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沾衣欲湿杏花雨

2013年04月03日 08:39  www.ttxw.cn   [ ][打印
  ◇丁琦娅

  清晨早起,推窗试问阴晴。扑面春风,温馨,清新,湿润,还杂和着柳絮、杏花的芬芳。小区人工河畔有两排垂柳,南门花圃有数棵杏梅。早春三月,垂柳飘絮,杏梅飞花,春光明媚,春意撩人。

  春雨悄悄下,润物细无声。柳絮的问候,杏花的邀请,也因此送达。教人再次记起僧志南那首一向喜欢的《早春》绝句:古木阴中系短篷,杖藜扶我过桥东。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我的家乡天台有山花烂漫的山麓,也有溪水潺潺的始丰溪。溪畔多柳树,山下有杏庄。家乡方言,柳树,称杨柳。夹岸柳树的小河,便叫杨柳河。河畔村落,也因此拥有一个柳色青青、柳丝依依的美名———杨柳河村。

  家乡的杨柳河畔,就总有垂柳飘忽、袅袅依依的翠绿与柔美。或许,还带有几分讥讽,以为天台人的硬气,多少带点“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黄河不死心”的迂腐与固执。其实,硬气的天台人,也像夹岸垂柳、流水清澈的杨柳河,还有灵气,还有柔美。硬气的天台人,爱在河边插柳,爱在门前种杏。

  杏花似梅花,杏实若梅子。家乡人将“杏”与“梅”结合起来,称为杏梅。家乡人所称的杏梅,包括杏、山杏,也指杏树、杏实。杏花,则称杏梅花。家乡,还有名实相符的杏梅,那是一种山杏与梅树自然杂交形成的蔷薇科梅属落叶乔木。

  小区南门花圃种植的,也是杏梅。杏梅,枝叶似山杏,花朵若白梅。枝干暗红褐色,粗糙似鳞,有又几分像桃树。当然,道是山杏,不是;道是白梅,不是;道是桃树,也不是。杏梅,树比山杏高,花比白梅大,枝干比桃树鲜亮。

  最美是杏梅花,花冠水红,花萼紫红;花丝乳白,花药淡黄,格外丰腴的花托,又是紫红中透着青绿。我想,这就是传说中能够引来鸾鸟翔集的五色杏。五色杏,也叫仙人杏,花呈五色,六出花瓣。

  都说天台人硬气,像巍巍崇高、坚如磐石的天台山。有赞许,有嘉奖,有钦佩。古代志怪小说集《述异记》有记载,天台山有五色、六瓣的仙人杏,核内双仁。

  家乡有因柳树而名的河流、村落,也有因杏花而名的街巷、古庵。天台县城,有杏庄路、杏庄村,我曾在那里度过一段美好的童年时光。记得读小学二三年级时,与我们一起生活的奶奶因病去世了。父母在乡下工作,外婆也住在乡下,为了不影响继续在城里小学读书,我和弟弟、妹妹寄住在三姨家。三姨家在天台县城的华光巷,邻近杏庄路,隶属杏庄村。那是一座老式的四合院,方方正正的大天井里,种有玉兰、杏梅。

  早春时节,玉兰、杏梅相约绽放。玉兰花粉白,杏梅花水红,绚丽缤纷,交相辉映。花树下,三姨给我们讲述了五色杏、彩鸾鸟的故事。

  杏庄村,有座古老的庵堂。庵中,有一棵树冠博大、花朵繁盛的古杏梅,人称巨杏。巨杏,花呈五色,花瓣六出,也叫五色杏、仙人杏。古庵,因此名为杏庄庵。五色杏,不知植于何年何月。有人推测,至少始植于唐末宋初。

  据《天台县地名志》记载,北宋第三位皇帝宋真宗时,杏庄庵的巨杏已是远近闻名。宋大中祥符五年,巨杏花开时,曾引得彩鸾来集。此后,明成化年间,巨杏花开时,又有彩鸾来集。人以为瑞,又称“集鸾胜地”。彩鸾,应该就是古书上记载的鸾鸟。这种传说中的神鸟,赤色,五彩,鸡形,颇似凤凰。鸾鸟、凤凰,形体相似,习性相近。凤凰自舞,鸾鸟自鸣,鸣中五音,和谐动听。凤凰,雌雄异名,雄鸟称凤,雌鸟称凰。凤凰于飞,象征爱情真挚,婚姻和美。

  传说,汉代文学家司马相如写过两首《凤求凰》的古琴曲,真情演绎了他与才女卓文君的爱情故事。古琴曲,真诚缠绵而又大胆,卓文君终于难敌琴心的挑逗,果然夜奔相如。

  鸾鸟,也是雌雄异名,雄鸟曰鸾,雌鸟称和,也常常于飞起舞,应和鸣叫。古人因此也用鸾凤和鸣,比喻爱情忠贞,夫妻和谐。当然,鸾求和的爱路历程,并非全都一帆风顺,皆大欢喜。也许,会找不到心爱的另一半。也许,会错过相爱的季节。也许,心爱的另一半会过早逝去。也许,太多的也许,让鸾鸟、和鸟不能像于飞的凤凰、交颈的鸳鸯那样,真心相爱,白头偕老。

  家乡的杏庄村,就有过一对欲效鸾凤而不成的年轻夫妻。去过赤城山的朋友知道,山上有“餐霞洞”和“秋霜比洁”摩崖,承载了这对年轻夫妻的感人故事。

  传说,清光绪年间,天台县城杏庄村,生活着一对年轻夫妻。丈夫姓孙名天祚,妻子姓齐名修兰。夫妻俩相亲相爱,相敬如宾。婚后不久,丈夫因病去世,抛下不满20岁的妻子修兰。因家境贫困,无钱埋葬丈夫的修兰,竟然背负丈夫,登上赤城山。用纤纤素手,掬土为坟,自葬丈夫。又在墓旁掘洞为室,相伴终身。凄苦漫长的岁月里,齐修兰还挖取洞前泥土,砌筑炉灶,搭建卧铺,制作桌椅、盆罐等一应日常用具。又将取土所致的小土坑,改造成一口水井,人称“掬井”,意为掬土为井。

  齐修兰也因此又有“掬井夫人”之称。一时,传为佳话。

  民国四年,天台知县田泽勋奏请当朝政府,希望嘉奖齐修兰。时任大总统的黎元洪,深受感动,为其题词“秋霜比洁”,盛赞修兰对丈夫之忠贞,堪比晶莹洁白的秋霜。而“餐霞洞”摩崖的题写者,正是齐修兰的父亲齐其仪。清光绪十年,齐其仪有幸得见赤城山云海奇观———赤城平潮。春日,久雨初晴,赤城霞起,宛如潮涌。而当云海升腾至崖壁山洞时,倏忽间被吞没。齐其仪以为此山洞能吞吐云霞,故题为“餐霞洞”。

  齐修兰或许听父亲说过赤城山的云海奇观,应该也知道山上有个餐霞洞,期待仙逝的丈夫,能够像雨后云霞一样,潮起潮涌,再来相会。

  因此,才会背负丈夫,登上赤城山。因此,才会坚守墓庐,终老餐霞洞。

  ……

  又是一年柳絮飞,又是一年杏花开。思念家乡的杨柳河,思念家乡的杏庄庵。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