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文艺

他为何自称天台人

2013年01月17日 09:04  www.ttxw.cn   [ ][打印
  丁式贤

  前些天,为校核由笔者的同仁好友朱汝略点校、浙江古籍出版社与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台州徐霞客研究会及王士性研究课题组合作出版的《王士性集》,又认认真真地通读了一遍王士性的所有著述和明以来各种名著、志书和大家对他的评述,从而对王士性这位先贤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与了解。他不仅是明代杰出的人文地理学家、学术型旅行家、游记文学家、诗人、名臣;还是一位“人们已公认他是有史以来中国最伟大的人文地理学家”、是一个“理天下个头绪”的地理学家、是“以中国人文地理学饮誉世界的第一人”、“还是一位杰出的名臣循吏”。《康熙临海县志》立传赞之曰:“士性素以诗文名天下,满腹琅玕,徜徉谢屐,雕肝琢肾于烟云岩壑之际,然文章与五岳同垂。”点校者朱汝略在引证《台州府志》《王士性传》中称:“以诗文名天下,且性好游。足迹遍五岳,旁及峨眉、太和、白岳、点苍、鸡足诸名山。遂有《五岳游草》之著”的同时,十分感奋地在“前言”中写道:“他与徐霞客是明代后期最具成就的旅行家、游记文学作家。由于王士性有两上五岳之豪,徐霞客尊称其为王十岳宪副,对王士性十分佩服崇拜,对其游作诗文极口称赞。应该是在王士性的影响下,宽廓了霞客的足迹范围,而从现有诗文看,徐霞客的文笔诗笔,都不如王士性。”“他从故乡游,再则学游、宦游,登第后,大江南北,三边九陲,凡宦迹所在之名山大川,及途经之名胜古迹,足必亲至。十五省包括今福建武夷九曲,莫不尽游。尤为可贵者,登临揽胜,以好文笔纪游。文与之未尽,发以诗兴,豪情壮思,寄以如椽之笔,那些工丽的近体和奔放豪宕的古风,如李谪仙,如苏坡仙,让后学们艳羡不已。”

  读到这里,笔者感到既振奋又惭愧。令人振奋的是,《王士性集》终于即将问世了,坚信有识之士,肯定会引起关注,王士性研究有望深入开展!惭愧与内疚的是,对于王士性这样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却被冷落了400多年,尽管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国历史地理学泰斗谭其骧教授于1985年在全国徐霞客学术讨论会上呼吁:“王士性在人文地理学方面的成就,比之于他以后四十年的徐霞客对自然地理的贡献,至少是在伯仲之间,甚至可以说有过之无不及。”20多年来,已开始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重视,也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但和徐霞客研究相比,还是天差地远。值得欣喜的是,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五位一体”的总布局和强调要“建设优秀文化传承体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王士性集》的出版,对“文化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笔者坚信,在十八大精神指引下,王士性研究的春天必将到来!

  在复核《王士性集》过程中,感受特别深刻的是:王士性虽然出生于临海,但他自己一直说是“天台王士性”、“赤城王士性”、“天台桃源人”,甚至直书“天台山元白道人王士性”。本文就此谈一点见地。

  王士性,字恒叔,号太初,又号天台山元白道人。出生于临海市兰道村。明万历五年(1577)进士。为官22年,辗转东西南北,足迹遍及全国15省,漫游名山大川,考证物产民俗,著有《五岳游草》、《广游志》和《广志绎》等地理书和游记,共35万余字。王士性虽是台州临海人,但他入仕后一直自称“天台王士性”。一般来说,台州因天台山得名,天台往往是台州的泛称,王士性则不同。他一生游历天台山不止数十次,深深爱上了这座奇山,并筑“俪仙馆”于桃源洞口,旁植桃、茶,还买了田,准备晚年在此定居,故以台山为家,每来必憩。他在编著第一部游记《五岳游草》的“自序”中,不仅落款为“天台王士性恒叔”,还在文中称:“天台、雁荡,余即而家。”《五岳游草》卷四“越游上”中述:“余为天台桃源主人,每出必假道于是,盖天台西行过天姥……”这一卷《入天台山志》一节,重点介绍了他从多支路径上华顶峰的详细经过,勾画出一幅绝妙的天台山立体蓝图,尤其是桃源,描绘得更是绚丽多彩,淋漓尽致。考此节系由《游天台山记》改写,两稿实为一文,但后稿加上了这么一句话:“自余为桃源主人,结庐洞口,不啻数十至矣。”题目中的“游”字亦改为“入”字,“记”字改为“志”字。这一增一改,恰好说明王士性不只是爱上了天台山,而且是曾居于此山的主人。其间,在他的诸多诗作中,均以主人自豪,如《归天台》、《送王西之先生解绶还赤城》、《桃源道上别甘使君应溥》。后来在一些诗词中,他的友人亦称他为桃源人,对此王士性尤感欣慰。如《别友人还天台》诗中有句:“娇娇豪游子,语我桃源人。”“茫茫世事吾何有,洞口桃花解笑人。”《得圭叔中叔同举南宫报》诗的最后一句写道:“几向南云瞻海峤,祥光夜夜烛天台。”直到最后几年,他因病而倦游,渴望归隐时,更加怀念天台山。他在《还自粤途中即事》诗中有句:“生还此日逢明主,咫尺桃源去问津。”在《归天台》一诗中称:“东南无复胜,咫尺有吾家。还来卧此山,煮石餐赭霞。”直到去世的前一年,他在《广志绎》自序落款时就干脆直书:“万历丁酉中秋日天台山元白道人王士性恒叔识。”由此可见,王士性的确是把天台当作自己的故乡了。也因为此,他对山中地貌名胜古迹、寺院道观、诗人墨客、鸟类禽兽、名木花草,以至峰、岩、石、洞、瀑、泉、溪、潭等,均了如指掌,然后以如椽之笔,浓墨重彩,深情描绘。

  王士性为天台山留下的墨宝,主要是“志”、“诗”与“图”。志,即《入天台山志》和《广游志》、《广志绎》中的有关记述。《入天台山志》,全文3000余字,已被选入台州知府张联元主修的康熙《天台山志》。开头综观台山全貌,结尾简介名优特产。文中着重记述了他从国清、桐柏和西溪三个不同方向上华顶峰的所见所闻和亲身感受。

  王士性是善于观察、思考和描述的高手,登上台山极顶,“时方盛暑,露坐见天星大于拳,动烨烨堪摘,且皆四垂胫脰下。”寻思“兹山虽高,视地高耳,庄生所谓远而无所止极者,其视下,苍苍亦若是耶?何得星辰四顾在下,且大于它时倍蓰”,不禁“心诧焉”。凌晨观日出,见方千里,隐隐可瞩,群山伏以仅如田塍,而此山孑然上出,如青莲华方开而花瓣四垂,于是恍然大悟:“夜对星辰,非为群山无碍,若天下垂故耶!”

  作为我国古代一位重要的人文地理学家,王士性更注重人文景观的考察。例如,游天封寺时,就特地写到“右楹有异僧以木屑缚为柱,尚存。”《广游志》在记“天台名山”是称“天台幽邃”,其中“古木”节写道:“余天台怪松,翩跹如凤舞,首尾翼威具,不甚高,一翼覆溪水,离尺不沾,与涨涸俱上下,唐陆龟蒙有铭。”《广志绎》卷四述浙江一节时,又专门记了天台石梁等名胜古迹,其文笔更是清秀俊逸,锋发韵流。他写道:“天台石梁则龟脊横空,深壑无底,奔雷飞瀑,惊目骇魂非修观遗生者莫能及。”“道书称洞天三十六,福地七十二,惟台得之多。天台西五里,第六玉京洞为太上玉清之天;福地,天台有灵墟、桐柏。其他非道书所载者,刘、阮桃源,寒山、拾得灶石,皇华丹井,张紫阳神化处,司马悔桥,葛仙翁丹丘,智者塔,定光石,怀荣、怀玉肉身。自古为仙佛之林。”

  诗,在王士性著述中占了很大的比重,据统计,共有250多首。其中直接写天台山的诗,计有七律《上华顶》、《宿石梁》、《咏明岩》;五律《恶溪道上》、《行至花桃》、《桃源道上》、《华顶太白堂觞别》、《入欢岙怀顾处土欢故居》以及五古《归天台》,七古《桃源行》等10首;涉及天台山的还有十多首。这些诗大多入选《天台山志》和《天台山方外志》等志书。

  清著名史学家、诗人潘耒称王士性“夙植灵根,下笔言语妙天下,兴寄高远,超然埃尘以外。生长临海,台宕括苍自其家山。……诸名山无不穷采极讨,一一著为图记,发为诗歌,刻画意象,能使万里如在目前。盖天下之宦而能游,游而能载之文笔如先生者,古今亦无几人。”纵览王士性所有诗篇,尤其是描述天台山诸诗,形式与内容结合得恰到好处。正如湖北(今属山东)邢子愿称其“赋如相如,文如班固,诗如甄城、平原、李白、王维。”

  至于“图”,是在这次点校中新发现的。系《五岳游草》中的插图,共70余幅。其中天台2幅,清晰地标出了国清寺、赤城、玉京洞、华顶、太白堂、右军墨池、石梁瀑布、方广寺、万年寺等近40个景点,尤其是琼台、桃源、桃花坞标得更加显目,连他筑于桃源洞口的“俪仙馆”都标出来了。而他家乡的临海《台中》,却只寥寥数笔,标了涌泉、东湖、巾山、大固山、三峰、金鳌山等不到10个景点。可见天台山在他心目中位置的确成了“家山”。正因为天台山有这2幅图,才引来了徐霞客三游天台山。因为徐霞客在临海“小寒山”处与挚友陈函辉“烧灯夜话”时,陈已将族兄王士性的《五岳游草》、《广志绎》等著作举荐给了徐霞客,因而出现了徐霞客从雁宕山折回三游天台山日记,而且“急于琼台、双阙”、“急诣桃源”,这不仅是这两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皆美,更主要的是王士性已是“桃源主人”,徐霞客若不游此处,又如何对得起受他敬佩的王士性呢?还有一点,徐霞客三游天台山后,破例地对天台山几条溪流的来龙去脉作了一个综述,这与徐20余年来所写的“游记”很不协调。读了王士性的《入天台山志》后,才清楚地得知,其“蓝本”就是来自于王士性笔下:“天台山,山脉起大盘,而委为四明,其过天姥发顶,落地为五支,其入山回漫而非一途。自余为桃源主人,结庐洞口,不啻数十至矣”;“天台山北水二:石梁水流入剡,双溪水流入明。天封水东流过宁海入海,万年水西流出黄杜入剡,余皆会清溪而下灵江。”另外,徐霞客游天台山日记中,关于华顶、石梁、桐柏、桃源、寒明岩等记述,同王士性的“入天台山志”大同小异。因而点校者汝略言曰徐霞客“应该是在王士性的影响下,宽阔了足迹范围”的结论是确切的。游天台山是这样,游鸡足山更是如此。

  为此,笔者以为,对于王士性这样一位饮誉国内外的历史文化名人,目前正在倾力振兴天台旅游业的当政者,应给他一席之地。诸如,在兴建旅游集散中心时,在显目的位置为其树碑立像;在桃源景区门口可否重建“俪仙馆”以示纪念,编辑王士性专辑作为乡土教材供中小学师生阅读,导游必读;与台州市徐霞客研究会、临海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会及王士性研究课题组、天台山文化研究会等一起,借点校《王士性集》出版之机,举办一次高档次的学术研讨会,让这位长期受到冷落的伟大的人文地理学家、大旅行家,首先在天台山灼热起来。在十八大精神指引下,为文化和生态文明建设,为天台乃至台州旅游的大飞跃绽放异彩!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