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文心德操一脉传

2013年07月17日 08:43  www.ttxw.cn   [ ][打印
  -梁立新

  天台素有“山水神秀、佛宗道源”之称。天台一县之内儒释道文化和谐共融,各有所长。天台的儒家文化,最突出的是体现在耕读文化上,体现在代代相传对教育的重视和对道德的坚守上。位于天台县西部的平桥镇张思村,堪称传承儒家文化精髓的一个典型古村落。

  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曾经到过张思村,因为天台方言“张”与吴语“江”同音,在《徐霞客游记》一书中,徐霞客把张思村写成了“江司村”。张思村临水而筑,依巷伸展,整个村落基本保持原生态风貌,青砖黛瓦,老宅深巷,铅华洗尽,古韵盎然。徜徉其中,古朴之风扑面而来。

  村中心有一个戏台,戏台旁是祠堂。村里的老人协会会长陈顺仁告诉笔者,这个戏台原先是一个土墩,明成化三年,原本住在天台县城东北务园的陈氏九世祖广清公偕侄嘉赠公选中张思这块地方,由务园迁移到此地,成为本村陈氏始祖。陈氏始祖认为村中心的这个土墩是风水宝地,吩咐后人今后谁也不能挖掉这个土墩。陈氏后人恪守祖训,自祖宗迁移到此500余年,无人动此土墩。改革开放以后,富裕起来的村民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一土墩,筹资在土墩之上建造了戏台,名之为“墩头台”。戏台正面,一副对联如此写道:“自婺迁务园置山口书田书香不断,由清溯宋代开墩头基地基业无疆。”戏台的后面,则是这样一副对联:“乐山乐水咫尺墩台足诗画,携琴携酒东西仙桌好登临。”

  戏台后面的对联写出了张思村的位置。就整个天台县而言,南有大雷山脉,北有天台山脉,大部分村庄分布于两大山脉围绕的三角形盆地之中,县内最大的河流始丰溪自西向东横贯盆地。张思村位于天台盆地中部偏西,紧靠始丰溪。

  戏台前面的对联则体现了张思村的历史。“自婺迁务园”和“由清溯宋代”两句,告诉人们陈氏祖先是从金华(古称婺州)迁移到天台城关的务园,时间是在宋代。“置山口书田书香不断”这几个文字中,则蕴含着陈氏祖先的一段往事。山口系地名,在天台白鹤镇境内,是天台学子北上杭州赶考的必经之地。陈氏祖先在山口购置了书田,专门资助北上赶考的陈氏后人。张思村重视读书的风气,应当说肇始于此。因为重视教育,张思村人才辈出,代不乏人。据《天台县志》记载:陈氏务园鼻祖世大公,为南宋淳熙二年进士,曾任大理寺评事。元代时陈氏五世祖陈文甫官拜绍兴路推官。明初,陈宗辉历任刑部员外郎、福建兴化知府……明正统四年(1439),八世祖陈宗渊从文渊阁中书舍人位上致仕。九世祖陈心斋授博兴知县。十世祖陈汝成先授信丰训导,后升江西湖口教谕。宋代至清代,张思村乡试举人、秀才更是不胜枚举。

  因为普通的一个村庄出了那么多出色的人物,按照光宗耀祖的传统做法,许多人在村里建起了像模像样的宅第,因而张思村遗存了许多有价值的古建筑,留下了丰富的人文资源。现在保存得比较好的有上陈大宗祠、下陈祠堂、下新屋古民居、木樨花楼古民居、继善楼古民居、迎紫楼古民居、新明楼古民居等10多处。张思村的古建筑群,既有前后错落、层次丰富的特点,又有你藏我露,我藏你露的佳趣。民居均为四合院、三退九明堂等传统明清建筑风格。木石构件均精工细作,图案丰富美观。其中陈氏后新屋民居面积2170平方米,建于清道光年间,是张思村现存规模最大的古建筑。后新屋又名谷饴楼,主建筑坐北朝南,由一个大四合院和八个小四合院组成,共有50多间房子,是典型的三退九明堂。整个建筑结构合理,重檐门拱,气势雄伟;正面台门上书“晴山拱秀”四个大字,左右边门各书“迎薰”、“纳翠”。石窗上铭刻着“蝠”、“鹿”图案,寓意福禄绵长。两侧厢房各有一个石板砌成的养鱼池,现在虽已干涸废弃,苔藓丛生,但仍昭示着当年主人生活的豪华与安逸。张思村的古宅已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修葺完好,很整洁,但大多是空房,住户已屈指可数。偌大的古建筑中少见人影,难闻人声。转悠于后新屋时,笔者见到两位老人在各自的房前打棕绷线。打棕绷线是天台山区特有的男女老少皆可为之的生财之道,把从棕榈树上剥下来的壳采成丝后,通过简单的工具主要靠双手转动把棕绷丝缠绕旋转打成线,也称棕绳,主要用于加工棕绷床。改革开放之初,打棕绷线一度成为当地村民起早摸黑的重要活动,成为农业收入之外的重要经济来源。

  在各自门前打棕绷线的两位老人,年龄分别为74岁、82岁,看起来身体十分健康。一位老人笑着对笔者说,打棕绷线每月收入有200元左右,还有政府每月给她发80元养老补贴,钱够用了。老人的子女,无一在家,都外出打工了。天台地处山区,山多田少,改革开放以后大批青壮年外出打工,以后发展到经商办企业。有人曾形象地比喻,如果把天台人在外办的企业都搬回天台,整个天台县城都容纳不下;如果把天台人在外开的商店都搬回天台,那么天台所有主要公路的两旁都可布满商店。外出打工的天台人中,当然不乏张思村人。经商办企业成为富豪者,亦不在少数。

  从张思村走出去的人中,在机关单位任职的人特别多。小小一个山村,有厅级、处级、科级数十位领导干部,按比例来说,比天台任何一个村都要高。张思村还出了不少文艺人才,如书法家陈益民、诗人陈人杰,都几十年孜孜以求,在自己的领域不懈追求,境界甚高。从张思出去的官员与文人,绝大多数为官清廉勤勉,待人平和自谦,处事张弛有度,形象甚佳。

  张思村为什么会出那么多人才?有人说这与张思村一位名叫陈严广现已84岁的老人有关。陈严广在“文革”之前曾担任天台小学校长,“文革”期间被下放到自己的家乡张思村改造。与许多知识分子遭遇不同的是,陈严广回到本村并没有被安排干农活,村人们依然让他干他的本行——办学校。村里的一大批孩子,从此得到了其它村所难以企及的良好教育。这位办学有经验责任心强的“下放校长”,不仅把村里的小学办得非常好,还在人口并不算多的村里办起了全县罕见的村级初中。也就是说,在许多地方的学生轰轰烈烈“停课闹革命”的时候,张思村的孩子们已经在认真学习科学文化知识了。可以想见,在恢复高考制度之后,张思村的孩子得到了先机,他们中出了许多人才,也就不足为怪了。有人说,陈严广不但办学经验丰富,用人选人也很有眼光,就连他当年所选定的代课教师,有许多都成了很有出息的人。

  张思村的村风,重视教育,崇尚节操,注重积德。在墩头台背面的龙光陈耑公祠内,有一副对联蕴含深意。对联内容为“勒匾铭贞古邑贤良占一席,敕封褒善龙光功德足千秋。”从张思村老人协会会长陈顺仁口中,笔者了解到这副对联中所叙说的两个动人故事。“勒匾铭贞”,说的是民国年间张思村一位年仅23岁的寡妇,养育后人,守贞至老。有一年天台举行重大活动向全县百姓集资,她慷慨捐出了多年积攒的200圆银元。当时的天台县长张宝琛亲书“冰心雪操”四个大字,制成匾额送到张思村。此匾,陈氏后人珍藏至今。“敕封褒善”,说的是在清朝嘉庆年间,陈氏先人龙光公陈耑乐善好施,每有乞丐行乞至村,必善待之,连当时的丐帮帮主也深受感动,告诫乞丐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得为难张思村陈氏族人。此事辗转被嘉庆皇帝得知,为了褒扬龙光公的善举,赐匾一块,黄布敕印,成为陈氏族人的荣耀。令人惋惜的是,此匾在“文革”期间亦未能逃脱被毁之厄运。

  如今,张思村古建筑的外围,早已建起许多钢筋水泥结构的新房子,有许多东西都已经渐行渐远,风光不再。但重教积德之风,依然吹拂在张思村氏后人的心间,不仅让他们引以为豪,更是沉淀在他们的人生价值追求与日常生活待人处事的点点滴滴之中。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