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盛夏“双抢”

2013年08月14日 08:54  www.ttxw.cn   [ ][打印

  陈翥/摄

  -陆树栋

  昔日,三伏天最难熬的活儿要数“双抢”了。

  说起“双抢”,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有点陌生。而我们这一代出身于农村的40后、50后大都亲身经历过,那种经历只要有过一次,便终身难忘。

  所谓“双抢”,就是指在盛夏时节,收割已成熟的早稻,插下下一季晚稻的秧苗。那时我县水稻大多种两季,小暑前后早稻成熟,收割后,得立即耕田插秧,务必在1个月之内,抢在立秋前将晚稻秧苗插下。俗语云:“插秧过立秋,晚稻恐绝收。”

  抢收

  抢收有割稻、打稻、晒谷三种活儿。一大早,踏着晨露走向自家生产队的稻田,趁着太阳没出来还有些凉快,将田里已成熟的稻子割倒。几十个人面对一大片金灿灿的稻田,弯下腰,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嚓、嚓”声响过,一行行稻子被割倒,七株一捏,两捏一把,横放在身后铺成笔直的一排。稻丛中不时有小蛤蟆跳出,吓你一跳,;偶尔有一只泥鳅从脚底滑过,倏地钻入淤泥中,不见踪影。割稻说是简单,但也是个技术活,快者的速度往往是慢者的两倍。其要领是:“马步扎得平,镰刀贴地行。双手紧配合,放稻快又轻。”

  天色越来越亮,等到曙光初露,站起身来,抹一把额上的汗水,看着身后已割倒的一大片稻子,脸上会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不等稻子全部割倒,正劳力就会去搬来稻桶放进田里,插好稻桶簟,抱起割好的稻子走到稻桶旁,双手握紧稻秆根部,抡起来,将那沉甸甸的稻穗朝着稻桶近身的内壁用力掼下去,“嘭”的一声,稻谷纷纷落入稻桶里。打稻都是两个人一口稻桶,你一下,我一下,轮流进行,“嘭嘭”声此起彼伏,回荡于晨空中。

  早饭多是家里的老人、小孩送到田头,很简单,主食是粥,菜更是单调,只有咸菜、酱油豆、霉豆腐、洋芋芥豆粒等。有的人家往粥里加一点赤豆或绿豆,放点糖精调味,就没有菜蔬了。尽管如此,但又饥又渴的人们吃起来却分外香甜。

  早饭后,继续割稻,打稻。这时,可没有大清早那么凉快了。

  大热天里,呆在家里坐着不动身上都汗如雨下,外出在烈日下劳作,其滋味就可想而知了。日头底下,抱起湿漉漉沾满泥水的稻把子,没掼几下,胸口就满是泥水,沾得脸上、头上、身上都是,浑身没一处是干净的。酷热加上用劲儿,豆大的汗珠和稻谷齐下,泥水四处飞溅,不一会儿,脸上、脖子上、衣服上就有了一层盐霜……此时,如能在树荫下歇一会儿,喝口井水,便是奢华的享受。

  稻谷打到大半稻桶,就要用畚斗扒到方箩里,由正劳力挑到簟场,倒在事先摊开的奓簟上晒。

  晒谷一般由家中的老人和小孩担任。比起田间的活儿,晒谷要轻松得多。水谷担来后,倒在奓簟上,用谷耙将稻谷摊开,再摊平,让阳光照晒,一直晒到傍晚,中间要用谷耙翻几次,好让稻谷均匀受热。傍晚时分,将奓簟四角一提,稻谷就会收拢堆在一起,然后将奓簟一端拉起覆盖在稻谷上,四角压几块砖头,俟第二日再晒。炎炎烈日下,几个日头就能将稻谷晒干。

  晒谷时要派人看守,以防家禽鸟雀偷嘴和狗狗们跑过践踏。当头日昼,大人要回家烧中饭,看守稻谷这活儿大多由小孩替代。这时日头猛,家禽鸟雀和狗狗们不来骚扰,孩子们闲得无聊时,就聚在一起在树荫下玩小石子、下旋转棋,不亦乐乎。

  晒谷最怕午后雷阵雨,刚才还晴天燥日,转眼间一阵大风刮来,天上乌云密布,“轰隆隆”一声炸雷响过,豆大的雨点就下来了。雷雨前,全队人不分男女老小全部出动,你掀奓簟我扒谷,扛的扛,挑的挑,健步如飞,力争把晾晒的稻谷抢回来,其紧张、激烈的程度,不亚于打一场攻坚战。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半边天,簟场上一片繁忙的景象,每个生产队都安排人忙着收稻谷,晒干的稻谷就收贮在队里的仓库里。临近双抢结束时,也往往在簟场上将稻谷就地分给队里的社员,省去收贮的麻烦。

  抢种

  抢种有拔秧、犁耙田、插秧三种活儿。

  队里的秧田大多连在一块,远远看去,一大片葱郁的秧田,如绿茵茵的地毯,煞是好看。拔秧大多在大清早进行,十几个人,带着“丁”字形的秧凳和一把扎秧把的稻秆兴匆匆前来拔秧。不一会儿,绿茵茵的地毯便会开出十几个口子。

  拔秧也是个技术活,要左手掭,右手一点点拔,既不能将秧苗拔断,也不能将整块泥巴带起来。更重要的是要在拔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将秧卷成秧把,留有秧门,以利于种田时分秧。

  拔好的秧苗被扎成一把一把的,放在身后的水里。当一把把秧苗聚集了一大堆时,就用稻秆盖上,以防日头曝晒,等下午再挑到待种的田头。

  一丘田稻子割完,要立即着手抢种,先放进水,然后用犁将田土翻一遍,再用耙将土耙平,平整后的稻田上面留寸把高水,就可插秧了。插秧一般在下午进行,如在上午插秧,经中午烈日曝晒,成活率要差好多。

  下午3时许,队里人相约走出家门,田间地头重新恢复了人气。此时气温比上午还要高,地面上暑热蒸人,走在路上,戴着箬帽,头上的汗水还会顺着双颊和脑后直往下流。

  来到田边,田里的水被太阳晒得滚烫,阵阵热气逼过来,似要将人融化。一脚踏进水里,小腿肚子会被水烫得一跳,踩下去,脚底的淤泥却很滑凉,每个人都经受着水上地下冰火两重天的考验。

  抓起挑到田头的秧把子,甩开胳膊用力向田间抛去,秧苗便如天女散花般点点落在田里。秧把抛好后,用绿色或白色的尼龙绳在田中间拉一道笔直线条。两个种田好手在线两端首先下田,摆好马步,垂直于尼龙绳开始插秧。等他们种了四五行后,第二对人下田,对准上家已插的秧行接着插。然后,第三对、第四对依次下田……

  手段差的人切不可逞能,争先下田插秧,否则,不仅会影响整体进度,还会遭遇难堪。比如,有好手要捉弄你,故意让你先下田,然后插得飞快,将你包了“饺子”,会使你抬不起头来。

  插秧更需要技巧,先要摆好马步,一边插一边往后退,既要掌握好每次插下去秧苗的根数,又要注意秧苗的间距、深度、横直行是否对齐,还要注意插秧的力度。要用右手的食、中二指轻轻将秧苗掭入土中,这样才不会把秧苗拗折种下。

  尽管在水田里劳作,汗依旧淌得很快,流到最后,汗液变成黄色的,印在衣服上,形成一大片黄色的印迹,这印迹回去后还很难洗干净。

  收工

  傍晚时分,村庄上空升起缕缕炊烟,人们迎来了一天中最轻松、惬意的时刻———收工回家吃晚饭了。

  村南是始丰溪,收工回来的人们,迫不及待地跳入溪里,这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溪水里,孩子和大人们混在一起,有的孩子调皮地朝大人头上泼水,大人也不怪,任由他们玩闹。有水性好的大人来了兴致,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水底下抓住一个孩子的双腿往下拽,孩子大叫着被水淹没了脑袋,乐得其他人开心地大笑。笑声在水面上回荡,传得老远、老远……

  俗语云:“好汉不挣六月钿。”说明了“双枪”之苦。但是,不经历“双抢”,就不能感受到劳动的伟大和崇高,不会深刻理解“粒粒皆辛苦”的涵义,我为自己曾经有过这一经历而感到自豪。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责任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