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工艺

又闻嘣嘣弹花声

2013年11月08日 09:25  www.ttxw.cn   [ ][打印
  文 打捞沉船 图 陈舟宝

  在杭州湾与曹娥江汇合的东南岸,有一片辽阔冲击地,我母亲的老家就在这片沙地上。这里的土地特别适合种植棉花。春季育花苗,夏季喷药除虫打顶脑。每年秋天是这里最忙的季节,夏天棉桃是一批一批地结,秋天棉花就一次一次地摘,从初秋一直到立冬。到海涂沙地劳动是带中饭的,孩子们全扔在家里,老人们一边操劳农务家务,一边照看孩子,大的走着,小的爬着、滚着,个个像只小花猫。哭了闹了,老婆婆就把孙儿孙女哄到身边,给孩子唱儿歌。直唱到孩子迷迷糊糊地睡去。

  冬天来临,村村堡堡都是肩挑大弹弓操一口闽南官话唱着《弹棉花》谣的温州弹花郎,他们挨家挨户给收了棉花的农户弹棉花。这块土地上的农民,几乎每户都有一架纺车,棉花除了弹被絮还要用来做棉袄纺棉纱,而纺棉纱的棉花要弹得更为成熟。弹好的纺纱棉先卷成尺把长的圆筒,纺纱前再把棉筒卷成拇指粗的棉条。这里的农妇从小就学会纺纱,每个家庭老少人等的衣着被子都靠女人这双手。右手摇着纺车嘤嘤嗡嗡地响,左手把棉条中的絮一手一手地拉出纱来,慢慢地,缠在锭子上的纱成了纺锤。所以温州来的弹花郎摸清了这方土地的人们底细,就一拨一拨地往村里寻找生机。熟悉了弹花人手艺的先生就给他们编了个顺口溜:“檀木榔头嘣嘣敲,杉木弹弓手上摇,羊筋弓弦邦邦叫,漫天雪花纷纷飘。”真是绝妙的写照。

  我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目睹了弹花郎弹花的每一个过程。熟悉他们的每一个动作,自然更爱听弹花弓发出的声音。那“笃笃笃笃笃笃嘣——”声就像乐队中的那张竖琴,音域宽广,音色柔和嘹亮。尤其是空弓的那一声“嘣”,近听清脆悦耳,远闻余音袅袅。弹得兴起,那弹花郎还会把那家乡的歌谣随口哼出。

  这样千古不变万人需要的手艺一直传承下去本该不是问题,也就是几十年的时间,社会却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人们发现还有比棉花更好的保温材料,比棉纱更妙的织布纱锭,比弹花郎更快更好的弹棉花机具。更没有想到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在一瞬间就跨上了富裕的大篷车。那个响了几千年的弹花弓渐渐就没了踪影,敲了多少年檀木榔头的温州人也断了踪迹。

  或许是恋旧怀古,或许是人造的东西对一些人的不合适,或许是人们追求回归自然,忽然一日,这些人又怀念起土里土气的老棉被来了。他们既想享受大地给人恩施的温馨体贴,也在回味檀木榔头那厚重飘逸的笃笃嘣声。只是难觅当年弹花人。

  “其实天台人弹棉花做被絮的人是不少的,只是天台农民自己种棉花的越来越少,天台人的生意经也越念越精,还有谁愿意背后插根大竹爿,胸前悬个大木弓,一天到晚腰弯得像只大虾去敲那又累又脏又不赚钱的弹花弓。”一位仍然在干老本行的弹花师傅如是说。

  经朋友带路,我结识了紫凝山脚的庞宪中老人,去看他用弹花弓弹被絮。庞师傅13岁到宁海跟表兄学串蓑衣棕绷,16岁后又学弹棉花做被絮。他说一人之所以要学三样手艺,只是为了多赚几个辛苦钱,天台人学这个手艺的几乎都是这样。“冬天弹棉花做被絮,春天串蓑衣,夏秋串棕绷,这样一年四季就不闲着。”

  庞师傅有三个儿子,都在外地做小生意,所以他只在土地承包初的一段时间里放下手中的弹花弓蓑衣针和棕绷刀,在家里当了十几年的农民。土地再一次承包后,笨重的劳力活让他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也改变了原来单一当农民的想法,只种自己的2亩多田地,满足自己生活需要,他把多余的时间去重操旧业。

  他在平镇租了间竹棚,在简陋的竹棚里开了个小小的弹花店。弹的还是棉花,只是工具今非昔比。最累最慢的弹花弓已经束之高阁,代之的是由早先的脚踏弹花机到现在的机器弹花机,又重又笨的手工磨盘也被电动磨盘替换,过去罩被絮筋要两人一根一根地牵,现在有现成的纱网,一个人几分钟时间就能把网筋罩上。2个小时左右就能完成一个大床被絮,基本做到立等可取。早年做一个被絮起早摸黑一整天还得开夜工,主人忙忙碌碌,老司辛辛苦苦,现在机械操作省时省力也省钱,真是你好我也好。

  现在有没有人还要老司全手工弹被絮呢?庞师傅说:“一般客户都会满意机弹的质量,如果有人非要手弹,只要划得来,当老司的无有不可,不过那样全复古的人少之又少。”

  庞师傅指着自己的弹花机说:“这机器有大型的,高速的,专卖被絮的就用那种。还有全幅的磨盘机,那就更省力,更快速。我老了,又没有人来接这个摊子,所以我的弹花机是小型的,适合一二个人干活用。也难怪年轻人对老手艺看不上眼,不光是它的落伍,还有它的廉价和单调。虽然生意好时有不错的收益,但是工业化生产的各种轻便保暖被子深受年轻人喜爱,还有蚕丝羊绒羽绒这些高档保暖被大量进入寻常人家,棉花被因为厚重而更是相形见拙,市场份额小,无法和新产品抗衡,所以也就没有了接班人。”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