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闻频道 |天台山文化|佛教天台宗| 道教南宗 | 在线 TV | 和合文化 | 浙江播客
走进天台 | 神山秀水 | 华顶论坛 | 彩票网购 | 始丰财经 | 济公故里 | 丹丘摄影 | 房产置业
生活资讯 | 民情服务 | 体育娱乐 | 在线视频 | 教坛纵横 | 人事人力
  您当前的位置 : 天台新闻网 > 天台文化 > 民间工艺

苎布的记忆

2013年01月16日 08:38  www.ttxw.cn   [ ][打印
  ◇孙明辉

  2012年4月20日上午,义乌国际博览中心喧嚣非凡,人头攒动。中心二楼是“2012中国(浙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民间工匠们展示了400多个手工技艺,有人惊喜地发现“天台苎布”的展位,架上摆放着几卷苎布,人们好奇地上前去用手捏捏,上年纪的人不住地说起小时候对苎布的记忆。

  来自天台的苎布工匠陈庆镇站在一边,面对熙攘的人流,显得有些窘迫,却挡不住人们饶有兴趣地问:“做苎布多少年了?天台还有人做吗?”

  一

  天台人对苎布是情有独钟的。如今步入乡间,还能找到苎布的身影。由于苎布成本低,透气性强,又耐磨,特别受到百姓的青睐。

  苎布帐,是天台人最熟悉不过的。三十年前,乡村里几乎家家都挂有这种色泽有些暗淡的苎布帐,它耐磨,可用十年八年,同时它还耐脏,挂上去半年不用洗。有的人家干脆一年四季都挂在床上,夏天隔蚊子,冬天挡寒风。再就是家家都要用的苎布口袋,它除了牢固还有一个优点,就是在上山或遇到陡坡时,可以将口袋搭在扁担上,就不会因为垂着而碰石阶。有的用苎布做女人的围裙。有的用来做夏天衣裳,称之为“夏衣”。天台民间还有一项流传甚久的传统技艺,叫“干漆夹苎”,就是用苎布与生漆使佛像外部髹饰,使之不开裂不变形,后来又用于“泥塑脱胎”、“木雕脱胎”,天台佛像产业能有今天的发展,苎布也是功不可没。早些年,在天台的洪畴有一项传统产业,就是用苎麻织渔网,因为后来有了尼龙线,这项产业才息了下来。

  在天台的民俗中,苎布充当了一个无可替代的角色。婚丧嫁娶都要用到苎布。女人出嫁时,要用到苎布做的红口袋。送丧时披麻戴孝的“麻”,就是苎麻。丧帽、丧服、丧裙都是苎布做的。

  如果回到三十年前,天台乡间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场景。门前屋后,妇女们脚边放着苎线篮,坐在凳上拈苎布丝。拈苎布丝,就是将苎麻采成一根根细线,然后两头接上,用手指轻轻一拈,连接成做苎布的经线。

  拈苎布丝,是天台妇女必做的手工活。做苎布也成为天台一项传统的民间手工技艺。上世纪80年代后,因化纤布、棉布市场的繁荣,人们对苎布的需求剧减,苎麻种植也渐渐萧条,苎布的制作也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

  二

  我县南屏乡,因为连绵的群山如屏风一般而得名。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南屏乡的人们开始种苎麻,田头地角,或是整块地,都生长着这种粉绿的植物。因为气候和土地的关系,“南山苎麻”以纤丝长、韧性好而久负盛名,成为浙江省苎麻重点产区。

  上世纪20年代,南屏的苎麻年产量达7000担。1959年,南屏公社的“苎麻”还送往北京全国农业展览馆展出。1963年,天台县被定为“苎麻商品基地”。1987年天台苎麻种植发展到15800亩,总产量819吨。1980年,天台麻线厂生产精干麻,质量名列全省第一。

  上世纪80年代,南屏乡有一句口号:若要南山富,苎麻长毛兔!可见当年种苎麻对百姓的致富是何等重要。

  2008年9月的一天,家住南屏乡政府前的刘大嫂如往常一样,握着镰刀,去了村后的一块苎麻地。地里的苎麻长得很密。刘大嫂站在地头,抄起一根长竹竿,伸进苎麻丛中往上挑,苎麻叶随着挥动的竹竿纷纷而下。罢了,她再弯腰收割。不一会就割了一大捆。她扛着苎麻,来到小河边,“哗”地一下子将苎麻抖落在溪水中,用石块压好。她说,只有浸泡过的苎麻才容易取骨取皮。过去这村里有许多水塘,到了收割苎麻的时节,每一口水塘都是浸着苎麻,人称“苎麻塘”。

  回到家中,刘大嫂坐在凳子上,先给苎麻“取骨”,只见她将苎麻从中将麻秆折断,顺手一拧,麻的外层与麻秆分开了。接着是给苎麻取皮,她在手指上套上苎麻钗,然后在苎麻皮上一捋,苎麻外层与可用的苎麻就分离了,院子里也挂满了略带青色的苎麻。

  在南屏乡,一句歌谣是“头麻铁,二麻铜,三麻稻秆蓬”意思是指苎麻的品质。头遍的苎麻质地硬,称之为铁。而二遍苎麻则质地柔韧,称之为“铜”。而三遍苎麻则如稻秆一样柔软了。

  刘大嫂还在竹竿上挂着一缕缕的苎麻,说要等到晾干才可收“绩苎”。她指着山上梯地,说,原先那里一片都是种苎麻的,一眼看过去都是苎麻。如今,南屏乡的山上已经很少看到苎麻的身影,随着市场需求的减少,苎麻种植也越来越少。水塘里也很少见有浸泡的苎麻。像刘大嫂这样晒苎麻的院子,也是屈指可数了。

  三

  在赤城山脚有一个村名叫“塔后”,因为地处山上的梁妃塔背后而得名,村里人家推开门窗,就能看到山上的古塔,与山的另一面熙熙攘攘的游客相比,此地显得有些宁静。

  塔后村历史上就是苎布制作的专业村,曾出现“家家有苎机,人人是布匠”的景象。其实在塔后村四周,也有许多做苎布的,当时统称为“织布老师”,不仅做苎布,还做土棉布。

  因为做苎布,村民们外出新昌、嵊州、余姚,有的还在当地安了家。老村长陈叶木世代以做织布为生。他父亲在新昌茅洋开过布店,当年他就出生在新昌。

  现任村支书陈立教的父亲陈金火,当年就是一位很有名的布匠。那时是挑着织布机上门做苎布,主人家管饭,年轻时的陈立教也跟随父亲去新昌做苎布。

  初秋一天,阳光很好,陈立教与妻子齐友梅在堂屋支起经架,开始做苎布。夫妻二人在将一根根苎线穿在经架上,这叫“引经”。再套在经耙上,行语叫“络纱”,随后捋好的苎线,用竹签一根一根地一眼穿入经扣,这叫“穿综扣”,根据苎线的粗细选择穿多少经扣,这是细活,齐友梅戴上老花眼镜。一般做2尺宽的苎布,要穿480至560根苎线。

  齐友梅娘家是附近的麦山头村,她从小跟母亲学习绩苎,14岁开始就跟父亲学做织布。

  中饭过后,陈立教在锅中倒入水,开始制浆。其中,“上浆”是做苎布一道很重要的步骤。院子里显然太小,只得移到门口的村道上进行,过去这道工序大都放在晒场上进行。

  夫妻二人将“整经”过的苎线一头固定在桩机上,另一头用木架拉直,并压上大石头,眼前便呈现一道瀑布一般的经线。齐友梅用浆刷沾着浆,在苎线上来回甩刷着,不匀的地方还要用手捋顺一遍,刷过浆的苎线显得挺直,这叫“整浆”。浆干后就可以轴卷。卷好的经线,装在布机上就可以做布了。

  齐友梅坐在布机前,将宽宽的腰绊套在腰上。腰绊的作用使布机上的经丝拉直,然后装梭,随着布机发出好听的“吱吱”声,梭子在机中经线中来回穿梭。不一会,织机上就出现了一小段苎布。

  日头偏西,齐友梅仍在织着,那“吱吱”的织布声仍在响着。不时有人进来,站她边上,问起织布的情况。她嘴上回答着,手脚却是不停地忙着织布,眼睛仍盯着左右穿梭的梭子。暖暧的阳光透进窗来,照在“吱吱”作响的织布机上,也照在齐友梅全神贯注的脸上。

  四

  面对义乌博览会上接踵而来的人流,几年不曾出门的天台布匠陈庆镇,有些不知所措。有人问陈庆镇要名片,老陈有些懵懂。有人干脆递给他一支笔,老陈就在人家的本子上写下“天台平桥镇平北片下陈村陈庆镇”的字样。

  也有一些老板模样的人问起价格,陈庆镇心里一愣,因为他有许多年没有卖过苎布了,价格说不好。以前也是“落户做”,收工钱。很少零售的。老陈问,你要多少?老板说,说这一卷吧,老陈抖开一看,只有二米多,说道,你就给50元吧。老板没二话,买下了,其实在老陈心里,这样的价格已经是他卖苎布的高价了。他不知道人家买他的苎布究竟做啥个用。他隐约听到,说是拿回去用作茶室装饰。

  陈庆镇16岁开始跟随父亲做布,中间当了四年兵,回来继续做布,父亲是远近闻名的织布匠。当时大都是“落户”做,主人家供三餐饭,有时他与父亲、哥哥“搭子”做,有时是他一个人做。最远的做到与磐安、新昌交界的村子。当时的工钱是按一顶“苎布帐”的长度计算,一顶“苎布帐”是6.8丈长,工钱是4元。一个布匠大约花一天半才能完成。而当时一般工匠的工钱是一天1.5元,显然布匠的收入比较丰厚。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做苎布的人家少了,陈庆镇也渐渐停了手艺。早几年也有人家上门求做苎布,陈庆镇也从一顶苎布帐的工钱50元翻到100元。街头镇有一位老板还要求他用做苎布的方法做过坐垫。如今他与老伴种着地,儿女们都在外做生意,挣了钱,建起了新楼房,可住进新房的老两口,仍还收藏了几卷多年以前的苎布。苎布机也搬到了新楼。这台织布机还是他爷爷用过的,屈指算来,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了。虽然有些年没用它了,但老陈仍然当作宝贝一样。

  2009年,“天台苎布制作技艺”被列入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苎布在天台人的记忆中是挥之不去的。在那油灯下的吱吱作响的织布声中,在那山上一片粉绿的苎麻地里,在那拈苎布丝的屋檐下,在垂挂着苎麻的小院里,在那色泽黯淡的苎布帐里,永远有着说不尽的温馨故事。

 

稿源:   编辑: 郑鸿秉   



相关稿件
 
精彩推荐
· 古道悠悠不了情
· 诗天台/在国清寺
· 寒山写诗赞天台
· 在那诗僧隐居的地方
· 风光绮丽华顶峰
· 故乡守望之赭溪
· 走进鹧鸪山下老家
· 王里溪:宰相故里的如烟往事
关注网站微信公众号
精彩不错过
图片新闻
 

关于本站 | 本站声明 | 本站广告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新办[2007]29号 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号:浙ICP备07507453
天台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浙江在线技术中心 提供技术支持