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漫谈天台山历代题画诗

2013年10月16日 08:41  www.ttxw.cn   [ ][打印

  ◇左溪

  题画诗是中国画一种独特的传统形式。最早在画中题款出现在汉代,隋唐之交,题画之风逐渐开始,唐代著名诗人李白、王维等都热心于绘事,以他们多方面的才能,开创了咏画诗这一新的诗歌体裁。到了宋代,苏轼首次提出了“士人画”(文人画)的概念,强调画家应该有文学、书法等多方面的艺术修养,作品要脱去雕饰,直抒胸臆。这种绘画文学化的观点,直接推动了题画诗的成熟和繁荣。元代文人画兴起,画上题诗蔚然成风,元代文人开始自己篆刻印章,在画上使用闲章,进一步推动了题画的兴盛。至明、清两代,题画达到了顶峰。近代吴昌硕、黄宾虹等大家,进一步推波助澜,使画上题诗这一形式日臻完美。

  著名美术史家王伯敏先生曾说,天台山是诗画之乡。历史上无数画家和诗人登临过天台山,留下大量描绘天台山的诗与画,仅唐代就有三四百位诗人在天台留下千余首诗篇,成为“唐诗之路”目的地。游历过天台山的画家也不计其数,虽然大部分画作已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但通过题画诗,我们可以获得历史的信息,感受原画的风貌,使我们从一个独特的视角看到历史中的天台山文化曾经的辉煌。

  一

  北宋画家郭熙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而诗与画的结合,是中国画独有的艺术形式。画中有诗,诗中有画,历来被视为艺术的高境界。天台山是历史文化名山,不仅山水神秀,而且有丰富的文化积淀,可以入诗入画的题材很多,历代题画诗中涉及天台山的许多名胜,从中可以大概获得历代文人心目中的天台山形象。以山水为对象的题画诗中,描写桃源、石梁、赤城最多,这些风景名胜在诗人画家心目中不仅仅是地名的概念,而是有其独特含义的文学意象。这也是古今众多画家把天台山作为表现对象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借助于天台山来表达心目中的神山秀水、仙源佛窟。“东南海阔秋无烟,天台山与天相连。丹霞紫雾互吞吐,重冈复岭青盘旋。”这是元代画家王冕对天台山的想象,是与天相连的洞天福地。还有许多画家把天台山作为仙境的象征来描绘,如元代纳廷“高人筑屋石溪东,溪山却与天台同。”的题画诗句。明代商辂的《题山水图》中有“名山胜水殊天然,此地疑与天台连。采山钓水各忘虑,斯人莫是桃源仙。”则猜想画中山水是与天台山相连在一起,天台在此成为令人神往的仙境代名词,是它境用来借助提升自身品

  位的一个参照物。同样,对石梁的描写也不仅仅是石梁飞瀑的景区概念,而是连接人间与仙境佛国的桥梁,如明代鲍恂的《盛叔章画》中“仙家应在云深处,只许人间到石桥。”明代文征明的《题天台石梁图》中“眼前已落仙人界,何用穿云渡石桥?”画家借石梁以表达心中向往超凡脱俗的理想生活。“赤城”或“赤城霞”也是许多画家借以表达祥瑞之光、仙佛灵光寓意的题材,近代大画家吴昌硕多次以“赤城霞”形容其笔下的红梅,甚至直接以“赤城霞”题其梅花图,使其画中梅花带有仙道意味。而刘阮天台遇仙的故事,更是给画家无限想象的空间,历代画家不断从各种角度重复描绘这个传奇,并在题画诗中寄托对神仙生活的向往,或者惆怅、惋惜,甚至羡艳、猎奇等不同的情感。“至今天台山,有药还可采,花间不见双姝在。题诗正欲问麻姑,几见桑田变沧海。”这是明代周文盛题《桃源图》中的诗句,这种对世事沧桑而人生苦短的感慨,是古今人性所共通的,天台山成为寄托这种情感的有效载体。

  天台山是佛教天台宗的发祥地和道教南宗的祖庭,历史上涌现出许多杰出的人物,智者大师、“活佛”济公、诗僧寒山等。这些有着广泛影响的名僧高道,除了他们的一生业绩,还有鲜明的人物形象和性格特征,为画家、诗人提供了创作的想象空间,成为历代画家表现较多的人物题材。人物题画诗以表现寒山、拾得最多。从宋代以后,有大量的寒山拾得图传世,成为禅画的一个重要表现题材,甚至对日本的禅画也产生了重大影响。清代画僧罗聘在《寒山拾得图》上的题诗:“我若欢颜少烦恼,世间烦恼变欢颜。为人烦恼终无济,大道还生欢喜间。”是寒山、拾得的形象写照。

  花鸟题材的题画诗则以表现天台松为最多。天台山上有各种植物,但松可能更符合天台山文化所包含的内在特质,甚至暗合了天台人的性格特征,漫山遍野,挺拔坚韧,又不事张扬。唐代画僧景云的题《画松》诗:“画松一似真松树,且待寻思记得无?曾在天台山上见,石桥南畔第三株。”是一首著名的关于松的题画诗,被许多画家在画松图中引用。

  二

  题画诗的作者身份大多是画家。游历过天台山的画家中,最早见于记载的是东晋顾恺之,这位有才绝、痴绝、画绝的“三绝”之誉的东晋画家,是中国绘画史上最早的专业画家。

  同时,顾恺之还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文学大家,绘画之余写过不少描绘秀丽山川的名篇、名句,其中《启蒙记》是描写天台山的美文,与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属同一时期,同为天台山游记之始,可惜全文已散失。作为画家的顾恺之,游历天台山后应该从天台山中吸收过艺术的灵感,但因年代久远,许多细节都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了。

  与顾恺之同时代的画家还有戴逵,他也是一位有名的佛像雕塑家,他与两个儿子创造的佛像雕塑技艺,在今天的天台山佛像制作技艺中仍能找到印迹。天台山佛像制作传统技艺已成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们能见到留存的天台山题画诗从唐代开始,这些题画诗中包括了唐代诗人李白、杜甫的作品。唐代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政治、文化、经济全面繁荣的时代,对外文化交流极其活跃,涌现出许多伟大的诗人和画家。这些诗人和画家很多都游历过天台山,留下不朽的作品,仅诗人有三四百位,形成了蔚为壮观的“唐诗之路”。游历过天台山的唐代画家不计其数,但留存下来的作品很少。见于记载的有郑虔、崔山人、景云、项容、王洽、顾况、司马承祯等。唐末至五代,则有贯休、荆浩、厉归真、钟隐等。

  项容是天台历史上最杰出的画家,是一位在绘画领域中开创山水画水墨特殊表现技法的划时代大师。他与弟子王洽创立的泼墨山水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可惜他们的作品都没有留存到今天,但通过题画诗,我们可以感受到唐代泼墨山水的风采。王洽曾作《云山图》,从元代画家黄公望题《王洽云山图》诗“石桥遥与赤城连,云锁琼楼满树烟。”可知画的正是天台山,飘渺于水墨云烟中的赤城、石梁,令人遐想。

  宋代是中国绘画的一座高峰,在中国绘画史上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宫庭画院繁荣,贵族中收藏绘画成风,士大夫绘画非常活跃,职业画家大批涌现,甚至许多帝王也热衷于绘画,如宋徽宗就是一位造诣很高的书画家。绘画创作的活跃,促进了画史的研究,大量绘画著录的书籍出版,为后世了解古代绘画留下了丰富的资料,其中也包括天台山绘画。据《宣和画谱》、《石渠宝笈》等记载,当时描绘天台山的绘画作品有程坦《寒山拾得雪豆图》、朱光普《寒山图》、阎次平《寒山积雪图》、梁楷《寒山拾得图》、马远《天台就征图》等。

  南宋后期,天台山万年寺出过一位很有影响的画僧法常。他善绘猿鹤、龙虎、山水、人物等,皆随笔点墨,兼工带写,趣味简远,形似而神完,写生蔬果尤见功力,富有天趣。法常的作品在宋理宗时即传到日本,他的画作对日本的禅画产生巨大影响,因此被日本列为国宝。

  还值得一提的是南宋时官至右丞相的天台人贾似道,他是当时中国最著名的书画收藏家。在历代天台人中,他的地位最高,为一代权相,又能诗文,著有《奇奇集》、《促织经》等。贾似道曾于西湖葛岭建半闲堂,聚敛奇珍异宝,搜集大批法书名画,现尚存世的《王羲之快雪时晴帖》、《欧阳询行书千字文卷》、《褚遂良摹兰亭序帖》、《黄庭坚松风阁诗卷》、《崔白寒雀图》、《展子虔游春图》等国宝,均曾经过贾似道收藏。后来,贾似道被革逐,并于漳州木绵庵被杀,家产也被抄没,所藏大批古书画都被搜入宫庭。

  元代仅90多年的历史,却有大量描绘天台山的作品,包括艺坛领袖赵孟頫,元四大家黄公望、王蒙、吴镇、倪瓒以及赵雍、商琦、王冕等人的作品。赵孟頫作为宋代宗室,在宋亡时进入天台山避难,志书记载他曾隐居在南山兴教寺。在天台的隐士生活,对他的人生和艺术产生过独特的影响。他与天台道士独孤淳明的翰墨缘是书法史上的一段佳话,元至大三年,赵孟頫结束隐居生活,应召北上赴大都,独孤淳明赠送他定武《兰亭》,赵孟頫在北上途中写下了著名的《兰亭》十三跋。赵孟頫对天台山的感受,还可以从他为画家商琦《桃源春晓图》所作的题画诗中看出。商琦的《桃源春晓图》已失传,我们无缘看到这幅画的本来面目,但从赵孟頫的题画诗看,画的是天台山桃源胜境。“何处有山如此图?移家欲往山中住。”他在诗中除了流露出避世思想外,还包含了对天台山的依恋之情。

  明代以后,江浙一带绘画非常繁盛,初期以钱塘为中心,形成以职业画家为主的浙派,代表人物是戴进。到了中期,以沈周、文征明为代表的吴门画派崛起,逐渐成为画坛主流。后期,董其昌创立松江派,替代吴门画派成为画坛盟主。因地域等原因,这些画家与天台山有更密切的关系,上述这些画家都曾游历过天台山,并留下作品。他们也是创作题画诗的高手,他们与天台山的关系,很多来自于流传下来的题画诗。游历或描绘过天台山的明代画家还有唐寅、祝允明、徐渭等。这一长串名字和他们的作品,构成了一幅明代天台山壮丽的画卷。

  清代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社会发生了深刻变化,直接影响着艺术的发展。众多画家追求各不相同的风格意境,形成许多风貌各异的创作群体。这些画家也钟情于天台山,如“金陵八家”之首龚贤,“四僧”中的髡残、石涛,“扬州八怪”中的郑板桥、高凤翰、罗聘,还有法若真、戴本孝、顾鹤庆、沈宗骞、蒲华等。而近现代游历天台山的画家更多,如吴昌硕、黄宾虹、王震、弘一、潘天寿、丰子恺、张大千、陆俨少、谢稚柳、吴冠中、王伯敏等。他们留下的诗画作品,使天台山文化有了更瑰丽的色彩。

  三

  题画诗作为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一朵奇葩,既丰富了绘画艺术,也有其自身独立的审美价值,同时也为画史提供了原始史料,天台山题画诗也是如此。天台山题画诗在天台山文化这棵根深叶茂的大树上,只是一片小叶,一朵小花,但透过这一花一叶,我们看到了历史中的天台山文化这棵参天大树的巍峨雄姿。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