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天台儒家传说(五)

2015年01月05日 15:22  www.ttxw.cn   [ ][打印

  ◇曹志天 搜集整理

  侍郎出世

  明朝宣德年间,天台出了个探花,名叫杜宁。他是东乡坦头镇岸塘村人。从小就聪明过人,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传说。杜宁担任过兵部左侍郎等职,为官清高耿直。百姓为了纪念他,曾在城关中山东路糠巷口地方建了一个石碑坊,民间称“杜宁牌坊”。

  关于杜侍郎出世,有一个神奇的传说。

  明朝年间,天台城里有家姓林的财主,名叫林元吉。

  一天早晨,林元吉的老婆起来洗脸,把金戒指取下来放在铜脸盆的边沿上。古代的铜脸盆和现在的脸盆不一样,边沿很宽,而且是平的,所以能放金戒指。

  洗过脸后,丫头没仔细看,把金戒指和洗脸水一起倒掉了。林元吉老婆回到房间,想起了金戒指。问丫头,丫头说刚才倒水时没看到过,寻遍了屋里屋外,连地缝都找过了,还是没有。

  林元吉的老婆认定一定是丫头偷的。丫头没有偷过,始终不肯承认,林元吉火了,把丫头打了一顿,赶了出去。

  丫头越想越难过,自己平白无故遭了一顿毒打,还被赶出家门,无处栖身。天立即就要暗了,丫头又冷又饿,独自在街上走着,不想来到城隍殿门口。她想还是进城隍殿,找城隍老爷诉诉冤屈。

  进了城隍殿,她向城隍老爷诉了冤屈。这时,天已黑了,又没地方可去,只好倚在供桌下歇息,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正睡着,忽然听见有人说话。

  丫头睁眼一看,原来是城隍老爷接进五个和城隍打扮差不多的人,他们都头戴官帽,身着官袍。互相寒暄了一阵以后,城隍说:“大家稍坐一会,文曲星即将来到。”另一个城隍问:“文曲星送往何方?”天台城隍说:“东乡岸塘林家。”

  丫头听了很奇怪,怕被他们发现,想往供桌下面躲。这时,一个矮个子城隍,连连吸了几下鼻子,喊起来:“有生人臭,有生人臭,快把她找出来处死。”

  丫头吓得发抖,正没处躲,只听天台城隍说:“大家别急,听我说,她是一个下人,是因为冤枉到我这里诉冤的。”

  “有什么冤情?”

  “主人家丢了一只金戒指,她倒洗脸水,不小心一起倒在天井里,被一只花鸭吞进肚里。”

  那矮个子城隍笑起来,说:“我看到了,那金戒指在鸭子肚里。”刚刚说完,只听外面一阵笙箫管乐,从天上下来。接着吹来一阵清风,香气扑鼻。

  天台城隍说:“列位,文曲星来了,快整衣出殿迎接。”一刹那,人声、脚步声渐渐远去,最后,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好不容易等到天亮,丫头回到林家,对林元吉老婆说:“金戒指被花鸭吞了,现在还在鸭肚里。”林元吉老婆不相信,说:“要是杀了鸭,找不到金戒指,就把你也杀掉。”

  她叫下人拿来菜刀,杀了鸭子,果真从鸭肚里取出个金戒指来,林元吉和老婆都奇了,难道这丫头会神通?问丫头是怎么知道的,丫头就把自己碰见城隍迎送文曲星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

  林元吉听了思量起来,岸塘村是自己的一处田庄,那管田庄的长工,恰恰姓杜,如果真有这件事,倒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培养个人才出来,自己日后也好依靠依靠。

  于是,他坐轿来到岸塘村,走到田庄门口,只见柴门紧闭,伸手叩门:“杜亮”。里面有个女人应道:“我家当家人挑盐去了,门外是谁呀?”

  “我是城里林元吉。”

  “噢,是林老爷到了,只因我昨夜刚刚生养,不宜出迎,请老爷原谅。”

  “儿子还是女儿?”“生个儿子,名杜宁”“什么时辰?”“丑时。”

  林元吉一听时辰,和丫头所讲的不差分毫,顿时心花怒放,说:“你别客气,既然这样,我先回城去。这里有一串锁匙,我挂在你家门环上,你如果缺粮吃,打开仓,自己拿,要多少,拿多少,千万别客气。”说完,带着家人回去了,刚走了十来步,他又返回来,说:“你丈夫回来后,你对他说,家中还缺啥,就到城里来拿,要是做小生意没本钱,也尽管来拿好了。”走了几步,想想还不放心,又走回来说:“你千万要把这孩子带好。”

  从此,林元吉对杜宁格外关心,一年四季,送衣送米。杜亮夫妻俩对林元吉感恩不尽。说自己穷,无法报答,将来儿子如有出息,一定叫他报答老爷。(孙美妹口述)

  范理接公子

  范理做官四十多年,经历了明朝宣德、正统、景泰、天顺、成化五个朝代,真正是一个“五朝元老”。范理为什么能在仕途上走得这么顺风顺水,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从而得到朝廷重用。二是和宰相杨溥对他的爱护和提携分不开的。

  说起范理和杨溥的认识,有一个十分有趣的故事。

  有一年,宰相杨溥的公子,从湖北老家出发,到京城去探望父亲。一路上,所过州县的官员都盛情款待,馈送厚礼。这些官员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只要把宰相公子伺候得高兴了,到京城一说,升官发财不是有望了吗?

  这一天,杨公子乘坐舟船来到江陵县,船到码头,码头上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老家人模样的人牵着一匹马,在那里探头张望。见公子的船停稳了,老家人走上船来,伏地说道:“公子辛苦了,我家老爷叫小的等候在这里。说是公子一到立刻迎进县衙。”

  杨公子一路上威风得很,哪里受过这样的冷遇,没办法,只得骑上马随着老家人到了县衙。他以为码头无人迎接,到县衙总该有人迎接了吧。谁知到了这里,仍然是冷冷清清。

  进了县衙,才见一个县官从大堂里迎了出来:“公子一路辛苦。”杨公子抬头一望,面前这县官穿着一身旧袍,寒酸得很,问道:“大人尊姓大名?”“卑职姓范名理,因公务繁忙,未曾远迎,请公子原谅。”说着,将公子迎进大堂后面的花厅。

  花厅里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用过茶后,摆上饭菜。杨公子一看,桌上只有六样菜,全是青菜、豆腐等寻常蔬菜,除此之外,就是一碗米饭,连碗猪肉都没有。

  范理说:“江陵地僻民穷,实在没好东西款待,还望公子海涵。”

  杨公子一路上吃惯了山珍海味,哪里吃过这种粗茶淡饭。本来想不吃,又怕日后父亲知道怪罪,只得勉强吃了一些,就到驿馆中歇息了。

  第二天,杨公子愈想愈气,好你个范理,如此看我不起。于是也不再上县衙了,带着随从在街上饭馆里吃了些酒食,别也不别,上马离开江陵。

  从江陵开始,已是一途陆路。杨公子策马走出十里,听见后面有人喊叫。回转身来,见又是昨日到码头迎接的老家人。老家人满头大汗策马来到面前,气喘吁吁说:“公子不告而别,范大人特差在下赶来,有些薄礼相送。”

  杨公子转嗔为喜:送礼?哼,总算还识相。

  家人取出一个包裹递上。杨公子打开一看,里头包着两本书,两支笔和一块端砚,根本没有金银宝贝。

  家人又说:“范大人因乡下遭灾,一早下乡救灾去了。叫在下带话给公子,要公子好好读书,将来可以上报皇恩,下恤百姓。”

  杨公子气都气死了,哪里听得进这些话,把包裹往随从怀里一掼,也不言语,拨转马头跑了。

  杨公子来到京城,杨溥问他一路情况,杨公子说:“一路上,各州县都热情迎接,唯独江陵知县范理看我不起,薄情寡义。父亲,这种人,日后不要理他。”

  谁知杨溥听了,反而呵呵大笑:“儿啊,你错了,沿路那些官员巴结你,为的是升官发财,独有范理不卑不亢,难得呀。”接着,杨溥派出官员到江陵私行察访,知道范理清廉有为,深受百姓爱戴,极力向皇帝推荐,几个月后,范理就升为德安知府了。

 

稿源:   编辑: 余赛华   责任编辑: 余赛华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