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和合文化 > 寒山诗

天台儒家传说(三)

2013年11月27日 09:09  www.ttxw.cn   [ ][打印

  ◇曹志天搜集整理

  智判三夫一妻案

  明朝景泰年间,天台出了个不畏权势的好官,姓夏名埙,字宗仁,号介轩,县城人。明朝景泰年间中进士。任监察御史,巡视广西时,铲除贪官污吏,办理冤案、疑案,得到广大百姓爱戴。后升广东按察使、右副都御史。夏埙因为性格耿直,屡次弹劾权贵,受到权贵排挤,因此在成化十三年,坚请辞职,回天台侍奉父母,杜门著述,著有《方庵稿》等,还乡五年后,病死,墓葬今天的赤城山麓乌岩。

  夏埙善于破案,这里就说一个“智判三夫一妻案”的故事。

  这一年,夏埙视察广西,到了南宁遇到了一个案子,当地府台束手无策,夏埙接了过来。

  事情是这样的:南宁城里有个秀才,叫张泰中,和兵营军官王大新是好朋友。这年,两人的妻子都怀孕了。两人商量定下:双方生男,结为兄弟;一男一女,配成夫妻。结果张泰中的妻子生下一个女孩,王大新的妻子生下一个男孩,双方互换信物,指腹为婚。

  过了一段日子,王大新离职,带着妻儿转回老家,一连几年,杳无音讯,又过了几年,张泰中也得病亡故。

  岁月如梭,转眼之间,张泰中女儿张秀姑已经十四岁了。几年中,张妻到处打听王大新,都没有消息,没有办法,只得把秀姑许配给商人李吉。订婚以后,李吉出门做生意,一去就是两年。秀姑十六岁了,女大不中留。张妻无奈之中,又把秀姑许配给一个名叫赵大的后生。张妻经过前面两次,怕了,她怕夜长梦多,于是双方定下十月十五举行婚礼。

  谁知就在将要举行婚礼的十月初,王大新的儿子和李吉都回来了。

  这一下,热闹了,三个男的都说自己是明媒正娶,谁也不肯相让,告到南宁府衙,弄得府台无法可想,正在这时,夏埙巡察来到南宁。

  夏埙听府台禀报完案情,略微沉思,就计上心来。

  他命南宁府台准备一壶好酒,放在公案上,然后传男女四方上座听审。

  几天来,这桩奇案传遍南宁大街小巷,来听审案的百姓挤得水泄不通。

  众人看见,夏埙先传张秀姑。张秀姑跪在堂上,夏埙抬眼打量了一下,笑道:“好一个美丽的女子,怪不得三方争执不休。”接着,收起笑容,问张秀姑:“张秀姑,有本巡按为你作主,休要害怕,你三个未婚丈夫均在堂上,嫁给谁,由你自己决定。”

  张秀姑听了,哪敢应声。

  夏埙又问了几声,张秀姑不但不敢应,反而哭了起来。

  夏埙皱起眉头:“本巡按为你作主,由你自定,你却一言不发,你到底想怎样。”

  见巡按大人动怒,张秀姑止了哭声,说:“民间一女不嫁二夫,何况三夫乎。民女只有一死。”

  夏埙说:“你果真能一死明志,倒也是息讼的好办法。就怕你没有这么节烈。”

  张秀姑说:“有钱有势者,因贪恋权势,才怕死。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可眷恋的。”说着,一头朝堂中石柱撞去。

  眼看就要血溅当堂,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衙役将他拉住。

  夏埙说:“看不出你倒是一个有志气的女子。你若想死,不必血污公堂,这里有一壶毒酒,你敢喝吗?”张女也不言语,拿起案上毒酒喝了下去,顷刻之间,命殒公堂。

  张秀姑母亲奔过来,抱住秀姑抢天喊地地哭起来。王大新儿子等三人在一旁目瞪口呆,旁听观众见闹出人命,一时间议论纷纷。

  夏埙却很镇定,只听得一声惊堂木,大堂里安静下来。夏埙指着张秀姑的尸体:“现在,谁要张秀姑?”

  大堂里鸦雀无声。

  夏埙对赵大说:“你和秀姑已定下结婚日子。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本巡按判给你领回,好生安葬。”

  赵大赶紧推辞:“我娶的是活人,怎能和一个死人结婚。她有前夫,理应前夫领回。”

  夏埙说:“既然你不要,本巡按只好判给李吉了。”又问李吉,李吉说:“她第一个订婚的不是我,理应第一个订婚的人领去。”

  夏埙叹了一口气说:“这就是你们的为人啊。”于是,问王大新的儿子,王大新的儿子眼泪直流,跪在地上哭诉:“大人,张女虽和小民十几年未见,但指腹为婚,父母之命。夫妻情分犹在,是生是死都是一样,小人愿领她回去厚礼安葬。”

  夏埙听了大声赞道:“好一个父母之命,情分犹在。好吧,本巡抚着你领回好生安葬。”接着又对赵大、李吉说:“你们二人,活着争着要,死了往外推,如此薄情寡义,着你们每人罚钱十贯,帮助王生安葬。”

  赵、李二人巴不得脱了干系,那在乎这点钱,当堂拿了出来。

  王生把张女抬回自己的客栈,点起香烛,守在一旁,哀哭不止。大约过了五个时辰,张女忽然醒了过来,王生大喜过望。

  这时,他才知道张女当时服下的,不是毒酒,而是一种蒙汗药。第二天,夫妻双双来到府衙感谢夏埙夏大人。

  自此,夏埙善于断案的名声传了开来。

稿源:   编辑: 刘程程   责任编辑: 刘程程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