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神山秀水 > 旅游心得

溪那边风景

2013年07月31日 10:10  www.ttxw.cn   [ ][打印

 

 ●秋渡

  又到盛夏季节,城里风景最美在溪边,每当晨昏,游人如织:唱歌的、跳舞的、打拳的、舞剑的,散步的、站桩的,应有尽有。或单打独斗,或三五成群,或多排阵容,冲的都是水面凉风;晨美在天蓝水碧人入画中,夜美在月色朦胧人影移动,爱的都是水气氤氲。

  小城自古有“溪桥纳凉”一景。每逢夏夜,老桥上满是纳凉人群,或坐或躺,或说或唱,皆为水上凉风送爽。我刚进城那几年,曾在每日清晨跑步到溪边,跑过老大桥,穿过桃林和庄稼夹道,跑到对岸的毛竹篷路廊,略事喘息又跑回来。那种色彩、那种清香、那种美气,留下了深刻的记忆。特别是老桥垮塌此路不通后,这记忆就更强烈了,时常在夜深人静时悄悄浮起……那横渡溪面临风怀想之滋味啊!近年我去溪边散步,遇到几个老熟人,勾起一串串美好回忆,竟然演绎成一个优美故事。

  那天傍晚,我指着断桥对一个打太极拳的老头说:“您曾在桥下水潭里救过我的命呢!”老头摇摇头说不记得了。我就详细回忆说,那时我还在乡下工作是进城开会后到此游泳的,心想这水潭不大肯定能游过去,岂料游到中间就沉下去了,大声呼救喝了几口水才被人推上岸来。老头这才想起来,说当时水潭里人很多,我看你脸色变了不像故意才救人,其实我不救你也死不了,同时推你上岸的人有好几个。

  老头年轻时当过海军,水性好,救过许多人,从来不以恩人自居,从来不收人家谢礼,大多自然忘记,是真正的好人。那年我还是小学生,那天正放学回家,忽听得邻村来了个解放军,便跑过去看热闹。只见他内穿蓝横条海魂衫,外罩白灰军装,红领章红帽徽映照出一张英俊无比的脸,开口一笑牙齿崭齐白亮亮,后来看到电影《奇袭白虎团》里的英雄严伟才觉得就像他。那时上下三村男女老小都不刷牙,牙齿全都灰黄色,唯他一口白亮亮,还不惊人么!上下三村当过兵的人也有好几个,但都是陆军,独他一个海军,还不稀奇么!从此,我们就叫他“白亮亮”。我长大后挣来第一笔钱,就买了件海魂衫和灰军装,神气活现地穿上去逛街。

  原来“白亮亮”留队多年,几次提干没提上,眼看超龄了,部队首长就让他退伍前回家探亲一趟,完成找对象的光荣任务。很快,媒人踏破了他家门槛,上下三村远近姑娘都愿意嫁他,他竟然一个也没看上。眼看就要归队没完成任务不好向首长交代,这时第一大队的书记女儿从水库工地回来一眼看上了他,虽然相貌一般,但家庭背景不一般,父母亲戚都说已经是烧高香了,于是就拍了订婚照回部队去。

  同年冬,“白亮亮”就退伍了,在家种地没几天,见公社炊事员病故了,就赶去义务给公社干部烧饭。后来他又勇救了几个落水儿童,表现特好,很快就变成公社水利专管员,不久又要提拔为公社副主任。正在这时,公社中心校来了个女老师,羊角辫衬托白脂脸,开口一笑迷煞人,眼睛竟然比牙齿还要亮晶晶。我们背地里就叫她“亮晶晶”。“亮晶晶”教我们唱语录歌、演样板戏,几乎每天晚上都要排练文艺节目。“白亮亮”代表公社经常来校指导,一来二去就爱上了“亮晶晶”,提出要与那个大队书记女儿解除婚约。那时的作风问题可是个大问题,公社书记明确告诉他:如果一意孤行,不但公社副主任提不成,连专管员也不能干了,回家种地,还要开除党籍,完蛋彻底!“白亮亮”考虑再三,还是前途要紧,只得忍痛割爱,与大队书记女儿完婚,当上了公社副主任。此后他仕途顺利,在乡下一直当到区委书记,进城后又当局长,直到退休都是个好干部。那“亮晶晶”不久就调走了,听说后来嫁了个城里工人,倒比“白亮亮”进城早得多。

  去年某日早晨,我在溪边散步,见到一个红衣女子在舞剑,英姿飒爽,仔细一看原来是“亮晶晶”,竟然比当年还要丰满好看,不禁脱口而出:“喔唷老师,您怎么还这么漂亮!”

  “开什么玩笑,都老太婆了!”她一个转身亮相,收了剑把。

  “老太婆漂亮才是真美女。”看她应该是六七十岁的人了,还是如此珠圆玉润,虽然双眼不像当年那样亮晶晶,但历经沧桑之后的美丽更有韵味。如此貌相,好像只有电视里的“娘娘”“国母”一类人物才有的啊!

  “可惜是红颜薄命!”在旁边打太极拳的“白亮亮”接口说。他瘦了些,却比以前精神,只是一口白亮牙已经掉了许多。“自古男婚女嫁天经地义,她却要女婚男嫁,和丈夫一起起早摸黑,边工作边做小生意,终于造起三间楼房招来女婿,不久她丈夫就劳累过度去世了。后来她女婿下海经商挣了大钱,在溪那边另外造起别墅,把她女儿给带走了。女婿要接她走,她说连丈母娘也陪嫁不成,坚决不去。这不,独自舞剑倒也自由快乐。”

  我忽然想起“白亮亮”的老伴最近也去世了,他俩不正好重续前缘么!我早就知道“白亮亮”的儿子不肖,读初中时就全部功课不及格,高考当然无从谈起,只能在家种地。一次他妈叫他担粪浇菜,气得他把粪桶给摔了,说:“我爸在城里当局长,我为什么要在家担粪!”他妈就赶进城把他爸骂了一顿。他爸只得在城里帮他找了个临时工干,可他干不了几天就要转行,转来转去转不正,最后干脆去炒期货做大生意,七搞八搞,又赌又嫖,把父母的多年积蓄都化光,连在县城建起的新屋也被债主拍卖了。“白亮亮”老两口只得住回房改时改来的原单位老宿舍,又小又暗又破又旧。儿子几经折腾大病一场最后变成半痴呆,倒老老实实回乡下老家跟媳妇一起种地去了。这时孙子已长大成人,要南下深圳跟人合伙办企业,“白亮亮”出面担保向银行贷了巨款。期限到了,无法还贷,“白亮亮”的退休养老金就被银行扣去了,只给他每月留一点生活费过日子……

  某日傍晚,我在溪边悄悄跟“亮晶晶”说:“您那楼房那么空,何不让局长住过来!”

  “亮晶晶”笑笑说:“你问他会来吗!”

  我以为“白亮亮”肯定高兴,不想他竟然嗫嚅道 :“她丈夫克得早,她楼房再空人再好也……我孙子企业马上要大发,很快会回来……”

  其实,我们都知道他孙子不像他那样老实,而是像他儿子那样又赌又嫖,不可能大发,即使大发也会败掉,只是不当着他的面说破而已。

  今夏某日晨,我去溪边散步,见到打太极拳的“白亮亮”,却不见“亮晶晶”在旁舞剑,问之,答曰:“她去溪那边住别墅享清福了!”

  “她不是坚决不去么?”

  “人老了不去不行。这次她女儿女婿把这边楼房卖了,硬把她接去住别墅……”

  我良久无语……看“白亮亮”痴痴地望着对岸,口张得很大,黑洞洞的,只剩下一颗牙,快80岁了,但那军人身板依然毕挺;听“白亮亮”随身带的老年唱戏机里,正在播放着最新流行曲《致青春》——

  良辰美景奈何天,为谁辛苦为谁甜。

  这年华青涩逝去,明白了时间……

  我骑电瓶车离开溪边,情不自禁绕道到对岸。对岸同样有许多老人在晨练,最多的竟然是搞音乐:有拉二胡的、吹长号的、吹唢呐的,更有跟着乐曲放声高唱的。我终于发现一个红衣女子在溪边舞剑,走近细看果然是“亮晶晶”,倒比以前发福了。她说女儿请了保姆,她连饭都不用做,偶尔帮着教教外孙女,自己会吃会睡会玩身体好,多年未有的音乐细胞好像也回来了;又说“白亮亮”真是个“孝子”,孝过儿子又孝孙子,他孙子有朝一日忽然良心发现改邪归正,真的挣大钱回来也说不定,有人就有希望,有希望活着就有意思。说着说着,她就痴痴地望向对面断桥,一动不动了。

  我心里格登一下,忽发奇想:如果在始丰湖建设中开发出一个旅游项目,叫“断桥重渡”,用游船画舫载客横渡,古乐伴奏配歌舞,应该是不错的吧!忽然,那“亮晶晶”跟着唱戏机里的乐曲,对着渡金般亮亮晶晶的阳光水面唱起来,竟然比她年轻时唱的还要好听有味道 ——

  春暖花开这是我的世界,

  生命如水有时平静有时澎湃,

  穿越阴霾阳光洒满你窗台,

  其实幸福一直与我们同在……

稿源:   编辑: 奚珍珍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