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瀑水岭下好风景

2013年08月21日 08:34  www.ttxw.cn   [ ][打印

  洪秀军摄

  ●秋霖

  早想去瀑水岭下看看,不仅是因为那里有好风景,而且那里有我的宗亲。

  就文学性来说,明代进士王思任的纪游散文比《徐霞客游记》还要生动有趣,其《天台》一文云:“行三四里,过瀑水岭下,高壁障天,清溪照石,望桃源瀑布,似惊虬倒挂几百丈。村农女儿,小桥边行汲,入竹去,仙家矣。篱花自笑,居人何必解东西也!”看,多像一幅幅绝美的山水画在展开,犹如一个个电视特写镜头在闪现。果然,他用放榜例品题道:“清新俊逸,居然道骨仙风,是瀑水岭下数家也,未知有名,当亟拔之第十。”竟然排在名声显赫、景象壮观的华顶、高明、桐柏宫、万马渡等名景之前。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天,我正在单位上班,忽然进来几个农家老头,个个道骨仙风。他们把我叫到室外绿地,悄悄说:“我们同宗,正在瀑水岭下修宗谱”,一排辈分吓一跳,竟然都是我太公辈的。太公们说:每人20元入谱,乡局级以上的捐200元单独立传,传至后世,千古流芳。你办公室楼上的大书记说他正在主持狠批宗族观念,不能公开支持修谱,但心里高兴,叫我们到他家里去问他夫人要钱立传。你现在虽然还不够立传资格,但在县府大院上班,已是单位里的中层干部,就捐100元吧,我们在谱中你名字旁边写明“主任”身份。你那个深山冷岙出了个你这样一个人也不容易。实际上这不是宗族观念,而是弘扬民族文化!

  太公们真有水平和本领,显然是深思熟虑有备而来。我想,人家大书记都同意了,我又忌讳什么,何况可以满足一下虚荣心,何乐不为!那时100元差不多是我一个月的工资,也在所不惜了,我爽快地当即掏钱。

  不料此后却听说宗谱没修好就停了,虽然可惜,但也没人为几个钱去上门追究。数年后的一天,忽听得某文友说他正在为我族宗谱写谱头语,我当即要过来看,只见上面写的大意是:修谱凑起来的钱被人借去办厂办倒了,损失25000元,折合大米25000斤。后另有能人出面向外县宗亲企业家募捐资金,才使宗谱得以付印。特将此事载入宗谱,是非自有公论,留与后人评说!

  怎么是这样?文友说各宗都有这种情况,挨家挨户凑起来的钱被手脚快的借去了,出借者私下拿利息,借者以后没挣到大钱良心好的还一点,良心不好的就不还了。政府不会管这种民间临时机构的小事,老百姓各家各户想管也管不了,说起来都是宗亲也不好意思管,只能不了了之。

  我细看宗谱,越看越入迷,沉浸其中,久久不能自拔。以前最古老的我只见过爷爷,现在自始祖迁天台以来30代我全部明了,还将主要直系人物的像赞、传记统统抄下,一一与古人对话,想象其性格模样。宗谱以男人为线索,用垂线一代代向下延伸。一个男人有几个儿子其姓名下面就有几条垂线,没有儿子则没有垂线,到此结束;女儿的话,最多只是在这个男人名字的旁边写明适(嫁)某某而已。我只有独生女,我的名字下面自然也没有垂线,不禁心里惨惨的。转眼间到了女儿婚嫁时候,我请教同样只有独生女的某同学怎么处理。某同学说不论嫁娶,只论婚姻,所生子女双姓,宗谱两边做。我说我们活着的时候做谱可以这么说,如果死后做谱人家就不一定会这样做了。

  “哈哈,你太看重宗谱了!”某同学淡淡笑道,“当年,我那个宗叫我出钱入谱,我看他们不正规,谱中多有夸张不实之词,我就坚决不入。宗谱里没我又怎样,公家名册

  里有我才是真生活。”

  如此说来,把宗谱看轻,干脆彻底否定,我心也就释然了。

  今夏忽听到一个消息:60省道改建经过瀑水岭下,把沿途景区龙穿峡、桃源、琼台仙谷等连成一线。此线绝妙!我再也忍不住了,起了个大早,和文友乘摩托车急急前往,看看那魂牵梦绕的瀑水岭下究竟是何等模样。

  摩托车沿着康庄大道,穿过正在施工的60省道,长驱直入插到底,差不多碰到大山岩壁了方才停下,只见几个村民在村后一口山塘边洗着什么。我们问一老头这

  里有啥好看的,老头带我们登上村中央一座圆形的小山说:此山像圆月,所以叫月山,周围房屋绕着月山建,像群星捧月。农历八月十六夜,人站在月山上,看后山顶两个非常相似叫双阙的峰头上,一轮明月慢慢升起,一转眼再看去,因为两个峰头太相像,恍惚间就觉得有两个圆月在升空,加上脚下这座月山,人就拥有3个圆月了。此景名叫“双阙异月”。

  这种似是而非的东西怎么能算风景?怎么能在天台山百景中名列第十?老头说早先后山坑有瀑布群非常好看,后来山上造了水库没了瀑布就差多了。我问瀑布遗址在哪里,老头遥指村上方,说这里看不见,要下到村头走另一条路进去,才能望见。

  于是,我们骑车下来回村头,往左上方步行,边行边拍照:小桥流水,竹林房舍,三面山坡环抱着一个秀丽山谷,味道出来了!我们在一座小桥上站定,四面望去四面皆景,猛想起这里是花木基地,怪不得到处郁郁葱葱。望前方峰尖山下一座别墅式的小洋楼非常醒目,我们自然而然走上前去。主人是个中年男子,请我们坐在楼旁的天然巨石上,边递烟边说:是靠卖花木挣钱造起的楼房,你们秋天再来,桂花一开,满山谷又香又好看。喏,那后山岩壁上早先许多瀑布直挂下来常年不断,现在没了,但有时天下大雨水流不及还会出现……

  我们感叹着回到村头,只见又一座小桥隐在两岸的绿竹林间,非常好看。来时车行太快没注意,现在步行才注意到此地风景独好,我们便边拍照边走过桥,只见房屋密麻麻一排排,分明村街模样。原来这里才是中心村,上面两个地方都是小村。

  村街上静悄悄的,房屋很多人很少,近旁只有一个老妇笑咧咧地望着我们。此时,我觉得有些口渴想喝水,便走向老妇,猛想起“借”和“讨”之奥妙,从小听长辈教导什么都可以借,唯水不能借,要说讨,因为“借”虽然冠冕堂皇,但是要还的;“讨”虽然不好意思,但不用还。传说早先有个书生上京赶考,途中口渴,见路旁一户人家大嫂正在烧水,心想讨水像讨饭不好意思,便说“借口水喝”,不料那大嫂是个寡妇,看上了这个书生,便说:“有借有还,你科考后必须回来还我。”那书生本来功课很好,科考时却心思惶惑,名落孙山,回到寡妇家还水,结果做了上门女婿……

  我向老妇走过去,不说借,也不说讨,却说我们同宗,一排辈分,我该叫她太婆。太婆高兴极了,慌忙递茶端凳。我喝了几口茶,小心翼翼说:“听说以前这里做谱……”太婆似乎明白我的意思,马上接口道:“那是外村人把钱借去办厂办倒了……”

  太婆还要留我们吃早饭,我们说还想去桃源看看,便告辞出来。摩托车开动了,太婆还站在门口望着我们。转过一排竹林,太婆不见了,竟然幻化成四百年前明朝进士王思任见过的那个“村农女儿,小桥边行汲,入竹去,仙家矣……”

 

稿源:   编辑: 余赛华   责任编辑: 余赛华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