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天台边界古道行

2013年10月16日 08:47  www.ttxw.cn   [ ][打印
  ●奚援朝

  十五、千辛万苦平阳境

  天台与仙居接壤的边界长25.66公里,占县界总长度的8.27%,在1997年时,国务院在两县边界上确立了3座界碑,到了2009年,又把这3座无底座的老式界碑换成有底座的标准化界碑,因此,两县界碑的规范化,走在了天台同其他县市边界界碑标准化的前列。

  在所有界碑中,要数天台同仙居的1号界碑最难寻找。虽然早就确认它立于街头镇寺家坑村范围边境,但找起来却问题多多困难重重,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和体力。

  寺家坑村位于我县西南角最边远处,原属后求乡,撤扩并后归街头镇,村庄南边是仙居县广度乡,北边靠近磐安县方前镇。许多年以前,我就一直有心想去寺家坑,但因交通不便,生怕当天回不来,不敢贸然前往。寺家坑没有通街头镇的公路,但和广度乡有公路相连,距离仙居县城大约25公里左右。仙居县有通广度乡的班车,广度乡却没有通寺家坑的班车,对于无车一族,交通还是不太方便。为了达到走进寺家坑的目的,我采用了稳扎稳打、分段推进的方法,首要的是必须熟悉县城至小溪坑新屋王村这一路段的走法。头一次赴新屋王是乘坐客运中心天台至磐安的班车,到里石门水库边上的东虹村下车,走到轮渡码头,坐上9点钟起航的渡船,在库区航行半小时后,在小溪坑码头下船,然后步行5公里,走到新屋王村。那一次,从新屋王又爬山登上马家田村,看望了一株特殊的古树以后快速下山,紧赶慢赶,赶在下午渡船开动前回到小溪坑的码头。此渡口每天上下午各有一班轮渡,街头集市日时加开一班。如果从此路线走寺家坑,想当天来回,比登天还难。

  后来,天柱山上的柱峰村修筑了通向新屋王的公路,听说全长仅约5公里,我又前去侦察。首先,凌晨赶到客运中心乘坐至街头的头班车(专为接送司乘人员),到街头后立即登上开往天柱的班车,这样早上7点钟就会到达柱峰村,时间就富裕起来了。顺着公路下山,走到新屋王也就一个小时,把新屋王村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转个遍,还向多位村民打听去寺家坑的方向、路线、距离、走法等情况,又沿小溪坑边上溯1公里多路,走到在建的三跳岩水库及附近,了解进寺家坑的走向和路径。遗憾的是,因为新屋王往里上山途中再也没有住人的村庄,所以一直没有问清楚到寺家坑究竟是5公里路还是10公里路。这段路到底有多长,大概自古以来没有人丈量过,也没有人以行走的时间来估算它的长度。街头至天柱山,早中午各一班中巴车,这一天虽然没走到寺家坑,回柱峰村登上下午4点的班车返回,觉得收获挺大,心满意足。

  又一个晴天,我天黑离家,过街头、上天柱、下新屋王、穿三跳岩,在一个三叉路口鬼使神差地走错了路,背道而驰上到了鲍珠岩村。好在村中还有老人,指点我走一条杂草丛生的山径,多花了一个小时,10点多钟时总算找到了寺家坑村。

  一条10来米宽的山坑,山坑南边属仙居县,就一个村庄,住有几十户人家,村名就叫寺家坑;山坑北边属天台县,沿坑摆开三个村庄,分别是外厂、中央屋和里厂,三村总共60余户人家,合成一个行政村,村名也叫寺家坑。以山坑为县界,山坑两边的村庄都叫寺家坑,奇古怪,怪古奇,这也应该算是千奇百怪之一怪吧。更奇怪的是,在4个村庄里我所看见的10余位老人中,谁也不知道此地立有天台———仙居的界碑,异口同声说此地没有界碑,只是民俗约定以寺家坑中心为县界,即以寺家坑上架设的桥梁中心为县界。你说奇不奇,怪不怪。

  我回来以后,到界碑的主管部门民政局基政科讨教,没想到早年参与勘界的人员早已调离,现在的同志对界碑情况知之甚少,说不出同各县市界碑的埋设位置,何况天仙界碑按照分工是由仙居方负责管理维护的。但她们给我一个惊喜,说档案局有材料。

  从档案局查询来的材料显示,天仙1号界碑位于寺家坑同仙居广度乡平阳村相交的山上。我手头的仙居县地图上找不到平阳村,就到藏书状元许老师家翻阅仙居县地名志,但是因为平阳村是撤扩并时由多个山区小村合并后新起的行政村村名,早年编写的仙居县地名志中也找不出平阳村。我又到县国土局请教“天台龙王”蒋先生,在他的帮助下,研究分析多种地图和资料,终于基本上搞清楚1号界碑应在的方位。

  二进寺家坑,我直奔里厂村。坑边上山的小路多年无人行走,早已荒废,借道通向磐安县岩门村的山径,在丛林中左转右拐地攀登半个多小时,到达一个山岢,再沿大路上山,最后又在一个转弯处找到一条不起眼的羊肠小道,进去数百米,终于看见了孤零零隐藏在树丛下的天台———仙居1号界碑。此处原来应是一个三叉路口,从天台方上山到此,南边属仙居县,西边通磐安县。

  聪明的人啊,自己不再行走的边界路道,就委托一块多方认可且任劳任怨的石头来看管。

  十六、寺家坑西岩门径

  据《天台县志》第256页介绍,解放前,天台至仙居的主要路道是从街头的花墙向南,经小溪坑、茶园、燥坑、新屋王,入仙居县境广度村。路是人走出来的,从资料上分析,这条古道至少存在了数千年。《仙居县志》第一页介绍,汉献帝(190-220)分章安县西北之地置始平县,仙居属之。西晋太康元年(280)晋武帝改始平为始丰,仙居为始丰县地。东晋穆帝永和三年(347),分始丰县的南乡(今仙居县境)置乐安县,从此仙居始为县一级行政单位。这里边的问题是《天台县志》载天台县置立时间是吴大帝黄武至黄龙三年间(222-231),天台立县的历史,仙居县志里比天台县志里要早,两者相差一个朝代,数十年时间。

  在没有现代交通工具的数千年里,两县的联系靠路道通,靠双脚走,要想少走弯路免去绕道临海,又不想翻越大雷山,又要想避开大盘山,天台至仙居最便捷的路道就是经街头、新屋王、寺家坑入仙居县境。我听好多位老人讲过,解放前后期间,他们去仙居都走这一线路。

  走过新屋王村,钻过三跳岩水库大坝的施工洞,路道上不再有行人出现。到达一个两水相交的坑口,看见对岸坑边树林中有山厂的棚顶,我急忙跨过溪坑前去想找人问路。这是一个由塑料膜、防雨布等材料搭成的临时棚,里边有几样简单的炊具,却无人。小棚边上还有一座泥土石块构成的建筑,一看就知道是烧木炭的专用窑,不知窑中是否有人。在我使劲乱喊几句以后,窑中出来一个好像刚从非洲回来的土人。他说要去寺家坑,还得沿小溪坑往里走,到下一个坑口再过溪上山,路还远着呢。

  第二个坑口相对好找,远远地就能看见对岸又有一条溪流汇入小溪坑,这条溪流名称就叫寺家坑。坑口有几块长满野草的平整山地,有几间零乱的屋基,还有成堆的残砖剩瓦,以及一些破损的木料。我回来以后翻资料,估计这个地方叫茅平岸,以前曾住有一户人家。

  从茅平岸沿着寺家坑西边岭道上山,那些古老的石阶因为少人行走无人维护更显得散散落落。我来到一处陡壁下,右边是山坑深谷,下不见底,左边却有一个十余平方米面积的水潭,潭水清澈透明,不会很深。岩壁上有人工开凿的几十级踏步,宽约一米,爬到岸顶回头一看,胆小者难免毛骨悚然,此处真正是一夫当关、万人难过。再向前,有个三叉路口,往上的山径显而易见,上方的鲍珠岩、长弯、下坑等小村听说还有人家居住,这几个山村不通公路,羊肠小道就是唯一的路径。直着向前的路影在“狼箕”缝中蜿蜒,稍有疏忽的话就有可能错走鲍珠岩。不远处有一座古老的路廊,就此沿坑边山路前进,未见其他岔道,不会再迷路了。

  前方的山包上露出一角房檐,近看才知道是一座摇摇欲坠的小庙。此处是村庄的水口,成片的古树遮天蔽日,右边悬崖下有飞泻瀑布冲击深潭,左边山脚中零星的田地多数已荒废,寺家坑上的牮桥历历在目。在这处河(坑)段上,一目了然可看见三座古老的牮桥,整齐划一,像是从一个模具里倒出来的。这三座牮桥跨度均有10米左右,桥面宽1.5米左右,把天台的寺家坑外厂村同仙居的寺家坑村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台州金华两市的2号界碑位于天台磐安相交的罗成岩(山峰)边上,海拔900米左右。从外厂过中央屋,进里厂问清方向走村后小道上山,村边的岭道还有石阶,因为以前开发出来种植作物的田地需要方便的交通路道。越往上越难走,甚至怀疑这条路是否就是附近仙居和天台的百姓走向磐安的大道。好在山路是沿着山坑向上的,虽然在树林中左冲右突,但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侧身听听沟中的流水,俯首想想行动的目标,脚下的步伐并不觉得沉重。

  到达山岢,雄伟的罗成岩近在眼前,放眼粗看,类似十里铁甲龙,怪石、奇峰、穴洞,天上的白云,岩脚的绿树,清新的空气,构成难得的美景。

  山岢下方有条康庄公路,原以为界碑会在罗成岩旁边,就沿着公路朝下而去,走了十几分钟,觉得不对劲,可巧看见远处山坡上有人影,我又张口乱喊一气,听见对方的回答是往上走往上走,心里七上八下地走起了回头路。在盘曲上山的公路转弯处,意外地发现一段石子坡道,但不敢贸然踏入。又走到一个转弯处,又看见一段石子路,这才确认这是一条不知通向何方的古道。找到台州———金华的2号界碑后,下山到山岢的路段,我就尽量走断断续续的古道,多少也节约了一些时间和脚力。

  我再次来到岢头,碰见几位赶着骡子运送木料的老乡,他们讲这附近只有一个村庄,村名叫岩门,属于磐安县方前镇。我以为罗成岩顶峰上有岩石如门状,他们讲村口古道左右两边各有一块二米来高二米来宽的天然巨石,如半开启的门扇,所以祖上传下来村名就叫岩门。并说此地距方前镇公路20余公里,小路仅15余公里,要是路上遇见好心人,还可坐便车。我想想也是,回程如走原路,下山到寺家坑,出新屋王,上天柱山,至少也有15公里多路,心一横,跟着他们进到岩门村。

  补充体力后,我独自继续上路。公路小路,上山下山,大步快步,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方前镇下午4时开天台的班车,顺利回家。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