学书三年间的变化。

  最能说明学书感受的还是王羲之所作的《记白云先生书诀》一文。文中记载了白云先生对王羲之说:“书之气,必达乎道,同混元之理。七宝齐贵,万古能名。阳气明则华壁立,阴气太则风神生。”这番话阐述了书与道的关系。“把笔抵锋,肇乎本性。力圆则润,势疾则涩;紧则劲,险则峻。内贵盈,外贵虚;起不孤,伏不寡;回仰非近,背接非远;望之惟逸,发之惟静。”说的是用笔,但其精髓还是不离一个“道”字。文中王羲之似乎要告诉人们他从老师的教诲中不仅学到了书法上的点画结体,也感悟到了书法顺自然之道的境界。

  王羲之的学书故事,以华顶寺旁岩壁上的“右军墨池”摩崖作为一个注脚,王羲之官至右将军,所以人们也称他为王右军。墨池在黄经洞之北,相传王羲之写《黄庭经》时,洗墨于池中。此摩崖《光绪台州府志》有载,并说无年月款识,只是现已不可寻觅。

  鹅是王羲之的另一位老师,他从鹅的体态姿势上领悟到书法执笔、运笔的道理。王羲之书换白鹅的故事十分有趣,有一天他看河边的白鹅出神,便想买鹅回家,而主人道士却以王羲之为他写《黄庭经》作为代价,王羲之欣然答应,以书换回了白鹅。

  换回的鹅就养在院中,王羲之天天躺在竹床上,看着白鹅悠闲的神态。终于,有一天王羲之一笔写下了“鹅”字,用笔刚中有柔,恰似鹅的性格,字既有鹅悠然自得的韵味,也有一丝不苟的坚定。王羲之将这个“鹅”字刻在一块石板上,后人称其为独笔鹅。

  清同治年间,独笔鹅的石刻,镶嵌在了国清寺三圣殿右侧的墙壁上,碑高2.4米,宽1.4米。其落款为“寿人曹抡选补书”。曹抡选(1801——1871)为诸生,天台人,善于书法,石梁腹部的“万山关键”摩崖就是他所书。独笔鹅石碑的右上角有一篇序言,为曹抡选撰并书,字为楷书,连款共十二行。序言记载了补书的经过,那是一个充满神奇的故事。清咸丰己未年(1859)夏,曹抡选与友人赵云龙夜宿华顶,忽闻一声巨响,紫气冲天,随手掷砚,在右军墨池发现了半块王羲之的独笔鹅石碑,经七年的苦练,曹抡选终于补完石碑。序言的上款有“鹅书换成”印章一枚,下款为“己未中秋天台辟古堂寿人氏并识”,并有二枚印章,其一为“天台山人”,其二为“辟古堂”。

  如果将这一故事作为文人的野趣,读来倒也有一点味道,民国学者陈甲林首先对这个故事提出了质疑,认为序言的故事“故神其说”,在其《天台山游览志》一书中,指出此石碑的来源:“同治间,邑人赵云龙游武昌黄鹤楼归,携此拓本,其友曹抡选转摹于此。”之后的《浙江省天台县地名志》也采用了陈甲林的观点。序中的落款时间也露出了漏洞,己未年中秋写的序,却记载了发生在六七年之后补完石碑之事,这显然有违常理。

  从王羲之学书于白云先生到其独笔鹅石碑出现在国清寺,都说明了这位书法家与天台山的那段书缘。

 

稿源:   编辑: 刘程程 责任编辑: 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